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約戰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三十一章 約戰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打算勸誡自家公子與葉昶保持些許距離以免受到江湖各大勢力侵擾的賈古歎口氣,自家少爺的脾性他心裡門清,壓根不會搭理他危言聳聽的言論也並不出乎意料。

連他老子親自下場,三天一小頓,五天一大頓地扒皮抽筋一般的吊起來毒打都不能管住這位爺,他一個葬劍穀中排不上號的愚鈍之人又怎能管束住?

也不知道穀主怎麼下得了手,少穀主自幼體弱多病,承載劍氣的身子鼎爐虛之不堪,好在有真氣可以禦體,否則,打一次,虞浩然便要小命丟了一次。

隻長歲月不長境界的賈古可知道當年虞穀主勞心勞力,將公子哥的虞浩然捧在手心都唯恐化了的溺愛神態。

如今怎麼就顛了個,心狠手辣,虎毒竟食子了呢。

虞浩然掩口劇烈咳嗽了兩聲,絲毫不拿自己當外人,儼然一副自己人姿態。

他說葉昶那天色已晚四個字可謂是妙不可言狀,他自己何嘗不是一個妙裡的同道中人?

否則那兩三天便捱得打豈不是虧之又虧了。

虞浩然自報家門後便是一番吹捧寒暄,令葉昶瞋目結舌地是這小子比著自己也絲毫不差。

他舌綻蓮花般地絮絮叨叨個不停,說什麼雖然他身不在東將,但作為東將邊上的肅州子民,自小便聽四怪的好名頭。

甚至賠上自家葬劍穀的名頭說當年他們葬劍穀追殺四人雖說表麵上風光無量,但那些叔叔爺爺輩分的前輩都開口稱讚四人武藝高強。

最後虞浩然更是以葬劍穀少穀主穩穩噹噹的未來穀主身份向四人道了聲歉,邀請四人前往葬劍穀小坐。

真他奶奶的滴水不漏。

相比之下,葉昶又了被小娘扶著不知誰不肯鬆手的孫溪,除了劍可還就果真冇什麼本事了。

若是說孫溪有,找小娘讓小娘倒貼是箇中高手。

不過四人與他一起前往葬劍穀也是個不錯的主意,知人知麵不知心,萬一他一到葬劍穀便遭到了他們圍攻那可大大的不妙。

他也不知道身邊的腎虛公子會不會背後捅一刀子啊。

東江四怪順水推舟,一方麵要與葉昶這個故人之徒好好親近一番,另一

方麵也確實想要去瞧瞧見識見識大名鼎鼎的葬劍穀。

葬劍穀位於四周環山的穀中,那些周遭圍繞著的如劍一般的山據說是葬劍穀的創派祖師使出了通天的大能神通,硬生生搬山形成。

那些山自成一陣,組成了葬劍穀萬劍山陣,據說是飛鳥不得過,猿猱愁攀援,但凡有不善來著,統統會被由穀中逸散而出的劍氣的所傷。

除非是有著大羅修為的天賦,否則休想輕易進去。

愈壯大的隊伍涇渭分明,葉昶與李念一齊孤萍三人挨著,身邊是在葉昶眼中便是相互依偎著的孫溪夫婦二人,後麵是喋喋不休說著閒話的東江四怪,前麵是領路的賈古與虞浩然。

葉昶向孫溪介紹自己新收的徒弟後反倒是被狠狠嘲笑了一番。

“你一個致虛境界文不成武不就的小子便敢開門立派收徒弟了?可千萬彆是誤人子弟才行。

江湖上有一個說法,天玄師,大羅徒。

意思便是若是你筋骨不錯有著突破至大羅的天賦,那可要擦亮眼睛找準師傅了,最小也要找一個天玄境界的師傅纔不會辱冇天賦,否則若是找了一個玄牝致虛的師傅,恐怕入天玄都難,更彆提什麼大羅神仙境界了。”

孫溪可是知曉葉昶這個名義上師侄的秉性,在飛塵鎮讓他望風可是記憶猶新呐。

每次遇到這位常常將‘英雄拔舌,屠夫拔刀’掛在嘴上的師侄,他都忍不住出言與之較量一番。

聽的此言,饒是以葉昶厚臉皮也破天荒地紅了臉,當初收徒他也是心血來潮,事後也暗暗後悔。

他會教個錘子徒弟,與孟老道一起時,他便想著當個甩手掌櫃將自家兒子交給老道師傅,更何況是這不沾親帶故的小子。

葉昶乾咳兩聲訕訕一笑弱弱道:

“這是哪裡來的狗屁說法,迂腐至極。

常言道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真當大羅是大白菜不成,那些資質不差的天才們師傅不差,也冇見到他們突破到了天玄。”

葉昶頓了頓,若有所感忽然道:

“老孫,你遊曆江湖不是怎麼也來到了這肅州?”

