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借意養意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三十六章 借意養意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劍穀深數百丈,下來人要是能夠撐住能夠抵禦劍氣劃傷,之後還冇完,因為接下來考驗之處便是要能夠在劍氣侵蝕之下守住心神。

這也是對來穀中修行者篩選的第一道門檻。

不過葉昶腳下是一柄通靈的魔刀,那些在他麵前蝦兵蟹將的劍氣在刀罡衝擊下,如冰雪遇陽,消融而退。

劍氣對葉昶心神的影響,也因囂張跋扈的赤血占據著而未進分毫。

這便是有靈的刀之威。

不再顧忌心神與身體當頭棒喝般攻擊的葉昶牽引真氣與赤血相連,雙腳踏刀身又加速下潛。

冇片刻,數百丈的穀底終於原形畢露,暴露在葉昶眼簾之下。

落於地麵的葉昶好奇地打量起四周,才明白為何簇有著劍墳之稱:

一口口有著豁口並且樣式千奇百怪的破舊殘劍遍佈簇,殘劍劍氣呼嘯如雷鳴,一陣陣炸響於耳邊,如餘音繞梁,不絕於耳。

或長或短的劍不知經曆了多久的歲月,有些斑駁不堪,有些卻有著吹毛斷的鋒利。

一些如悲吼不止的殘劍熠熠生輝,劍芒格外刺眼,顯而易見,這便是葉昶越下越感道明亮的根源。

長長的狹縫一眼望不到頭,蔓延至際。

不過感受到一道道往體內鑽去的劍氣,葉昶心思隻在修校

剛到此處,葉昶便感受到了體內中致虛的境界有些鬆動了。

深呼一口氣,不講究潔與臟這些身外物的葉昶席地而坐,那把遲遲不願歸鞘的赤血刀被葉昶橫於膝前。

頓時,一股劍意劍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順著狹長剛好為之蓄積劍勢的峽穀狂奔而至,獵獵成風,如有仙人持劍自百丈外掛長虹而來。

周遭彌散如同散兵遊勇一般的劍氣紛紛為之開路,開裂兩旁。

碰撞到葉昶這跟硬骨頭,那劍氣轟然散開,有形之體排兵佈陣才形成的勢頭又變為了烏合之眾。

打坐閉目養神更養意的葉昶身子後退,劃開地麵,破開身後的五把半截身入土的長劍,到了五丈之外才停了下來。

可是依舊打坐如鐘,隻動了位置卻並未破開坐姿態勢。

半響後,又是一道劍氣呼咧而來,隻不過這次不是正

對葉昶,而是略微朝左偏移。

劍氣劍意與方纔如出一轍,又散開變為了劍墳的劍氣真氣,而被打偏聊葉昶並未如上次一般徑直後退,而是轉了半個圈,飛向了右側那邊。

打坐姿勢依舊不動如山。

借意養意。

這是在來到劍墳的路上,那位與孟飛塵共處一代江湖的虞浩然親口指點葉昶的法門,也是葬劍穀幾百年來專研至精稱得上號的訣竅之所在。

不過練刀的葉昶另辟蹊徑,以劍意養吾浩然大宗的刀意。

劍意蓄勢片刻如疾風陣雨,陣陣而來,而葉昶刀意卻連綿不斷,每當聲勢漸弱漸平息時便再次遭到劍意侵襲,再次有意可養。

葉昶血紅色丹田之中,那一朵被孟生凝結而成的白蓮竟然綻放而開,與丹田血紅色爭奪吸納自經脈中源源不斷送來的劍氣真氣,並且愈壯大。

一邊吐出真氣,一邊吸納劍氣。

並非葉昶一人在養意,葉昶膝前那把不知來曆的赤血刀來到簇後便黑芒血光閃閃。

葉昶閉眼養意之時,他便龍吸鯨吞一般地將飄蕩在地之間的劍氣吞入腹鄭

江湖上大魚吃魚,妖族弱肉強食,對於他們這些以器而得地造化之物來,更是如此。

一人一刀在簇漸次提升。

葉昶頭頂初有血紅色氣漩浮空而現,周身又有兩個赤血刀柄刀尖吸納而成的兩個氣漩。

三輪旋轉不息,將葉昶襯托如不動明王。

葉昶血紅色真氣綻放而出的修為飛速提升,一末了,葉昶已經突破至了末致虛的地步。

到鄰二日,葉昶修為已至末致虛中期間。

第三日,更是達到了末致虛巔峰!

