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深誰不睡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深誰不睡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乖乖隆地咚。

一踏入葬劍穀的地界,便有一名負責守山的葬劍穀弟子自天而降一般地單膝跪地,對著虞浩然這地位不能動分毫的少穀主恭恭敬敬喊了一聲少穀主。

那弟子帶著一行人在山裡九九十八彎地亂轉。

真他奶奶的嚴防死守。

試問,堂堂正正的葬劍穀,天下前十甲的名門大派,穀內高手無數,哪會有不開眼不要命的混賬來招惹這殺氣凝實的劍穀?

哪裡還需要營造這一層層凡人仙人勿進的大陣啊。

儼然東道主的虞浩然向葉昶一行人介紹著那一座座以天下名劍為名的陡峭山峰。都是一些時代無從考究的名劍,那一座是什麼聞所未聞的碧靈,這一座什麼千年百年前纔出現的巨闕峰。

李念一這個年紀最小的小子驚叫連連,咋咋呼呼還真符合他這個年紀。

不過驚呼聲不隻是李念一,還有四怪之一的毛四兒。

其餘從未來過此地包括葉昶在內冇見過這大陣仗的幾人也都溢於表。

如劍一般高聳入雲的山峰單此一點還不足以令葉昶幾人驚異。

那山峰之中逸散而出的一道道蒼茫古樸的劍氣纔是峰之精髓所在。

高峰藏劍氣,這還是頭一遭見,若是說寶劍出鞘冷芒含劍氣那不驚奇,可這山是怎麼一回事?

莫說是他們一行人,即便是當初第一次來此地的孟飛塵也對這神仙手段驚歎不已呢。

葉昶幾個土包子進了山,入了群峰之心的穀地,眼前便陡然豁然開朗起來。

宛如口袋一般的穀地鱗次櫛比地修建著並不奢華的茅簷房屋,上去倒不是像是一派之地,反倒是一處深藏大山之中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了。

也去過不少地方的葉昶心中暗暗稱奇,倒是冇想到這大名鼎鼎的葬劍穀是這幅模樣。

還以為大門大派都講究個江湖麵子,格外用心修建門派以此來彰顯自家名聲呢。

若是無名無勢的,得不來錢財,門派弟子也每日花銷用度哪裡來,莫非當真以為做了修行中人便可以飲露餐風了?修行至大羅境界頂了天也不過個把月不吃不喝,再長也隻有橫死當場的宿命,更彆提之下了

江湖上那些各種傳言厲害得緊,這門那派的一個個講究一個仙人氣息,今日江湖上哪個知名英雄與誰打了一架,不分勝負,明日哪個降妖伏魔的大派救下一村之人免受魔教屠戮,神乎其神。

可卻冇有聽說過江湖上門派英雄的吃喝拉撒。

據葉昶所知,那些門派將自家山門修建宛如仙境一般,可不就是為了增加香客,獲些足以支起花銷的香火錢?

即便是不是道家抑不是佛門的門派,也懂得固守一地平安,從百姓手中得來一些保護費,或者收納幾名貴家膏腴子弟當門徒,收繳些富家不忍弟子受苦的錢財。

可眼前這不走俗世的葬劍穀卻自給自足,在這清風明月中的山穀內耕地足食。

倒是門派中的一屢清風。

葉昶並不知曉,若不是跟著虞浩然這位視門內規矩於無一物的少穀主一同而來,恐怕他還真冇機會一睹葬劍穀的身為劍門扛鼎的天顏,因為葬劍穀向來極少對外敞開門戶。

隻有實力說得過去的弟子在一位初天玄長老手下走過一招半式的纔有機會外出曆練。

像虞浩然這樣以覆命巔峰與天玄高手打個不分上下甚至使出劍雲僥倖獲勝的天纔可不多見。

因此葬劍穀每有出山的人物,總是武林江湖上的一項值得關注之事。

葉昶並不知曉虞浩然此次出江湖,打殺了多少想要籍他一個少穀主為墊腳石,希冀出人頭地不自量力的劍道高手。

其中有一人境界甚至是中天玄。

這便是天下頂尖之人的實力,饒是以葉昶這個越境殺敵的箇中能手也咂舌不已。

虞浩然將龍昌逛了個大遍,在江湖上也有了一席之地,這纔在賈古這老頭督促下不情不願地回山。

在穀內除了練劍與耕田,清心寡慾外,哪裡有什麼趣兒?

