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有一意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有一意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等到葉昶禦刀至葬劍穀的廣場時,孫溪與葬劍穀年輕一代第二位有望入大羅境界的高手驚心動魄的戰鬥也落下了帷幕。

虞浩然曾說,自己與那位輩份上是自己堂侄的劍癡相鬥,會贏,但需要耗費大心力。

孫溪那兩招成名劍術一天一地紛至遝來使了出來,最後勝了那個虞勇一招半式,自己也滿身劍痕,活脫脫像一名乞丐,比東將四怪追殺他時還要狼狽。

畢竟當時隻見血,而今不見血,卻見衣物破爛嘛。

東將四怪實力不濟,但也被懂禮數的葬劍穀奉為座上賓,與穀主虞星河坐在了一起觀戰。

葉昶出劍墳,禦劍飛掠至虞星河身邊,聲勢浩大,廣場上的弟子紛紛側目而視,瞧著哪一位不開眼的弟子敢在穀主與幾位長老麵前逞凶禦劍。

黃元亮是本次比試的第四甲,無巧不巧,剛好被外來戶孫溪剔除在外。

黃元亮是與虞浩然同處一代,年紀也相差無幾,但與虞浩然這個十八歲中致虛便開始參加比試的天纔不同,他二十餘歲纔開始有參與競選入劍墳的資格。

如今數年過去,眼著他就要有資格了,卻被兩個外來人打破了規矩,被硬生生擠下了入被葬劍穀奉為聖地的劍墳。

如何能不惱怒?

方纔與孫溪交手,他初入中覆命之人打不過那個勢力深不可測的孫溪,甚至被半個劍胚殺個片甲不留,數年積累底蘊毀於一旦,著實丟人。

可通過內幕得知,這個人連比試都未曾參與,便直接進了劍墳,這如何不讓人眼紅?

在江湖上有一個名號的孫溪,他打不過,可眼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自己難道也不是對手?

黃元亮憤憤不平,霍然起身,指著颯然落在虞浩然身旁談笑風生儼然是個人物的葉昶道:

“我不服!

憑什麼這個人並非我葬劍穀之人,甚至連一個劍士都算不上,卻能夠入劍墳?

穀主說我們葬劍穀並無不準葬劍穀之外的人蔘與比試的規矩,那好,我們葬劍穀的規矩是打贏了的人才能入劍墳。

讓這個人與我比試一番如何?

若是打得過我,我黃元亮無話可說,可若

是這小子不幸輸了,那我也要入劍墳!”

心情不樂的虞星河皺了皺眉頭,暗罵了一聲不懂規矩的小子,難不成以為他願意白白讓這一席位拱手送人,隻不過是欠了人情不得已為之罷了。

見到劍眉孫溪拔得頭籌的虞星河同時也在悔恨,當初怎麼就鬼迷了心竅,被自家那個寶貝兒子又忽悠進了圈。

虞星河在葬劍穀可是說一不二的主,在這個一畝三分地,可冇有狗血的權力紛爭。

“你他奶奶的腿,給了你三斤染料就想著開染坊了?”

自認為養氣功夫臻至化境的虞星河正要破口大罵,卻被躍躍欲試的葉昶攔下。

受了無妄之災的葉昶譏諷一笑,“莫不是這小子真的以為憑著他實力便能打得過我?下劍墳之前興許不是他的對手,可我如今意境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語了。”

葉昶起身一掠,自高台處衣袖飄搖而下。

葉昶一甩大袖,朗聲道:“一個跳梁小醜,也敢在爺爺麵前叫囂?真是不知死活。”

霎那間,台下觀戰的弟子嘩然。

東將四怪的毛四兒嘿嘿一笑,豎起大拇指對著三位哥哥道:“這小子夠囂張,就是不知道有冇有囂張的實力了。”

成大雙眉凝重道:“葬劍穀的劍墳果真有如此神效?先前葉小子實力不過是中致虛,如今我再,卻已踏入了覆命。況且孟飛塵擅越境殺敵,真氣雄厚綿延非凡,刀法出神入化,這小子不說青出於藍,也要繼承三分衣缽罷?

