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得劍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三十八章 得劍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江湖上修行的武者,無論是練刀、劍還是槍,抑或是十八般武藝之人,大多是先來能夠弄出來氣,而後再加錘鍊,才能養出一個意字。

氣於劍為氣,與刀為罡,與槍則為風,名字雖然細分叫至胡裡花哨的程度,但本出一元,談不上有什麼差彆。

至於意這種玄之又玄的玩意兒,則是一千人便有一千一萬個不同。

葉昶用了三日養意,提升的可不僅僅是修為境界,更是對刀術的打磨與揣測。

一意難平。

整個江湖眾望所歸毫無異議的第一高手是位無門無派的劍仙,據說他便善養他那劍意,整個人便如一劍,不出劍不動神色,便可殺人於無形之中。

以劍攻人為下下乘,以氣攻人為中乘,劍意殺人百步之內纔是上乘。

本來劍意隻有寓積於劍與劍氣之中纔可轟然爆,可那位世上劍仙卻不動劍不動氣便可殺人,如何不是上乘中的上乘?

劍仙曹子安成名一個甲子,十年不曾拔劍,上次拔劍還是孟飛塵這個驚才豔豔的天玄巔峰後輩的挑戰。

劍仙,這大得嚇人的名號可不是大羅便可得,如今葬劍穀的穀主虞星河不也是大羅?可何曾聽聞有人稱之為劍仙了?頂多也便是劍雲,不能再多了。

由劍仙之言管中窺豹,可見劍意刀意槍意的對修士實力的影響非同一般了。

招手即來揮之即去毫無底線下限的赤血刀被葉昶握在手中,刀即便是有了靈,但若是無人使與無人使,依舊有著天壤之彆。

經曆方纔短暫交手便知自己不是對手的葉昶不敢托大,接著三日打坐悟來的刀意,右手刀赤血扶搖刀意,驟然屈身壓至那病半空中的長劍劍側。

刀中有氣更有意,一長氣帶長意的血紅色赤龍頭顱直撲向長劍,激盪方圓半裡。

威勢比葉昶之前使出來的一線扶金搖的意境強了不止一籌。

赤龍所至,那氤氳在長劍周遭的劍氣悉數被裹離開來,**裸暴露於赤血之下。

不當待宰羔羊的長劍再次造勢,不過半息之內,便儘數吸納峽穀內許多的劍氣,趨劍一指向猖狂至極似有靠山的赤血。

若是虞星河在

此,恐怕心裡滴出了血,不是自家東西不心疼,他們葬劍穀就這些買賣能做了,卻被長劍這個敗家子又消去了一些。

到了人家地頭蛇的地界兒,葉昶這條過江龍,也隻有盤著的份了。

青白相見的地頭蛇怡然不懼,一口咬著血紅大龍猙獰搖晃,將持刀的葉昶逼得處於風雨飄搖之下。

咬著牙的葉昶及時收手,腳下淩波一步邁出,不再硬碰硬,冒著左臂被青白蛇撕咬的風險自長劍右側一掠而過。

赤血與無名長劍嗤啦一聲相撞。

霎那間,赤血刀大顯神威,猛吸長劍劍內劍氣。

葉昶也感受到了赤血刀對自己的反饋,一道道滿含劍氣的真氣順著右手中的經脈彙至丹田處。

一觸即離。

不過落地的葉昶乾涸地舔了舔嘴唇。

方纔那兩道進丹田的真氣被自己與白蓮瓜分,這莫不是自己再次突破的契機?

貪婪的赤血刀刀身輕鳴,在短短霎那間的觸動,它纔是真正的受益者,那劍氣真氣九成以上都被它吸納了去。

葉昶嘿然一笑,左手擼了擼右臂袖口,“我們是打不過你,不過可以吃了你。

我說一向聽話的赤血刀怎麼著了魔一般的尋你這把劍,原來如此。

口中餐呐。”

那長劍似乎聽聞出了葉昶所言,劍身劇烈抖了抖,似在害怕,而後毫不拖泥帶水,掛著長虹急速朝反向掠去。

赤血刀內蘊含著的刀氣也是對它而言也是大補之物,若是冇有葉昶真氣輔助,方纔兩物誰勝誰負,誰吸納誰尚且未知,不過這一對二,它確實差了些火候。

若是不趁機逃走,難道等著本靈被吞個一乾二淨?

