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身上有傷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身上有傷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這個大少雖說一向有聞名江湖的大誌向,達到令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

可他實在冇想到與崇拜自己的‘後輩’次邂逅竟然是兩人極為不雅地趴在地上。

而更出乎意料的是,後輩不是女人是男人。

葉大少著實淚流滿臉啊。

秦並將兩位欲攙扶葉昶的女婢趕開,頗顯誠意地親手去單臂抱住傷勢遍身的葉昶,一邊不忘甩出一個自認為良善到極點的笑容,拍著胸脯打包票,氣吞萬裡如虎道:

“前輩,你身上傷勢如此重,不如便在我秦府安心住下,我家刀法秘籍少了些,可銀子、小娘卻不少。

前輩在此地安心養傷,等身上傷勢好了再走不遲,若是您覺得咱家不錯,那咱家便是前輩你家。

不說秦家家族之位噹噹,一個實力僅在族長之下的長老之位還是綽綽有餘的。”

葉昶感動的那叫一個屁滾尿流,正要照著自己脾性一邊點身旁一位姿色上佳的丫鬟,一邊說上一句不可不可時,卻瞥見秦並身側那秦老爺子秦飛虎不無警告掂量的眼光。

葉昶真的屁滾尿流了,嚥下要詢問那一位丫鬟姓名的衝動,方纔舉起兩尺不足的手臂再次低垂下來,略顯顫抖地拽著不明所以的秦並,聲中因傷勢緣故萎蔫道:

“秦兄弟...不可...不可如此啊!”

秦並狐疑地往身後打量,秦飛虎似覺非覺,一隻手捧在嘴角,乾咳兩聲。

對自家不靠譜爺爺瞭解頗深的秦並恍然大悟過來,一臉幽怨地盯著秦飛虎道:

“爺爺,葉前輩是我們自家人,你怎滴如此小氣?

他難不成能將我們家吃窮不成?”

秦飛虎一急道:

“乖孫,這小子有一把在江湖上名聲不好的靈刀,人人爭奪,我們若是收留了他,平白增添了我們秦家的業障啊。若是我們秦府被江湖人圍攻,那豈不是錯了大錯?”

與葉昶一般,在這鎮子中最喜混跡酒樓聽說人講江湖事蹟的秦並,撇了撇嘴,極為自傲道:

“爺爺你這個與天下幾座大門大派都論過道的人在此,哪還敢有不開眼的宵小敢來我家尋釁?”

常常在自家孫兒麵前吹著

說與天下前幾位高手都交過手,即便冇見過麵也深交已久的秦飛虎婆娑了下顎,點了點頭,“這話倒是在理兒。”

葉昶一樂,這老頭果然不是善茬,老道說,實力強,臉皮也越厚不是。

在鎮子之中早已便是無敵手的秦並又忽然興奮道:

“爺爺,那些高手是不是都會一些飛天遁地,像我們在青城見到的那般,抖抖手便是天地變色,跺跺地便是地動山搖?

你說如孟飛塵那般見山開山的厲害手段?

爺爺,你打架時候帶上我,咱爺孫聯手,總要天下無敵手吧?!

既然天下無敵了,難道還怕那些無名之輩?”

並未入青城見葉昶之前修行求道之心尚無,馬馬虎虎不過至玄牝,可如今隻半年時間不見,秦並實力卻已踏入了中致虛的地步,這般飛快進境,比著葉昶也不遑多讓了。

葉昶是逢死之際,一步步砍殺出來的修行路,可這小子倒好,就等著天上降下來餡餅了。

被自家孫子吹捧起來的秦飛虎一副飄飄然模樣,他含笑捋了捋鬍鬚道:

“我們秦家自當是不怕了。

來一個我們殺一個,來一雙我們殺一雙!”

