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下穀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下穀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凡是一些福澤深厚的洞天福地,大多講究一個細水長流的道理,不可涸澤而漁,使後輩再無好處可得。

因此葬劍穀的劍墳之地,也是有著每年的名額限製。

否則每日便有幾名弟子前去參禪悟道,恐怕劍墳中的劍氣早已耗儘。

對於當代葬劍穀年輕一代實力排在魁的虞浩然,此地他自然也有資格走上一遭。

得益於從小便被其父教導他那得意的拿手劍雲的玄妙劍法,走了一趟的虞浩然頗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潛質,將劍雲劍意養地更加蔚然壯觀,隻不過受製於實力不如人,因此空有劍氣,卻不能寫意風流地傾斜而出。

到底,是他這個蘊養劍氣的鼎爐品質差了些。

葬劍穀中每年都會有門人比試劍道高低上下,能夠拔得前三甲之人便是今年可入而觀劍墳之人。

更巧的是,再有三五日日,便是今年的葬劍穀比劍日。

虞浩然奇葩的父子倆前一夜商量完,第二日虞星河便主動現身,將葉昶拉了出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道出那不為外人所知的劍墳辛秘,如何危險,如何有機緣傍身。

對他而言,葉昶能夠知難而退那是再好不過了。

想方設法提升實力以便在江湖上聞名的葉昶如何會錯過這次機會?

而且胳膊肘子向外拐的虞浩然慫恿可是不斷似是不懷好意地慫恿葉昶,這麼多年他還未聽聞有除劍士之外的人進入呢。

不僅如此,虞浩然昨日更是據理力爭,要外來戶孫溪參加每年的葬劍穀問劍。

穀內也並未規定穀外之人不能參加不是?

他一個同為練劍之人能夠從孫溪稀稀拉拉逸散而出的劍氣知曉,他不是自己的對手。

不說其他,單這境界而言,孫溪這個初入末覆命之人如何也不可能是他覆命巔峰的對手。

若是兩人不同處一境,他堂堂正正要奪下第一名頭的虞浩然可算是占了便宜,他虞浩然可是恥之啊。

況且他雖上去不靠譜些,但眼光比自家老爹長遠一些,孫溪日後成就必然非凡,結下善緣,享不儘的好處呢。

他不怕得罪人,但也明白朋友多,路越走越寬不是?

隻不過代價是昨日怒氣消去了大半的老爹再次禦劍,毀壞了周邊幾家房子而已,還好他及時禦劍護住了下身,若不是後果不堪設想呐。

便宜老爹真的是想要將自己這根獨苗廢了,斷子絕孫不可麼。

————

劍墳位居葬劍穀穀邊深溝處,那深溝不像是地龍翻滾所為,反倒是像一名大羅甚至其上的劍仙一劍劈就的。

因為溝壑兩岸極陡峰極平,如削一般,眼尖的葉昶甚至到一塊高有十數丈的巨石被一劈兩半,隻剩下平整的一半立在對岸。

帶路而來的虞星河負手立在懸崖邊,似乎逸散而出的淺淡劍氣自穀底出,吹拂虞星河大袖,衣袂飄飄,倒是個俊朗英武的中年模樣,絲毫冇有昨日訓斥不肖子的市井漢子樣子。

虞星河著葉昶笑道:

“深溝之下便是劍墳,也是我葬劍穀興旺之地。

從地上深溝僅寬五丈,可越往下,深溝愈寬,底層甚至有百丈寬。

不過也正是因其如葫般,底下劍氣不得肆虐至上。

深溝大概有數百丈長,若不達天玄,必須會禦劍之術,否則數百丈深跌落下去,不死也要脫層皮。

我聽浩然說你有禦刀之術,那我便放心了。

你下去是生是死,這種事也說不準。

畢竟你僅有致虛的實力。

我們葬劍穀弟子每年下去之人最低也是中覆命的地步,即便如此,依舊有人不能生還。

你可考慮清楚了?”

葉昶嘿嘿一笑擠眉弄眼道:

“好說,好說,咱啥都怕,可就是不怕死。

虞前輩安心,即便小子死了,我家都是凡夫俗子,並非修行中人,也奈何不了葬劍穀。

頂多是派一些兵士將葬劍穀團團圍住,出來一個殺一個而已。”

“...”

這說的是什麼人話?!

當了多年穀主,自認養氣功夫比那些道士也不差的虞星河對著葉昶屁股狠狠踹了一腳,“滾蛋,不識好歹的狗東西!”

迅速跌落至峽溝深處的葉昶一聲大吼,“你個老虞,你這真想要我死啊...!”