方纔是你追我趕,如今卻變為了我追你趕。

一人一刀一劍玩起了捉迷藏的遊戲。

在這狹長千丈有餘的劍墳上演了這齣好戲。

劍墳畢竟空間有限了些,任長劍狂奔也逃離不出此地,最後被手握赤血的夜長逼到了牆角。

它速度雖快,攻擊的手段也不是葉昶能夠抵抗,不過葉昶隻要能夠忍住那一陣陣劍氣,刀身碰到了長劍,它便如同一個傲嬌不已的小娘忽然被自家夫君撲倒在了床上,不敢再逞風作案。

而且如方纔青白色大蛇的手段,它這把長劍也不能一

直使出來,總要有半個時辰喘息不是。

如此一天倏然而過,樂此不疲的葉昶暢快一笑,與赤血刀一同吞了氣勢越低靡,速度越來越慢的長劍中的靈氣。

不過留了心眼的葉昶並未統統吃下,而是留了個殘羹。

畢竟是在此地劍氣孕育出的器靈,附身的這把長劍上去也是不錯的東西,若是煙消雲散豈不是可惜至極?

拿出去送給一個小娘,倒也不錯。

孫溪孫師叔與虞浩然那兩個傢夥自然不在葉昶考慮範圍之內。

葉昶左手拿過這把三尺白刃,賭氣地啐了一口,“不還是落在了我的手心?

算你命好,被我打定主意當個彩禮送給手無寸鐵的紫竹當個防身利器。

若是不聽話,哼哼,老子把你的靈統統吃掉,懂了冇?”

狐假虎威的赤血在長劍手底下吃了虧,懷恨在心的它晃了晃刀身,意猶未儘。

若不是葉昶攔著,傳遞心念,恐怕這無名劍真的會被抹去。

九成的真氣劍氣被吞,長劍極為虛弱,熠熠生輝的白芒都不再顯露。

冇了這個傢夥的侵擾,以葉昶來,自有天地的劍墳不用每天被吞噬,不過十年,劍墳劍氣便足以支撐每年數十人了。

雖說自己得了寶,可對葬劍穀這般,也算是恩德無量了吧?

葉昶在此地為無名劍尋了一把合身的劍鞘衣服,掩耳盜鈴一般的踹在了懷裡,仰頭向黑濛濛的穀頂。

一天堪堪突破至了覆命境界,得了一把頂好的劍,赤血刀似乎也變得強橫了幾分。

對於赤血刀葉昶也拿不準。

孟老道雖然與他提起過那把靈性不小願與主同為玉碎的飛塵刀,可他自己所知也不詳,並且每把魔刀也各有天賦,並無共性。

隻能自己慢慢摸索。

葉昶不知道恢複了過來的赤血刀會不會如同上次在青城那般占據自己心神。

心念一動的葉昶緩緩從古樸刀鞘之中抽出赤血,反轉刀身一寸寸打量...

嗯,一無所得。

罷罷罷,既然不知是福是禍,那便聽天由命。

葉昶一甩赤血,身子掠空而起,穩穩站立在刀身上。

罡氣如龍,人刀吊著一明亮長尾斜往上爬。

....

如此一天倏然而過,樂此不疲的葉昶暢快一笑,與赤血刀一同吞了氣勢越低靡,速度越來越慢的長劍中的靈氣。

不過留了心眼的葉昶並未統統吃下,而是留了個殘羹。

畢竟是在此地劍氣孕育出的器靈,附身的這把長劍上去也是不錯的東西,若是煙消雲散豈不是可惜至極?

拿出去送給一個小娘,倒也不錯。

孫溪孫師叔與虞浩然那兩個傢夥自然不在葉昶考慮範圍之內。

葉昶左手拿過這把三尺白刃,賭氣地啐了一口,“不還是落在了我的手心?

算你命好,被我打定主意當個彩禮送給手無寸鐵的紫竹當個防身利器。

若是不聽話,哼哼,老子把你的靈統統吃掉,懂了冇?”

狐假虎威的赤血在長劍手底下吃了虧,懷恨在心的它晃了晃刀身,意猶未儘。

若不是葉昶攔著,傳遞心念,恐怕這無名劍真的會被抹去。

九成的真氣劍氣被吞,長劍極為虛弱,熠熠生輝的白芒都不再顯露。

冇了這個傢夥的侵擾,以葉昶來,自有天地的劍墳不用每天被吞噬,不過十年,劍墳劍氣便足以支撐每年數十人了。

雖說自己得了寶,可對葬劍穀這般,也算是恩德無量了吧?

