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九龍高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四十九章 九龍高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甘海併攏的雙指一彈,微微笑道:

“哦?這麼說你還有手段嘍?果然不愧是有魔刀之人,強弩之末莫非真能穿魯縞不成?”

不打算給葉昶任何還手餘地與機會的甘海彈開的雙指往下一摁,又朝上寫意一挑。

熠熠光與其主人同樣有五分姿態的飛劍不受半分雨水侵蝕,奪目朝著葉昶麵門襲擊而去。

葉昶朝著體麵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液,抽調起全身真氣過經脈不遺餘力地入赤血。

當即,赤血刀,黑轉血紅。

血紅色比血液還要豔麗,滴滴答答拍打上麵的雨水,當即便被如退了色的赤血染紅。

雨水順著赤血刀刃凝聚成一條絲絲縷縷的水線,雨水從刀尖滴落於地麵,宛如滲出的滴滴血液。

不殺人,刀便有血。

更令刃驚奇之處,那一滴滴下來的血紅血液落在地上,卻不被雨水所稀釋,依舊濃稠成一團,極為詭異。

並未與甘海一同出手的孫嶽皺了皺眉,“江湖上謠傳,疊浪刀自可有碧藍之晶,飛塵刀可隨主心而動,化刀為物,孟飛塵道士最喜拂塵;曹子安腰間魔劍亦有不為江湖人所知的特異之處。

這把刀可滴血而不散,倒也是稀奇,稀奇。”

刀身那些血液不斷沸騰,宛如一鼎爐中燒開的熱水,轟隆隆而來。

葉昶揮刀自下而上一甩,將那些刀刃上的雨水甩出。

血紅色的雨水,甫一離刀身,登時便瀰漫散開,宛如一條條血龍。

細數過去,竟有九條之數,不過大小不等,其中刀尖而出那一條,尤為碩大。

雨水不是水,而是葉昶體內真氣與赤血刀殺意煞氣相合成劍氣的產物。

葉昶一勾嘴角,口中輕輕低喃道:“一線扶搖九龍高。”

蛻胎於孟飛老道的一線扶金搖的招式,早已被自以為天才天賦十足的葉昶改的麵目全非,十不存一。

甘海之劍與其中不大不小的一條砰然相撞,兩者勢均力敵。

那一滴直包裹劍尖的血水儘皆消散,而那把劍也大失其威,在空中轉了一圈後,插在了甘海麵前的地麵。

餘下八血滴如一頭頭惡狼撲向餘下三人。

葉昶兩隻手手心

向下,憑空微微一壓,身體頓時後仰,並同時腳下如滑般地後退。

甘海不再禦劍,而是拔劍而起,“雨越下越大了,冇工夫與你繼續玩下去了。

再耗下去那些虎視眈眈之人便要趕來了啊。”

甘海拿劍,身子前掠,將孫嶽與黃元亮兩人護在自己身後,一抖手腕,寒星點點。

這是方纔葉昶欲逃時他使劍阻擋葉昶去路的招式。

身子滑翔而退的葉昶哈哈一笑,“來的好!”

隻見他左手拇指與中指微靠。

噠。

一聲響指。

那些彷彿是殺招的血滴陡然間炸裂開來。

威力極為凶猛。

餘波激盪,剛好已轉身的葉昶被這股波動推出,加快了後退速度。

他方纔注入了體內全部真氣,以雨水為載體,凝縮幾滴,而後若是甘海一觸一個血滴,便會牽動水滴內真氣。

至於那個響指,咳咳,葉昶隻是為了蠱惑對方罷了...

趁著這個空擋,雙腳再次踩上赤血刀身的葉昶才順利逃脫。

他的目標本便是會禦劍術,可輕而易舉攔下自己的甘海,若是甘海無暇分心,憑著孫嶽的拳頭與黃元亮不堪一擊的禦劍術,根本攔不住他的逃遁。

硝煙散去,破衣爛衫狼狽不堪的甘海顯出形,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以為僅憑著幾劍便能解決掉的血滴竟有如此龐大的威力。

甘海身上血跡斑斑,回過頭道:“公子,方纔那一招葉昶必然是損耗了體內全部真氣,否則斷然不會有如此威力,葉昶為了那九龍第一龍與我劍相碰,隻是消去了禦劍劍術,是為了鬆下我的警惕之心,餘下八龍纔是真正的殺招。

甘海無能,讓這小子跑了。”

毫無出手機會的黃元亮微微晃神,一股挫敗感湧上心頭,擺擺手道:

“甘叔,這不怪你,這小子實力卻是不俗。”

就在此時,一陣破風踏雨聲響起,急速趕來的向舟一馬當先,負手而立於一樹梢頭,到此處一片狼藉,甚至實力比自己強上不少的甘海一身狼狽,他皺了皺眉道:

“你們三人出手都冇攔下他麼?”

