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又有敵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又有敵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機靈的葉昶不會去做硬碰硬的傻事,與這個末覆命硬碰硬,他會贏,但接下來源源不斷趕來的敵人他可久招架不住了。

他轟出仙龍拳,擊人在下,借勢扭轉刀身,趁機而逃纔是他的目的。

仙龍拳拳風之下,半空中去勢的葉昶驟然間轉身,刀柄在前,變為了刀尖在前。

向舟一刀破開了這區區雕蟲小技。

不過等他回過神來時,站在刀身上的葉昶已飛至十數丈之外了。

其餘坐山觀虎鬥的四位豪門俠客見葉昶想逃,這才下馬,掠起不會禦空而行的身子,擲出手中各色兵器。

但終究隻是徒勞。

“哈哈,幾位大俠,小的自知不是對手,便不辭而彆了。”

大俠兩字,葉昶咬的極重。

與葉昶撕殺了一陣的向舟冷眼旁觀,對於其餘不動手的四人心思,他通透的緊。

片刻冷寂之後,向舟纔開口淡淡道:

“你們幾人是已放棄了那把刀了麼?還不速速追敵?”

他他起身一掠,急速朝葉昶遠去方向狂奔。

被黃元亮用基本武功秘籍便被收買而忽悠至此的幾名初涉江湖之人呆呆望著遠去的長尾。

酒樓客棧裡說人常常舉碗,仰脖灌下幾口烈酒,一拍驚堂木,縱橫捭闔地談論江湖中人江湖中事,他們這些客聽得那是一個熱血沸騰。

到了二十餘歲,他們這些從小聽江湖故事長大地孩子,有些當真便挎劍入了江湖,以前不知是真是假的打鬥,如今卻露了相,見了葉昶與向舟那五彩斑斕的打鬥,又見葉昶禦刀而去,方知天地之間果真有仙人一般的存在啊。

幾個不識廬山真麵目的人,腿有些軟,跟蹤那人這些日子,好在他冇有不留情地把我們打殺了啊...

————

陰霾的天色之中,下起了雨幕,如今正是值暮夏初秋,平白的小雨倒是有了三分涼意。

駕著赤血迅疾逃跑的葉昶轉過頭,到身後向舟幾人並未追過來,正要鬆口氣之際,猛然間似有所覺,淅淅瀝瀝的小雨停了。

葉昶仰麵天,瞳孔驟縮。

不時還未猖狂而下的雨停了,而是葉昶頭上多出了一個碩大的真氣拳頭,

遮天蔽日。

咚然而下。

有人在此地埋伏多時了,就等著葉昶這條大魚上鉤了。

情急之下,葉昶雙臂舉起過頭頂,成天王托塔狀,一聲低嗬,“起!”

氣勢恢宏的真氣大拳砸了下來,葉昶以雙手托之,燁然如與天地抗衡的神人。

與葉昶越境一般的赤血刀噴薄出血紅色的光芒,與葉昶身上流轉的真氣一般無二。

承受巨大重力的不僅是支撐著拳頭的葉昶,支撐著葉昶的赤血更是飽受了波及。

一人一刀有沖天刀罡如火焰灼燒而起,將那拳頭灼燒殆儘。

葉昶及時出手,可依舊猝不及防,雙臂震盪得疼痛不已,他微喘著粗氣,抖了抖雙手手腕,淡淡道:

“出了手還不現身與我一戰麼?是怕了我腳下這把魔刀,還是怕了我這小小的初覆命的小子?”

葉昶話音一落,連續咻咻幾道破風聲響起,又有三人成三角之勢,將自己合圍。

葉昶冷冷一笑,“果然是你小子,被我一招擊敗不甘心,非要出來找回場子?

你從葬劍穀長老處得知了我的身份,便鼓動居心不良的江湖人前來圍殺於我,你知道,那些無利不起早的沽名釣譽之輩表麵上是為了殺我這個魔物,實則卻是為了搶奪我手中魔刀。

當真是好算計。”

正對葉昶之人正是帶著甘海趕來的黃元亮。

黃元亮緩緩拔劍出鞘,怨毒道:

“在葬劍穀你一招將我擊敗,我自知不時你的對手,自然要找幫手了,恰好,你手中有件好寶貝,不用我付出什麼代價,便能讓那些隻能靠著你爭我奪得來秘籍武器的江湖人如蚊蠅逐臭般地千裡尋你。

眼下明麵上雖隻有十名覆命境的高手,但聞風而動的聰明人興許都躲藏在暗處觀望。

你,德不配位,人不配器,匹夫無罪懷璧有罪的道理豈能不知?”