抱劍的孫溪瞥了一眼走在前方的虞浩然,眉目凝重道:

“我聽說葬劍穀少穀主是年輕一代中劍術大才,實

力更是已至覆命巔峰,因此想來與這位少穀主一教高下。

如今來,此人確實是我人生一大勁敵。”

柯綠韻冷哼一聲道:

“什麼大敵,我那不中的小白臉也就馬馬虎虎罷。

妥妥的一個病秧子,絕非我家男人的對手。”

似有所感的虞浩然側目回眸,頓下步子,等著葉昶趕上來。

虞浩然灑然一笑道:

“葉兄,孫兄,不知道你二人在說些什麼?”

不嫌事大的葉昶笑道:

“作為同處劍道的大才,孫兄久仰你虞兄大名,此趟前來,他便是為了與虞兄你好好切磋切磋劍術。

砸了你們葬劍穀的劍道招牌纔是極佳的好事。”

虞浩然大喜,對砸自家招牌所言渾然無覺,躍躍欲試道:

“正有此意!

我此趟遊曆江湖也去了一趟青城山,不過青城山的道士說孫兄恰巧下了山,本以為我們二人便失之交臂。

不過無巧不成,你我二人還是見了麵。

來這一架不打是不成了!”

虞浩然背後劍囊之中的白劍也隨主人興奮而嗡鳴震動,似乎在歡悅起舞。

葉昶打斷道:

“虞兄,我孫師叔方纔經曆了大戰,身上傷勢尚未痊癒,你這著急了些啊。”

虞浩然一拍額頭,“對,對,到了我葬劍穀好好休養幾天,我們倆再一教高下。”

已以孫溪妻子自居的柯綠韻雙目盯著葉昶,威脅味道十足。

彷彿再說,若是自家情郎出了什麼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這個小子一頓。

向來不怕女人的葉昶恍然無物。

倏忽間,葉昶抬目眺望,到了遠處群山疊嶂。

葬劍穀,到了。

如今來,此人確實是我人生一大勁敵。”

柯綠韻冷哼一聲道:

“什麼大敵,我那不中的小白臉也就馬馬虎虎罷。

妥妥的一個病秧子,絕非我家男人的對手。”

似有所感的虞浩然側目回眸,頓下步子,等著葉昶趕上來。

虞浩然灑然一笑道:

“葉兄,孫兄,不知道你二人在說些什麼?”

不嫌事大的葉昶笑道:

“作為同處劍道的大才,孫兄久仰你虞兄大名,此趟前來,他便是為了與虞兄你好好切磋切磋劍術。

砸了你們葬劍穀的劍道招牌纔是極佳的好事。”

虞浩然大喜,對砸自家招牌所言渾然無覺,躍躍欲試道:

“正有此意!

我此趟遊曆江湖也去了一趟青城山,不過青城山的道士說孫兄恰巧下了山,本以為我們二人便失之交臂。

不過無巧不成,你我二人還是見了麵。

來這一架不打是不成了!”

虞浩然背後劍囊之中的白劍也隨主人興奮而嗡鳴震動,似乎在歡悅起舞。

葉昶打斷道:

“虞兄,我孫師叔方纔經曆了大戰,身上傷勢尚未痊癒,你這著急了些啊。”

虞浩然一拍額頭,“對,對,到了我葬劍穀好好休養幾天,我們倆再一教高下。”

已以孫溪妻子自居的柯綠韻雙目盯著葉昶,威脅味道十足。

彷彿再說,若是自家情郎出了什麼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這個小子一頓。

向來不怕女人的葉昶恍然無物。

倏忽間,葉昶抬目眺望,到了遠處群山疊嶂。

葬劍穀,到了。

如今來,此人確實是我人生一大勁敵。”

柯綠韻冷哼一聲道:

“什麼大敵,我那不中的小白臉也就馬馬虎虎罷。

妥妥的一個病秧子,絕非我家男人的對手。”

似有所感的虞浩然側目回眸,頓下步子,等著葉昶趕上來。

虞浩然灑然一笑道:

“葉兄,孫兄,不知道你二人在說些什麼?”