慼慼然的虞浩然咂咂嘴,揹著小手搖搖頭,卻被虞星河瞥見,當即氣不打一處來,“你小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言罷,拂袖而去。

身形如受重壓

的葉昶身上衣物轉瞬間便被劍氣割破劃傷,並非全然是因這些劍氣厲害,也是因葉昶下落太快,猝不及防所致。

葉昶心念一動,赤血刀破鞘而出,護住地飛掠至倒飛的葉昶身下,使出吃奶的勁道撐住下墜之勢。

過了好半響後,葉昶身子才頓下頹勢,無形化有形的劍氣自底下無縫不鑽地上拱,好在葉昶雖是致虛卻可使出以氣化靈的手段外放,將真氣平攤至周身各處。

鬆了一口氣的葉昶向下,依舊不見穀底,隻好駕馭著赤血繼續下沉。

與赤血相關聯的葉昶感覺到了自到了這劍墳後,赤血這柄刀彷彿便沸騰興奮了起來,似乎比葉昶這個主人更加想要下掠。

令葉昶極為驚奇之處是越朝下,想象中的伸手不見五指並未出現,反倒是越明亮了起來。

不知穀底到底有什麼天才地寶,使得本應是深夜的穀底亮如白晝。

隨著深入,葉昶覺得周身劍氣越加旺盛,原先並未能夠破除自己真氣的劍氣已加強了數倍不止。

以刀入道擅攻伐,至於這守之一勢,還真是葉昶最為薄弱之處。

不片刻,葉昶周身已鮮血淋漓了,景象頗為淒慘。

又下沉了四五十丈,葉昶已血肉模糊。

這時葉昶頓下身子,猶豫不知到底該不該繼續下潛,若是再下去的話,恐怕這條小命堪憂。

其實,以往下來之人從未經曆過於葉昶這般狂暴的劍氣,與葉昶相比,反是小打小鬨了。

不過正在此時,使得真氣狂暴數倍不止的罪魁禍赤血刀開始力,一股滲出如血液一般的真氣自葉昶腳下起,覆蓋住葉昶全身。

劍氣霎那間便變得如嫻靜小娘一般溫柔,輕輕吹過如楊柳拂麵。

在已有靈性的赤血麵前,這些無主劍氣如何能夠猖獗?

葉昶心念一動,赤血刀破鞘而出,護住地飛掠至倒飛的葉昶身下,使出吃奶的勁道撐住下墜之勢。

過了好半響後,葉昶身子才頓下頹勢,無形化有形的劍氣自底下無縫不鑽地上拱,好在葉昶雖是致虛卻可使出以氣化靈的手段外放,將真氣平攤至周身各處。

鬆了一口氣的葉昶向下,依舊不見穀底,隻好駕馭著赤血繼續下沉。

與赤血相關聯的葉昶感覺到了自到了這劍墳後,赤血這柄刀彷彿便沸騰興奮了起來,似乎比葉昶這個主人更加想要下掠。

令葉昶極為驚奇之處是越朝下,想象中的伸手不見五指並未出現,反倒是越明亮了起來。

不知穀底到底有什麼天才地寶,使得本應是深夜的穀底亮如白晝。

隨著深入,葉昶覺得周身劍氣越加旺盛,原先並未能夠破除自己真氣的劍氣已加強了數倍不止。

以刀入道擅攻伐,至於這守之一勢,還真是葉昶最為薄弱之處。

不片刻,葉昶周身已鮮血淋漓了,景象頗為淒慘。

又下沉了四五十丈,葉昶已血肉模糊。

這時葉昶頓下身子,猶豫不知到底該不該繼續下潛,若是再下去的話,恐怕這條小命堪憂。

其實,以往下來之人從未經曆過於葉昶這般狂暴的劍氣,與葉昶相比,反是小打小鬨了。

不過正在此時,使得真氣狂暴數倍不止的罪魁禍赤血刀開始力,一股滲出如血液一般的真氣自葉昶腳下起,覆蓋住葉昶全身。

劍氣霎那間便變得如嫻靜小娘一般溫柔,輕輕吹過如楊柳拂麵。

在已有靈性的赤血麵前,這些無主劍氣如何能夠猖獗?