還是外麵花天酒地,夜宿勾欄來的暢快淋漓些。

虞浩然可是打定主意當上穀主,定要將葬劍穀這個練劍不成不準出山的壞規矩給廢除掉。

因為天色已晚,暮色西沉,葉昶一行人並未拜見那位江湖上有諾大名頭的虞星河,而是尋了緊挨著的兩三房屋住下,待到次日清晨再去會客廳。

真他奶奶的是個兄弟,虞浩然隻安排了三間房,形影

不離的四兄弟一間,葉昶與齊孤萍、李念一‘一家三口’一間,孫溪與柯綠韻小兩口一間。

這倒是讓早就抱著異樣心思的葉昶逗得一樂,也不知虞浩然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明裡暗裡幫助自己抓住這一線生機。

最後帶葉昶與齊孤萍進了門的虞浩然根本冇給齊孤萍反駁的餘地,便直接從劍囊中禦出飛劍,偷偷架空而去了。

雖有了一個孩子但依舊黃花大閨女一般的齊孤萍冇有如在懸空寺那般的堅毅心性了,鬨了個大紅臉後,扭扭捏捏猶猶豫豫,也不知趕不趕葉昶走。

不趕走的話,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可有可無的李念一那可不就是孤男寡女。

趕走的話,莫非真要將恩公露宿街頭,與寒風為伴?

當真是左右為難呐。

行了一路勞累不堪的李念一對這些大人複雜心思似懂非懂,他懵懵懂懂迷迷糊糊率先上了那趟三人都綽綽有餘的大床,哈欠連連道:

“孃親,師傅,你們倆怎麼不上床榻?”

齊孤萍一張俏臉霎那間紅透了心神。

見兩人不說話,人小鬼大的李念一嘻嘻一笑接著道:

“要不我去找四前輩,你給您們二老添麻煩了?”

葉昶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怒目而視著李念一的齊孤萍,正要一本正經開口說出當個爺們讓出床位的話來,卻聽聞咚咚的敲門聲。

門外反倒是小孃的孫溪道:

“葉小子,讓齊姑娘與柯綠韻一起睡,你我叔侄一起。”

葉昶打量著齊孤萍曼妙身材,調侃道:

“師叔,那不行呀,我與孤萍已經脫下了衣物,身上乾乾淨淨躺在床榻上了。

要不你也回去乾乾淨淨地與我柯姐姐坦誠相待。

人家一片癡心,你可不準負了人家啊。

師叔你若是真對我柯姐冇什麼念想,不如讓給你這個單身已久的師侄得了,我葉昶也不會辜負了...”

原先還並不敢入門的孫溪正要禦劍至山巔打坐修行一夜,可聽到葉昶說起來不停,甚至懷裡抱著一個口中說著另外一個的不正經言語,當即一腳將門踹開。

著屋內坐在椅子上那人說個不停的孫溪陰冷一笑道:

“你小子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這倒是讓早就抱著異樣心思的葉昶逗得一樂,也不知虞浩然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明裡暗裡幫助自己抓住這一線生機。

最後帶葉昶與齊孤萍進了門的虞浩然根本冇給齊孤萍反駁的餘地,便直接從劍囊中禦出飛劍,偷偷架空而去了。

雖有了一個孩子但依舊黃花大閨女一般的齊孤萍冇有如在懸空寺那般的堅毅心性了,鬨了個大紅臉後,扭扭捏捏猶猶豫豫,也不知趕不趕葉昶走。

不趕走的話,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可有可無的李念一那可不就是孤男寡女。

趕走的話,莫非真要將恩公露宿街頭,與寒風為伴?

當真是左右為難呐。

行了一路勞累不堪的李念一對這些大人複雜心思似懂非懂,他懵懵懂懂迷迷糊糊率先上了那趟三人都綽綽有餘的大床,哈欠連連道:

“孃親,師傅,你們倆怎麼不上床榻?”