拿捏爺爺拿捏至爐火純青的秦並一束大拇指,“爺爺不愧是天下高人!這話著實霸氣了些。”

險些露了笑的葉昶瞥了一眼周身其餘幾位貌美如花的丫鬟與站在牆頭上還未離開的高手,一個個神情古怪,不過奇葩爺孫倆的對話興許他們是見了多,見怪不怪了。

滿臉麻子的秦並偷偷地得意一笑,吩咐旁邊一位險些被葉昶點了名侍寢的丫鬟道:

“虎兒,去為葉前輩拿一些繃帶過來。”

“牛兒,你去打掃房鋪出來,今日前輩便在此處安歇了。”

葉昶抽了抽嘴角,這小子怎滴為丫鬟起個名字都如此...奇葩?難登大雅之堂,若是在葉府他有丫鬟的話,七個名字必然是講究不已,不說引經據典,那也要一聽朗朗入耳不是。

葉昶欲拒還迎,半推半就地猶猶豫豫道:

“秦兄弟,我住在此處,恐怕會為你們徒惹麻煩,在下心中恐難安。

不如你便給了我換上衣物,我便就此離去...”

“前輩,與我爺爺一般叫晚輩一聲並兒就行,秦兄弟聽著卻

是彆扭了些。

葉前輩安心住下便是,若是有啥需要,便招呼著虎兒牛兒兩位丫鬟。”

葉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道:

“那你也不用喊我一句一句前輩前輩地,我聽著耳朵便不是滋味,咱這才二十歲,便被人一口一個前輩,若是被有心的小娘聽了去,恐怕會白白讓我錯了一樁好姻緣。

我你我年紀相差不大,我叫你一聲老秦,你叫我一聲老葉如何?”

秦並一喜道:“前輩...不,老葉講究~”

秦並打走了秦飛虎,兩個臭味相投的年輕人不消片刻,便打成了一片。

暴露了本性的葉昶飛彈冇有惹來秦並對前輩的厭煩之意,反而更加是崇敬了些,照著他的話來說,我輩當如葉前輩,瀟灑任意走江湖。

葉昶全身上下被虎兒牛兒兩雙酥手包成了粽子,秦並嘿嘿一笑,不管不顧身邊兩位丫鬟,咂咂嘴道:

“老葉,你身上傷勢嚴重了些,不宜多動,我們這家所在此處鎮子也小了些,冇有那些大城池的繁華,甚至連勾欄之地都有些不入流,裡麵緊俏些的姑娘姐姐也都是能叫一聲阿姨的人物。

否則我一定帶你這位前輩走上一遭,探探功底深淺。

不過冇事,你瞧瞧牛兒與虎兒倆丫鬟如何?

你相中了哪一個,不如便讓她今日入了你的門,陪你一番如何?

你放心,他們倆隻是照顧我衣食起居,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修行刀法,不近女色,與我倒是清清白白...”

身為前輩的葉昶乾咳一聲,一副凜然,“我身上有傷,也不便...不便...”

葉前輩安心住下便是,若是有啥需要,便招呼著虎兒牛兒兩位丫鬟。”

葉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道:

“那你也不用喊我一句一句前輩前輩地,我聽著耳朵便不是滋味,咱這才二十歲,便被人一口一個前輩,若是被有心的小娘聽了去,恐怕會白白讓我錯了一樁好姻緣。

我你我年紀相差不大,我叫你一聲老秦,你叫我一聲老葉如何?”

秦並一喜道:“前輩...不,老葉講究~”

秦並打走了秦飛虎,兩個臭味相投的年輕人不消片刻,便打成了一片。

暴露了本性的葉昶飛彈冇有惹來秦並對前輩的厭煩之意,反而更加是崇敬了些,照著他的話來說,我輩當如葉前輩,瀟灑任意走江湖。

葉昶全身上下被虎兒牛兒兩雙酥手包成了粽子,秦並嘿嘿一笑,不管不顧身邊兩位丫鬟,咂咂嘴道:

“老葉,你身上傷勢嚴重了些,不宜多動,我們這家所在此處鎮子也小了些,冇有那些大城池的繁華,甚至連勾欄之地都有些不入流,裡麵緊俏些的姑娘姐姐也都是能叫一聲阿姨的人物。

否則我一定帶你這位前輩走上一遭,探探功底深淺。

不過冇事,你瞧瞧牛兒與虎兒倆丫鬟如何?

你相中了哪一個,不如便讓她今日入了你的門,陪你一番如何?

你放心,他們倆隻是照顧我衣食起居,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修行刀法,不近女色,與我倒是清清白白...”

身為前輩的葉昶乾咳一聲,一副凜然,“我身上有傷,也不便...不便...”

