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蛋黃派是什麼派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四十四章 蛋黃派是什麼派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大早葉昶便讓齊孤萍帶著李念一往東逃,而他自己則是關注著是否有覆命境之人會去追趕,事後果然現並不曾有高手追她,僅有三兩混吃混喝抱著渾水摸魚的玄牝境界之人追趕了上去。

若是踏入了致虛境,好歹一腳邁出了末等席位的玄牝,眼界胸襟自認為也開闊了不少,哪裡會做丟了葉昶這個西瓜,而去為了區區美色,去拾芝麻的蠢事。

而玄牝境界的那些人,眼著高手漸漸彙聚,自己能夠拿到一把被人說成握此刀可聞名江湖的魔刀機率也極小,索性不如好好追上那在怡紅院綠翠樓都不曾見的姑娘,將她辦了來的酣暢些。

這些頂了天玄牝的武夫,葉昶也毫不擔心,李念一刀法也練了不短時間,對付幾個貪圖好色的地痞不說手到擒來,也構不成大礙。那些玄牝武夫自有絕青劍對付。

絕青劍速度可不慢,那些人能追上還是兩碼事呢。

葉昶心念一動,為絕青劍打掩護而代昶送美的赤血刀咻然而歸,漂浮在客房空中。

自從在劍墳內吞噬了不少的劍氣,赤血這把刀的靈性似乎更高了,葉昶也拿不準到底是好是壞,畢竟這把喜歡蟄伏的赤血可是有著前車之鑒,上次在青城險些徹底占據了自己心神。

葉昶食指朝著赤血刀身一彈,一聲叮然,“你這個狗東西是不是在騙老子信任?”

隨後葉昶起身,眼神掠過窗欞遙望泛白的天際,他將刀回而歸鞘,站起身,伸了伸腰。

霎那間,身體出一連串如暴豆般的響聲。

“入了初覆命境,還不知自己實力深淺呢,剛好用你們給我探探底,鞏固鞏固覆命真氣的實力。”

葉昶從呼咧著晨風的視窗一躍而出,轉瞬間便站身於一處屋脊飛簷之上。

今日天色暮靄沉沉,從大早便烏雲密佈,就差點傾盆大雨而下了。

山雨欲來風滿樓,俯視周遭的葉昶衣袍獵獵作響。

隻是可惜受製於兜裡的銀子,穿的不是什麼正經衣服,否則哪裡有那些空有大俠之名與大俠衣物,卻無大俠之實的事兒?

葉昶咂咂嘴,一扶額頭,冇想到自己也有站在這飛簷上裝

高人的時候,幼時不懂事,常常讓六兒與木頭搬來一張竹梯子,往高處爬。

不做那虧本的買賣,葉昶站高出那必然是在鬨市,哪裡人多往哪邊鑽。

從高處掉下來一兩次這些一掠而過不多說,效果倒是不錯,常常引來不少人側目。

甚至有些不知羞的俏小娘主動來投懷送抱,仰頭問上一句,少俠,家在何處。

葉昶抿嘴傻樂,周遭昏昏欲睡的不下十人,紛紛側目,不知道這個待宰的羔羊有何可笑之處。

見葉昶出了門,一些迫不及待聞風而來的江湖人也一個個從客棧中掠出,隱隱成犄角之勢,將葉昶圍住。

來一人,葉昶數了一個,一共五人也站在屋頂之上。

這可苦了被黃元亮誘之以利跟蹤的那些地痞與初涉江湖的百樣人。

他們可不會一掠數丈,動不動高的不得了的手段。

隻好呆在原地,摩拳擦掌,碰碰運氣有冇有機會趁機拿了那把其貌不揚的刀。

正對葉昶那個老頭實力最強,末覆命的程度,瞧出了葉昶真氣流轉所暴露無疑的實力,他負手笑道:

“有人散佈訊息,說大鬨青城的有魔物,更被說成下一個王高歌的人物顯出了行蹤,便是你吧。

小子,你身有魔刀,為江湖名門正派所不容,不如束手就擒罷,不喜殺人的正派弟子說不定會在你並未被魔物完全吞噬心智,便繞了你一條性命。”

出此人雙眼直愣愣盯著自己腰間赤血的葉昶哈哈大笑,笑夠了後才頓下來道:

“不知這位大俠怎麼稱呼,出身何門何派?”

老頭一身傲然,一甩大袖道:

“吾乃烈刀派門下長老,向舟是也。”

“烈刀派?便是那個蛋黃派?

聽說你們掌門範三石曾經不自量力與我師傅孟飛塵挑戰,結果用自己學術不精的禦刀術揮刀自宮了。

蛋與黃白之物日下,這可是天地一大奇聞呐。

也是,不時你們蛋黃派來此還能是什麼人?什麼人能說出這般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的話來?

範三石雖然趕出了蠢事,將烈刀派在江湖上都丟儘了臉麵,可你一個小小的末覆命便敢自稱烈刀派長老了?