我勝負,懸呐。”

與葉昶簡單交過手的安二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繼而又搖了搖頭道:

“那個挑釁之人絕不是葉小子地對手。”

羅三一手婆娑著下巴,一手婆娑著探出頭的劍柄道:

“來一趟人家這高門大派才知曉人家的底蘊深厚,瞧瞧虞星河身邊那幾位長老,統統是天玄境界的高人。

再人家弟子,他奶奶小的才二十多歲,最大些的也不過四十,再我們,白吃了幾十年乾飯。”

滿臉陰沉的黃元亮一躍至台上,青筋暴露,一手按劍而忌道:“空逞口舌之快。”

葉昶極有風度地邁出一腳,一手回縮托出令一臂肘,一手攤出,挑釁一般地食指一勾,嘲弄一笑道:

“你過來啊!”

不懂這未曾聽聞更未曾見過姿勢的黃元亮猙獰一笑,身子壯碩的他不像是藥罐子長大的虞浩然,凡事一個禦字,從不動手,隻動劍,而他黃元亮則是親力親為,以手握劍。

不打算玩什麼花樣,不像那些高手最喜歡戲謔敵手最後被反勝為敗的戲劇話本,黃元亮拔刀便是一鳴驚人,手下不留情。

作為一名葬劍穀的劍士,有著穀中秘籍劍術的底蘊積累,黃元亮實力相比於江湖上那些摸爬滾打冇有任何背景冇有任何秘籍的凡夫俗子要強上不少,同處一境的話,恐怕那些學會了殺人技的江湖人也討不到好處。

黃元亮右手拿劍,左手撚著訣,使出了葬劍穀排行在前三甲的劍術,小無劍經。

大無小無,都是一個無字,小無雖然有個小字,但在葬劍穀秘法劍術之中排名卻大無之上。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名頭似小,但講究不少。

黃元亮劍訣一出,長芒劍氣也呼嘯亦步亦趨,隻不過那劍氣轉瞬間便如一縷炊煙消散,這也是無的妙處。

炊煙不可見,自葉昶四周包圍而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非要將葉昶逼近一條死衚衕殺死才束手。

能奪得探花位置的小無劍經,煉至大成可以使出大羅神仙纔可使出的禁錮,將敵人束縛於一域,成為手中的待宰羔羊,隻得引頸就戮。

顯然,黃元亮僅修至小成,當作了陰毒在背後偷襲的小手段。

黃元亮手中劍如期而至,如袖中的一舞龍蛇,刁鑽陰冷。

這又是一招劍術,奪蛇。

不愧是大門大派,端的是豪氣乾雲,一動手,使出的便是仍在江湖上可以引來不小動靜的上乘劍術。

極有信心的葉昶扯了扯嘴角,“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三天來所得的劍意罷。”

葉昶手落在刀柄上,麵對這刺向自己的一劍,反而閉上了眼睛。

我眼中有刀可養意。

黃元亮一聲冷笑,將推至手心的劍柄再次置於手心推出,“裝神弄鬼。”

劍距離葉昶脖頸僅餘兩寸時,閉眼的葉昶驟然睜開雙目,“我有一意可通天。”

不懂這未曾聽聞更未曾見過姿勢的黃元亮猙獰一笑,身子壯碩的他不像是藥罐子長大的虞浩然,凡事一個禦字,從不動手,隻動劍,而他黃元亮則是親力親為,以手握劍。

不打算玩什麼花樣,不像那些高手最喜歡戲謔敵手最後被反勝為敗的戲劇話本,黃元亮拔刀便是一鳴驚人,手下不留情。

作為一名葬劍穀的劍士,有著穀中秘籍劍術的底蘊積累,黃元亮實力相比於江湖上那些摸爬滾打冇有任何背景冇有任何秘籍的凡夫俗子要強上不少,同處一境的話,恐怕那些學會了殺人技的江湖人也討不到好處。

黃元亮右手拿劍,左手撚著訣,使出了葬劍穀排行在前三甲的劍術,小無劍經。

大無小無,都是一個無字,小無雖然有個小字,但在葬劍穀秘法劍術之中排名卻大無之上。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名頭似小,但講究不少。

黃元亮劍訣一出,長芒劍氣也呼嘯亦步亦趨,隻不過那劍氣轉瞬間便如一縷炊煙消散,這也是無的妙處。

炊煙不可見,自葉昶四周包圍而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非要將葉昶逼近一條死衚衕殺死才束手。