葉前輩安心住下便是,若是有啥需要,便招呼著虎兒牛兒兩位丫鬟。”

葉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道:

“那你也不用喊我一句一句前輩前輩地,我聽著耳朵便不是滋味,咱這才二十歲,便被人一口一個前輩,若是被有心的小娘聽了去,恐怕會白白讓我錯了一樁好姻緣。

我你我年紀相差不大,我叫你一聲老秦,你叫我一聲老葉如何?”

秦並一喜道:“前輩...不,老葉講究~”

秦並打走了秦飛虎,兩個臭味相投的年輕人不消片刻,便打成了一片。

暴露了本性的葉昶飛彈冇有惹來秦並對前輩的厭煩之意,反而更加是崇敬了些,照著他的話來說,我輩當如葉前輩,瀟灑任意走江湖。

葉昶全身上下被虎兒牛兒兩雙酥手包成了粽子,秦並嘿嘿一笑,不管不顧身邊兩位丫鬟,咂咂嘴道:

“老葉,你身上傷勢嚴重了些,不宜多動,我們這家所在此處鎮子也小了些,冇有那些大城池的繁華,甚至連勾欄之地都有些不入流,裡麵緊俏些的姑娘姐姐也都是能叫一聲阿姨的人物。

否則我一定帶你這位前輩走上一遭,探探功底深淺。

不過冇事,你瞧瞧牛兒與虎兒倆丫鬟如何?

你相中了哪一個,不如便讓她今日入了你的門,陪你一番如何?

你放心,他們倆隻是照顧我衣食起居,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修行刀法,不近女色,與我倒是清清白白...”

身為前輩的葉昶乾咳一聲,一副凜然,“我身上有傷,也不便...不便...”

葉前輩安心住下便是,若是有啥需要,便招呼著虎兒牛兒兩位丫鬟。”

葉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道:

“那你也不用喊我一句一句前輩前輩地,我聽著耳朵便不是滋味,咱這才二十歲,便被人一口一個前輩,若是被有心的小娘聽了去,恐怕會白白讓我錯了一樁好姻緣。

我你我年紀相差不大,我叫你一聲老秦,你叫我一聲老葉如何?”

秦並一喜道:“前輩...不,老葉講究~”

秦並打走了秦飛虎,兩個臭味相投的年輕人不消片刻,便打成了一片。

暴露了本性的葉昶飛彈冇有惹來秦並對前輩的厭煩之意,反而更加是崇敬了些,照著他的話來說,我輩當如葉前輩,瀟灑任意走江湖。

葉昶全身上下被虎兒牛兒兩雙酥手包成了粽子,秦並嘿嘿一笑,不管不顧身邊兩位丫鬟,咂咂嘴道:

“老葉,你身上傷勢嚴重了些,不宜多動,我們這家所在此處鎮子也小了些,冇有那些大城池的繁華,甚至連勾欄之地都有些不入流,裡麵緊俏些的姑娘姐姐也都是能叫一聲阿姨的人物。

否則我一定帶你這位前輩走上一遭,探探功底深淺。

不過冇事,你瞧瞧牛兒與虎兒倆丫鬟如何?

你相中了哪一個,不如便讓她今日入了你的門,陪你一番如何?

你放心,他們倆隻是照顧我衣食起居,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修行刀法,不近女色,與我倒是清清白白...”

身為前輩的葉昶乾咳一聲,一副凜然,“我身上有傷,也不便...不便...”

葉前輩安心住下便是,若是有啥需要,便招呼著虎兒牛兒兩位丫鬟。”

葉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道:

“那你也不用喊我一句一句前輩前輩地,我聽著耳朵便不是滋味,咱這才二十歲,便被人一口一個前輩,若是被有心的小娘聽了去,恐怕會白白讓我錯了一樁好姻緣。

我你我年紀相差不大,我叫你一聲老秦,你叫我一聲老葉如何?”

