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形勢險峻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四十七章 形勢險峻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孫嶽雖是一位練拳之人,但卻有心追上這魔刀搶上一搶。

江湖上許多名人俠士並不乏中途改弦易轍,改換了門庭卻依舊厲害的人物。

天下武道出一門,精於一併無罪過,但廣而學之自然也有其道理。

便如同曹子安是為劍仙,並無大錯,但江湖人廣為流傳與所知的是,曹子安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以劍成仙,不過是因劍是他最喜的物件而已。

他有一意,可化槍刀戟。

曹子安早些年便是一位刀客,這也是孟飛塵曾向曹子安問上一問道的理由了。

遠的不說,葉昶所見所知的趙開雲,是個跛子冇錯,境界也不過是巔峰覆命,但那隻不過是趙開雲那老頭走到了門口卻不願入天玄而已。

趙開雲年輕時與孟飛塵比過刀,與虞星河比過劍,更是問過槍,從此便可見趙開雲也是一個精通各色武藝的高手。

隻不過他最後無器不用,便以雙手做了那打鬥的買賣。

隻不過能人前輩怕一些弟子誤入歧途,樣樣學卻無有可稱道之處,便一心專於一器。

畢竟那些驚才豔豔之輩在江湖是少之又少,孟飛塵也是天才,可何曾就聽過他曾練過刀之外的兵器?

頂多也就學了一兩招拳法掌法防身之用。

孫嶽是獲取魔刀是為了能夠突破覆命的門檻,邁入天玄境界,當然,也想見識見識魔刀的厲害風範。

聞名江湖殺人無數的王高歌一手疊浪吞日吃月,他冇幸見過,就連孟飛塵那氣勢他也不曾見過。

這次他是真的見到了。

隻見葉昶左手圓自轉,牽引出一縷血紅色真氣以玄之又玄的手段與赤血刀隱隱相聯,右手刀與金剛的拳風相碰,想象之中的金鐵轟然的碰撞聲並未出現。

赤血刀刀刃與孫嶽拳頭相碰後便隨葉昶手臂的回縮而順勢後退,同時,葉昶扭轉手腕,刀與拳頭嗤啦聲不絕於耳,刀回撤之時又不斷用左手氣機牽引霸道威猛的拳風。

以彼意順此意。

赤血接連不斷的畫圓,一圈又一圈,不知疲憊。

那剛勁勇猛的拳頭也隨之漸趨向於平靜,溫柔鄉中滅英雄。

葉昶便宛如那勾魂的小娘

不斷誘拐這名英雄誤入歧路。

最終,拳勁被葉昶以刀使出的太極之法攪的粉碎。

葉昶見其勢衰萎,纏綿悱惻的刀光一頓,一隻手剛好倒拿赤血,曲肘而後迅速繃直,自右向左,橫平猛劃。

嗤啦一聲。

刀刃處如一條興雲佈雨的龍頭,噴薄出一條寬大長長的真氣水卷。

孫嶽拳頭連帶著身形被這強力沖塌,如盤根錯接於地下的雙腿後滑,地麵轉瞬間多出兩道長兩丈五尺的溝壑。

身子微躬如一頭矯健老猿,葉昶又再次朝著實力最弱最容易突破的黃元亮攻去。

三環環環相扣,欲破,必自易者始!

黃元亮畢竟是位中覆命,但麵對葉昶可一招敗他的對手,絲毫不敢大意,甚至有些許冷汗自浹背而出。

那股從他臉頰處劃過的凜然刀意似乎再次閃現腦海之中。

那把劍早已被麵對葉昶時謹慎至小心翼翼地步的黃元亮握在了手上。

黃元亮雙指一抹劍鋒,十指連心的幾滴精血順著劍刃下部漸漸蔓延至劍尖。

黃元亮麵部猙獰道:

“我知道你孟飛塵弟子厲害,一招可以殺掉我。

可即便再厲害,你也不過是初覆命,與末覆命相比,依舊差了兩個小境界。

便讓你嚐嚐我特意為你熬製的這一劍。”

黃元亮雙手抱劍,劍尖朝上束於前胸,那幾滴彙聚至劍尖的精血順著兩邊劍刃分兒流之。

血將劍包裹,白劍倏然變為了血紅色。

血紅色的刃,甚至絲絲縷縷血紅色的劍身。

“我有血,血有劍,劍中自有血迎鑾。”

黃元亮一扭劍身,劍刃對準葉昶。

“血劍。”

霎那間,血紅劍芒大熾。

黃元亮舉劍一劈。

血紅如鸞。

葉昶冷笑一聲,“血紅殺意凝成的一劍?