不嫌事大的葉昶笑道:

“作為同處劍道的大才,孫兄久仰你虞兄大名,此趟前來,他便是為了與虞兄你好好切磋切磋劍術。

砸了你們葬劍穀的劍道招牌纔是極佳的好事。”

虞浩然大喜,對砸自家招牌所言渾然無覺,躍躍欲試道:

“正有此意!

我此趟遊曆江湖也去了一趟青城山,不過青城山的道士說孫兄恰巧下了山,本以為我們二人便失之交臂。

不過無巧不成,你我二人還是見了麵。

來這一架不打是不成了!”

虞浩然背後劍囊之中的白劍也隨主人興奮而嗡鳴震動,似乎在歡悅起舞。

葉昶打斷道:

“虞兄,我孫師叔方纔經曆了大戰,身上傷勢尚未痊癒,你這著急了些啊。”

虞浩然一拍額頭,“對,對,到了我葬劍穀好好休養幾天,我們倆再一教高下。”

已以孫溪妻子自居的柯綠韻雙目盯著葉昶,威脅味道十足。

彷彿再說,若是自家情郎出了什麼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這個小子一頓。

向來不怕女人的葉昶恍然無物。

倏忽間,葉昶抬目眺望,到了遠處群山疊嶂。

葬劍穀,到了。

如今來,此人確實是我人生一大勁敵。”

柯綠韻冷哼一聲道:

“什麼大敵,我那不中的小白臉也就馬馬虎虎罷。

妥妥的一個病秧子,絕非我家男人的對手。”

似有所感的虞浩然側目回眸,頓下步子,等著葉昶趕上來。

虞浩然灑然一笑道:

“葉兄,孫兄,不知道你二人在說些什麼?”

不嫌事大的葉昶笑道:

“作為同處劍道的大才,孫兄久仰你虞兄大名,此趟前來,他便是為了與虞兄你好好切磋切磋劍術。

砸了你們葬劍穀的劍道招牌纔是極佳的好事。”

虞浩然大喜,對砸自家招牌所言渾然無覺,躍躍欲試道:

“正有此意!

我此趟遊曆江湖也去了一趟青城山,不過青城山的道士說孫兄恰巧下了山,本以為我們二人便失之交臂。

不過無巧不成,你我二人還是見了麵。

來這一架不打是不成了!”

虞浩然背後劍囊之中的白劍也隨主人興奮而嗡鳴震動,似乎在歡悅起舞。

葉昶打斷道:

“虞兄,我孫師叔方纔經曆了大戰,身上傷勢尚未痊癒,你這著急了些啊。”

虞浩然一拍額頭,“對,對,到了我葬劍穀好好休養幾天,我們倆再一教高下。”

已以孫溪妻子自居的柯綠韻雙目盯著葉昶,威脅味道十足。

彷彿再說,若是自家情郎出了什麼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這個小子一頓。

向來不怕女人的葉昶恍然無物。

倏忽間,葉昶抬目眺望,到了遠處群山疊嶂。

葬劍穀,到了。

如今來,此人確實是我人生一大勁敵。”

柯綠韻冷哼一聲道:

“什麼大敵,我那不中的小白臉也就馬馬虎虎罷。

妥妥的一個病秧子,絕非我家男人的對手。”

似有所感的虞浩然側目回眸,頓下步子,等著葉昶趕上來。

虞浩然灑然一笑道:

“葉兄,孫兄,不知道你二人在說些什麼?”

不嫌事大的葉昶笑道:

“作為同處劍道的大才,孫兄久仰你虞兄大名,此趟前來,他便是為了與虞兄你好好切磋切磋劍術。

砸了你們葬劍穀的劍道招牌纔是極佳的好事。”

虞浩然大喜,對砸自家招牌所言渾然無覺,躍躍欲試道:

“正有此意!