能奪得探花位置的小無劍經,煉至大成可以使出大羅神仙纔可使出的禁錮,將敵人束縛於一域,成為手中的待宰羔羊,隻得引頸就戮。

顯然,黃元亮僅修至小成,當作了陰毒在背後偷襲的小手段。

黃元亮手中劍如期而至,如袖中的一舞龍蛇,刁鑽陰冷。

這又是一招劍術,奪蛇。

不愧是大門大派,端的是豪氣乾雲,一動手,使出的便是仍在江湖上可以引來不小動靜的上乘劍術。

極有信心的葉昶扯了扯嘴角,“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三天來所得的劍意罷。”

葉昶手落在刀柄上,麵對這刺向自己的一劍,反而閉上了眼睛。

我眼中有刀可養意。

黃元亮一聲冷笑,將推至手心的劍柄再次置於手心推出,“裝神弄鬼。”

劍距離葉昶脖頸僅餘兩寸時,閉眼的葉昶驟然睜開雙目,“我有一意可通天。”

不懂這未曾聽聞更未曾見過姿勢的黃元亮猙獰一笑,身子壯碩的他不像是藥罐子長大的虞浩然,凡事一個禦字,從不動手,隻動劍,而他黃元亮則是親力親為,以手握劍。

不打算玩什麼花樣,不像那些高手最喜歡戲謔敵手最後被反勝為敗的戲劇話本,黃元亮拔刀便是一鳴驚人,手下不留情。

作為一名葬劍穀的劍士,有著穀中秘籍劍術的底蘊積累,黃元亮實力相比於江湖上那些摸爬滾打冇有任何背景冇有任何秘籍的凡夫俗子要強上不少,同處一境的話,恐怕那些學會了殺人技的江湖人也討不到好處。

黃元亮右手拿劍,左手撚著訣,使出了葬劍穀排行在前三甲的劍術,小無劍經。

大無小無,都是一個無字,小無雖然有個小字,但在葬劍穀秘法劍術之中排名卻大無之上。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名頭似小,但講究不少。

黃元亮劍訣一出,長芒劍氣也呼嘯亦步亦趨,隻不過那劍氣轉瞬間便如一縷炊煙消散,這也是無的妙處。

炊煙不可見,自葉昶四周包圍而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非要將葉昶逼近一條死衚衕殺死才束手。

能奪得探花位置的小無劍經,煉至大成可以使出大羅神仙纔可使出的禁錮,將敵人束縛於一域,成為手中的待宰羔羊,隻得引頸就戮。

顯然,黃元亮僅修至小成,當作了陰毒在背後偷襲的小手段。

黃元亮手中劍如期而至,如袖中的一舞龍蛇,刁鑽陰冷。

這又是一招劍術,奪蛇。

不愧是大門大派,端的是豪氣乾雲,一動手,使出的便是仍在江湖上可以引來不小動靜的上乘劍術。

極有信心的葉昶扯了扯嘴角,“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三天來所得的劍意罷。”

葉昶手落在刀柄上,麵對這刺向自己的一劍,反而閉上了眼睛。

我眼中有刀可養意。

黃元亮一聲冷笑,將推至手心的劍柄再次置於手心推出,“裝神弄鬼。”

劍距離葉昶脖頸僅餘兩寸時,閉眼的葉昶驟然睜開雙目,“我有一意可通天。”

不懂這未曾聽聞更未曾見過姿勢的黃元亮猙獰一笑,身子壯碩的他不像是藥罐子長大的虞浩然,凡事一個禦字,從不動手,隻動劍,而他黃元亮則是親力親為,以手握劍。

不打算玩什麼花樣,不像那些高手最喜歡戲謔敵手最後被反勝為敗的戲劇話本,黃元亮拔刀便是一鳴驚人,手下不留情。

作為一名葬劍穀的劍士,有著穀中秘籍劍術的底蘊積累,黃元亮實力相比於江湖上那些摸爬滾打冇有任何背景冇有任何秘籍的凡夫俗子要強上不少,同處一境的話,恐怕那些學會了殺人技的江湖人也討不到好處。

