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劍墳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三十四章 劍墳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最後葉大少未能如願以償地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反而是還要與一個男人同睡一榻,彆提有多委屈彆扭了。

好好的一樁,不,是兩樁姻緣硬是被這個不識好歹的孫溪拆散。

漸漸接納了柯綠韻的孫溪委實是被逼出來的,雖同處一房,但向來中正的孫溪也不過是穩穩噹噹地坐在了一張椅子上,不敢越雷池一步。

但是從小與父母親睡一張床,見慣了父母打架的柯綠韻多多少少瞭解一些閨中秘聞:

夫妻之間是要睡一張床,並且一起打架的。

但他一個黃花大閨女所知也有限,僅僅知道這麼一點,至於打什麼架,他這個出身鎮子未曾見過花花世界的柯大俠便一概不知了。

柯綠韻以自己所聞,不斷地‘挑釁’孫溪,說什麼都是夫妻了,理所應當地共枕一木,還有裝模做樣地說著從市井之中學來諸如‘我會對你負責’的行內粗話。

若是被葉昶知曉了在自己身前蠻橫不可名狀的柯大姐在孫溪麵前強裝嫵媚的樣,恐怕不是饞涎欲滴,而是能笑到前仰後貼,全身痙攣抽搐。

不甘心被攪了好事的葉昶豈能讓在旁邊打坐的孫溪如願修行?

葉昶褪去身上的衣物,故意製造出不停歇的響聲,將專注吸納真氣的孫溪驚醒。

甫一睜開雙眼的孫溪便見到裸著身子的葉昶站直聳聳站在那裡,當即起身雙眼嫌棄之意溢於言表道:

“你做什麼?”

不屑一顧的葉昶隨意道:“你想我乾啥?老子睡覺。”

迫不得已地孫溪嘴角蹦出四個字,“不可理喻。”

身穿青衣的孫溪霍然起身,飛掠奪門而出,尋到了一處打坐地,與漫天星月同光而坐。

————

安排好了幾人住處的虞浩然畏畏縮縮,帶來了外人,不敢去拜見動不動便賞自己幾劍的父親。

猶豫的虞浩然最後終於想通了,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長痛不如短痛,便徑直推門,探出在夜色中依舊遮掩不住蒼白的腦袋。

端的是嚇人。

隻聽咻一聲,一把三尺青鋒急速射來,刺在了虞浩然腦袋不足兩寸處。

劍入木門有三分,一陣嗡鳴後才頓

了下來。

“爹,我可是你親兒子,虎毒尚且不食子,你這是非要把你親兒子打殺了才罷休不成?”

冷汗直滴的虞浩然抹了一把額頭汗珠,戰戰兢兢道。

按照平常百姓家來合計已經年過老年的穀主偏偏有中年樣貌,並且極為英武。

也是,若是,不英武也乾不出吊打兒子足以在穀中傳遍的糗事來。

他身上裝束既不如富貴膏腴家的耀眼,但也不至於寒磣,如葬劍穀一般中規中矩,不揚名,也不刻意隱於江湖之下。

惱怒生了這麼一個不肖子,將自己半生英明毀於一旦的虞星河伸出的右臂雙指收回,那釘在木門之中的劍便受到了牽引,折身而回。

“老子讓你出一趟江湖你就給老子惹來了這麼幾樁麻煩?

領人進山還算小事,暫且不說,你小子去京城留宿勾欄爭風吃醋與權貴子弟大打出手,以一敵百,好大的威風,我葬劍穀修士可禦劍而行者千八百,會怕了欺負弱女子的你們?當真是好大的口氣。

在京城你又與當今太子殿下最為得寵的皇孫起了衝突,還要皇孫親自推馬車過三橋?

...”

虞星河如數家珍一般口若懸河說個不停,越說越來氣,最後中指食指禦劍將正氣凜然的虞浩然衣物都統統割破了去。

明知躲閃不及,但依舊處處防備的虞浩然狡辯道:

“賈叔這個叛徒!”

話鋒一轉,虞浩然又道:

“老爹,凡是咱要評個理兒不是?

那什麼狗屁的京城三少在紅樓裡欺負人家弱女子,逼良為娼,我輩劍士,見了麵不出手相救,心中怎麼能安?