恐怕你這長老頂多是前麵加了客卿兩字的長老。”

葉昶

混跡江湖這麼長時間,真不時白白浪蕩的,江湖上一些奇聞軼事也多多少少瞭解了不少,除卻許多如雷貫耳的大宗外,也知曉了不少其他名聲不響亮但實力不差的門派。

不巧,烈刀派正在此列。

雖說他們掌門不小心自己將自己切了,可那好歹十多年也是天玄境界的厲害人物,抖抖身子江湖都要震一震。

不過從當年那件事之後,掌門便傳位,退居幕後了一心修行了。

打人冇打過,反而自斷臂膀,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傢夥,實在是扯不下臉麵露於人前呐,不說丟了他自己的人,也是丟了整個烈刀派的人啊。

烈刀派作為龍昌碩果僅存的頂尖刀宗,因此事而名聲更加大躁。

葉昶方纔動用真氣掠身至飛簷上,暴露出了他初覆命的微末勢力,這才讓昨日便與葉昶一道到此地,卻謹慎選擇觀望的向舟動了先下手為強的心思,若是再等等的話,彙聚過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他即便是得到了刀也不好過啊。

身為水分極大的客卿長老,向舟聽聞牙尖嘴利的葉昶嘲諷,心頭大怒。

他最後耐著性子不無威脅道:

“你果真要負隅頑抗?”

葉昶緩緩抽出赤血刀,“恐怕今日我交出了刀後,你更容易教訓教訓我的出言不遜了吧?”

向舟不再遮掩對赤血的貪婪之相,“這便是與疊浪那把刀可以並肩的刀麼?

王高歌那把碧藍刀我冇見過,不過這把通體黑,上去也冇什麼特異之處。”

不巧,烈刀派正在此列。

雖說他們掌門不小心自己將自己切了,可那好歹十多年也是天玄境界的厲害人物,抖抖身子江湖都要震一震。

不過從當年那件事之後,掌門便傳位,退居幕後了一心修行了。

打人冇打過,反而自斷臂膀,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傢夥,實在是扯不下臉麵露於人前呐,不說丟了他自己的人,也是丟了整個烈刀派的人啊。

烈刀派作為龍昌碩果僅存的頂尖刀宗,因此事而名聲更加大躁。

葉昶方纔動用真氣掠身至飛簷上,暴露出了他初覆命的微末勢力,這才讓昨日便與葉昶一道到此地,卻謹慎選擇觀望的向舟動了先下手為強的心思,若是再等等的話,彙聚過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他即便是得到了刀也不好過啊。

身為水分極大的客卿長老,向舟聽聞牙尖嘴利的葉昶嘲諷,心頭大怒。

他最後耐著性子不無威脅道:

“你果真要負隅頑抗?”

葉昶緩緩抽出赤血刀,“恐怕今日我交出了刀後,你更容易教訓教訓我的出言不遜了吧?”

向舟不再遮掩對赤血的貪婪之相,“這便是與疊浪那把刀可以並肩的刀麼?

王高歌那把碧藍刀我冇見過,不過這把通體黑,上去也冇什麼特異之處。”

不巧,烈刀派正在此列。

雖說他們掌門不小心自己將自己切了,可那好歹十多年也是天玄境界的厲害人物,抖抖身子江湖都要震一震。

不過從當年那件事之後,掌門便傳位,退居幕後了一心修行了。

打人冇打過,反而自斷臂膀,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傢夥,實在是扯不下臉麵露於人前呐,不說丟了他自己的人,也是丟了整個烈刀派的人啊。

烈刀派作為龍昌碩果僅存的頂尖刀宗,因此事而名聲更加大躁。

葉昶方纔動用真氣掠身至飛簷上,暴露出了他初覆命的微末勢力,這才讓昨日便與葉昶一道到此地,卻謹慎選擇觀望的向舟動了先下手為強的心思,若是再等等的話,彙聚過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他即便是得到了刀也不好過啊。

身為水分極大的客卿長老,向舟聽聞牙尖嘴利的葉昶嘲諷,心頭大怒。

他最後耐著性子不無威脅道:

“你果真要負隅頑抗?”

葉昶緩緩抽出赤血刀,“恐怕今日我交出了刀後,你更容易教訓教訓我的出言不遜了吧?”

向舟不再遮掩對赤血的貪婪之相,“這便是與疊浪那把刀可以並肩的刀麼?

王高歌那把碧藍刀我冇見過,不過這把通體黑,上去也冇什麼特異之處。”

不巧,烈刀派正在此列。

雖說他們掌門不小心自己將自己切了,可那好歹十多年也是天玄境界的厲害人物,抖抖身子江湖都要震一震。

不過從當年那件事之後,掌門便傳位,退居幕後了一心修行了。

打人冇打過,反而自斷臂膀,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傢夥,實在是扯不下臉麵露於人前呐,不說丟了他自己的人,也是丟了整個烈刀派的人啊。

烈刀派作為龍昌碩果僅存的頂尖刀宗,因此事而名聲更加大躁。

葉昶方纔動用真氣掠身至飛簷上,暴露出了他初覆命的微末勢力,這才讓昨日便與葉昶一道到此地,卻謹慎選擇觀望的向舟動了先下手為強的心思,若是再等等的話,彙聚過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他即便是得到了刀也不好過啊。

身為水分極大的客卿長老,向舟聽聞牙尖嘴利的葉昶嘲諷,心頭大怒。

他最後耐著性子不無威脅道:

“你果真要負隅頑抗?”

