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絕青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四十一章 絕青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收了李念一為徒弟,至少名義上有著一個師徒名分,不能不點撥李念一一些壓箱底的招式。

再說,等葉昶將二人送往了東海,他這個不稱職的師傅可就離他而去,因此葉昶趁著這段時間,如當初老道一般交給李念一刀術訓練之法,再加上一些粗淺刀術,紮下根基。

因為李念一尚且年幼,齊孤萍守了個活寡,因此葉昶並未狠心將母子倆分開,打算讓李念一陪著齊孤萍幾年,再去紫霞山或者雙陽城尋自己,也算是全了小子孝順心。

彆說,以葉昶混不吝的性子,說過讓齊孤萍前往雙陽暫且住下彷彿是饞涎人家身子一般的言語,不過當時被齊孤萍紅著臉,嗔怪地拒絕了葉昶的‘好意’。

天可憐見,葉昶真他孃的是為了母子倆不至於相隔千裡,冇什麼其餘的歪腦筋。

不過說者無心,聽著有意,那話落在了齊孤萍耳中,成了什麼輕浮語句,便不得而知了。

三日前,葬劍穀宛如兒戲一般的比試結束後,葉昶不等孫溪下劍墳,見不得孫溪與柯綠韻急劇升溫後你儂我儂的葉昶便告了辭,與虞星河坦言說了劍墳中那劍的事,就差一番推心置腹了。

不過能省則省,那把劍在自己手中,這可有可無的事情被葉昶輕輕揮手地抹去了。他為葬劍穀除去一害,收繳一些報酬不過分罷。

不過自認為毫無破綻的葉昶卻被虞星河瞧了個仔細,隻是胸襟曠闊性子向來直來直去的虞星河並未點破,收些報酬,當真是不過分呀。

隻不過那把打算被葉昶交給紫竹防身的劍,如今卻佩戴在了齊孤萍身上,寶劍配美人,倒也英姿颯爽,相得益彰。

男人的嘴,真是最臭不可聞。

不過還真彆誤會葉大公子,這把千百年不見小孃的劍胚也是個色狼,人擇劍,寶劍亦擇人啊,這把被葉昶打得虛弱至極的無名劍,偏偏戀上了大家閨秀的齊孤萍。

誰讓齊孤萍在葬劍穀是個數一數二的絕色呢。

葉昶可是記得那天在廣場,身邊那幾個牲口齊孤萍雙眼那叫一個亮啊。

並不是在那劍穀冇女人,隻不過那些女人個個奉行了劍

穀修劍術的優良傳統,缺少了齊孤萍獨有卷女人味道?

好吧,葉昶承認,這與修習劍術無關,純粹是劍穀女子長相不出挑,大多數普普通通,少數俊美一些,但與令識美比識刀劍都精湛的葉昶饞涎的齊美人,還是差了不少檔次。

照理說齊孤萍年紀已近三十,即便是給了她一把劍,從未踏足修行,也不可能一步登天,便成了修行中人。

這把劍除了自己打一些冇品的武夫倒還不差,可若是對上了玄牝以上之人,以虛弱的無名劍殺人,懸。

臉皮極厚的葉昶見齊孤萍還真喜歡這把青眼對女子,白眼對男人的色劍,也不好多說,打碎了牙往嘴裡咽,認栽。

齊孤萍甚至還為劍起了個托物言誌的名字,絕青。青與情音同。

莫不是打算用這把劍砍了懸空寺出家的慧心和尚?

葉昶頓感胯下一股冷風,還是莫惹女人的好。

葉昶抬起頭,碩大的口鹿城三個雕刻大字現於眼簾。

跳的歡暢的李念一被葉昶牽著,興高采烈道“到口鹿城啦,肚子都餓扁了,我要去酒樓吃飯!”

李念一另外一隻手不再捏刀,而是去抓自家孃親皓腕。

李念一在葉昶與齊孤萍中間,三人走在大街上,那些遊曆士子江湖人紛紛側目,端的是神仙眷侶。

再加上中間一位虎頭虎腦的小子,儼然是琴瑟相和的一家人呐。

小娘齊孤萍俏臉一紅,不過還是接過來李念一的小胖手。

還抱著小娘與白麪小子並無瓜葛,起了下去與小娘聊聊風花雪月的酒肆店鋪中一些觀望者,搖搖頭,戀戀不捨探回頭,不過依舊有些鍥而不捨的貨色瞅著如花似玉的齊孤萍。

好的娘子誰不愛?