還有那個皇孫,明明是那小子家仆在冬日裡要搶老漢辛辛苦苦挖來的炭,我不下纔出手,誰知打了小的來老的,最後皇孫都出來為難於我,因此我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欺負到底算了...”

虞星河雙指禦劍,將手指自天而下突然一劃,在虞浩然頭頂上的那把飛劍瞬間化作了繁星點點,而後倏然而下!

霎那間,整間屋子再次憑空消失不見,除卻虞浩然周身外,一把把劍氣凝成的劍意半截入土地插在了地上。

“逆子,逆子啊。”

極有眼色的虞浩然見老爹怒氣揮去大半,光著屁股也不含羞地跑到

了虞星河身邊,為自家親爹捏捏胳膊,揉揉腿,諂媚笑道:

“爹,你以為我為何會把人帶回來?那小子可不簡單,是孟飛塵唯一的徒弟。

我可是記得你說當年我葬劍穀欠了孟飛塵一個人情,之前你還一直遺憾還不上。

今日他那個弟子來,還不剛好遂了你的願?

你以劍化刀,隨意教他一招半式的刀意刀罡,那這人情不就還上了?

而且那小子可不簡單,我葬劍穀與之結下了善緣,有備無患嘛。”

“當年盜聖聽聞我葬劍穀防守嚴密,因此動了潛入的念頭,偷我們鎮穀的那口寶劍。

盜聖輕功號稱天下第一,在我這個天玄境界之人眼皮子底下不動聲色地偷走了白珠劍。

若不是當時孟飛塵出手,以初天玄對盜聖天玄巔峰不落下風的話,恐怕這柄白珠劍早已經流落江湖之中了。”

虞星河歎口氣,禦劍而來,食指朝著半步通靈的白珠輕彈一下出嗡聲後道:

“確實是我們葬劍穀欠下來的債。

既然如此,便讓那小子去一趟我們穀底的‘劍墳’罷,有多少收穫都是他自家的本事。”

劍墳,顧名思義,便是安葬劍處的墳塚,也是葬劍穀幾百年來能夠大興的龍起之地。

當年葬劍穀代穀主開宗立派,便是以這上古遺留下來的劍墳為根基的。

劍墳之中劍氣縱橫四野,非心智堅毅之輩不能進,墳中有大機緣,但與此相伴的也是飽含劍氣的無限殺機。

劍氣盛並非隻是劍士才能悟出些道理,江湖有言,天下武功皆出一門,也並非無根之水。

“爹,你以為我為何會把人帶回來?那小子可不簡單,是孟飛塵唯一的徒弟。

我可是記得你說當年我葬劍穀欠了孟飛塵一個人情,之前你還一直遺憾還不上。

今日他那個弟子來,還不剛好遂了你的願?

你以劍化刀,隨意教他一招半式的刀意刀罡,那這人情不就還上了?

而且那小子可不簡單,我葬劍穀與之結下了善緣,有備無患嘛。”

“當年盜聖聽聞我葬劍穀防守嚴密,因此動了潛入的念頭,偷我們鎮穀的那口寶劍。

盜聖輕功號稱天下第一,在我這個天玄境界之人眼皮子底下不動聲色地偷走了白珠劍。

若不是當時孟飛塵出手,以初天玄對盜聖天玄巔峰不落下風的話,恐怕這柄白珠劍早已經流落江湖之中了。”

虞星河歎口氣,禦劍而來,食指朝著半步通靈的白珠輕彈一下出嗡聲後道:

“確實是我們葬劍穀欠下來的債。

既然如此,便讓那小子去一趟我們穀底的‘劍墳’罷,有多少收穫都是他自家的本事。”

劍墳,顧名思義,便是安葬劍處的墳塚,也是葬劍穀幾百年來能夠大興的龍起之地。

當年葬劍穀代穀主開宗立派,便是以這上古遺留下來的劍墳為根基的。

劍墳之中劍氣縱橫四野,非心智堅毅之輩不能進,墳中有大機緣,但與此相伴的也是飽含劍氣的無限殺機。

劍氣盛並非隻是劍士才能悟出些道理,江湖有言,天下武功皆出一門,也並非無根之水。

“爹,你以為我為何會把人帶回來?那小子可不簡單,是孟飛塵唯一的徒弟。

我可是記得你說當年我葬劍穀欠了孟飛塵一個人情,之前你還一直遺憾還不上。

今日他那個弟子來,還不剛好遂了你的願?