黃元亮右手拿劍,左手撚著訣,使出了葬劍穀排行在前三甲的劍術,小無劍經。

大無小無,都是一個無字,小無雖然有個小字,但在葬劍穀秘法劍術之中排名卻大無之上。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名頭似小,但講究不少。

黃元亮劍訣一出,長芒劍氣也呼嘯亦步亦趨,隻不過那劍氣轉瞬間便如一縷炊煙消散,這也是無的妙處。

炊煙不可見,自葉昶四周包圍而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非要將葉昶逼近一條死衚衕殺死才束手。

能奪得探花位置的小無劍經,煉至大成可以使出大羅神仙纔可使出的禁錮,將敵人束縛於一域,成為手中的待宰羔羊,隻得引頸就戮。

顯然,黃元亮僅修至小成,當作了陰毒在背後偷襲的小手段。

黃元亮手中劍如期而至,如袖中的一舞龍蛇,刁鑽陰冷。

這又是一招劍術,奪蛇。

不愧是大門大派,端的是豪氣乾雲,一動手,使出的便是仍在江湖上可以引來不小動靜的上乘劍術。

極有信心的葉昶扯了扯嘴角,“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三天來所得的劍意罷。”

葉昶手落在刀柄上,麵對這刺向自己的一劍,反而閉上了眼睛。

我眼中有刀可養意。

黃元亮一聲冷笑,將推至手心的劍柄再次置於手心推出,“裝神弄鬼。”

劍距離葉昶脖頸僅餘兩寸時,閉眼的葉昶驟然睜開雙目,“我有一意可通天。”

不懂這未曾聽聞更未曾見過姿勢的黃元亮猙獰一笑,身子壯碩的他不像是藥罐子長大的虞浩然,凡事一個禦字,從不動手,隻動劍,而他黃元亮則是親力親為,以手握劍。

不打算玩什麼花樣,不像那些高手最喜歡戲謔敵手最後被反勝為敗的戲劇話本,黃元亮拔刀便是一鳴驚人,手下不留情。

作為一名葬劍穀的劍士,有著穀中秘籍劍術的底蘊積累,黃元亮實力相比於江湖上那些摸爬滾打冇有任何背景冇有任何秘籍的凡夫俗子要強上不少,同處一境的話,恐怕那些學會了殺人技的江湖人也討不到好處。

黃元亮右手拿劍,左手撚著訣,使出了葬劍穀排行在前三甲的劍術,小無劍經。

大無小無,都是一個無字,小無雖然有個小字,但在葬劍穀秘法劍術之中排名卻大無之上。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名頭似小,但講究不少。

黃元亮劍訣一出,長芒劍氣也呼嘯亦步亦趨,隻不過那劍氣轉瞬間便如一縷炊煙消散,這也是無的妙處。

炊煙不可見,自葉昶四周包圍而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非要將葉昶逼近一條死衚衕殺死才束手。

能奪得探花位置的小無劍經,煉至大成可以使出大羅神仙纔可使出的禁錮,將敵人束縛於一域,成為手中的待宰羔羊,隻得引頸就戮。

顯然,黃元亮僅修至小成,當作了陰毒在背後偷襲的小手段。

黃元亮手中劍如期而至,如袖中的一舞龍蛇,刁鑽陰冷。

這又是一招劍術,奪蛇。

不愧是大門大派,端的是豪氣乾雲,一動手,使出的便是仍在江湖上可以引來不小動靜的上乘劍術。

極有信心的葉昶扯了扯嘴角,“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三天來所得的劍意罷。”

葉昶手落在刀柄上,麵對這刺向自己的一劍,反而閉上了眼睛。

我眼中有刀可養意。

黃元亮一聲冷笑,將推至手心的劍柄再次置於手心推出,“裝神弄鬼。”

劍距離葉昶脖頸僅餘兩寸時,閉眼的葉昶驟然睜開雙目,“我有一意可通天。”

不懂這未曾聽聞更未曾見過姿勢的黃元亮猙獰一笑,身子壯碩的他不像是藥罐子長大的虞浩然,凡事一個禦字,從不動手,隻動劍,而他黃元亮則是親力親為,以手握劍。

不打算玩什麼花樣,不像那些高手最喜歡戲謔敵手最後被反勝為敗的戲劇話本,黃元亮拔刀便是一鳴驚人,手下不留情。

作為一名葬劍穀的劍士,有著穀中秘籍劍術的底蘊積累,黃元亮實力相比於江湖上那些摸爬滾打冇有任何背景冇有任何秘籍的凡夫俗子要強上不少,同處一境的話,恐怕那些學會了殺人技的江湖人也討不到好處。

