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殺死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五十一章 殺死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微冷的雨絲似與葉昶同戚與共,自從葉昶被圍殺之日便下個不停,如今數日倏然而過,天上的雨似乎依舊潑灑不停,不過這幾日大小不一,斷斷續續罷了。

向舟不惱也不怒,大袖一飄,一刀再次襲擊而來,邊打,邊不忘侃侃而談,麵色肅穆波瀾無驚道:

“江湖本便是冇什麼規矩方圓,無論是偷襲還是正麵擊殺,也不分優劣卑鄙,我若是能殺你,我便是勝者,而我若是不小心死在了你的刀下,也隻能說明是我技不如人,怨不得旁人。

興許你會是繼孟飛塵後的又一位刀道天才,可我不會手下留情。

不僅你要活,我也要獲取魔刀,突破至天玄。

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道。

老頭子今日便為你那死去的師傅教你這江湖上最後一課,如何?”

葉昶手勢在空中一拍,身體如陀螺翻轉不停,躲過那來勢一刀後,又側向刁鑽砍向向舟腰部。

他譏諷道:“就憑你?便妄想與我師傅刀道孟飛塵相提並論?”

向舟一手持刀,一手食指扣刀尖,朝裡掰彎,而後屈指一鬆。

一聲嗡鳴聲炸起。

葉昶的赤血刀被這凝結刀鳴的一音擊中,與向舟相向而退。

向舟拇指扣食指與中指,再次對著那把刀刀身一彈。

這次刀不見有氣機外泄,可下一瞬,向舟刀身一轉,便縱刀而來。

直到此刻,刀才宛如龍吟。

向舟無喜無悲,口中喃喃方纔顛了個的話,似在補充:

“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理。”

葉昶隨擊開的赤血刀離地而起,藉著刀力在空中翻了筋鬥,錯開刀身上大半氣力。

此時,葉昶腳下淩波步子接連踏出兩步,身子躲過向舟包含刀鳴的一刀,已然至向舟身後。

向舟早知早覺,雙腿微微一扭,再一躬,整個人便猝然躍起,掠至半空之中。

兩人隻不過前後腳僅一瞬之間,向舟原先所處之地,當即便有一道燦爛血紅刀芒炸裂。

垂下身子,赤血緊靠地麵,宛如老農刨地一般的葉昶還未直起身子,天空中便聞一聲炸雷。

掠至半空中的向舟可不會給葉昶任何喘息機會,再次

提刀拉弦,聲中蘊刀罡自天上如流星一般極速墜地。

葉昶躲閃不及,隻來的及抬目,那刀罡便墜了下來。

轟然一聲,大地便出現了一個方圓許四丈的大坑,大坑周身,又有如蛛網一般的裂縫,再延長數丈。

大坑之下,葉昶雙手舉刀,做托舉狀。

恭恭敬敬如對天地執禮。

雙肩尚未痊癒之地有血跡滲出,腹部被一槍洞穿之地,更是舊傷複。

以高臨下之姿,再加上向舟比尋常末覆命實力幾分的實力,以及葉昶僅恢複六七成的實力。

雙方實力如同碾壓。

葉昶起身,打量打量身上衣物,扯了扯嘴角。

自己破了老道闖江湖的戒,從幾處農家偷來...借來的一身衣物,又廢了。

行走江湖這些年,他隻學會了編個草鞋,縫縫補補的活計...老道師傅破衣爛衫便可知一二,師徒倆,大眼瞪小眼啊。

葉昶雙眸昏昏沉沉,幾日基本的不眠不休,終究是有些勉強。

“方纔你那是什麼招式,分明你實力隻有覆命境界,而且身體在空中毫無借力可言,卻偏偏出現在了我身後。

若不是我警惕,險些著了你的道。

應該是一項法門,可以在空中待上幾息的法門?

果然有些門道。”

葉昶緩緩將刀落下,模仿著向舟的手段,也將左手食指微扣,運轉真氣於食指上,對著赤血刀刀身輕輕一敲。

赤血激盪,一股波動漣漪四散開來,可向舟那般刀鳴聚而不散的情形尚未出現。

向舟瞧出了葉昶的打算,哈哈一笑道:

“你想要學我的刀招?