葉昶在空中俯視黃元亮,禦刀逐漸落地,探手取刀,譏笑道:

“王高歌之所以殺瞭如此多的人,被如此多的江湖人追殺,不正是因他玄牝時便得到疊浪重器。他殺的江湖血流成河,得到刀的時候不過玄牝。

我一個覆命境界之人,實力總比王高歌強了些罷?他王高歌殺得萬人是為雄,我葉昶為何不能殺得

血流成河,成百萬中的雄中雄?

我師孟飛塵手中有魔刀飛塵,何曾見有哪個不開眼的江湖人去嫌命長了找那個煞星?

等我與師傅一般入了天玄,踏了大羅,你們這些隻會恃強淩弱的東西又能奈我何?”

江湖逐器械與秘籍,便如同商人逐利,隻有豁出傾家蕩產的本金,纔能有一本萬利的收益。

方纔出手的揮灑巨大拳頭之人,境界在巔峰覆命,年紀上去比方舟那枯瘦老頭小上不少,是個體型壯碩的中年人,他扣了扣拳頭,雙掌互殺道:

“就憑你,還想與孟飛塵相提並論?”

孟飛塵得刀奉師命阻擋鎮壓在青城百年的飛塵刀時,已跨至半個天玄的境界,名頭在江湖上也已痛徹的響亮了,當時孟飛塵已有擅長越境殺敵的名頭,不過有了飛塵刀更加如虎添翼原先可越兩境界變為了可越一個大境界殺敵罷了。

否則飛塵刀又怎會甘心屈居孟飛塵之下?

要知道,人擇刀,刀亦擇人呐。

這位巔峰高手孫嶽反問過後,便迫不及待地雙腿拔地而起,力起雙腿,過丹田,靜脈與五臟六腑,身子如陀螺般扭轉借力,一拳無花俏可言地轟出。

方纔與一個末覆命交手過後尚未恢複的葉昶不敢輕敵大意。

單單一個末覆命便足夠自己喝上了一壺,更何況眼前是一位比末覆命還要強橫的巔峰覆命,到了這個層次,摸爬滾打,誰還冇有一件兩件拿得出手的厲害招式。

葉昶雙腿微躬,單手倒拿赤血,一手刀轉,一手掌在空中極為瀟灑寫意地化了一個圓。

我師孟飛塵手中有魔刀飛塵,何曾見有哪個不開眼的江湖人去嫌命長了找那個煞星?

等我與師傅一般入了天玄,踏了大羅,你們這些隻會恃強淩弱的東西又能奈我何?”

江湖逐器械與秘籍,便如同商人逐利,隻有豁出傾家蕩產的本金,纔能有一本萬利的收益。

方纔出手的揮灑巨大拳頭之人,境界在巔峰覆命,年紀上去比方舟那枯瘦老頭小上不少,是個體型壯碩的中年人,他扣了扣拳頭,雙掌互殺道:

“就憑你,還想與孟飛塵相提並論?”

孟飛塵得刀奉師命阻擋鎮壓在青城百年的飛塵刀時,已跨至半個天玄的境界,名頭在江湖上也已痛徹的響亮了,當時孟飛塵已有擅長越境殺敵的名頭,不過有了飛塵刀更加如虎添翼原先可越兩境界變為了可越一個大境界殺敵罷了。

否則飛塵刀又怎會甘心屈居孟飛塵之下?

要知道,人擇刀,刀亦擇人呐。

這位巔峰高手孫嶽反問過後,便迫不及待地雙腿拔地而起,力起雙腿,過丹田,靜脈與五臟六腑,身子如陀螺般扭轉借力,一拳無花俏可言地轟出。

方纔與一個末覆命交手過後尚未恢複的葉昶不敢輕敵大意。

單單一個末覆命便足夠自己喝上了一壺,更何況眼前是一位比末覆命還要強橫的巔峰覆命,到了這個層次,摸爬滾打,誰還冇有一件兩件拿得出手的厲害招式。

葉昶雙腿微躬,單手倒拿赤血,一手刀轉,一手掌在空中極為瀟灑寫意地化了一個圓。

我師孟飛塵手中有魔刀飛塵,何曾見有哪個不開眼的江湖人去嫌命長了找那個煞星?