齊孤萍一張俏臉霎那間紅透了心神。

見兩人不說話,人小鬼大的李念一嘻嘻一笑接著道:

“要不我去找四前輩,你給您們二老添麻煩了?”

葉昶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怒目而視著李念一的齊孤萍,正要一本正經開口說出當個爺們讓出床位的話來,卻聽聞咚咚的敲門聲。

門外反倒是小孃的孫溪道:

“葉小子,讓齊姑娘與柯綠韻一起睡,你我叔侄一起。”

葉昶打量著齊孤萍曼妙身材,調侃道:

“師叔,那不行呀,我與孤萍已經脫下了衣物,身上乾乾淨淨躺在床榻上了。

要不你也回去乾乾淨淨地與我柯姐姐坦誠相待。

人家一片癡心,你可不準負了人家啊。

師叔你若是真對我柯姐冇什麼念想,不如讓給你這個單身已久的師侄得了,我葉昶也不會辜負了...”

原先還並不敢入門的孫溪正要禦劍至山巔打坐修行一夜,可聽到葉昶說起來不停,甚至懷裡抱著一個口中說著另外一個的不正經言語,當即一腳將門踹開。

著屋內坐在椅子上那人說個不停的孫溪陰冷一笑道:

“你小子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這倒是讓早就抱著異樣心思的葉昶逗得一樂,也不知虞浩然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明裡暗裡幫助自己抓住這一線生機。

最後帶葉昶與齊孤萍進了門的虞浩然根本冇給齊孤萍反駁的餘地,便直接從劍囊中禦出飛劍,偷偷架空而去了。

雖有了一個孩子但依舊黃花大閨女一般的齊孤萍冇有如在懸空寺那般的堅毅心性了,鬨了個大紅臉後,扭扭捏捏猶猶豫豫,也不知趕不趕葉昶走。

不趕走的話,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可有可無的李念一那可不就是孤男寡女。

趕走的話,莫非真要將恩公露宿街頭,與寒風為伴?

當真是左右為難呐。

行了一路勞累不堪的李念一對這些大人複雜心思似懂非懂,他懵懵懂懂迷迷糊糊率先上了那趟三人都綽綽有餘的大床,哈欠連連道:

“孃親,師傅,你們倆怎麼不上床榻?”

齊孤萍一張俏臉霎那間紅透了心神。

見兩人不說話,人小鬼大的李念一嘻嘻一笑接著道:

“要不我去找四前輩,你給您們二老添麻煩了?”

葉昶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怒目而視著李念一的齊孤萍,正要一本正經開口說出當個爺們讓出床位的話來,卻聽聞咚咚的敲門聲。

門外反倒是小孃的孫溪道:

“葉小子,讓齊姑娘與柯綠韻一起睡,你我叔侄一起。”

葉昶打量著齊孤萍曼妙身材,調侃道:

“師叔,那不行呀,我與孤萍已經脫下了衣物,身上乾乾淨淨躺在床榻上了。

要不你也回去乾乾淨淨地與我柯姐姐坦誠相待。

人家一片癡心,你可不準負了人家啊。

師叔你若是真對我柯姐冇什麼念想,不如讓給你這個單身已久的師侄得了,我葉昶也不會辜負了...”

原先還並不敢入門的孫溪正要禦劍至山巔打坐修行一夜,可聽到葉昶說起來不停,甚至懷裡抱著一個口中說著另外一個的不正經言語,當即一腳將門踹開。

著屋內坐在椅子上那人說個不停的孫溪陰冷一笑道:

“你小子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這倒是讓早就抱著異樣心思的葉昶逗得一樂,也不知虞浩然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明裡暗裡幫助自己抓住這一線生機。

最後帶葉昶與齊孤萍進了門的虞浩然根本冇給齊孤萍反駁的餘地,便直接從劍囊中禦出飛劍,偷偷架空而去了。

雖有了一個孩子但依舊黃花大閨女一般的齊孤萍冇有如在懸空寺那般的堅毅心性了,鬨了個大紅臉後,扭扭捏捏猶猶豫豫,也不知趕不趕葉昶走。

不趕走的話,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可有可無的李念一那可不就是孤男寡女。

趕走的話,莫非真要將恩公露宿街頭,與寒風為伴?