莫不是有了血便是畫龍點睛,成了你的意?

我手中這把刀,可是殺氣煞氣與血紅氣的祖宗啊...”

奪目而來的葉昶刀中湧現,以氣化靈的覆命境真正的化靈之狀從葉昶體內真氣噴湧。

當初葉昶與黃牛對決,不出手便可憑藉著體內妖魔真氣嚇退了黃牛,更何況他實力與吸納了劍氣的赤血刀今非昔比。

他這些日子一直畏畏縮縮,不敢輕易將體內妖魔氣示人,如

今既然已經被知曉了身份,他也冇必要遮遮掩掩了!

以身飼劍,才斬出那一血劍的黃元亮到周遭顏色忽變。

原先因小雨簌簌而下的灰濛濛天氣被染成了濃稠的血紅色。

葉昶左手結印,手掌朝下,微微一壓,口中吐出一個字:

“鎮!”

以氣化靈的血紅色更加濃稠,彷彿能夠滴出血來。

赤血也由黑色轉至滲人的暗紅,這是殺意在昂然。

黃元亮那一祭獻般而出的殺招血劍融入這葉昶真氣與赤血刀合力打造的血紅色真氣後,如老鼠見貓。

原先淩厲的劍芒被血紅真氣靈域糾纏鎮壓。

不及至葉昶麵門,便被引導鎮至地麵,咚然炸開。

地下突兀之間,便出現了一個碩大坑洞。

身處血紅真氣之中的黃元亮被煞氣驚得渾身氣血滾燙,彷彿下一刻便會被灼燒殆儘。

黃元亮滿身冷汗,握劍的雙手都有幾分抖,他極為不甘地咬咬牙,低喃喃自語:

“若是說上次我與葉昶相鬥,是因為我輕敵不慎之故,那這次,可就真的是實實在在的差距之隔天地了啊。”

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黃元亮並未死去,劍徒甘海及時出手,使出葬劍穀獨有的《破塚》劍術,將提著刀要斬殺黃元亮的葉昶一掃破開。

甘海伸出兩指,前後左右無方向目的地對葉昶霍霍揮舞。

葉昶一腳踏淩波,著落於地麵,這才免受被劍戳成一個篩子。

葉昶再,甘海也已消失於原地,手中拿劍刺朝著自己刺來。

葉昶破開了三人圍剿之勢,可不會輕易放開這稍縱即逝的逃離機會。

身旁,孫嶽已經再次耗著自己襲來,身後更有向舟幾名高手不斷靠近。

形勢極險啊。

以身飼劍,才斬出那一血劍的黃元亮到周遭顏色忽變。

原先因小雨簌簌而下的灰濛濛天氣被染成了濃稠的血紅色。

葉昶左手結印,手掌朝下,微微一壓,口中吐出一個字:

“鎮!”

以氣化靈的血紅色更加濃稠,彷彿能夠滴出血來。

赤血也由黑色轉至滲人的暗紅,這是殺意在昂然。

黃元亮那一祭獻般而出的殺招血劍融入這葉昶真氣與赤血刀合力打造的血紅色真氣後,如老鼠見貓。

原先淩厲的劍芒被血紅真氣靈域糾纏鎮壓。

不及至葉昶麵門,便被引導鎮至地麵,咚然炸開。

地下突兀之間,便出現了一個碩大坑洞。

身處血紅真氣之中的黃元亮被煞氣驚得渾身氣血滾燙,彷彿下一刻便會被灼燒殆儘。

黃元亮滿身冷汗,握劍的雙手都有幾分抖,他極為不甘地咬咬牙,低喃喃自語:

“若是說上次我與葉昶相鬥,是因為我輕敵不慎之故,那這次,可就真的是實實在在的差距之隔天地了啊。”

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黃元亮並未死去,劍徒甘海及時出手,使出葬劍穀獨有的《破塚》劍術,將提著刀要斬殺黃元亮的葉昶一掃破開。

甘海伸出兩指,前後左右無方向目的地對葉昶霍霍揮舞。

葉昶一腳踏淩波,著落於地麵,這才免受被劍戳成一個篩子。

葉昶再,甘海也已消失於原地,手中拿劍刺朝著自己刺來。

葉昶破開了三人圍剿之勢,可不會輕易放開這稍縱即逝的逃離機會。

身旁,孫嶽已經再次耗著自己襲來,身後更有向舟幾名高手不斷靠近。

形勢極險啊。

以身飼劍,才斬出那一血劍的黃元亮到周遭顏色忽變。

原先因小雨簌簌而下的灰濛濛天氣被染成了濃稠的血紅色。

葉昶左手結印,手掌朝下,微微一壓,口中吐出一個字:

“鎮!”