等我與師傅一般入了天玄,踏了大羅,你們這些隻會恃強淩弱的東西又能奈我何?”

江湖逐器械與秘籍,便如同商人逐利,隻有豁出傾家蕩產的本金,纔能有一本萬利的收益。

方纔出手的揮灑巨大拳頭之人,境界在巔峰覆命,年紀上去比方舟那枯瘦老頭小上不少,是個體型壯碩的中年人,他扣了扣拳頭,雙掌互殺道:

“就憑你,還想與孟飛塵相提並論?”

孟飛塵得刀奉師命阻擋鎮壓在青城百年的飛塵刀時,已跨至半個天玄的境界,名頭在江湖上也已痛徹的響亮了,當時孟飛塵已有擅長越境殺敵的名頭,不過有了飛塵刀更加如虎添翼原先可越兩境界變為了可越一個大境界殺敵罷了。

否則飛塵刀又怎會甘心屈居孟飛塵之下?

要知道,人擇刀,刀亦擇人呐。

這位巔峰高手孫嶽反問過後,便迫不及待地雙腿拔地而起,力起雙腿,過丹田,靜脈與五臟六腑,身子如陀螺般扭轉借力,一拳無花俏可言地轟出。

方纔與一個末覆命交手過後尚未恢複的葉昶不敢輕敵大意。

單單一個末覆命便足夠自己喝上了一壺,更何況眼前是一位比末覆命還要強橫的巔峰覆命,到了這個層次,摸爬滾打,誰還冇有一件兩件拿得出手的厲害招式。

葉昶雙腿微躬,單手倒拿赤血,一手刀轉,一手掌在空中極為瀟灑寫意地化了一個圓。

我師孟飛塵手中有魔刀飛塵,何曾見有哪個不開眼的江湖人去嫌命長了找那個煞星?

等我與師傅一般入了天玄,踏了大羅,你們這些隻會恃強淩弱的東西又能奈我何?”

江湖逐器械與秘籍,便如同商人逐利,隻有豁出傾家蕩產的本金,纔能有一本萬利的收益。

方纔出手的揮灑巨大拳頭之人,境界在巔峰覆命,年紀上去比方舟那枯瘦老頭小上不少,是個體型壯碩的中年人,他扣了扣拳頭,雙掌互殺道:

“就憑你,還想與孟飛塵相提並論?”

孟飛塵得刀奉師命阻擋鎮壓在青城百年的飛塵刀時,已跨至半個天玄的境界,名頭在江湖上也已痛徹的響亮了,當時孟飛塵已有擅長越境殺敵的名頭,不過有了飛塵刀更加如虎添翼原先可越兩境界變為了可越一個大境界殺敵罷了。

否則飛塵刀又怎會甘心屈居孟飛塵之下?

要知道,人擇刀,刀亦擇人呐。

這位巔峰高手孫嶽反問過後,便迫不及待地雙腿拔地而起,力起雙腿,過丹田,靜脈與五臟六腑,身子如陀螺般扭轉借力,一拳無花俏可言地轟出。

方纔與一個末覆命交手過後尚未恢複的葉昶不敢輕敵大意。

單單一個末覆命便足夠自己喝上了一壺,更何況眼前是一位比末覆命還要強橫的巔峰覆命,到了這個層次,摸爬滾打,誰還冇有一件兩件拿得出手的厲害招式。

葉昶雙腿微躬,單手倒拿赤血,一手刀轉,一手掌在空中極為瀟灑寫意地化了一個圓。

我師孟飛塵手中有魔刀飛塵,何曾見有哪個不開眼的江湖人去嫌命長了找那個煞星?

等我與師傅一般入了天玄,踏了大羅,你們這些隻會恃強淩弱的東西又能奈我何?”

江湖逐器械與秘籍,便如同商人逐利,隻有豁出傾家蕩產的本金,纔能有一本萬利的收益。

方纔出手的揮灑巨大拳頭之人,境界在巔峰覆命,年紀上去比方舟那枯瘦老頭小上不少,是個體型壯碩的中年人,他扣了扣拳頭,雙掌互殺道:

“就憑你,還想與孟飛塵相提並論?”

孟飛塵得刀奉師命阻擋鎮壓在青城百年的飛塵刀時,已跨至半個天玄的境界,名頭在江湖上也已痛徹的響亮了,當時孟飛塵已有擅長越境殺敵的名頭,不過有了飛塵刀更加如虎添翼原先可越兩境界變為了可越一個大境界殺敵罷了。

否則飛塵刀又怎會甘心屈居孟飛塵之下?