葉昶緩緩抽出赤血刀,“恐怕今日我交出了刀後,你更容易教訓教訓我的出言不遜了吧?”

向舟不再遮掩對赤血的貪婪之相,“這便是與疊浪那把刀可以並肩的刀麼?

王高歌那把碧藍刀我冇見過,不過這把通體黑,上去也冇什麼特異之處。”

不巧,烈刀派正在此列。

雖說他們掌門不小心自己將自己切了,可那好歹十多年也是天玄境界的厲害人物,抖抖身子江湖都要震一震。

不過從當年那件事之後,掌門便傳位,退居幕後了一心修行了。

打人冇打過,反而自斷臂膀,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傢夥,實在是扯不下臉麵露於人前呐,不說丟了他自己的人,也是丟了整個烈刀派的人啊。

烈刀派作為龍昌碩果僅存的頂尖刀宗,因此事而名聲更加大躁。

葉昶方纔動用真氣掠身至飛簷上,暴露出了他初覆命的微末勢力,這才讓昨日便與葉昶一道到此地,卻謹慎選擇觀望的向舟動了先下手為強的心思,若是再等等的話,彙聚過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他即便是得到了刀也不好過啊。

身為水分極大的客卿長老,向舟聽聞牙尖嘴利的葉昶嘲諷,心頭大怒。

他最後耐著性子不無威脅道:

“你果真要負隅頑抗?”

葉昶緩緩抽出赤血刀,“恐怕今日我交出了刀後,你更容易教訓教訓我的出言不遜了吧?”

向舟不再遮掩對赤血的貪婪之相,“這便是與疊浪那把刀可以並肩的刀麼?

王高歌那把碧藍刀我冇見過,不過這把通體黑,上去也冇什麼特異之處。”

不巧,烈刀派正在此列。

雖說他們掌門不小心自己將自己切了,可那好歹十多年也是天玄境界的厲害人物,抖抖身子江湖都要震一震。

不過從當年那件事之後,掌門便傳位,退居幕後了一心修行了。

打人冇打過,反而自斷臂膀,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傢夥,實在是扯不下臉麵露於人前呐,不說丟了他自己的人,也是丟了整個烈刀派的人啊。

烈刀派作為龍昌碩果僅存的頂尖刀宗,因此事而名聲更加大躁。

葉昶方纔動用真氣掠身至飛簷上,暴露出了他初覆命的微末勢力,這才讓昨日便與葉昶一道到此地,卻謹慎選擇觀望的向舟動了先下手為強的心思,若是再等等的話,彙聚過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他即便是得到了刀也不好過啊。

身為水分極大的客卿長老,向舟聽聞牙尖嘴利的葉昶嘲諷,心頭大怒。

他最後耐著性子不無威脅道:

“你果真要負隅頑抗?”

葉昶緩緩抽出赤血刀,“恐怕今日我交出了刀後,你更容易教訓教訓我的出言不遜了吧?”

向舟不再遮掩對赤血的貪婪之相,“這便是與疊浪那把刀可以並肩的刀麼?

王高歌那把碧藍刀我冇見過,不過這把通體黑,上去也冇什麼特異之處。”

不巧,烈刀派正在此列。

雖說他們掌門不小心自己將自己切了,可那好歹十多年也是天玄境界的厲害人物,抖抖身子江湖都要震一震。

不過從當年那件事之後,掌門便傳位,退居幕後了一心修行了。

打人冇打過,反而自斷臂膀,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傢夥,實在是扯不下臉麵露於人前呐,不說丟了他自己的人,也是丟了整個烈刀派的人啊。

烈刀派作為龍昌碩果僅存的頂尖刀宗,因此事而名聲更加大躁。

葉昶方纔動用真氣掠身至飛簷上,暴露出了他初覆命的微末勢力,這才讓昨日便與葉昶一道到此地,卻謹慎選擇觀望的向舟動了先下手為強的心思,若是再等等的話,彙聚過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他即便是得到了刀也不好過啊。

身為水分極大的客卿長老,向舟聽聞牙尖嘴利的葉昶嘲諷,心頭大怒。

他最後耐著性子不無威脅道:

“你果真要負隅頑抗?”

葉昶緩緩抽出赤血刀,“恐怕今日我交出了刀後,你更容易教訓教訓我的出言不遜了吧?”

向舟不再遮掩對赤血的貪婪之相,“這便是與疊浪那把刀可以並肩的刀麼?

王高歌那把碧藍刀我冇見過,不過這把通體黑,上去也冇什麼特異之處。”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