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圍剿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四十三章 圍剿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招敗在葉昶手底下,麪皮不好過的黃元亮可當真不是什麼心胸寬廣之人,那日與葉昶交手過後,懷恨在心的他處處打聽葉昶是什麼身份,最初以為與虞星河有些血親甚至是虞星河風流留下的野種。

不過後來從一位長老孫子得來訊息,原來這小子居然是大鬨青城的孟飛塵之徒。

當真是不得了。

葬劍穀與外界隔絕是隔絕,但也不乏出門在外采買貨物之人,作為江湖上有名的勢力,冇點訊息渠道怎麼敢自稱天下第一劍門?

葬劍穀近萬口人家,哪一家不沾親帶點故,這也是黃元亮能夠輕而易舉打聽出訊息的原因。

他當即便以實力不濟,外出遊曆為藉口,帶著一名勢力比賈古差上不少的劍穀劍徒外出,一邊尋葉昶行蹤,一邊散佈關於葉昶的訊息。

葬劍穀中人除卻穀內虞黃兩性的土著外,還有一些為劍穀劍術秘籍而來的毫無背景的江湖人,這些僅為了提升勢力的基本秘籍便屈身為人下之人便被劍穀稱為劍徒。

賈古這老頭便是一位待在了劍穀幾十年的劍徒,這纔有幸跨過天玄這道大門檻。

有人指點與江湖野路子可萬萬冇有相提並論的可能,這也不是說野路子出身殺不出一條通天大道,隻不過是少之又少。天下第一的劍仙曹子安,便是江湖野路子出身,從未依附於任何大門大派,不一樣自悟了殺人無形的驚天劍意。

而跟蹤葉昶的那些宵小便是黃元亮以秘籍誘之紅了眼的江湖糙漢。

葬劍穀有穀中人不可傳法於外人的規矩,但作為一名葬劍穀實力不錯的年輕一代,自創一兩門劍法不還是小菜一碟,這些微末劍法對於覆命境或許不算什麼,但對初入修行的江湖人也算是不錯的劍術了。

江湖上一些厲害的槍法劍術,大都是在原有功夫上著手,自創而成,比如聞名天下的孟飛塵那開山一刀以及一線扶金搖,都是根據青城浩如煙海的典籍中體悟而出,再比如葬劍穀大當家穀主虞星河的劍雲,那也是拿手的自創。

他黃元亮冇有那些厲害人物的天賦悟性,可創出的劍法騙騙這些不懂行之人還是綽

綽有餘的。

興許他們多年後會猛然醒悟,扔掉那秘籍又踩了踩,說句什麼狗屁玩意,可如今他們還冇那辨識的眼光。

住在一家與露水客棧僅隔一街同行死對頭的客棧中,黃元亮打了一夜坐,被門外一陣急促敲門聲喚醒。

黃元亮半隻腳踏入天玄的中年劍徒走了進來,一身市井直綴樣貌如同其武藝平平凡凡無可聞道:

“公子,夜色朦朧,手下人好像到在葉昶身邊那個貌美小娘與那小孩禦刀被葉昶送走了,他們攆了一路,實在追不上了,不知道公子要不要追上去?”

雙盤而坐的黃元亮回想起幾日前的葉昶那駭人一招,以及迴轉過頭來時那種殺機,依舊心有餘悸,儼然成了他心中之魔。

修行中人,講究一個大道在心中,凡事凡物不掛於心,他一心追求大道,美色這種紅粉骷髏不過是塚中枯骨,但葉昶那滲人的刀,卻是他不得不斬。

將道心劍心挽回之法,隻有將葉昶斬殺,否則他終身再難近一步。

這也是他為何不得不要除之而後快了。

黃元亮摸了摸手邊不離分寸的劍鞘道:

“那名女子不必理會,隻要拿下葉昶那小子便可。

如今有多少江湖人前來此地圍剿了?”

隻差了半步便可入天玄的劍徒姓甘名海,他沉吟思索半響後道:

“因為時間短了些,再加上我在江湖上許久未曾現身,倉促之間隻不過百人,而且其中大多數是致虛玄牝境界的江湖人,覆命境的不過十人。覆命巔峰的僅兩人。”

黃元亮站起身,將劍懸在腰間,一聲冷笑道:“這些人夠了。

這陣仗,即便是天玄也討不到好果子,更何況是他區區一個初覆命?”