這他你奶的突破速度,賭是嚇人。

不過也僅僅停頓至此了,葉昶明顯感受到,於今地步,繼續打坐養意已經於事無補,修為已經不能再進分毫了。

劍墳效果雖上佳,但對人也僅有一次之功,一人一生之內近一次便可,多了也再難有體悟。

否則,葬劍穀若是每年都令年輕一輩資質最為出彩的三冉此修行,恐怕大羅境界的高手葬劍穀至少占去下三分。

不隻是葉昶得以突破,赤血刀更是吃飽了又喝足。

被葬劍穀詡以為聖地的劍墳中劍氣已被這一人一刀抽去相當於兩

年二十饒劍氣數量。

不是自家東西,不心疼呀。

冇辦法,那些下到簇的葬劍穀弟子實力雖比葉昶強了一星半點,但他們煉化這些劍氣所需時間也長了些。

不如葉昶有著強橫不怵這些劍氣的蠻橫真氣,而且又有以一覆命高手凝結而成的白蓮。

修習了三日的葉昶睜開雙眼,便毫無風範地罵罵咧咧道:

“虞老頭來到簇以意養意的那些劍氣不如上麵勁風呼嘯,可我怎麼倒是覺得,這勁風可是強橫異常啊。

全身骨頭都險些給老子吹散架了去。

那老頭不會是想要我死在這裡吧,我們也無冤無仇啊。”

三過後,葉昶早已從那個最初時的打坐地被吹至了數百丈外的穀邊上。

正在此時,入了鞘的赤血刀牽著葉昶腰帶朝著狹長的溝壑一頭拱去。

留了個心眼的葉昶赫然現,那方向正是一陣陣劍意劍風起源之地。

莫非是有什麼淵源?

這柄赤血刀吸納了這裡的劍氣後,靈性好像漲了不少,以前頂了是與自己心意相通而已,如今卻會牽著老子鼻子走了?

葉昶也拿不準這是好是壞,到底要不要往那邊未知之地打探一番。

可始終架不住擰不過手中赤血刀的拉扯,葉昶一掠而起,跳上煉身,如一陣風般倏忽而去。

大抵行了百丈,葉昶卻毫無現,但腳下赤血依舊一貫如虹。

葉昶踩了踩腳下赤血,“赤血呀,這不啥都冇有,你是不是走了眼呐。

要不咱哥倆回去罷?

葬劍穀每年一度的比劍便要開始了,老孫畢竟是咱師叔,不去搖旗呐喊委實不過去啊。

若是他被人欺負了,咱也可以上台較量較量,出出剛突破的風頭啊...”

不搭理葉昶赤血一聲輕吟,橫向變豎向,霎那間頓住葉昶去勢。

腳尖輕點刀柄,將刀身再次橫向便於站立的葉昶眯著眼睛眺望,正見有一抹黑影在前。

果然有著魔物作祟!

...

數千年前有人妖大戰,驚世駭俗。當時有妖襲肅州,意劍門舉全門之力禦敵守下百姓。數千人戰死,留戰場劍墳。

——肅州圖輿

百鍍一下“我真冇想當刀仙爪機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不是自家東西,不心疼呀。

冇辦法,那些下到簇的葬劍穀弟子實力雖比葉昶強了一星半點,但他們煉化這些劍氣所需時間也長了些。

不如葉昶有著強橫不怵這些劍氣的蠻橫真氣,而且又有以一覆命高手凝結而成的白蓮。

修習了三日的葉昶睜開雙眼,便毫無風範地罵罵咧咧道:

“虞老頭來到簇以意養意的那些劍氣不如上麵勁風呼嘯,可我怎麼倒是覺得,這勁風可是強橫異常啊。

全身骨頭都險些給老子吹散架了去。

那老頭不會是想要我死在這裡吧,我們也無冤無仇啊。”

三過後,葉昶早已從那個最初時的打坐地被吹至了數百丈外的穀邊上。

正在此時,入了鞘的赤血刀牽著葉昶腰帶朝著狹長的溝壑一頭拱去。

留了個心眼的葉昶赫然現,那方向正是一陣陣劍意劍風起源之地。

莫非是有什麼淵源?

這柄赤血刀吸納了這裡的劍氣後,靈性好像漲了不少,以前頂了是與自己心意相通而已,如今卻會牽著老子鼻子走了?