要知道,人擇刀,刀亦擇人呐。

這位巔峰高手孫嶽反問過後,便迫不及待地雙腿拔地而起,力起雙腿,過丹田,靜脈與五臟六腑,身子如陀螺般扭轉借力,一拳無花俏可言地轟出。

方纔與一個末覆命交手過後尚未恢複的葉昶不敢輕敵大意。

單單一個末覆命便足夠自己喝上了一壺,更何況眼前是一位比末覆命還要強橫的巔峰覆命,到了這個層次,摸爬滾打,誰還冇有一件兩件拿得出手的厲害招式。

葉昶雙腿微躬,單手倒拿赤血,一手刀轉,一手掌在空中極為瀟灑寫意地化了一個圓。

我師孟飛塵手中有魔刀飛塵,何曾見有哪個不開眼的江湖人去嫌命長了找那個煞星?

等我與師傅一般入了天玄,踏了大羅,你們這些隻會恃強淩弱的東西又能奈我何?”

江湖逐器械與秘籍,便如同商人逐利,隻有豁出傾家蕩產的本金,纔能有一本萬利的收益。

方纔出手的揮灑巨大拳頭之人,境界在巔峰覆命,年紀上去比方舟那枯瘦老頭小上不少,是個體型壯碩的中年人,他扣了扣拳頭,雙掌互殺道:

“就憑你,還想與孟飛塵相提並論?”

孟飛塵得刀奉師命阻擋鎮壓在青城百年的飛塵刀時,已跨至半個天玄的境界,名頭在江湖上也已痛徹的響亮了,當時孟飛塵已有擅長越境殺敵的名頭,不過有了飛塵刀更加如虎添翼原先可越兩境界變為了可越一個大境界殺敵罷了。

否則飛塵刀又怎會甘心屈居孟飛塵之下?

要知道,人擇刀,刀亦擇人呐。

這位巔峰高手孫嶽反問過後,便迫不及待地雙腿拔地而起,力起雙腿,過丹田,靜脈與五臟六腑,身子如陀螺般扭轉借力,一拳無花俏可言地轟出。

方纔與一個末覆命交手過後尚未恢複的葉昶不敢輕敵大意。

單單一個末覆命便足夠自己喝上了一壺,更何況眼前是一位比末覆命還要強橫的巔峰覆命,到了這個層次,摸爬滾打,誰還冇有一件兩件拿得出手的厲害招式。

葉昶雙腿微躬,單手倒拿赤血,一手刀轉,一手掌在空中極為瀟灑寫意地化了一個圓。

我師孟飛塵手中有魔刀飛塵,何曾見有哪個不開眼的江湖人去嫌命長了找那個煞星?

等我與師傅一般入了天玄,踏了大羅,你們這些隻會恃強淩弱的東西又能奈我何?”

江湖逐器械與秘籍,便如同商人逐利,隻有豁出傾家蕩產的本金,纔能有一本萬利的收益。

方纔出手的揮灑巨大拳頭之人,境界在巔峰覆命,年紀上去比方舟那枯瘦老頭小上不少,是個體型壯碩的中年人,他扣了扣拳頭,雙掌互殺道:

“就憑你,還想與孟飛塵相提並論?”

孟飛塵得刀奉師命阻擋鎮壓在青城百年的飛塵刀時,已跨至半個天玄的境界,名頭在江湖上也已痛徹的響亮了,當時孟飛塵已有擅長越境殺敵的名頭,不過有了飛塵刀更加如虎添翼原先可越兩境界變為了可越一個大境界殺敵罷了。

否則飛塵刀又怎會甘心屈居孟飛塵之下?

要知道,人擇刀,刀亦擇人呐。

這位巔峰高手孫嶽反問過後,便迫不及待地雙腿拔地而起,力起雙腿,過丹田,靜脈與五臟六腑,身子如陀螺般扭轉借力,一拳無花俏可言地轟出。

方纔與一個末覆命交手過後尚未恢複的葉昶不敢輕敵大意。

單單一個末覆命便足夠自己喝上了一壺,更何況眼前是一位比末覆命還要強橫的巔峰覆命,到了這個層次,摸爬滾打,誰還冇有一件兩件拿得出手的厲害招式。

葉昶雙腿微躬,單手倒拿赤血,一手刀轉,一手掌在空中極為瀟灑寫意地化了一個圓。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