你以劍化刀,隨意教他一招半式的刀意刀罡,那這人情不就還上了?

而且那小子可不簡單,我葬劍穀與之結下了善緣,有備無患嘛。”

“當年盜聖聽聞我葬劍穀防守嚴密,因此動了潛入的念頭,偷我們鎮穀的那口寶劍。

盜聖輕功號稱天下第一,在我這個天玄境界之人眼皮子底下不動聲色地偷走了白珠劍。

若不是當時孟飛塵出手,以初天玄對盜聖天玄巔峰不落下風的話,恐怕這柄白珠劍早已經流落江湖之中了。”

虞星河歎口氣,禦劍而來,食指朝著半步通靈的白珠輕彈一下出嗡聲後道:

“確實是我們葬劍穀欠下來的債。

既然如此,便讓那小子去一趟我們穀底的‘劍墳’罷,有多少收穫都是他自家的本事。”

劍墳,顧名思義,便是安葬劍處的墳塚,也是葬劍穀幾百年來能夠大興的龍起之地。

當年葬劍穀代穀主開宗立派,便是以這上古遺留下來的劍墳為根基的。

劍墳之中劍氣縱橫四野,非心智堅毅之輩不能進,墳中有大機緣,但與此相伴的也是飽含劍氣的無限殺機。

劍氣盛並非隻是劍士才能悟出些道理,江湖有言,天下武功皆出一門,也並非無根之水。

“爹,你以為我為何會把人帶回來?那小子可不簡單,是孟飛塵唯一的徒弟。

我可是記得你說當年我葬劍穀欠了孟飛塵一個人情,之前你還一直遺憾還不上。

今日他那個弟子來,還不剛好遂了你的願?

你以劍化刀,隨意教他一招半式的刀意刀罡,那這人情不就還上了?

而且那小子可不簡單,我葬劍穀與之結下了善緣,有備無患嘛。”

“當年盜聖聽聞我葬劍穀防守嚴密,因此動了潛入的念頭,偷我們鎮穀的那口寶劍。

盜聖輕功號稱天下第一,在我這個天玄境界之人眼皮子底下不動聲色地偷走了白珠劍。

若不是當時孟飛塵出手,以初天玄對盜聖天玄巔峰不落下風的話,恐怕這柄白珠劍早已經流落江湖之中了。”

虞星河歎口氣,禦劍而來,食指朝著半步通靈的白珠輕彈一下出嗡聲後道:

“確實是我們葬劍穀欠下來的債。

既然如此,便讓那小子去一趟我們穀底的‘劍墳’罷,有多少收穫都是他自家的本事。”

劍墳,顧名思義,便是安葬劍處的墳塚,也是葬劍穀幾百年來能夠大興的龍起之地。

當年葬劍穀代穀主開宗立派,便是以這上古遺留下來的劍墳為根基的。

劍墳之中劍氣縱橫四野,非心智堅毅之輩不能進,墳中有大機緣,但與此相伴的也是飽含劍氣的無限殺機。

劍氣盛並非隻是劍士才能悟出些道理,江湖有言,天下武功皆出一門,也並非無根之水。

“爹,你以為我為何會把人帶回來?那小子可不簡單,是孟飛塵唯一的徒弟。

我可是記得你說當年我葬劍穀欠了孟飛塵一個人情,之前你還一直遺憾還不上。

今日他那個弟子來,還不剛好遂了你的願?

你以劍化刀,隨意教他一招半式的刀意刀罡,那這人情不就還上了?