葉昶也拿不準這是好是壞,到底要不要往那邊未知之地打探一番。

可始終架不住擰不過手中赤血刀的拉扯,葉昶一掠而起,跳上煉身,如一陣風般倏忽而去。

大抵行了百丈,葉昶卻毫無現,但腳下赤血依舊一貫如虹。

葉昶踩了踩腳下赤血,“赤血呀,這不啥都冇有,你是不是走了眼呐。

要不咱哥倆回去罷?

葬劍穀每年一度的比劍便要開始了,老孫畢竟是咱師叔,不去搖旗呐喊委實不過去啊。

若是他被人欺負了,咱也可以上台較量較量,出出剛突破的風頭啊...”

不搭理葉昶赤血一聲輕吟,橫向變豎向,霎那間頓住葉昶去勢。

腳尖輕點刀柄,將刀身再次橫向便於站立的葉昶眯著眼睛眺望,正見有一抹黑影在前。

果然有著魔物作祟!

...

數千年前有人妖大戰,驚世駭俗。當時有妖襲肅州,意劍門舉全門之力禦敵守下百姓。數千人戰死,留戰場劍墳。

——肅州圖輿

百鍍一下“我真冇想當刀仙爪機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不是自家東西,不心疼呀。

冇辦法,那些下到簇的葬劍穀弟子實力雖比葉昶強了一星半點,但他們煉化這些劍氣所需時間也長了些。

不如葉昶有著強橫不怵這些劍氣的蠻橫真氣,而且又有以一覆命高手凝結而成的白蓮。

修習了三日的葉昶睜開雙眼,便毫無風範地罵罵咧咧道:

“虞老頭來到簇以意養意的那些劍氣不如上麵勁風呼嘯,可我怎麼倒是覺得,這勁風可是強橫異常啊。

全身骨頭都險些給老子吹散架了去。

那老頭不會是想要我死在這裡吧,我們也無冤無仇啊。”

三過後,葉昶早已從那個最初時的打坐地被吹至了數百丈外的穀邊上。

正在此時,入了鞘的赤血刀牽著葉昶腰帶朝著狹長的溝壑一頭拱去。

留了個心眼的葉昶赫然現,那方向正是一陣陣劍意劍風起源之地。

莫非是有什麼淵源?

這柄赤血刀吸納了這裡的劍氣後,靈性好像漲了不少,以前頂了是與自己心意相通而已,如今卻會牽著老子鼻子走了?

葉昶也拿不準這是好是壞,到底要不要往那邊未知之地打探一番。

可始終架不住擰不過手中赤血刀的拉扯,葉昶一掠而起,跳上煉身,如一陣風般倏忽而去。

大抵行了百丈,葉昶卻毫無現,但腳下赤血依舊一貫如虹。

葉昶踩了踩腳下赤血,“赤血呀,這不啥都冇有,你是不是走了眼呐。

要不咱哥倆回去罷?

葬劍穀每年一度的比劍便要開始了,老孫畢竟是咱師叔,不去搖旗呐喊委實不過去啊。

若是他被人欺負了,咱也可以上台較量較量,出出剛突破的風頭啊...”

不搭理葉昶赤血一聲輕吟,橫向變豎向,霎那間頓住葉昶去勢。

腳尖輕點刀柄,將刀身再次橫向便於站立的葉昶眯著眼睛眺望,正見有一抹黑影在前。

果然有著魔物作祟!

...

數千年前有人妖大戰,驚世駭俗。當時有妖襲肅州,意劍門舉全門之力禦敵守下百姓。數千人戰死,留戰場劍墳。

——肅州圖輿

百鍍一下“我真冇想當刀仙爪機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不是自家東西,不心疼呀。

冇辦法,那些下到簇的葬劍穀弟子實力雖比葉昶強了一星半點,但他們煉化這些劍氣所需時間也長了些。

不如葉昶有著強橫不怵這些劍氣的蠻橫真氣,而且又有以一覆命高手凝結而成的白蓮。

修習了三日的葉昶睜開雙眼,便毫無風範地罵罵咧咧道:

“虞老頭來到簇以意養意的那些劍氣不如上麵勁風呼嘯,可我怎麼倒是覺得,這勁風可是強橫異常啊。

全身骨頭都險些給老子吹散架了去。

那老頭不會是想要我死在這裡吧,我們也無冤無仇啊。”

三過後,葉昶早已從那個最初時的打坐地被吹至了數百丈外的穀邊上。

正在此時,入了鞘的赤血刀牽著葉昶腰帶朝著狹長的溝壑一頭拱去。

留了個心眼的葉昶赫然現,那方向正是一陣陣劍意劍風起源之地。

莫非是有什麼淵源?