我此趟遊曆江湖也去了一趟青城山,不過青城山的道士說孫兄恰巧下了山,本以為我們二人便失之交臂。

不過無巧不成,你我二人還是見了麵。

來這一架不打是不成了!”

虞浩然背後劍囊之中的白劍也隨主人興奮而嗡鳴震動,似乎在歡悅起舞。

葉昶打斷道:

“虞兄,我孫師叔方纔經曆了大戰,身上傷勢尚未痊癒,你這著急了些啊。”

虞浩然一拍額頭,“對,對,到了我葬劍穀好好休養幾天,我們倆再一教高下。”

已以孫溪妻子自居的柯綠韻雙目盯著葉昶,威脅味道十足。

彷彿再說,若是自家情郎出了什麼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這個小子一頓。

向來不怕女人的葉昶恍然無物。

倏忽間,葉昶抬目眺望,到了遠處群山疊嶂。

葬劍穀,到了。

如今來,此人確實是我人生一大勁敵。”

柯綠韻冷哼一聲道:

“什麼大敵,我那不中的小白臉也就馬馬虎虎罷。

妥妥的一個病秧子,絕非我家男人的對手。”

似有所感的虞浩然側目回眸,頓下步子,等著葉昶趕上來。

虞浩然灑然一笑道:

“葉兄,孫兄,不知道你二人在說些什麼?”

不嫌事大的葉昶笑道:

“作為同處劍道的大才,孫兄久仰你虞兄大名,此趟前來,他便是為了與虞兄你好好切磋切磋劍術。

砸了你們葬劍穀的劍道招牌纔是極佳的好事。”

虞浩然大喜,對砸自家招牌所言渾然無覺,躍躍欲試道:

“正有此意!

我此趟遊曆江湖也去了一趟青城山,不過青城山的道士說孫兄恰巧下了山,本以為我們二人便失之交臂。

不過無巧不成,你我二人還是見了麵。

來這一架不打是不成了!”

虞浩然背後劍囊之中的白劍也隨主人興奮而嗡鳴震動,似乎在歡悅起舞。

葉昶打斷道:

“虞兄,我孫師叔方纔經曆了大戰,身上傷勢尚未痊癒,你這著急了些啊。”

虞浩然一拍額頭,“對,對,到了我葬劍穀好好休養幾天,我們倆再一教高下。”

已以孫溪妻子自居的柯綠韻雙目盯著葉昶,威脅味道十足。

彷彿再說,若是自家情郎出了什麼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這個小子一頓。

向來不怕女人的葉昶恍然無物。

倏忽間,葉昶抬目眺望,到了遠處群山疊嶂。

葬劍穀,到了。

如今來,此人確實是我人生一大勁敵。”

柯綠韻冷哼一聲道:

“什麼大敵,我那不中的小白臉也就馬馬虎虎罷。

妥妥的一個病秧子,絕非我家男人的對手。”

似有所感的虞浩然側目回眸,頓下步子,等著葉昶趕上來。

虞浩然灑然一笑道:

“葉兄,孫兄,不知道你二人在說些什麼?”

不嫌事大的葉昶笑道:

“作為同處劍道的大才,孫兄久仰你虞兄大名,此趟前來,他便是為了與虞兄你好好切磋切磋劍術。

砸了你們葬劍穀的劍道招牌纔是極佳的好事。”

虞浩然大喜,對砸自家招牌所言渾然無覺,躍躍欲試道:

“正有此意!

我此趟遊曆江湖也去了一趟青城山,不過青城山的道士說孫兄恰巧下了山,本以為我們二人便失之交臂。

不過無巧不成,你我二人還是見了麵。

來這一架不打是不成了!”

虞浩然背後劍囊之中的白劍也隨主人興奮而嗡鳴震動,似乎在歡悅起舞。

葉昶打斷道:

“虞兄,我孫師叔方纔經曆了大戰,身上傷勢尚未痊癒,你這著急了些啊。”

虞浩然一拍額頭,“對,對,到了我葬劍穀好好休養幾天,我們倆再一教高下。”

已以孫溪妻子自居的柯綠韻雙目盯著葉昶,威脅味道十足。

彷彿再說,若是自家情郎出了什麼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這個小子一頓。

向來不怕女人的葉昶恍然無物。

倏忽間,葉昶抬目眺望,到了遠處群山疊嶂。

葬劍穀,到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