甘海頷,指著一個方向淡淡道:

“那小子往那邊跑了。”

情知即便葉昶是跑了也受傷頗重的向舟凝目望去,腳下毫

不猶豫,再次使出踏水無波的手段如鬼魅一般飄去。

甘海三人對視一眼,亦緊跟而去。

————

葉昶逃出昇天至百裡外,見無人追上自己纔敢鬆口氣,全身精神放鬆了一陣。

“既然我在江湖上露了麵,那動手來搶奪我手中赤血的人必然不少,這些人隻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自己如今丹田中的真氣所剩無幾,若是再遇見一些圖謀不軌之人,我必然不是對手。

必須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我真氣恢複纔是正道啊。

這群以多欺少沽名釣譽的正道混蛋,若是一對一,老子弄不死你們!

東將四怪我也打到了紫霞山,若是幾人與我一起,我也算有個幫手。”

葉昶心中盤算著當前局勢,動身飛掠向北行。

陰霾蒼穹雨水不停,打在葉昶麵頰之上,生疼,甚至睜不開眼睛。

隻好朝著一個方向,任由赤血刀飛奔。

精打細算的葉昶在這一口真氣便可吊一口氣兒的關鍵時刻,可不敢輕易動用體內的真氣禦水。

葉昶與頗有其風範的赤血刀一人一物,都是極為不講究,不裝那什麼隻有麵子冇有裡子的禦水術。

葉昶了眼天色,午尚且未曾過半,隻不過雨水太大了些,將整個天地掩蓋如同暮色沉沉一般。

也不知李念一與齊孤萍那母子倆人如今怎樣了。

葉昶歎口氣,一大早便狼狽奔逃,這算什麼事兒。

感受著肩頭傳來的陣陣疼痛,葉昶一跺腳,搓搓手諂媚道:“赤血呀,赤血,給哥哥變大些,讓我躺在此處如何啊?

順便鼓弄一些氣來罩住哥哥啊。”

甘海三人對視一眼,亦緊跟而去。

————

葉昶逃出昇天至百裡外,見無人追上自己纔敢鬆口氣,全身精神放鬆了一陣。

“既然我在江湖上露了麵,那動手來搶奪我手中赤血的人必然不少,這些人隻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自己如今丹田中的真氣所剩無幾,若是再遇見一些圖謀不軌之人,我必然不是對手。

必須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我真氣恢複纔是正道啊。

這群以多欺少沽名釣譽的正道混蛋,若是一對一,老子弄不死你們!

東將四怪我也打到了紫霞山,若是幾人與我一起,我也算有個幫手。”

葉昶心中盤算著當前局勢,動身飛掠向北行。

陰霾蒼穹雨水不停,打在葉昶麵頰之上,生疼,甚至睜不開眼睛。

隻好朝著一個方向,任由赤血刀飛奔。

精打細算的葉昶在這一口真氣便可吊一口氣兒的關鍵時刻,可不敢輕易動用體內的真氣禦水。

葉昶與頗有其風範的赤血刀一人一物,都是極為不講究,不裝那什麼隻有麵子冇有裡子的禦水術。

葉昶了眼天色,午尚且未曾過半,隻不過雨水太大了些,將整個天地掩蓋如同暮色沉沉一般。

也不知李念一與齊孤萍那母子倆人如今怎樣了。

葉昶歎口氣,一大早便狼狽奔逃,這算什麼事兒。

感受著肩頭傳來的陣陣疼痛,葉昶一跺腳,搓搓手諂媚道:“赤血呀,赤血,給哥哥變大些,讓我躺在此處如何啊?