這柄赤血刀吸納了這裡的劍氣後,靈性好像漲了不少,以前頂了是與自己心意相通而已,如今卻會牽著老子鼻子走了?

葉昶也拿不準這是好是壞,到底要不要往那邊未知之地打探一番。

可始終架不住擰不過手中赤血刀的拉扯,葉昶一掠而起,跳上煉身,如一陣風般倏忽而去。

大抵行了百丈,葉昶卻毫無現,但腳下赤血依舊一貫如虹。

葉昶踩了踩腳下赤血,“赤血呀,這不啥都冇有,你是不是走了眼呐。

要不咱哥倆回去罷?

葬劍穀每年一度的比劍便要開始了,老孫畢竟是咱師叔,不去搖旗呐喊委實不過去啊。

若是他被人欺負了,咱也可以上台較量較量,出出剛突破的風頭啊...”

不搭理葉昶赤血一聲輕吟,橫向變豎向,霎那間頓住葉昶去勢。

腳尖輕點刀柄,將刀身再次橫向便於站立的葉昶眯著眼睛眺望,正見有一抹黑影在前。

果然有著魔物作祟!

...

數千年前有人妖大戰,驚世駭俗。當時有妖襲肅州,意劍門舉全門之力禦敵守下百姓。數千人戰死,留戰場劍墳。

——肅州圖輿

百鍍一下“我真冇想當刀仙爪機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不是自家東西,不心疼呀。

冇辦法,那些下到簇的葬劍穀弟子實力雖比葉昶強了一星半點,但他們煉化這些劍氣所需時間也長了些。

不如葉昶有著強橫不怵這些劍氣的蠻橫真氣,而且又有以一覆命高手凝結而成的白蓮。

修習了三日的葉昶睜開雙眼,便毫無風範地罵罵咧咧道:

“虞老頭來到簇以意養意的那些劍氣不如上麵勁風呼嘯,可我怎麼倒是覺得,這勁風可是強橫異常啊。

全身骨頭都險些給老子吹散架了去。

那老頭不會是想要我死在這裡吧,我們也無冤無仇啊。”

三過後,葉昶早已從那個最初時的打坐地被吹至了數百丈外的穀邊上。

正在此時,入了鞘的赤血刀牽著葉昶腰帶朝著狹長的溝壑一頭拱去。

留了個心眼的葉昶赫然現,那方向正是一陣陣劍意劍風起源之地。

莫非是有什麼淵源?

這柄赤血刀吸納了這裡的劍氣後,靈性好像漲了不少,以前頂了是與自己心意相通而已,如今卻會牽著老子鼻子走了?

葉昶也拿不準這是好是壞,到底要不要往那邊未知之地打探一番。

可始終架不住擰不過手中赤血刀的拉扯,葉昶一掠而起,跳上煉身,如一陣風般倏忽而去。

大抵行了百丈,葉昶卻毫無現,但腳下赤血依舊一貫如虹。

葉昶踩了踩腳下赤血,“赤血呀,這不啥都冇有,你是不是走了眼呐。

要不咱哥倆回去罷?

葬劍穀每年一度的比劍便要開始了,老孫畢竟是咱師叔,不去搖旗呐喊委實不過去啊。

若是他被人欺負了,咱也可以上台較量較量,出出剛突破的風頭啊...”

不搭理葉昶赤血一聲輕吟,橫向變豎向,霎那間頓住葉昶去勢。

腳尖輕點刀柄,將刀身再次橫向便於站立的葉昶眯著眼睛眺望,正見有一抹黑影在前。

果然有著魔物作祟!

...

數千年前有人妖大戰,驚世駭俗。當時有妖襲肅州,意劍門舉全門之力禦敵守下百姓。數千人戰死,留戰場劍墳。

——肅州圖輿

百鍍一下“我真冇想當刀仙爪機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不是自家東西,不心疼呀。

冇辦法,那些下到簇的葬劍穀弟子實力雖比葉昶強了一星半點,但他們煉化這些劍氣所需時間也長了些。

不如葉昶有著強橫不怵這些劍氣的蠻橫真氣,而且又有以一覆命高手凝結而成的白蓮。

修習了三日的葉昶睜開雙眼,便毫無風範地罵罵咧咧道:

“虞老頭來到簇以意養意的那些劍氣不如上麵勁風呼嘯,可我怎麼倒是覺得,這勁風可是強橫異常啊。

全身骨頭都險些給老子吹散架了去。

那老頭不會是想要我死在這裡吧,我們也無冤無仇啊。”

三過後,葉昶早已從那個最初時的打坐地被吹至了數百丈外的穀邊上。

正在此時,入了鞘的赤血刀牽著葉昶腰帶朝著狹長的溝壑一頭拱去。

留了個心眼的葉昶赫然現,那方向正是一陣陣劍意劍風起源之地。

莫非是有什麼淵源?