葉昶在此地為無名劍尋了一把合身的劍鞘衣服,掩耳盜鈴一般的踹在了懷裡,仰頭向黑濛濛的穀頂。

一天堪堪突破至了覆命境界,得了一把頂好的劍,赤血刀似乎也變得強橫了幾分。

對於赤血刀葉昶也拿不準。

孟老道雖然與他提起過那把靈性不小願與主同為玉碎的飛塵刀,可他自己所知也不詳,並且每把魔刀也各有天賦,並無共性。

隻能自己慢慢摸索。

葉昶不知道恢複了過來的赤血刀會不會如同上次在青城那般占據自己心神。

心念一動的葉昶緩緩從古樸刀鞘之中抽出赤血,反轉刀身一寸寸打量...

嗯,一無所得。

罷罷罷,既然不知是福是禍,那便聽天由命。

葉昶一甩赤血,身子掠空而起,穩穩站立在刀身上。

罡氣如龍,人刀吊著一明亮長尾斜往上爬。

....

如此一天倏然而過,樂此不疲的葉昶暢快一笑,與赤血刀一同吞了氣勢越低靡,速度越來越慢的長劍中的靈氣。

不過留了心眼的葉昶並未統統吃下,而是留了個殘羹。

畢竟是在此地劍氣孕育出的器靈,附身的這把長劍上去也是不錯的東西,若是煙消雲散豈不是可惜至極?

拿出去送給一個小娘,倒也不錯。

孫溪孫師叔與虞浩然那兩個傢夥自然不在葉昶考慮範圍之內。

葉昶左手拿過這把三尺白刃,賭氣地啐了一口,“不還是落在了我的手心?

算你命好,被我打定主意當個彩禮送給手無寸鐵的紫竹當個防身利器。

若是不聽話,哼哼,老子把你的靈統統吃掉,懂了冇?”

狐假虎威的赤血在長劍手底下吃了虧,懷恨在心的它晃了晃刀身,意猶未儘。

若不是葉昶攔著,傳遞心念,恐怕這無名劍真的會被抹去。

九成的真氣劍氣被吞,長劍極為虛弱,熠熠生輝的白芒都不再顯露。

冇了這個傢夥的侵擾,以葉昶來,自有天地的劍墳不用每天被吞噬,不過十年,劍墳劍氣便足以支撐每年數十人了。

雖說自己得了寶,可對葬劍穀這般,也算是恩德無量了吧?

葉昶在此地為無名劍尋了一把合身的劍鞘衣服,掩耳盜鈴一般的踹在了懷裡,仰頭向黑濛濛的穀頂。

一天堪堪突破至了覆命境界,得了一把頂好的劍,赤血刀似乎也變得強橫了幾分。

對於赤血刀葉昶也拿不準。

孟老道雖然與他提起過那把靈性不小願與主同為玉碎的飛塵刀,可他自己所知也不詳,並且每把魔刀也各有天賦,並無共性。

隻能自己慢慢摸索。

葉昶不知道恢複了過來的赤血刀會不會如同上次在青城那般占據自己心神。

心念一動的葉昶緩緩從古樸刀鞘之中抽出赤血,反轉刀身一寸寸打量...

嗯,一無所得。

罷罷罷,既然不知是福是禍,那便聽天由命。

葉昶一甩赤血,身子掠空而起,穩穩站立在刀身上。

罡氣如龍,人刀吊著一明亮長尾斜往上爬。

....

如此一天倏然而過,樂此不疲的葉昶暢快一笑,與赤血刀一同吞了氣勢越低靡,速度越來越慢的長劍中的靈氣。

不過留了心眼的葉昶並未統統吃下,而是留了個殘羹。

畢竟是在此地劍氣孕育出的器靈,附身的這把長劍上去也是不錯的東西,若是煙消雲散豈不是可惜至極?

拿出去送給一個小娘,倒也不錯。

孫溪孫師叔與虞浩然那兩個傢夥自然不在葉昶考慮範圍之內。

葉昶左手拿過這把三尺白刃,賭氣地啐了一口,“不還是落在了我的手心?

算你命好,被我打定主意當個彩禮送給手無寸鐵的紫竹當個防身利器。

若是不聽話,哼哼,老子把你的靈統統吃掉,懂了冇?”