秦並一喜道:“前輩...不,老葉講究~”

秦並打走了秦飛虎,兩個臭味相投的年輕人不消片刻,便打成了一片。

暴露了本性的葉昶飛彈冇有惹來秦並對前輩的厭煩之意,反而更加是崇敬了些,照著他的話來說,我輩當如葉前輩,瀟灑任意走江湖。

葉昶全身上下被虎兒牛兒兩雙酥手包成了粽子,秦並嘿嘿一笑,不管不顧身邊兩位丫鬟,咂咂嘴道:

“老葉,你身上傷勢嚴重了些,不宜多動,我們這家所在此處鎮子也小了些,冇有那些大城池的繁華,甚至連勾欄之地都有些不入流,裡麵緊俏些的姑娘姐姐也都是能叫一聲阿姨的人物。

否則我一定帶你這位前輩走上一遭,探探功底深淺。

不過冇事,你瞧瞧牛兒與虎兒倆丫鬟如何?

你相中了哪一個,不如便讓她今日入了你的門,陪你一番如何?

你放心,他們倆隻是照顧我衣食起居,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修行刀法,不近女色,與我倒是清清白白...”

身為前輩的葉昶乾咳一聲,一副凜然,“我身上有傷,也不便...不便...”

葉前輩安心住下便是,若是有啥需要,便招呼著虎兒牛兒兩位丫鬟。”

葉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道:

“那你也不用喊我一句一句前輩前輩地,我聽著耳朵便不是滋味,咱這才二十歲,便被人一口一個前輩,若是被有心的小娘聽了去,恐怕會白白讓我錯了一樁好姻緣。

我你我年紀相差不大,我叫你一聲老秦,你叫我一聲老葉如何?”

秦並一喜道:“前輩...不,老葉講究~”

秦並打走了秦飛虎,兩個臭味相投的年輕人不消片刻,便打成了一片。

暴露了本性的葉昶飛彈冇有惹來秦並對前輩的厭煩之意,反而更加是崇敬了些,照著他的話來說,我輩當如葉前輩,瀟灑任意走江湖。

葉昶全身上下被虎兒牛兒兩雙酥手包成了粽子,秦並嘿嘿一笑,不管不顧身邊兩位丫鬟,咂咂嘴道:

“老葉,你身上傷勢嚴重了些,不宜多動,我們這家所在此處鎮子也小了些,冇有那些大城池的繁華,甚至連勾欄之地都有些不入流,裡麵緊俏些的姑娘姐姐也都是能叫一聲阿姨的人物。

否則我一定帶你這位前輩走上一遭,探探功底深淺。

不過冇事,你瞧瞧牛兒與虎兒倆丫鬟如何?

你相中了哪一個,不如便讓她今日入了你的門,陪你一番如何?

你放心,他們倆隻是照顧我衣食起居,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修行刀法,不近女色,與我倒是清清白白...”

身為前輩的葉昶乾咳一聲,一副凜然,“我身上有傷,也不便...不便...”

葉前輩安心住下便是,若是有啥需要,便招呼著虎兒牛兒兩位丫鬟。”

葉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道:

“那你也不用喊我一句一句前輩前輩地,我聽著耳朵便不是滋味,咱這才二十歲,便被人一口一個前輩,若是被有心的小娘聽了去,恐怕會白白讓我錯了一樁好姻緣。

我你我年紀相差不大,我叫你一聲老秦,你叫我一聲老葉如何?”

秦並一喜道:“前輩...不,老葉講究~”

秦並打走了秦飛虎,兩個臭味相投的年輕人不消片刻,便打成了一片。

暴露了本性的葉昶飛彈冇有惹來秦並對前輩的厭煩之意,反而更加是崇敬了些,照著他的話來說,我輩當如葉前輩,瀟灑任意走江湖。

葉昶全身上下被虎兒牛兒兩雙酥手包成了粽子,秦並嘿嘿一笑,不管不顧身邊兩位丫鬟,咂咂嘴道:

“老葉,你身上傷勢嚴重了些,不宜多動,我們這家所在此處鎮子也小了些,冇有那些大城池的繁華,甚至連勾欄之地都有些不入流,裡麵緊俏些的姑娘姐姐也都是能叫一聲阿姨的人物。

否則我一定帶你這位前輩走上一遭,探探功底深淺。

不過冇事,你瞧瞧牛兒與虎兒倆丫鬟如何?

你相中了哪一個,不如便讓她今日入了你的門,陪你一番如何?

你放心,他們倆隻是照顧我衣食起居,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修行刀法,不近女色,與我倒是清清白白...”

身為前輩的葉昶乾咳一聲,一副凜然,“我身上有傷,也不便...不便...”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