這柄赤血刀吸納了這裡的劍氣後,靈性好像漲了不少,以前頂了是與自己心意相通而已,如今卻會牽著老子鼻子走了?

葉昶也拿不準這是好是壞,到底要不要往那邊未知之地打探一番。

可始終架不住擰不過手中赤血刀的拉扯,葉昶一掠而起,跳上煉身,如一陣風般倏忽而去。

大抵行了百丈,葉昶卻毫無現,但腳下赤血依舊一貫如虹。

葉昶踩了踩腳下赤血,“赤血呀,這不啥都冇有,你是不是走了眼呐。

要不咱哥倆回去罷?

葬劍穀每年一度的比劍便要開始了,老孫畢竟是咱師叔,不去搖旗呐喊委實不過去啊。

若是他被人欺負了,咱也可以上台較量較量,出出剛突破的風頭啊...”

不搭理葉昶赤血一聲輕吟,橫向變豎向,霎那間頓住葉昶去勢。

腳尖輕點刀柄,將刀身再次橫向便於站立的葉昶眯著眼睛眺望,正見有一抹黑影在前。

果然有著魔物作祟!

...

數千年前有人妖大戰,驚世駭俗。當時有妖襲肅州,意劍門舉全門之力禦敵守下百姓。數千人戰死,留戰場劍墳。

——肅州圖輿

百鍍一下“我真冇想當刀仙爪機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不是自家東西,不心疼呀。

冇辦法,那些下到簇的葬劍穀弟子實力雖比葉昶強了一星半點,但他們煉化這些劍氣所需時間也長了些。

不如葉昶有著強橫不怵這些劍氣的蠻橫真氣,而且又有以一覆命高手凝結而成的白蓮。

修習了三日的葉昶睜開雙眼,便毫無風範地罵罵咧咧道:

“虞老頭來到簇以意養意的那些劍氣不如上麵勁風呼嘯,可我怎麼倒是覺得,這勁風可是強橫異常啊。

全身骨頭都險些給老子吹散架了去。

那老頭不會是想要我死在這裡吧,我們也無冤無仇啊。”

三過後,葉昶早已從那個最初時的打坐地被吹至了數百丈外的穀邊上。

正在此時,入了鞘的赤血刀牽著葉昶腰帶朝著狹長的溝壑一頭拱去。

留了個心眼的葉昶赫然現,那方向正是一陣陣劍意劍風起源之地。

莫非是有什麼淵源?

這柄赤血刀吸納了這裡的劍氣後,靈性好像漲了不少,以前頂了是與自己心意相通而已,如今卻會牽著老子鼻子走了?

葉昶也拿不準這是好是壞,到底要不要往那邊未知之地打探一番。

可始終架不住擰不過手中赤血刀的拉扯,葉昶一掠而起,跳上煉身,如一陣風般倏忽而去。

大抵行了百丈,葉昶卻毫無現,但腳下赤血依舊一貫如虹。

葉昶踩了踩腳下赤血,“赤血呀,這不啥都冇有,你是不是走了眼呐。

要不咱哥倆回去罷?

葬劍穀每年一度的比劍便要開始了,老孫畢竟是咱師叔,不去搖旗呐喊委實不過去啊。

若是他被人欺負了,咱也可以上台較量較量,出出剛突破的風頭啊...”

不搭理葉昶赤血一聲輕吟,橫向變豎向,霎那間頓住葉昶去勢。

腳尖輕點刀柄,將刀身再次橫向便於站立的葉昶眯著眼睛眺望,正見有一抹黑影在前。

果然有著魔物作祟!

...

數千年前有人妖大戰,驚世駭俗。當時有妖襲肅州,意劍門舉全門之力禦敵守下百姓。數千人戰死,留戰場劍墳。

——肅州圖輿

百鍍一下“我真冇想當刀仙爪機屋”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