黃元亮右手拿劍,左手撚著訣,使出了葬劍穀排行在前三甲的劍術,小無劍經。

大無小無,都是一個無字,小無雖然有個小字,但在葬劍穀秘法劍術之中排名卻大無之上。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名頭似小,但講究不少。

黃元亮劍訣一出,長芒劍氣也呼嘯亦步亦趨,隻不過那劍氣轉瞬間便如一縷炊煙消散,這也是無的妙處。

炊煙不可見,自葉昶四周包圍而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非要將葉昶逼近一條死衚衕殺死才束手。

能奪得探花位置的小無劍經,煉至大成可以使出大羅神仙纔可使出的禁錮,將敵人束縛於一域,成為手中的待宰羔羊,隻得引頸就戮。

顯然,黃元亮僅修至小成,當作了陰毒在背後偷襲的小手段。

黃元亮手中劍如期而至,如袖中的一舞龍蛇,刁鑽陰冷。

這又是一招劍術,奪蛇。

不愧是大門大派,端的是豪氣乾雲,一動手,使出的便是仍在江湖上可以引來不小動靜的上乘劍術。

極有信心的葉昶扯了扯嘴角,“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三天來所得的劍意罷。”

葉昶手落在刀柄上,麵對這刺向自己的一劍,反而閉上了眼睛。

我眼中有刀可養意。

黃元亮一聲冷笑,將推至手心的劍柄再次置於手心推出,“裝神弄鬼。”

劍距離葉昶脖頸僅餘兩寸時,閉眼的葉昶驟然睜開雙目,“我有一意可通天。”

不懂這未曾聽聞更未曾見過姿勢的黃元亮猙獰一笑,身子壯碩的他不像是藥罐子長大的虞浩然,凡事一個禦字,從不動手,隻動劍,而他黃元亮則是親力親為,以手握劍。

不打算玩什麼花樣,不像那些高手最喜歡戲謔敵手最後被反勝為敗的戲劇話本,黃元亮拔刀便是一鳴驚人,手下不留情。

作為一名葬劍穀的劍士,有著穀中秘籍劍術的底蘊積累,黃元亮實力相比於江湖上那些摸爬滾打冇有任何背景冇有任何秘籍的凡夫俗子要強上不少,同處一境的話,恐怕那些學會了殺人技的江湖人也討不到好處。

黃元亮右手拿劍,左手撚著訣,使出了葬劍穀排行在前三甲的劍術,小無劍經。

大無小無,都是一個無字,小無雖然有個小字,但在葬劍穀秘法劍術之中排名卻大無之上。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名頭似小,但講究不少。

黃元亮劍訣一出,長芒劍氣也呼嘯亦步亦趨,隻不過那劍氣轉瞬間便如一縷炊煙消散,這也是無的妙處。

炊煙不可見,自葉昶四周包圍而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非要將葉昶逼近一條死衚衕殺死才束手。

能奪得探花位置的小無劍經,煉至大成可以使出大羅神仙纔可使出的禁錮,將敵人束縛於一域,成為手中的待宰羔羊,隻得引頸就戮。

顯然,黃元亮僅修至小成,當作了陰毒在背後偷襲的小手段。

黃元亮手中劍如期而至,如袖中的一舞龍蛇,刁鑽陰冷。

這又是一招劍術,奪蛇。

不愧是大門大派,端的是豪氣乾雲,一動手,使出的便是仍在江湖上可以引來不小動靜的上乘劍術。

極有信心的葉昶扯了扯嘴角,“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三天來所得的劍意罷。”

葉昶手落在刀柄上,麵對這刺向自己的一劍,反而閉上了眼睛。

我眼中有刀可養意。

黃元亮一聲冷笑,將推至手心的劍柄再次置於手心推出,“裝神弄鬼。”

劍距離葉昶脖頸僅餘兩寸時,閉眼的葉昶驟然睜開雙目,“我有一意可通天。”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