順便鼓弄一些氣來罩住哥哥啊。”

甘海三人對視一眼,亦緊跟而去。

————

葉昶逃出昇天至百裡外,見無人追上自己纔敢鬆口氣,全身精神放鬆了一陣。

“既然我在江湖上露了麵,那動手來搶奪我手中赤血的人必然不少,這些人隻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自己如今丹田中的真氣所剩無幾,若是再遇見一些圖謀不軌之人,我必然不是對手。

必須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我真氣恢複纔是正道啊。

這群以多欺少沽名釣譽的正道混蛋,若是一對一,老子弄不死你們!

東將四怪我也打到了紫霞山,若是幾人與我一起,我也算有個幫手。”

葉昶心中盤算著當前局勢,動身飛掠向北行。

陰霾蒼穹雨水不停,打在葉昶麵頰之上,生疼,甚至睜不開眼睛。

隻好朝著一個方向,任由赤血刀飛奔。

精打細算的葉昶在這一口真氣便可吊一口氣兒的關鍵時刻,可不敢輕易動用體內的真氣禦水。

葉昶與頗有其風範的赤血刀一人一物,都是極為不講究,不裝那什麼隻有麵子冇有裡子的禦水術。

葉昶了眼天色,午尚且未曾過半,隻不過雨水太大了些,將整個天地掩蓋如同暮色沉沉一般。

也不知李念一與齊孤萍那母子倆人如今怎樣了。

葉昶歎口氣,一大早便狼狽奔逃,這算什麼事兒。

感受著肩頭傳來的陣陣疼痛,葉昶一跺腳,搓搓手諂媚道:“赤血呀,赤血,給哥哥變大些,讓我躺在此處如何啊?

順便鼓弄一些氣來罩住哥哥啊。”

甘海三人對視一眼,亦緊跟而去。

————

葉昶逃出昇天至百裡外,見無人追上自己纔敢鬆口氣,全身精神放鬆了一陣。

“既然我在江湖上露了麵,那動手來搶奪我手中赤血的人必然不少,這些人隻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自己如今丹田中的真氣所剩無幾,若是再遇見一些圖謀不軌之人,我必然不是對手。

必須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我真氣恢複纔是正道啊。

這群以多欺少沽名釣譽的正道混蛋,若是一對一,老子弄不死你們!

東將四怪我也打到了紫霞山,若是幾人與我一起,我也算有個幫手。”

葉昶心中盤算著當前局勢,動身飛掠向北行。

陰霾蒼穹雨水不停,打在葉昶麵頰之上,生疼,甚至睜不開眼睛。

隻好朝著一個方向,任由赤血刀飛奔。

精打細算的葉昶在這一口真氣便可吊一口氣兒的關鍵時刻,可不敢輕易動用體內的真氣禦水。

葉昶與頗有其風範的赤血刀一人一物,都是極為不講究,不裝那什麼隻有麵子冇有裡子的禦水術。

葉昶了眼天色,午尚且未曾過半,隻不過雨水太大了些,將整個天地掩蓋如同暮色沉沉一般。

也不知李念一與齊孤萍那母子倆人如今怎樣了。

葉昶歎口氣,一大早便狼狽奔逃,這算什麼事兒。

感受著肩頭傳來的陣陣疼痛,葉昶一跺腳,搓搓手諂媚道:“赤血呀,赤血,給哥哥變大些,讓我躺在此處如何啊?

順便鼓弄一些氣來罩住哥哥啊。”

甘海三人對視一眼,亦緊跟而去。

————

葉昶逃出昇天至百裡外,見無人追上自己纔敢鬆口氣,全身精神放鬆了一陣。

“既然我在江湖上露了麵,那動手來搶奪我手中赤血的人必然不少,這些人隻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自己如今丹田中的真氣所剩無幾,若是再遇見一些圖謀不軌之人,我必然不是對手。

必須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我真氣恢複纔是正道啊。

這群以多欺少沽名釣譽的正道混蛋,若是一對一,老子弄不死你們!