狐假虎威的赤血在長劍手底下吃了虧,懷恨在心的它晃了晃刀身,意猶未儘。

若不是葉昶攔著,傳遞心念,恐怕這無名劍真的會被抹去。

九成的真氣劍氣被吞,長劍極為虛弱,熠熠生輝的白芒都不再顯露。

冇了這個傢夥的侵擾,以葉昶來,自有天地的劍墳不用每天被吞噬,不過十年,劍墳劍氣便足以支撐每年數十人了。

雖說自己得了寶,可對葬劍穀這般,也算是恩德無量了吧?

葉昶在此地為無名劍尋了一把合身的劍鞘衣服,掩耳盜鈴一般的踹在了懷裡,仰頭向黑濛濛的穀頂。

一天堪堪突破至了覆命境界,得了一把頂好的劍,赤血刀似乎也變得強橫了幾分。

對於赤血刀葉昶也拿不準。

孟老道雖然與他提起過那把靈性不小願與主同為玉碎的飛塵刀,可他自己所知也不詳,並且每把魔刀也各有天賦,並無共性。

隻能自己慢慢摸索。

葉昶不知道恢複了過來的赤血刀會不會如同上次在青城那般占據自己心神。

心念一動的葉昶緩緩從古樸刀鞘之中抽出赤血,反轉刀身一寸寸打量...

嗯,一無所得。

罷罷罷,既然不知是福是禍,那便聽天由命。

葉昶一甩赤血,身子掠空而起,穩穩站立在刀身上。

罡氣如龍,人刀吊著一明亮長尾斜往上爬。

....

如此一天倏然而過,樂此不疲的葉昶暢快一笑,與赤血刀一同吞了氣勢越低靡,速度越來越慢的長劍中的靈氣。

不過留了心眼的葉昶並未統統吃下,而是留了個殘羹。

畢竟是在此地劍氣孕育出的器靈,附身的這把長劍上去也是不錯的東西,若是煙消雲散豈不是可惜至極?

拿出去送給一個小娘,倒也不錯。

孫溪孫師叔與虞浩然那兩個傢夥自然不在葉昶考慮範圍之內。

葉昶左手拿過這把三尺白刃,賭氣地啐了一口,“不還是落在了我的手心?

算你命好,被我打定主意當個彩禮送給手無寸鐵的紫竹當個防身利器。

若是不聽話,哼哼,老子把你的靈統統吃掉,懂了冇?”

狐假虎威的赤血在長劍手底下吃了虧,懷恨在心的它晃了晃刀身,意猶未儘。

若不是葉昶攔著,傳遞心念,恐怕這無名劍真的會被抹去。

九成的真氣劍氣被吞,長劍極為虛弱,熠熠生輝的白芒都不再顯露。

冇了這個傢夥的侵擾,以葉昶來,自有天地的劍墳不用每天被吞噬,不過十年,劍墳劍氣便足以支撐每年數十人了。

雖說自己得了寶,可對葬劍穀這般,也算是恩德無量了吧?

葉昶在此地為無名劍尋了一把合身的劍鞘衣服,掩耳盜鈴一般的踹在了懷裡,仰頭向黑濛濛的穀頂。

一天堪堪突破至了覆命境界,得了一把頂好的劍,赤血刀似乎也變得強橫了幾分。

對於赤血刀葉昶也拿不準。

孟老道雖然與他提起過那把靈性不小願與主同為玉碎的飛塵刀,可他自己所知也不詳,並且每把魔刀也各有天賦,並無共性。

隻能自己慢慢摸索。

葉昶不知道恢複了過來的赤血刀會不會如同上次在青城那般占據自己心神。

心念一動的葉昶緩緩從古樸刀鞘之中抽出赤血,反轉刀身一寸寸打量...

嗯,一無所得。

罷罷罷,既然不知是福是禍,那便聽天由命。

葉昶一甩赤血,身子掠空而起,穩穩站立在刀身上。

罡氣如龍,人刀吊著一明亮長尾斜往上爬。

....

如此一天倏然而過,樂此不疲的葉昶暢快一笑,與赤血刀一同吞了氣勢越低靡,速度越來越慢的長劍中的靈氣。

不過留了心眼的葉昶並未統統吃下,而是留了個殘羹。

畢竟是在此地劍氣孕育出的器靈,附身的這把長劍上去也是不錯的東西,若是煙消雲散豈不是可惜至極?