葉昶當初醉依欄杆,在樓上酒肆雅間最愛的也是這鬨市中尋小娘。

雙陽城若是來了個牽著馬兒遊曆江湖南北的女俠,最先知道的是誰,那便當屬葉大少莫屬了。

雙陽城兩個大城門,統統有葉昶放在那的探子,乾啥,做的就是小孃的夥計。

真他孃的有錢閒出了病來。

葉昶還記得當初有一位牽白馬,一身白衣的女俠,理應是從西而來,要到東方去。

女俠背後揹著一柄用白色長條匣子裝的長槍,也

不知道這麼溫婉的小娘怎麼糟蹋使用那槍這等兵器。

莫要問葉昶為何知曉白條匣子裡裝的是長槍。

他被通報之後,急沖沖地便去與那小娘促膝長談。

一番輕佻言語脫口,妹妹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晚上可有落腳處,本公子在雙陽這三分地有些名號,不如來我葉府邸如何。

那比齊孤萍還要俊俏、完全符合葉昶前世今生對女俠二字的女人笑吟吟道了聲好,取下背後長條匣子,交給葉昶手上,不緊不慢地打開,取出那美輪美奐的長槍,單手橫握,朝著葉昶脖頸下顎一點,又是一笑百媚生的魅惑,卻殺氣滲骨道,還要我去府上坐坐?

險些被那杆亮銀槍嚇破了膽的葉昶不敢說話,若不是木頭及時趕到,恐怕小命在不在都不好說了。

這些話說出去也丟人呐,在自己地盤上卻被人打了。

那女人當初與木頭相鬥,當初他也不懂,隻以為頂多也就一般的範疇,如今再回想起來,不僅僅那女人實力不可測,木頭那打小的玩伴,樣子也不是一般人呐。

單單說那槍,估摸著便有幾十斤重罷,當時葉昶真險些冇能抱住。

小娘當然冇把自己怎麼著,因為木頭那小子帶著自己就是一頓冇皮冇臉地狂奔逃跑,還未交手,這小子便說打不過。

那比蔚之遙要真上許多的女俠她興許瞧不上他這個紈絝,也懶得追。

葉昶咂咂嘴,那小娘也是往東來,咱也是往東來,若是有緣,來個千裡姻緣一線牽也算是一斷佳話呀。

莫要問葉昶為何知曉白條匣子裡裝的是長槍。

他被通報之後,急沖沖地便去與那小娘促膝長談。

一番輕佻言語脫口,妹妹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晚上可有落腳處,本公子在雙陽這三分地有些名號,不如來我葉府邸如何。

那比齊孤萍還要俊俏、完全符合葉昶前世今生對女俠二字的女人笑吟吟道了聲好,取下背後長條匣子,交給葉昶手上,不緊不慢地打開,取出那美輪美奐的長槍,單手橫握,朝著葉昶脖頸下顎一點,又是一笑百媚生的魅惑,卻殺氣滲骨道,還要我去府上坐坐?

險些被那杆亮銀槍嚇破了膽的葉昶不敢說話,若不是木頭及時趕到,恐怕小命在不在都不好說了。

這些話說出去也丟人呐,在自己地盤上卻被人打了。

那女人當初與木頭相鬥,當初他也不懂,隻以為頂多也就一般的範疇,如今再回想起來,不僅僅那女人實力不可測,木頭那打小的玩伴,樣子也不是一般人呐。

單單說那槍,估摸著便有幾十斤重罷,當時葉昶真險些冇能抱住。

小娘當然冇把自己怎麼著,因為木頭那小子帶著自己就是一頓冇皮冇臉地狂奔逃跑,還未交手,這小子便說打不過。

那比蔚之遙要真上許多的女俠她興許瞧不上他這個紈絝,也懶得追。

葉昶咂咂嘴,那小娘也是往東來,咱也是往東來,若是有緣,來個千裡姻緣一線牽也算是一斷佳話呀。

莫要問葉昶為何知曉白條匣子裡裝的是長槍。

他被通報之後,急沖沖地便去與那小娘促膝長談。

一番輕佻言語脫口,妹妹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晚上可有落腳處,本公子在雙陽這三分地有些名號,不如來我葉府邸如何。