彆白費力氣了,我這一招雖然隻是蛻胎於一個人人瞧不上的垃圾秘籍,可經過我這些年的參悟,雖達不到那些厲害宗門裡排的上前三甲的頂尖存在,可也不是什麼中等秘籍。

你若是拜我為師,興許我會有興趣指導你兩招。”

可下一瞬,向舟消融便呆滯在了臉頰上。

隻見葉昶雙手運轉真氣,一者在彈指指尖,一者在覆蓋至整個赤血刀身,又是一彈。

一道細小刀鳴涓流緩緩而出,聲勢相比於向舟而言,那是大大的不如,便如同熒熒之光與皓月一般。

不過從葉昶能夠逼出刀鳴,便可出,葉昶已然掌握了

刀鳴奧秘之法。

葉昶滿麵倦容地一笑道:

“自從上次與你交過手之後我便一直思索你這刀招的奇異之處,究竟是如何將以刀鳴為手段逼出使用的。

直到方纔,我捱了你那一招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我的一線扶搖九龍高是以有形的實體水來承載真氣,而你這招式卻是以無形的聲波為載體,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將真氣寄於無實體的聲中。

原來你這招式不是有形寄無形,而是以聲寄真氣,無形寄有形啊。”

“即便是你悟懂瞭如何?難道你想僅僅憑著這不堪大用的一招便置我於死地?”

葉昶舒展筋骨,不顧身上三處大傷,無數小傷道:

“我可冇想憑著這初學的一刀殺死你,不過是想要驗證曹子安的劍意之法而已。

總所周知,刀氣之中藏刀意,那不過是不會刀意之人的本能而已。

如何將刀意寄於刀罡之中,纔是意之所在。”

葉昶雙手作盤結印,喃喃道:“這一招殺不死你,可我有劍意,可寄與劍氣啊...”

葉昶乾涸地舔了舔嘴唇,雙目炯炯盯著不遠處的那道身影,一隻手握住懸浮在半空中的刀柄輕聲道:

“試試我這招,一線扶金搖吧!”

葉昶腳步一踏,身子瞬間橫撲而出。

右手將刀直直穿出。

向舟一拂袖,刀身一轉,劈砍出一道道真氣宛若琴絃,隨後以刀作手,自左向右一刀刀劈砍。

他麵部猙獰不已,厲然道:“手下敗將而已,難不成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翻身不成?”

噗!

赤血刀如腹。

向舟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身死!

葉昶滿麵倦容地一笑道:

“自從上次與你交過手之後我便一直思索你這刀招的奇異之處,究竟是如何將以刀鳴為手段逼出使用的。

直到方纔,我捱了你那一招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我的一線扶搖九龍高是以有形的實體水來承載真氣,而你這招式卻是以無形的聲波為載體,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將真氣寄於無實體的聲中。

原來你這招式不是有形寄無形,而是以聲寄真氣,無形寄有形啊。”

“即便是你悟懂瞭如何?難道你想僅僅憑著這不堪大用的一招便置我於死地?”

葉昶舒展筋骨,不顧身上三處大傷,無數小傷道:

“我可冇想憑著這初學的一刀殺死你,不過是想要驗證曹子安的劍意之法而已。

總所周知,刀氣之中藏刀意,那不過是不會刀意之人的本能而已。

如何將刀意寄於刀罡之中,纔是意之所在。”

葉昶雙手作盤結印,喃喃道:“這一招殺不死你,可我有劍意,可寄與劍氣啊...”

葉昶乾涸地舔了舔嘴唇,雙目炯炯盯著不遠處的那道身影,一隻手握住懸浮在半空中的刀柄輕聲道:

“試試我這招,一線扶金搖吧!”

葉昶腳步一踏,身子瞬間橫撲而出。

右手將刀直直穿出。

向舟一拂袖,刀身一轉,劈砍出一道道真氣宛若琴絃,隨後以刀作手,自左向右一刀刀劈砍。

他麵部猙獰不已,厲然道:“手下敗將而已,難不成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翻身不成?”

噗!

赤血刀如腹。

向舟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身死!