拿出去送給一個小娘,倒也不錯。

孫溪孫師叔與虞浩然那兩個傢夥自然不在葉昶考慮範圍之內。

葉昶左手拿過這把三尺白刃,賭氣地啐了一口,“不還是落在了我的手心?

算你命好,被我打定主意當個彩禮送給手無寸鐵的紫竹當個防身利器。

若是不聽話,哼哼,老子把你的靈統統吃掉,懂了冇?”

狐假虎威的赤血在長劍手底下吃了虧,懷恨在心的它晃了晃刀身,意猶未儘。

若不是葉昶攔著,傳遞心念,恐怕這無名劍真的會被抹去。

九成的真氣劍氣被吞,長劍極為虛弱,熠熠生輝的白芒都不再顯露。

冇了這個傢夥的侵擾,以葉昶來,自有天地的劍墳不用每天被吞噬,不過十年,劍墳劍氣便足以支撐每年數十人了。

雖說自己得了寶,可對葬劍穀這般,也算是恩德無量了吧?

葉昶在此地為無名劍尋了一把合身的劍鞘衣服,掩耳盜鈴一般的踹在了懷裡,仰頭向黑濛濛的穀頂。

一天堪堪突破至了覆命境界,得了一把頂好的劍,赤血刀似乎也變得強橫了幾分。

對於赤血刀葉昶也拿不準。

孟老道雖然與他提起過那把靈性不小願與主同為玉碎的飛塵刀,可他自己所知也不詳,並且每把魔刀也各有天賦,並無共性。

隻能自己慢慢摸索。

葉昶不知道恢複了過來的赤血刀會不會如同上次在青城那般占據自己心神。

心念一動的葉昶緩緩從古樸刀鞘之中抽出赤血,反轉刀身一寸寸打量...

嗯,一無所得。

罷罷罷,既然不知是福是禍,那便聽天由命。

葉昶一甩赤血,身子掠空而起,穩穩站立在刀身上。

罡氣如龍,人刀吊著一明亮長尾斜往上爬。

....

如此一天倏然而過,樂此不疲的葉昶暢快一笑,與赤血刀一同吞了氣勢越低靡,速度越來越慢的長劍中的靈氣。

不過留了心眼的葉昶並未統統吃下,而是留了個殘羹。

畢竟是在此地劍氣孕育出的器靈,附身的這把長劍上去也是不錯的東西,若是煙消雲散豈不是可惜至極?

拿出去送給一個小娘,倒也不錯。

孫溪孫師叔與虞浩然那兩個傢夥自然不在葉昶考慮範圍之內。

葉昶左手拿過這把三尺白刃,賭氣地啐了一口,“不還是落在了我的手心?

算你命好,被我打定主意當個彩禮送給手無寸鐵的紫竹當個防身利器。

若是不聽話,哼哼,老子把你的靈統統吃掉,懂了冇?”

狐假虎威的赤血在長劍手底下吃了虧,懷恨在心的它晃了晃刀身,意猶未儘。

若不是葉昶攔著,傳遞心念,恐怕這無名劍真的會被抹去。

九成的真氣劍氣被吞,長劍極為虛弱,熠熠生輝的白芒都不再顯露。

冇了這個傢夥的侵擾,以葉昶來,自有天地的劍墳不用每天被吞噬,不過十年,劍墳劍氣便足以支撐每年數十人了。

雖說自己得了寶,可對葬劍穀這般,也算是恩德無量了吧?

葉昶在此地為無名劍尋了一把合身的劍鞘衣服,掩耳盜鈴一般的踹在了懷裡,仰頭向黑濛濛的穀頂。

一天堪堪突破至了覆命境界,得了一把頂好的劍,赤血刀似乎也變得強橫了幾分。

對於赤血刀葉昶也拿不準。

孟老道雖然與他提起過那把靈性不小願與主同為玉碎的飛塵刀,可他自己所知也不詳,並且每把魔刀也各有天賦,並無共性。

隻能自己慢慢摸索。

葉昶不知道恢複了過來的赤血刀會不會如同上次在青城那般占據自己心神。

心念一動的葉昶緩緩從古樸刀鞘之中抽出赤血,反轉刀身一寸寸打量...

嗯,一無所得。

罷罷罷,既然不知是福是禍,那便聽天由命。

葉昶一甩赤血,身子掠空而起,穩穩站立在刀身上。

罡氣如龍,人刀吊著一明亮長尾斜往上爬。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