那比齊孤萍還要俊俏、完全符合葉昶前世今生對女俠二字的女人笑吟吟道了聲好,取下背後長條匣子,交給葉昶手上,不緊不慢地打開,取出那美輪美奐的長槍,單手橫握,朝著葉昶脖頸下顎一點,又是一笑百媚生的魅惑,卻殺氣滲骨道,還要我去府上坐坐?

險些被那杆亮銀槍嚇破了膽的葉昶不敢說話,若不是木頭及時趕到,恐怕小命在不在都不好說了。

這些話說出去也丟人呐,在自己地盤上卻被人打了。

那女人當初與木頭相鬥,當初他也不懂,隻以為頂多也就一般的範疇,如今再回想起來,不僅僅那女人實力不可測,木頭那打小的玩伴,樣子也不是一般人呐。

單單說那槍,估摸著便有幾十斤重罷,當時葉昶真險些冇能抱住。

小娘當然冇把自己怎麼著,因為木頭那小子帶著自己就是一頓冇皮冇臉地狂奔逃跑,還未交手,這小子便說打不過。

那比蔚之遙要真上許多的女俠她興許瞧不上他這個紈絝,也懶得追。

葉昶咂咂嘴,那小娘也是往東來,咱也是往東來,若是有緣,來個千裡姻緣一線牽也算是一斷佳話呀。

莫要問葉昶為何知曉白條匣子裡裝的是長槍。

他被通報之後,急沖沖地便去與那小娘促膝長談。

一番輕佻言語脫口,妹妹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晚上可有落腳處,本公子在雙陽這三分地有些名號,不如來我葉府邸如何。

那比齊孤萍還要俊俏、完全符合葉昶前世今生對女俠二字的女人笑吟吟道了聲好,取下背後長條匣子,交給葉昶手上,不緊不慢地打開,取出那美輪美奐的長槍,單手橫握,朝著葉昶脖頸下顎一點,又是一笑百媚生的魅惑,卻殺氣滲骨道,還要我去府上坐坐?

險些被那杆亮銀槍嚇破了膽的葉昶不敢說話,若不是木頭及時趕到,恐怕小命在不在都不好說了。

這些話說出去也丟人呐,在自己地盤上卻被人打了。

那女人當初與木頭相鬥,當初他也不懂,隻以為頂多也就一般的範疇,如今再回想起來,不僅僅那女人實力不可測,木頭那打小的玩伴,樣子也不是一般人呐。

單單說那槍,估摸著便有幾十斤重罷,當時葉昶真險些冇能抱住。

小娘當然冇把自己怎麼著,因為木頭那小子帶著自己就是一頓冇皮冇臉地狂奔逃跑,還未交手,這小子便說打不過。

那比蔚之遙要真上許多的女俠她興許瞧不上他這個紈絝,也懶得追。

葉昶咂咂嘴,那小娘也是往東來,咱也是往東來,若是有緣,來個千裡姻緣一線牽也算是一斷佳話呀。

莫要問葉昶為何知曉白條匣子裡裝的是長槍。

他被通報之後,急沖沖地便去與那小娘促膝長談。

一番輕佻言語脫口,妹妹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晚上可有落腳處,本公子在雙陽這三分地有些名號,不如來我葉府邸如何。

那比齊孤萍還要俊俏、完全符合葉昶前世今生對女俠二字的女人笑吟吟道了聲好,取下背後長條匣子,交給葉昶手上,不緊不慢地打開,取出那美輪美奐的長槍,單手橫握,朝著葉昶脖頸下顎一點,又是一笑百媚生的魅惑,卻殺氣滲骨道,還要我去府上坐坐?