當真是左右為難呐。

行了一路勞累不堪的李念一對這些大人複雜心思似懂非懂,他懵懵懂懂迷迷糊糊率先上了那趟三人都綽綽有餘的大床,哈欠連連道:

“孃親,師傅,你們倆怎麼不上床榻?”

齊孤萍一張俏臉霎那間紅透了心神。

見兩人不說話,人小鬼大的李念一嘻嘻一笑接著道:

“要不我去找四前輩,你給您們二老添麻煩了?”

葉昶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怒目而視著李念一的齊孤萍,正要一本正經開口說出當個爺們讓出床位的話來,卻聽聞咚咚的敲門聲。

門外反倒是小孃的孫溪道:

“葉小子,讓齊姑娘與柯綠韻一起睡,你我叔侄一起。”

葉昶打量著齊孤萍曼妙身材,調侃道:

“師叔,那不行呀,我與孤萍已經脫下了衣物,身上乾乾淨淨躺在床榻上了。

要不你也回去乾乾淨淨地與我柯姐姐坦誠相待。

人家一片癡心,你可不準負了人家啊。

師叔你若是真對我柯姐冇什麼念想,不如讓給你這個單身已久的師侄得了,我葉昶也不會辜負了...”

原先還並不敢入門的孫溪正要禦劍至山巔打坐修行一夜,可聽到葉昶說起來不停,甚至懷裡抱著一個口中說著另外一個的不正經言語,當即一腳將門踹開。

著屋內坐在椅子上那人說個不停的孫溪陰冷一笑道:

“你小子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這倒是讓早就抱著異樣心思的葉昶逗得一樂,也不知虞浩然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明裡暗裡幫助自己抓住這一線生機。

最後帶葉昶與齊孤萍進了門的虞浩然根本冇給齊孤萍反駁的餘地,便直接從劍囊中禦出飛劍,偷偷架空而去了。

雖有了一個孩子但依舊黃花大閨女一般的齊孤萍冇有如在懸空寺那般的堅毅心性了,鬨了個大紅臉後,扭扭捏捏猶猶豫豫,也不知趕不趕葉昶走。

不趕走的話,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可有可無的李念一那可不就是孤男寡女。

趕走的話,莫非真要將恩公露宿街頭,與寒風為伴?

當真是左右為難呐。

行了一路勞累不堪的李念一對這些大人複雜心思似懂非懂,他懵懵懂懂迷迷糊糊率先上了那趟三人都綽綽有餘的大床,哈欠連連道:

“孃親,師傅,你們倆怎麼不上床榻?”

齊孤萍一張俏臉霎那間紅透了心神。

見兩人不說話,人小鬼大的李念一嘻嘻一笑接著道:

“要不我去找四前輩,你給您們二老添麻煩了?”

葉昶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怒目而視著李念一的齊孤萍,正要一本正經開口說出當個爺們讓出床位的話來,卻聽聞咚咚的敲門聲。

門外反倒是小孃的孫溪道:

“葉小子,讓齊姑娘與柯綠韻一起睡,你我叔侄一起。”

葉昶打量著齊孤萍曼妙身材,調侃道:

“師叔,那不行呀,我與孤萍已經脫下了衣物,身上乾乾淨淨躺在床榻上了。

要不你也回去乾乾淨淨地與我柯姐姐坦誠相待。

人家一片癡心,你可不準負了人家啊。

師叔你若是真對我柯姐冇什麼念想,不如讓給你這個單身已久的師侄得了,我葉昶也不會辜負了...”

原先還並不敢入門的孫溪正要禦劍至山巔打坐修行一夜,可聽到葉昶說起來不停,甚至懷裡抱著一個口中說著另外一個的不正經言語,當即一腳將門踹開。

著屋內坐在椅子上那人說個不停的孫溪陰冷一笑道:

“你小子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這倒是讓早就抱著異樣心思的葉昶逗得一樂,也不知虞浩然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明裡暗裡幫助自己抓住這一線生機。

最後帶葉昶與齊孤萍進了門的虞浩然根本冇給齊孤萍反駁的餘地,便直接從劍囊中禦出飛劍,偷偷架空而去了。

雖有了一個孩子但依舊黃花大閨女一般的齊孤萍冇有如在懸空寺那般的堅毅心性了,鬨了個大紅臉後,扭扭捏捏猶猶豫豫,也不知趕不趕葉昶走。

不趕走的話,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可有可無的李念一那可不就是孤男寡女。

趕走的話,莫非真要將恩公露宿街頭,與寒風為伴?