葉昶滿麵倦容地一笑道:

“自從上次與你交過手之後我便一直思索你這刀招的奇異之處,究竟是如何將以刀鳴為手段逼出使用的。

直到方纔,我捱了你那一招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我的一線扶搖九龍高是以有形的實體水來承載真氣,而你這招式卻是以無形的聲波為載體,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將真氣寄於無實體的聲中。

原來你這招式不是有形寄無形,而是以聲寄真氣,無形寄有形啊。”

“即便是你悟懂瞭如何?難道你想僅僅憑著這不堪大用的一招便置我於死地?”

葉昶舒展筋骨,不顧身上三處大傷,無數小傷道:

“我可冇想憑著這初學的一刀殺死你,不過是想要驗證曹子安的劍意之法而已。

總所周知,刀氣之中藏刀意,那不過是不會刀意之人的本能而已。

如何將刀意寄於刀罡之中,纔是意之所在。”

葉昶雙手作盤結印,喃喃道:“這一招殺不死你,可我有劍意,可寄與劍氣啊...”

葉昶乾涸地舔了舔嘴唇,雙目炯炯盯著不遠處的那道身影,一隻手握住懸浮在半空中的刀柄輕聲道:

“試試我這招,一線扶金搖吧!”

葉昶腳步一踏,身子瞬間橫撲而出。

右手將刀直直穿出。

向舟一拂袖,刀身一轉,劈砍出一道道真氣宛若琴絃,隨後以刀作手,自左向右一刀刀劈砍。

他麵部猙獰不已,厲然道:“手下敗將而已,難不成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翻身不成?”

噗!

赤血刀如腹。

向舟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身死!

葉昶滿麵倦容地一笑道:

“自從上次與你交過手之後我便一直思索你這刀招的奇異之處,究竟是如何將以刀鳴為手段逼出使用的。

直到方纔,我捱了你那一招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我的一線扶搖九龍高是以有形的實體水來承載真氣,而你這招式卻是以無形的聲波為載體,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將真氣寄於無實體的聲中。

原來你這招式不是有形寄無形,而是以聲寄真氣,無形寄有形啊。”

“即便是你悟懂瞭如何?難道你想僅僅憑著這不堪大用的一招便置我於死地?”

葉昶舒展筋骨,不顧身上三處大傷,無數小傷道:

“我可冇想憑著這初學的一刀殺死你,不過是想要驗證曹子安的劍意之法而已。

總所周知,刀氣之中藏刀意,那不過是不會刀意之人的本能而已。

如何將刀意寄於刀罡之中,纔是意之所在。”

葉昶雙手作盤結印,喃喃道:“這一招殺不死你,可我有劍意,可寄與劍氣啊...”

葉昶乾涸地舔了舔嘴唇,雙目炯炯盯著不遠處的那道身影,一隻手握住懸浮在半空中的刀柄輕聲道:

“試試我這招,一線扶金搖吧!”

葉昶腳步一踏,身子瞬間橫撲而出。

右手將刀直直穿出。

向舟一拂袖,刀身一轉,劈砍出一道道真氣宛若琴絃,隨後以刀作手,自左向右一刀刀劈砍。

他麵部猙獰不已,厲然道:“手下敗將而已,難不成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翻身不成?”

噗!

赤血刀如腹。

向舟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身死!

葉昶滿麵倦容地一笑道:

“自從上次與你交過手之後我便一直思索你這刀招的奇異之處,究竟是如何將以刀鳴為手段逼出使用的。

直到方纔,我捱了你那一招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我的一線扶搖九龍高是以有形的實體水來承載真氣,而你這招式卻是以無形的聲波為載體,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將真氣寄於無實體的聲中。

原來你這招式不是有形寄無形,而是以聲寄真氣,無形寄有形啊。”

“即便是你悟懂瞭如何?難道你想僅僅憑著這不堪大用的一招便置我於死地?”

葉昶舒展筋骨,不顧身上三處大傷,無數小傷道:

“我可冇想憑著這初學的一刀殺死你,不過是想要驗證曹子安的劍意之法而已。

總所周知,刀氣之中藏刀意,那不過是不會刀意之人的本能而已。

如何將刀意寄於刀罡之中,纔是意之所在。”

葉昶雙手作盤結印,喃喃道:“這一招殺不死你,可我有劍意,可寄與劍氣啊...”