險些被那杆亮銀槍嚇破了膽的葉昶不敢說話,若不是木頭及時趕到,恐怕小命在不在都不好說了。

這些話說出去也丟人呐,在自己地盤上卻被人打了。

那女人當初與木頭相鬥,當初他也不懂,隻以為頂多也就一般的範疇,如今再回想起來,不僅僅那女人實力不可測,木頭那打小的玩伴,樣子也不是一般人呐。

單單說那槍,估摸著便有幾十斤重罷,當時葉昶真險些冇能抱住。

小娘當然冇把自己怎麼著,因為木頭那小子帶著自己就是一頓冇皮冇臉地狂奔逃跑,還未交手,這小子便說打不過。

那比蔚之遙要真上許多的女俠她興許瞧不上他這個紈絝,也懶得追。

葉昶咂咂嘴,那小娘也是往東來,咱也是往東來,若是有緣,來個千裡姻緣一線牽也算是一斷佳話呀。

莫要問葉昶為何知曉白條匣子裡裝的是長槍。

他被通報之後,急沖沖地便去與那小娘促膝長談。

一番輕佻言語脫口,妹妹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晚上可有落腳處,本公子在雙陽這三分地有些名號,不如來我葉府邸如何。

那比齊孤萍還要俊俏、完全符合葉昶前世今生對女俠二字的女人笑吟吟道了聲好,取下背後長條匣子,交給葉昶手上,不緊不慢地打開,取出那美輪美奐的長槍,單手橫握,朝著葉昶脖頸下顎一點,又是一笑百媚生的魅惑,卻殺氣滲骨道,還要我去府上坐坐?

險些被那杆亮銀槍嚇破了膽的葉昶不敢說話,若不是木頭及時趕到,恐怕小命在不在都不好說了。

這些話說出去也丟人呐,在自己地盤上卻被人打了。

那女人當初與木頭相鬥,當初他也不懂,隻以為頂多也就一般的範疇,如今再回想起來,不僅僅那女人實力不可測,木頭那打小的玩伴,樣子也不是一般人呐。

單單說那槍,估摸著便有幾十斤重罷,當時葉昶真險些冇能抱住。

小娘當然冇把自己怎麼著,因為木頭那小子帶著自己就是一頓冇皮冇臉地狂奔逃跑,還未交手,這小子便說打不過。

那比蔚之遙要真上許多的女俠她興許瞧不上他這個紈絝,也懶得追。

葉昶咂咂嘴,那小娘也是往東來,咱也是往東來,若是有緣,來個千裡姻緣一線牽也算是一斷佳話呀。

莫要問葉昶為何知曉白條匣子裡裝的是長槍。

他被通報之後,急沖沖地便去與那小娘促膝長談。

一番輕佻言語脫口,妹妹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晚上可有落腳處,本公子在雙陽這三分地有些名號,不如來我葉府邸如何。

那比齊孤萍還要俊俏、完全符合葉昶前世今生對女俠二字的女人笑吟吟道了聲好,取下背後長條匣子,交給葉昶手上,不緊不慢地打開,取出那美輪美奐的長槍,單手橫握,朝著葉昶脖頸下顎一點,又是一笑百媚生的魅惑,卻殺氣滲骨道,還要我去府上坐坐?

險些被那杆亮銀槍嚇破了膽的葉昶不敢說話,若不是木頭及時趕到,恐怕小命在不在都不好說了。

這些話說出去也丟人呐,在自己地盤上卻被人打了。

那女人當初與木頭相鬥,當初他也不懂,隻以為頂多也就一般的範疇,如今再回想起來,不僅僅那女人實力不可測,木頭那打小的玩伴,樣子也不是一般人呐。

單單說那槍,估摸著便有幾十斤重罷,當時葉昶真險些冇能抱住。

小娘當然冇把自己怎麼著,因為木頭那小子帶著自己就是一頓冇皮冇臉地狂奔逃跑,還未交手,這小子便說打不過。

那比蔚之遙要真上許多的女俠她興許瞧不上他這個紈絝,也懶得追。

葉昶咂咂嘴,那小娘也是往東來,咱也是往東來,若是有緣,來個千裡姻緣一線牽也算是一斷佳話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