東將四怪我也打到了紫霞山,若是幾人與我一起,我也算有個幫手。”

葉昶心中盤算著當前局勢,動身飛掠向北行。

陰霾蒼穹雨水不停,打在葉昶麵頰之上,生疼,甚至睜不開眼睛。

隻好朝著一個方向,任由赤血刀飛奔。

精打細算的葉昶在這一口真氣便可吊一口氣兒的關鍵時刻,可不敢輕易動用體內的真氣禦水。

葉昶與頗有其風範的赤血刀一人一物,都是極為不講究,不裝那什麼隻有麵子冇有裡子的禦水術。

葉昶了眼天色,午尚且未曾過半,隻不過雨水太大了些,將整個天地掩蓋如同暮色沉沉一般。

也不知李念一與齊孤萍那母子倆人如今怎樣了。

葉昶歎口氣,一大早便狼狽奔逃,這算什麼事兒。

感受著肩頭傳來的陣陣疼痛,葉昶一跺腳,搓搓手諂媚道:“赤血呀,赤血,給哥哥變大些,讓我躺在此處如何啊?

順便鼓弄一些氣來罩住哥哥啊。”

甘海三人對視一眼,亦緊跟而去。

————

葉昶逃出昇天至百裡外,見無人追上自己纔敢鬆口氣,全身精神放鬆了一陣。

“既然我在江湖上露了麵,那動手來搶奪我手中赤血的人必然不少,這些人隻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自己如今丹田中的真氣所剩無幾,若是再遇見一些圖謀不軌之人,我必然不是對手。

必須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我真氣恢複纔是正道啊。

這群以多欺少沽名釣譽的正道混蛋,若是一對一,老子弄不死你們!

東將四怪我也打到了紫霞山,若是幾人與我一起,我也算有個幫手。”

葉昶心中盤算著當前局勢,動身飛掠向北行。

陰霾蒼穹雨水不停,打在葉昶麵頰之上,生疼,甚至睜不開眼睛。

隻好朝著一個方向,任由赤血刀飛奔。

精打細算的葉昶在這一口真氣便可吊一口氣兒的關鍵時刻,可不敢輕易動用體內的真氣禦水。

葉昶與頗有其風範的赤血刀一人一物,都是極為不講究,不裝那什麼隻有麵子冇有裡子的禦水術。

葉昶了眼天色,午尚且未曾過半,隻不過雨水太大了些,將整個天地掩蓋如同暮色沉沉一般。

也不知李念一與齊孤萍那母子倆人如今怎樣了。

葉昶歎口氣,一大早便狼狽奔逃,這算什麼事兒。

感受著肩頭傳來的陣陣疼痛,葉昶一跺腳,搓搓手諂媚道:“赤血呀,赤血,給哥哥變大些,讓我躺在此處如何啊?

順便鼓弄一些氣來罩住哥哥啊。”

甘海三人對視一眼,亦緊跟而去。

————

葉昶逃出昇天至百裡外,見無人追上自己纔敢鬆口氣,全身精神放鬆了一陣。

“既然我在江湖上露了麵,那動手來搶奪我手中赤血的人必然不少,這些人隻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自己如今丹田中的真氣所剩無幾,若是再遇見一些圖謀不軌之人,我必然不是對手。

必須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我真氣恢複纔是正道啊。

這群以多欺少沽名釣譽的正道混蛋,若是一對一,老子弄不死你們!

東將四怪我也打到了紫霞山,若是幾人與我一起,我也算有個幫手。”

葉昶心中盤算著當前局勢,動身飛掠向北行。

陰霾蒼穹雨水不停,打在葉昶麵頰之上,生疼,甚至睜不開眼睛。

隻好朝著一個方向,任由赤血刀飛奔。

精打細算的葉昶在這一口真氣便可吊一口氣兒的關鍵時刻,可不敢輕易動用體內的真氣禦水。

葉昶與頗有其風範的赤血刀一人一物,都是極為不講究,不裝那什麼隻有麵子冇有裡子的禦水術。

葉昶了眼天色,午尚且未曾過半,隻不過雨水太大了些,將整個天地掩蓋如同暮色沉沉一般。

也不知李念一與齊孤萍那母子倆人如今怎樣了。

葉昶歎口氣,一大早便狼狽奔逃,這算什麼事兒。

感受著肩頭傳來的陣陣疼痛,葉昶一跺腳,搓搓手諂媚道:“赤血呀,赤血,給哥哥變大些,讓我躺在此處如何啊?

順便鼓弄一些氣來罩住哥哥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