葉昶心念一動,赤血刀破鞘而出,護住地飛掠至倒飛的葉昶身下,使出吃奶的勁道撐住下墜之勢。

過了好半響後,葉昶身子才頓下頹勢,無形化有形的劍氣自底下無縫不鑽地上拱,好在葉昶雖是致虛卻可使出以氣化靈的手段外放,將真氣平攤至周身各處。

鬆了一口氣的葉昶向下,依舊不見穀底,隻好駕馭著赤血繼續下沉。

與赤血相關聯的葉昶感覺到了自到了這劍墳後,赤血這柄刀彷彿便沸騰興奮了起來,似乎比葉昶這個主人更加想要下掠。

令葉昶極為驚奇之處是越朝下,想象中的伸手不見五指並未出現,反倒是越明亮了起來。

不知穀底到底有什麼天才地寶,使得本應是深夜的穀底亮如白晝。

隨著深入,葉昶覺得周身劍氣越加旺盛,原先並未能夠破除自己真氣的劍氣已加強了數倍不止。

以刀入道擅攻伐,至於這守之一勢,還真是葉昶最為薄弱之處。

不片刻,葉昶周身已鮮血淋漓了,景象頗為淒慘。

又下沉了四五十丈,葉昶已血肉模糊。

這時葉昶頓下身子,猶豫不知到底該不該繼續下潛,若是再下去的話,恐怕這條小命堪憂。

其實,以往下來之人從未經曆過於葉昶這般狂暴的劍氣,與葉昶相比,反是小打小鬨了。

不過正在此時,使得真氣狂暴數倍不止的罪魁禍赤血刀開始力,一股滲出如血液一般的真氣自葉昶腳下起,覆蓋住葉昶全身。

劍氣霎那間便變得如嫻靜小娘一般溫柔,輕輕吹過如楊柳拂麵。

在已有靈性的赤血麵前,這些無主劍氣如何能夠猖獗?

葉昶心念一動,赤血刀破鞘而出,護住地飛掠至倒飛的葉昶身下,使出吃奶的勁道撐住下墜之勢。

過了好半響後,葉昶身子才頓下頹勢,無形化有形的劍氣自底下無縫不鑽地上拱,好在葉昶雖是致虛卻可使出以氣化靈的手段外放,將真氣平攤至周身各處。

鬆了一口氣的葉昶向下,依舊不見穀底,隻好駕馭著赤血繼續下沉。

與赤血相關聯的葉昶感覺到了自到了這劍墳後,赤血這柄刀彷彿便沸騰興奮了起來,似乎比葉昶這個主人更加想要下掠。

令葉昶極為驚奇之處是越朝下,想象中的伸手不見五指並未出現,反倒是越明亮了起來。

不知穀底到底有什麼天才地寶,使得本應是深夜的穀底亮如白晝。

隨著深入,葉昶覺得周身劍氣越加旺盛,原先並未能夠破除自己真氣的劍氣已加強了數倍不止。

以刀入道擅攻伐,至於這守之一勢,還真是葉昶最為薄弱之處。

不片刻,葉昶周身已鮮血淋漓了,景象頗為淒慘。

又下沉了四五十丈,葉昶已血肉模糊。

這時葉昶頓下身子,猶豫不知到底該不該繼續下潛,若是再下去的話,恐怕這條小命堪憂。

其實,以往下來之人從未經曆過於葉昶這般狂暴的劍氣,與葉昶相比,反是小打小鬨了。

不過正在此時,使得真氣狂暴數倍不止的罪魁禍赤血刀開始力,一股滲出如血液一般的真氣自葉昶腳下起,覆蓋住葉昶全身。

劍氣霎那間便變得如嫻靜小娘一般溫柔,輕輕吹過如楊柳拂麵。

在已有靈性的赤血麵前,這些無主劍氣如何能夠猖獗?