在葬劍穀觀戰瞧個真切的甘海嘴角抽搐一下,自家公子莫不是忘了幾日前如何被一招擊敗?還區區一位初覆命?

葉昶那一招劍意,他一個還未能禦空而行的半步興許也不好躲,他自己與葉昶對手,也不敢說必勝之局,勝負也是五五分對半砍。

黃元亮見甘海依舊站在原地,問道:“還有何事?”

正猶豫要不要說出打擊自家公子的甘海攤開一紙張道:

“今日清晨劍穀傳來訊息,說出了劍墳的孫溪與虞浩然

在葬劍穀鬥峰上打了一場,鬥峰被兩人削平,打了一天一夜,兩人勝負不分。

後麵還說,虞浩然最後體力消耗殆儘,力竭昏迷。

孫溪受虞浩然竭力一劍劍氣,昏迷不醒。

所以應該是虞浩然更勝一籌纔對。”

境界隻在中覆命的黃元亮按劍的一隻手緊了緊,他自己與他們這些天才還是差了太多了。

還有那個一招敗了自己的葉昶,還真不愧是孟飛塵之徒,當真是囂張至極,今日我一定要滅了他!

黃元亮壓抑住動搖的心境,撥出一口氣道:

“你們暫且盯住他,等那些高手到了此地,便將那個葉昶絞殺!”

甘海喏了一聲,踏步出門,他雖然是半步天玄,可對上虞浩然那個妖孽,依舊討不到好處,站在虞浩然那柄劍氣前,他都察覺到危險之氣。

甘海長聲歎口氣道:

“江湖新人換舊人,這一代小子怎滴都如此厲害?劍穀的虞浩然那個妖孽便不多說了,青城還有個用劍的孫溪,現在又多出一個闖青城救師卻全身而退的葉昶。

公子招惹到了那麼一個煞星,不知是福是禍。

好在孟飛塵死了,若不然,那個當年護犢子出了名的老傢夥恐怕會把葬劍穀都攪的天翻地覆。

那小子能夠與天玄境界的秋當玄較量個高下,若是當真有那般實力,這一百人也隻是人家案板上的魚肉。”

以甘海來,葉昶那小子即便打不過這幫人,想逃,卻也不難。

冇有天玄高手坐鎮,還是不穩妥些。

不過這些話他不會與公子說,他一個為了秘籍屈身之人所言,黃元亮公子豈會聽從?

但魔刀的訊息散佈出去了,不知曉會不會有天玄高手走上前台,一起追殺葉昶。

後麵還說,虞浩然最後體力消耗殆儘,力竭昏迷。

孫溪受虞浩然竭力一劍劍氣,昏迷不醒。

所以應該是虞浩然更勝一籌纔對。”

境界隻在中覆命的黃元亮按劍的一隻手緊了緊,他自己與他們這些天才還是差了太多了。

還有那個一招敗了自己的葉昶,還真不愧是孟飛塵之徒,當真是囂張至極,今日我一定要滅了他!

黃元亮壓抑住動搖的心境,撥出一口氣道:

“你們暫且盯住他,等那些高手到了此地,便將那個葉昶絞殺!”

甘海喏了一聲,踏步出門,他雖然是半步天玄,可對上虞浩然那個妖孽,依舊討不到好處,站在虞浩然那柄劍氣前,他都察覺到危險之氣。

甘海長聲歎口氣道:

“江湖新人換舊人,這一代小子怎滴都如此厲害?劍穀的虞浩然那個妖孽便不多說了,青城還有個用劍的孫溪,現在又多出一個闖青城救師卻全身而退的葉昶。

公子招惹到了那麼一個煞星,不知是福是禍。

好在孟飛塵死了,若不然,那個當年護犢子出了名的老傢夥恐怕會把葬劍穀都攪的天翻地覆。

那小子能夠與天玄境界的秋當玄較量個高下,若是當真有那般實力,這一百人也隻是人家案板上的魚肉。”

以甘海來,葉昶那小子即便打不過這幫人,想逃,卻也不難。

冇有天玄高手坐鎮,還是不穩妥些。

不過這些話他不會與公子說,他一個為了秘籍屈身之人所言,黃元亮公子豈會聽從?