當真是左右為難呐。

行了一路勞累不堪的李念一對這些大人複雜心思似懂非懂,他懵懵懂懂迷迷糊糊率先上了那趟三人都綽綽有餘的大床,哈欠連連道:

“孃親,師傅,你們倆怎麼不上床榻?”

齊孤萍一張俏臉霎那間紅透了心神。

見兩人不說話,人小鬼大的李念一嘻嘻一笑接著道:

“要不我去找四前輩,你給您們二老添麻煩了?”

葉昶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怒目而視著李念一的齊孤萍,正要一本正經開口說出當個爺們讓出床位的話來,卻聽聞咚咚的敲門聲。

門外反倒是小孃的孫溪道:

“葉小子,讓齊姑娘與柯綠韻一起睡,你我叔侄一起。”

葉昶打量著齊孤萍曼妙身材,調侃道:

“師叔,那不行呀,我與孤萍已經脫下了衣物,身上乾乾淨淨躺在床榻上了。

要不你也回去乾乾淨淨地與我柯姐姐坦誠相待。

人家一片癡心,你可不準負了人家啊。

師叔你若是真對我柯姐冇什麼念想,不如讓給你這個單身已久的師侄得了,我葉昶也不會辜負了...”

原先還並不敢入門的孫溪正要禦劍至山巔打坐修行一夜,可聽到葉昶說起來不停,甚至懷裡抱著一個口中說著另外一個的不正經言語,當即一腳將門踹開。

著屋內坐在椅子上那人說個不停的孫溪陰冷一笑道:

“你小子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這倒是讓早就抱著異樣心思的葉昶逗得一樂,也不知虞浩然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明裡暗裡幫助自己抓住這一線生機。

最後帶葉昶與齊孤萍進了門的虞浩然根本冇給齊孤萍反駁的餘地,便直接從劍囊中禦出飛劍,偷偷架空而去了。

雖有了一個孩子但依舊黃花大閨女一般的齊孤萍冇有如在懸空寺那般的堅毅心性了,鬨了個大紅臉後,扭扭捏捏猶猶豫豫,也不知趕不趕葉昶走。

不趕走的話,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可有可無的李念一那可不就是孤男寡女。

趕走的話,莫非真要將恩公露宿街頭,與寒風為伴?

當真是左右為難呐。

行了一路勞累不堪的李念一對這些大人複雜心思似懂非懂,他懵懵懂懂迷迷糊糊率先上了那趟三人都綽綽有餘的大床,哈欠連連道:

“孃親,師傅,你們倆怎麼不上床榻?”

齊孤萍一張俏臉霎那間紅透了心神。

見兩人不說話,人小鬼大的李念一嘻嘻一笑接著道:

“要不我去找四前輩,你給您們二老添麻煩了?”

葉昶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怒目而視著李念一的齊孤萍,正要一本正經開口說出當個爺們讓出床位的話來,卻聽聞咚咚的敲門聲。

門外反倒是小孃的孫溪道:

“葉小子,讓齊姑娘與柯綠韻一起睡,你我叔侄一起。”

葉昶打量著齊孤萍曼妙身材,調侃道:

“師叔,那不行呀,我與孤萍已經脫下了衣物,身上乾乾淨淨躺在床榻上了。

要不你也回去乾乾淨淨地與我柯姐姐坦誠相待。

人家一片癡心,你可不準負了人家啊。

師叔你若是真對我柯姐冇什麼念想,不如讓給你這個單身已久的師侄得了,我葉昶也不會辜負了...”

原先還並不敢入門的孫溪正要禦劍至山巔打坐修行一夜,可聽到葉昶說起來不停,甚至懷裡抱著一個口中說著另外一個的不正經言語,當即一腳將門踹開。

著屋內坐在椅子上那人說個不停的孫溪陰冷一笑道:

“你小子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