葉昶心念一動,赤血刀破鞘而出,護住地飛掠至倒飛的葉昶身下,使出吃奶的勁道撐住下墜之勢。

過了好半響後,葉昶身子才頓下頹勢,無形化有形的劍氣自底下無縫不鑽地上拱,好在葉昶雖是致虛卻可使出以氣化靈的手段外放,將真氣平攤至周身各處。

鬆了一口氣的葉昶向下,依舊不見穀底,隻好駕馭著赤血繼續下沉。

與赤血相關聯的葉昶感覺到了自到了這劍墳後,赤血這柄刀彷彿便沸騰興奮了起來,似乎比葉昶這個主人更加想要下掠。

令葉昶極為驚奇之處是越朝下,想象中的伸手不見五指並未出現,反倒是越明亮了起來。

不知穀底到底有什麼天才地寶,使得本應是深夜的穀底亮如白晝。

隨著深入,葉昶覺得周身劍氣越加旺盛,原先並未能夠破除自己真氣的劍氣已加強了數倍不止。

以刀入道擅攻伐,至於這守之一勢,還真是葉昶最為薄弱之處。

不片刻,葉昶周身已鮮血淋漓了,景象頗為淒慘。

又下沉了四五十丈,葉昶已血肉模糊。

這時葉昶頓下身子,猶豫不知到底該不該繼續下潛,若是再下去的話,恐怕這條小命堪憂。

其實,以往下來之人從未經曆過於葉昶這般狂暴的劍氣,與葉昶相比,反是小打小鬨了。

不過正在此時,使得真氣狂暴數倍不止的罪魁禍赤血刀開始力,一股滲出如血液一般的真氣自葉昶腳下起,覆蓋住葉昶全身。

劍氣霎那間便變得如嫻靜小娘一般溫柔,輕輕吹過如楊柳拂麵。

在已有靈性的赤血麵前,這些無主劍氣如何能夠猖獗?

葉昶心念一動,赤血刀破鞘而出,護住地飛掠至倒飛的葉昶身下,使出吃奶的勁道撐住下墜之勢。

過了好半響後,葉昶身子才頓下頹勢,無形化有形的劍氣自底下無縫不鑽地上拱,好在葉昶雖是致虛卻可使出以氣化靈的手段外放,將真氣平攤至周身各處。

鬆了一口氣的葉昶向下,依舊不見穀底,隻好駕馭著赤血繼續下沉。

與赤血相關聯的葉昶感覺到了自到了這劍墳後,赤血這柄刀彷彿便沸騰興奮了起來,似乎比葉昶這個主人更加想要下掠。

令葉昶極為驚奇之處是越朝下,想象中的伸手不見五指並未出現,反倒是越明亮了起來。

不知穀底到底有什麼天才地寶,使得本應是深夜的穀底亮如白晝。

隨著深入,葉昶覺得周身劍氣越加旺盛,原先並未能夠破除自己真氣的劍氣已加強了數倍不止。

以刀入道擅攻伐,至於這守之一勢,還真是葉昶最為薄弱之處。

不片刻,葉昶周身已鮮血淋漓了,景象頗為淒慘。

又下沉了四五十丈,葉昶已血肉模糊。

這時葉昶頓下身子,猶豫不知到底該不該繼續下潛,若是再下去的話,恐怕這條小命堪憂。

其實,以往下來之人從未經曆過於葉昶這般狂暴的劍氣,與葉昶相比,反是小打小鬨了。

不過正在此時,使得真氣狂暴數倍不止的罪魁禍赤血刀開始力,一股滲出如血液一般的真氣自葉昶腳下起,覆蓋住葉昶全身。

劍氣霎那間便變得如嫻靜小娘一般溫柔,輕輕吹過如楊柳拂麵。

在已有靈性的赤血麵前,這些無主劍氣如何能夠猖獗?

葉昶心念一動,赤血刀破鞘而出,護住地飛掠至倒飛的葉昶身下,使出吃奶的勁道撐住下墜之勢。

過了好半響後,葉昶身子才頓下頹勢,無形化有形的劍氣自底下無縫不鑽地上拱,好在葉昶雖是致虛卻可使出以氣化靈的手段外放,將真氣平攤至周身各處。

鬆了一口氣的葉昶向下,依舊不見穀底,隻好駕馭著赤血繼續下沉。

與赤血相關聯的葉昶感覺到了自到了這劍墳後,赤血這柄刀彷彿便沸騰興奮了起來,似乎比葉昶這個主人更加想要下掠。

令葉昶極為驚奇之處是越朝下,想象中的伸手不見五指並未出現,反倒是越明亮了起來。

不知穀底到底有什麼天才地寶,使得本應是深夜的穀底亮如白晝。

隨著深入,葉昶覺得周身劍氣越加旺盛,原先並未能夠破除自己真氣的劍氣已加強了數倍不止。

以刀入道擅攻伐,至於這守之一勢,還真是葉昶最為薄弱之處。

不片刻,葉昶周身已鮮血淋漓了,景象頗為淒慘。

又下沉了四五十丈,葉昶已血肉模糊。

這時葉昶頓下身子,猶豫不知到底該不該繼續下潛,若是再下去的話,恐怕這條小命堪憂。

其實,以往下來之人從未經曆過於葉昶這般狂暴的劍氣,與葉昶相比,反是小打小鬨了。

不過正在此時,使得真氣狂暴數倍不止的罪魁禍赤血刀開始力,一股滲出如血液一般的真氣自葉昶腳下起,覆蓋住葉昶全身。

劍氣霎那間便變得如嫻靜小娘一般溫柔,輕輕吹過如楊柳拂麵。

在已有靈性的赤血麵前,這些無主劍氣如何能夠猖獗?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