以氣化靈的血紅色更加濃稠,彷彿能夠滴出血來。

赤血也由黑色轉至滲人的暗紅,這是殺意在昂然。

黃元亮那一祭獻般而出的殺招血劍融入這葉昶真氣與赤血刀合力打造的血紅色真氣後,如老鼠見貓。

原先淩厲的劍芒被血紅真氣靈域糾纏鎮壓。

不及至葉昶麵門,便被引導鎮至地麵,咚然炸開。

地下突兀之間,便出現了一個碩大坑洞。

身處血紅真氣之中的黃元亮被煞氣驚得渾身氣血滾燙,彷彿下一刻便會被灼燒殆儘。

黃元亮滿身冷汗,握劍的雙手都有幾分抖,他極為不甘地咬咬牙,低喃喃自語:

“若是說上次我與葉昶相鬥,是因為我輕敵不慎之故,那這次,可就真的是實實在在的差距之隔天地了啊。”

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黃元亮並未死去,劍徒甘海及時出手,使出葬劍穀獨有的《破塚》劍術,將提著刀要斬殺黃元亮的葉昶一掃破開。

甘海伸出兩指,前後左右無方向目的地對葉昶霍霍揮舞。

葉昶一腳踏淩波,著落於地麵,這才免受被劍戳成一個篩子。

葉昶再,甘海也已消失於原地,手中拿劍刺朝著自己刺來。

葉昶破開了三人圍剿之勢,可不會輕易放開這稍縱即逝的逃離機會。

身旁,孫嶽已經再次耗著自己襲來,身後更有向舟幾名高手不斷靠近。

形勢極險啊。

以身飼劍,才斬出那一血劍的黃元亮到周遭顏色忽變。

原先因小雨簌簌而下的灰濛濛天氣被染成了濃稠的血紅色。

葉昶左手結印,手掌朝下,微微一壓,口中吐出一個字:

“鎮!”

以氣化靈的血紅色更加濃稠,彷彿能夠滴出血來。

赤血也由黑色轉至滲人的暗紅,這是殺意在昂然。

黃元亮那一祭獻般而出的殺招血劍融入這葉昶真氣與赤血刀合力打造的血紅色真氣後,如老鼠見貓。

原先淩厲的劍芒被血紅真氣靈域糾纏鎮壓。

不及至葉昶麵門,便被引導鎮至地麵,咚然炸開。

地下突兀之間,便出現了一個碩大坑洞。

身處血紅真氣之中的黃元亮被煞氣驚得渾身氣血滾燙,彷彿下一刻便會被灼燒殆儘。

黃元亮滿身冷汗,握劍的雙手都有幾分抖,他極為不甘地咬咬牙,低喃喃自語:

“若是說上次我與葉昶相鬥,是因為我輕敵不慎之故,那這次,可就真的是實實在在的差距之隔天地了啊。”

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黃元亮並未死去,劍徒甘海及時出手,使出葬劍穀獨有的《破塚》劍術,將提著刀要斬殺黃元亮的葉昶一掃破開。

甘海伸出兩指,前後左右無方向目的地對葉昶霍霍揮舞。

葉昶一腳踏淩波,著落於地麵,這才免受被劍戳成一個篩子。

葉昶再,甘海也已消失於原地,手中拿劍刺朝著自己刺來。

葉昶破開了三人圍剿之勢,可不會輕易放開這稍縱即逝的逃離機會。

身旁,孫嶽已經再次耗著自己襲來,身後更有向舟幾名高手不斷靠近。

形勢極險啊。

以身飼劍,才斬出那一血劍的黃元亮到周遭顏色忽變。

原先因小雨簌簌而下的灰濛濛天氣被染成了濃稠的血紅色。

葉昶左手結印,手掌朝下,微微一壓,口中吐出一個字:

“鎮!”

以氣化靈的血紅色更加濃稠,彷彿能夠滴出血來。

赤血也由黑色轉至滲人的暗紅,這是殺意在昂然。

黃元亮那一祭獻般而出的殺招血劍融入這葉昶真氣與赤血刀合力打造的血紅色真氣後,如老鼠見貓。

原先淩厲的劍芒被血紅真氣靈域糾纏鎮壓。

不及至葉昶麵門,便被引導鎮至地麵,咚然炸開。

地下突兀之間,便出現了一個碩大坑洞。

身處血紅真氣之中的黃元亮被煞氣驚得渾身氣血滾燙,彷彿下一刻便會被灼燒殆儘。

黃元亮滿身冷汗,握劍的雙手都有幾分抖,他極為不甘地咬咬牙,低喃喃自語:

“若是說上次我與葉昶相鬥,是因為我輕敵不慎之故,那這次,可就真的是實實在在的差距之隔天地了啊。”

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黃元亮並未死去,劍徒甘海及時出手,使出葬劍穀獨有的《破塚》劍術,將提著刀要斬殺黃元亮的葉昶一掃破開。

甘海伸出兩指,前後左右無方向目的地對葉昶霍霍揮舞。

葉昶一腳踏淩波,著落於地麵,這才免受被劍戳成一個篩子。

葉昶再,甘海也已消失於原地,手中拿劍刺朝著自己刺來。

葉昶破開了三人圍剿之勢,可不會輕易放開這稍縱即逝的逃離機會。

身旁,孫嶽已經再次耗著自己襲來,身後更有向舟幾名高手不斷靠近。

形勢極險啊。

以身飼劍,才斬出那一血劍的黃元亮到周遭顏色忽變。

原先因小雨簌簌而下的灰濛濛天氣被染成了濃稠的血紅色。

葉昶左手結印,手掌朝下,微微一壓,口中吐出一個字:

“鎮!”

以氣化靈的血紅色更加濃稠,彷彿能夠滴出血來。

赤血也由黑色轉至滲人的暗紅,這是殺意在昂然。

黃元亮那一祭獻般而出的殺招血劍融入這葉昶真氣與赤血刀合力打造的血紅色真氣後,如老鼠見貓。

原先淩厲的劍芒被血紅真氣靈域糾纏鎮壓。

不及至葉昶麵門,便被引導鎮至地麵,咚然炸開。

地下突兀之間,便出現了一個碩大坑洞。

身處血紅真氣之中的黃元亮被煞氣驚得渾身氣血滾燙,彷彿下一刻便會被灼燒殆儘。

黃元亮滿身冷汗,握劍的雙手都有幾分抖,他極為不甘地咬咬牙,低喃喃自語:

“若是說上次我與葉昶相鬥,是因為我輕敵不慎之故,那這次,可就真的是實實在在的差距之隔天地了啊。”

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黃元亮並未死去,劍徒甘海及時出手,使出葬劍穀獨有的《破塚》劍術,將提著刀要斬殺黃元亮的葉昶一掃破開。

甘海伸出兩指,前後左右無方向目的地對葉昶霍霍揮舞。

葉昶一腳踏淩波,著落於地麵,這才免受被劍戳成一個篩子。

葉昶再,甘海也已消失於原地,手中拿劍刺朝著自己刺來。

葉昶破開了三人圍剿之勢,可不會輕易放開這稍縱即逝的逃離機會。

身旁,孫嶽已經再次耗著自己襲來,身後更有向舟幾名高手不斷靠近。

形勢極險啊。

以身飼劍,才斬出那一血劍的黃元亮到周遭顏色忽變。

原先因小雨簌簌而下的灰濛濛天氣被染成了濃稠的血紅色。

葉昶左手結印,手掌朝下,微微一壓,口中吐出一個字:

“鎮!”

以氣化靈的血紅色更加濃稠,彷彿能夠滴出血來。

赤血也由黑色轉至滲人的暗紅,這是殺意在昂然。

黃元亮那一祭獻般而出的殺招血劍融入這葉昶真氣與赤血刀合力打造的血紅色真氣後,如老鼠見貓。

原先淩厲的劍芒被血紅真氣靈域糾纏鎮壓。

不及至葉昶麵門,便被引導鎮至地麵,咚然炸開。

地下突兀之間,便出現了一個碩大坑洞。

身處血紅真氣之中的黃元亮被煞氣驚得渾身氣血滾燙,彷彿下一刻便會被灼燒殆儘。

黃元亮滿身冷汗,握劍的雙手都有幾分抖,他極為不甘地咬咬牙,低喃喃自語:

“若是說上次我與葉昶相鬥,是因為我輕敵不慎之故,那這次,可就真的是實實在在的差距之隔天地了啊。”

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黃元亮並未死去,劍徒甘海及時出手,使出葬劍穀獨有的《破塚》劍術,將提著刀要斬殺黃元亮的葉昶一掃破開。

甘海伸出兩指,前後左右無方向目的地對葉昶霍霍揮舞。

葉昶一腳踏淩波,著落於地麵,這才免受被劍戳成一個篩子。

葉昶再,甘海也已消失於原地,手中拿劍刺朝著自己刺來。

葉昶破開了三人圍剿之勢,可不會輕易放開這稍縱即逝的逃離機會。

身旁,孫嶽已經再次耗著自己襲來,身後更有向舟幾名高手不斷靠近。

形勢極險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