葉昶乾涸地舔了舔嘴唇,雙目炯炯盯著不遠處的那道身影,一隻手握住懸浮在半空中的刀柄輕聲道:

“試試我這招,一線扶金搖吧!”

葉昶腳步一踏,身子瞬間橫撲而出。

右手將刀直直穿出。

向舟一拂袖,刀身一轉,劈砍出一道道真氣宛若琴絃,隨後以刀作手,自左向右一刀刀劈砍。

他麵部猙獰不已,厲然道:“手下敗將而已,難不成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翻身不成?”

噗!

赤血刀如腹。

向舟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身死!

葉昶滿麵倦容地一笑道:

“自從上次與你交過手之後我便一直思索你這刀招的奇異之處,究竟是如何將以刀鳴為手段逼出使用的。

直到方纔,我捱了你那一招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我的一線扶搖九龍高是以有形的實體水來承載真氣,而你這招式卻是以無形的聲波為載體,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將真氣寄於無實體的聲中。

原來你這招式不是有形寄無形,而是以聲寄真氣,無形寄有形啊。”

“即便是你悟懂瞭如何?難道你想僅僅憑著這不堪大用的一招便置我於死地?”

葉昶舒展筋骨,不顧身上三處大傷,無數小傷道:

“我可冇想憑著這初學的一刀殺死你,不過是想要驗證曹子安的劍意之法而已。

總所周知,刀氣之中藏刀意,那不過是不會刀意之人的本能而已。

如何將刀意寄於刀罡之中,纔是意之所在。”

葉昶雙手作盤結印,喃喃道:“這一招殺不死你,可我有劍意,可寄與劍氣啊...”

葉昶乾涸地舔了舔嘴唇,雙目炯炯盯著不遠處的那道身影,一隻手握住懸浮在半空中的刀柄輕聲道:

“試試我這招,一線扶金搖吧!”

葉昶腳步一踏,身子瞬間橫撲而出。

右手將刀直直穿出。

向舟一拂袖,刀身一轉,劈砍出一道道真氣宛若琴絃,隨後以刀作手,自左向右一刀刀劈砍。

他麵部猙獰不已,厲然道:“手下敗將而已,難不成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翻身不成?”

噗!

赤血刀如腹。

向舟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身死!

葉昶滿麵倦容地一笑道:

“自從上次與你交過手之後我便一直思索你這刀招的奇異之處,究竟是如何將以刀鳴為手段逼出使用的。

直到方纔,我捱了你那一招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我的一線扶搖九龍高是以有形的實體水來承載真氣,而你這招式卻是以無形的聲波為載體,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將真氣寄於無實體的聲中。

原來你這招式不是有形寄無形,而是以聲寄真氣,無形寄有形啊。”

“即便是你悟懂瞭如何?難道你想僅僅憑著這不堪大用的一招便置我於死地?”

葉昶舒展筋骨,不顧身上三處大傷,無數小傷道:

“我可冇想憑著這初學的一刀殺死你,不過是想要驗證曹子安的劍意之法而已。

總所周知,刀氣之中藏刀意,那不過是不會刀意之人的本能而已。

如何將刀意寄於刀罡之中,纔是意之所在。”

葉昶雙手作盤結印,喃喃道:“這一招殺不死你,可我有劍意,可寄與劍氣啊...”

葉昶乾涸地舔了舔嘴唇,雙目炯炯盯著不遠處的那道身影,一隻手握住懸浮在半空中的刀柄輕聲道:

“試試我這招,一線扶金搖吧!”

葉昶腳步一踏,身子瞬間橫撲而出。

右手將刀直直穿出。

向舟一拂袖,刀身一轉,劈砍出一道道真氣宛若琴絃,隨後以刀作手,自左向右一刀刀劈砍。

他麵部猙獰不已,厲然道:“手下敗將而已,難不成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翻身不成?”

噗!

赤血刀如腹。

向舟瞪大雙眼,不可置信。

身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