而且那小子可不簡單,我葬劍穀與之結下了善緣,有備無患嘛。”

“當年盜聖聽聞我葬劍穀防守嚴密,因此動了潛入的念頭,偷我們鎮穀的那口寶劍。

盜聖輕功號稱天下第一,在我這個天玄境界之人眼皮子底下不動聲色地偷走了白珠劍。

若不是當時孟飛塵出手,以初天玄對盜聖天玄巔峰不落下風的話,恐怕這柄白珠劍早已經流落江湖之中了。”

虞星河歎口氣,禦劍而來,食指朝著半步通靈的白珠輕彈一下出嗡聲後道:

“確實是我們葬劍穀欠下來的債。

既然如此,便讓那小子去一趟我們穀底的‘劍墳’罷,有多少收穫都是他自家的本事。”

劍墳,顧名思義,便是安葬劍處的墳塚,也是葬劍穀幾百年來能夠大興的龍起之地。

當年葬劍穀代穀主開宗立派,便是以這上古遺留下來的劍墳為根基的。

劍墳之中劍氣縱橫四野,非心智堅毅之輩不能進,墳中有大機緣,但與此相伴的也是飽含劍氣的無限殺機。

劍氣盛並非隻是劍士才能悟出些道理,江湖有言,天下武功皆出一門,也並非無根之水。

“爹,你以為我為何會把人帶回來?那小子可不簡單,是孟飛塵唯一的徒弟。

我可是記得你說當年我葬劍穀欠了孟飛塵一個人情,之前你還一直遺憾還不上。

今日他那個弟子來,還不剛好遂了你的願?

你以劍化刀,隨意教他一招半式的刀意刀罡,那這人情不就還上了?

而且那小子可不簡單,我葬劍穀與之結下了善緣,有備無患嘛。”

“當年盜聖聽聞我葬劍穀防守嚴密,因此動了潛入的念頭,偷我們鎮穀的那口寶劍。

盜聖輕功號稱天下第一,在我這個天玄境界之人眼皮子底下不動聲色地偷走了白珠劍。

若不是當時孟飛塵出手,以初天玄對盜聖天玄巔峰不落下風的話,恐怕這柄白珠劍早已經流落江湖之中了。”

虞星河歎口氣,禦劍而來,食指朝著半步通靈的白珠輕彈一下出嗡聲後道:

“確實是我們葬劍穀欠下來的債。

既然如此,便讓那小子去一趟我們穀底的‘劍墳’罷,有多少收穫都是他自家的本事。”

劍墳,顧名思義,便是安葬劍處的墳塚,也是葬劍穀幾百年來能夠大興的龍起之地。

當年葬劍穀代穀主開宗立派,便是以這上古遺留下來的劍墳為根基的。

劍墳之中劍氣縱橫四野,非心智堅毅之輩不能進,墳中有大機緣,但與此相伴的也是飽含劍氣的無限殺機。

劍氣盛並非隻是劍士才能悟出些道理,江湖有言,天下武功皆出一門,也並非無根之水。

“爹,你以為我為何會把人帶回來?那小子可不簡單,是孟飛塵唯一的徒弟。

我可是記得你說當年我葬劍穀欠了孟飛塵一個人情,之前你還一直遺憾還不上。

今日他那個弟子來,還不剛好遂了你的願?

你以劍化刀,隨意教他一招半式的刀意刀罡,那這人情不就還上了?

而且那小子可不簡單,我葬劍穀與之結下了善緣,有備無患嘛。”

“當年盜聖聽聞我葬劍穀防守嚴密,因此動了潛入的念頭,偷我們鎮穀的那口寶劍。

盜聖輕功號稱天下第一,在我這個天玄境界之人眼皮子底下不動聲色地偷走了白珠劍。

若不是當時孟飛塵出手,以初天玄對盜聖天玄巔峰不落下風的話,恐怕這柄白珠劍早已經流落江湖之中了。”

虞星河歎口氣,禦劍而來,食指朝著半步通靈的白珠輕彈一下出嗡聲後道:

“確實是我們葬劍穀欠下來的債。

既然如此,便讓那小子去一趟我們穀底的‘劍墳’罷,有多少收穫都是他自家的本事。”

劍墳,顧名思義,便是安葬劍處的墳塚,也是葬劍穀幾百年來能夠大興的龍起之地。

當年葬劍穀代穀主開宗立派,便是以這上古遺留下來的劍墳為根基的。

劍墳之中劍氣縱橫四野,非心智堅毅之輩不能進,墳中有大機緣,但與此相伴的也是飽含劍氣的無限殺機。

劍氣盛並非隻是劍士才能悟出些道理,江湖有言,天下武功皆出一門,也並非無根之水。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