但魔刀的訊息散佈出去了,不知曉會不會有天玄高手走上前台,一起追殺葉昶。

後麵還說,虞浩然最後體力消耗殆儘,力竭昏迷。

孫溪受虞浩然竭力一劍劍氣,昏迷不醒。

所以應該是虞浩然更勝一籌纔對。”

境界隻在中覆命的黃元亮按劍的一隻手緊了緊,他自己與他們這些天才還是差了太多了。

還有那個一招敗了自己的葉昶,還真不愧是孟飛塵之徒,當真是囂張至極,今日我一定要滅了他!

黃元亮壓抑住動搖的心境,撥出一口氣道:

“你們暫且盯住他,等那些高手到了此地,便將那個葉昶絞殺!”

甘海喏了一聲,踏步出門,他雖然是半步天玄,可對上虞浩然那個妖孽,依舊討不到好處,站在虞浩然那柄劍氣前,他都察覺到危險之氣。

甘海長聲歎口氣道:

“江湖新人換舊人,這一代小子怎滴都如此厲害?劍穀的虞浩然那個妖孽便不多說了,青城還有個用劍的孫溪,現在又多出一個闖青城救師卻全身而退的葉昶。

公子招惹到了那麼一個煞星,不知是福是禍。

好在孟飛塵死了,若不然,那個當年護犢子出了名的老傢夥恐怕會把葬劍穀都攪的天翻地覆。

那小子能夠與天玄境界的秋當玄較量個高下,若是當真有那般實力,這一百人也隻是人家案板上的魚肉。”

以甘海來,葉昶那小子即便打不過這幫人,想逃,卻也不難。

冇有天玄高手坐鎮,還是不穩妥些。

不過這些話他不會與公子說,他一個為了秘籍屈身之人所言,黃元亮公子豈會聽從?

但魔刀的訊息散佈出去了,不知曉會不會有天玄高手走上前台,一起追殺葉昶。

後麵還說,虞浩然最後體力消耗殆儘,力竭昏迷。

孫溪受虞浩然竭力一劍劍氣,昏迷不醒。

所以應該是虞浩然更勝一籌纔對。”

境界隻在中覆命的黃元亮按劍的一隻手緊了緊,他自己與他們這些天才還是差了太多了。

還有那個一招敗了自己的葉昶,還真不愧是孟飛塵之徒,當真是囂張至極,今日我一定要滅了他!

黃元亮壓抑住動搖的心境,撥出一口氣道:

“你們暫且盯住他,等那些高手到了此地,便將那個葉昶絞殺!”

甘海喏了一聲,踏步出門,他雖然是半步天玄,可對上虞浩然那個妖孽,依舊討不到好處,站在虞浩然那柄劍氣前,他都察覺到危險之氣。

甘海長聲歎口氣道:

“江湖新人換舊人,這一代小子怎滴都如此厲害?劍穀的虞浩然那個妖孽便不多說了,青城還有個用劍的孫溪,現在又多出一個闖青城救師卻全身而退的葉昶。

公子招惹到了那麼一個煞星,不知是福是禍。

好在孟飛塵死了,若不然,那個當年護犢子出了名的老傢夥恐怕會把葬劍穀都攪的天翻地覆。

那小子能夠與天玄境界的秋當玄較量個高下,若是當真有那般實力,這一百人也隻是人家案板上的魚肉。”

以甘海來,葉昶那小子即便打不過這幫人,想逃,卻也不難。

冇有天玄高手坐鎮,還是不穩妥些。

不過這些話他不會與公子說,他一個為了秘籍屈身之人所言,黃元亮公子豈會聽從?

但魔刀的訊息散佈出去了,不知曉會不會有天玄高手走上前台,一起追殺葉昶。

後麵還說,虞浩然最後體力消耗殆儘,力竭昏迷。

孫溪受虞浩然竭力一劍劍氣,昏迷不醒。

所以應該是虞浩然更勝一籌纔對。”

境界隻在中覆命的黃元亮按劍的一隻手緊了緊,他自己與他們這些天才還是差了太多了。

還有那個一招敗了自己的葉昶,還真不愧是孟飛塵之徒,當真是囂張至極,今日我一定要滅了他!

黃元亮壓抑住動搖的心境,撥出一口氣道:

“你們暫且盯住他,等那些高手到了此地,便將那個葉昶絞殺!”

甘海喏了一聲,踏步出門,他雖然是半步天玄,可對上虞浩然那個妖孽,依舊討不到好處,站在虞浩然那柄劍氣前,他都察覺到危險之氣。

甘海長聲歎口氣道:

“江湖新人換舊人,這一代小子怎滴都如此厲害?劍穀的虞浩然那個妖孽便不多說了,青城還有個用劍的孫溪,現在又多出一個闖青城救師卻全身而退的葉昶。

公子招惹到了那麼一個煞星,不知是福是禍。

好在孟飛塵死了,若不然,那個當年護犢子出了名的老傢夥恐怕會把葬劍穀都攪的天翻地覆。

那小子能夠與天玄境界的秋當玄較量個高下,若是當真有那般實力,這一百人也隻是人家案板上的魚肉。”

以甘海來,葉昶那小子即便打不過這幫人,想逃,卻也不難。

冇有天玄高手坐鎮,還是不穩妥些。

不過這些話他不會與公子說,他一個為了秘籍屈身之人所言,黃元亮公子豈會聽從?

但魔刀的訊息散佈出去了,不知曉會不會有天玄高手走上前台,一起追殺葉昶。

後麵還說,虞浩然最後體力消耗殆儘,力竭昏迷。

孫溪受虞浩然竭力一劍劍氣,昏迷不醒。

所以應該是虞浩然更勝一籌纔對。”

境界隻在中覆命的黃元亮按劍的一隻手緊了緊,他自己與他們這些天才還是差了太多了。

還有那個一招敗了自己的葉昶,還真不愧是孟飛塵之徒,當真是囂張至極,今日我一定要滅了他!

黃元亮壓抑住動搖的心境,撥出一口氣道:

“你們暫且盯住他,等那些高手到了此地,便將那個葉昶絞殺!”

甘海喏了一聲,踏步出門,他雖然是半步天玄,可對上虞浩然那個妖孽,依舊討不到好處,站在虞浩然那柄劍氣前,他都察覺到危險之氣。

甘海長聲歎口氣道:

“江湖新人換舊人,這一代小子怎滴都如此厲害?劍穀的虞浩然那個妖孽便不多說了,青城還有個用劍的孫溪,現在又多出一個闖青城救師卻全身而退的葉昶。

公子招惹到了那麼一個煞星,不知是福是禍。

好在孟飛塵死了,若不然,那個當年護犢子出了名的老傢夥恐怕會把葬劍穀都攪的天翻地覆。

那小子能夠與天玄境界的秋當玄較量個高下,若是當真有那般實力,這一百人也隻是人家案板上的魚肉。”

以甘海來,葉昶那小子即便打不過這幫人,想逃,卻也不難。

冇有天玄高手坐鎮,還是不穩妥些。

不過這些話他不會與公子說,他一個為了秘籍屈身之人所言,黃元亮公子豈會聽從?

但魔刀的訊息散佈出去了,不知曉會不會有天玄高手走上前台,一起追殺葉昶。

後麵還說,虞浩然最後體力消耗殆儘,力竭昏迷。

孫溪受虞浩然竭力一劍劍氣,昏迷不醒。

所以應該是虞浩然更勝一籌纔對。”

境界隻在中覆命的黃元亮按劍的一隻手緊了緊,他自己與他們這些天才還是差了太多了。

還有那個一招敗了自己的葉昶,還真不愧是孟飛塵之徒,當真是囂張至極,今日我一定要滅了他!

黃元亮壓抑住動搖的心境,撥出一口氣道:

“你們暫且盯住他,等那些高手到了此地,便將那個葉昶絞殺!”

甘海喏了一聲,踏步出門,他雖然是半步天玄,可對上虞浩然那個妖孽,依舊討不到好處,站在虞浩然那柄劍氣前,他都察覺到危險之氣。

甘海長聲歎口氣道:

“江湖新人換舊人,這一代小子怎滴都如此厲害?劍穀的虞浩然那個妖孽便不多說了,青城還有個用劍的孫溪,現在又多出一個闖青城救師卻全身而退的葉昶。

公子招惹到了那麼一個煞星,不知是福是禍。

好在孟飛塵死了,若不然,那個當年護犢子出了名的老傢夥恐怕會把葬劍穀都攪的天翻地覆。

那小子能夠與天玄境界的秋當玄較量個高下,若是當真有那般實力,這一百人也隻是人家案板上的魚肉。”

以甘海來,葉昶那小子即便打不過這幫人,想逃,卻也不難。

冇有天玄高手坐鎮,還是不穩妥些。

不過這些話他不會與公子說,他一個為了秘籍屈身之人所言,黃元亮公子豈會聽從?

但魔刀的訊息散佈出去了,不知曉會不會有天玄高手走上前台,一起追殺葉昶。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