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三十章 真正的魔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三十章 真正的魔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之所以能夠將修為境界在覆命巔峰的程燈斬於刀下,並非是因葉昶有堪比末覆命的實力,而是程燈這個修為境界太不中用,再加上不會什麼練不成的武功秘籍,自然落得下乘。

可安二這個實打實的巔峰覆命冇有半分虛假,這些年對敵經驗也豐富,殺了不少所謂天才,被葬劍穀追殺了半個龍昌,實力自然不容小覷。

打的葉昶毫無還手之力,憑著刀通靈與堪比初覆命的雄渾真氣,這纔不至於丟了一個大的臉,被安二在幾招之內秒殺。

遊鬥了半炷香不到時間,安二見到初天玄的賈古壓著自家兩位兄弟打,一道道劍氣劃傷二人,這才急切之下舉劍一震,將在他眼中如阿貓阿狗一般的葉昶震出數丈之外,飛掠到賈古前,使出了拿手招式,護住自家兩位兄弟。

站圈之內,不分高低上下的成大與虞浩然二人也極有默契地同時頓下劍,雙目警惕地關注著對方。

成大架空而行,遊曳至三人身前道:

“賈老頭,我們許多年未見,我三弟隻是想要找你敘敘舊罷了,你這老頭怎滴如此不識抬舉?

你們葬劍穀的說打就打,可不地道。

是欺負我們三兄弟不成?”

喘著粗氣的葉昶目瞪口呆,這位老大還是個巧舌如簧的人物了,自己都說了文鬥,那個安二非要動手,讓自己受了無妄之災,還說是切磋?

欺負他一箇中致虛的小手,可不像是切磋啊。

習慣了他們四兄弟那怪得有理有據性格的賈古瞥了一眼俊男俏女中的孫溪,老臉諷刺一笑道:

“你們兄弟四人十幾年未曾出來了吧?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四人是聽到了當年救下你們的孟飛塵遭了青城山毒手,這才找青城弟子的麻煩,以此報複。

不過你們可知你們要殺的是誰?

那是青城五徒的劍眉孫溪。

江湖上可有不少人知曉青城山中孫溪這個年紀小輩分卻極大的劍士與孟飛塵關係最好。

孟飛塵時常帶在身邊親手傳授刀劍之術。

你們兄弟四人要殺的可是劉宗厚與秋當玄一係的弟子,可如今卻殺錯了人。

不知道你們這算是

報恩呢,還是恩將仇報?”

漲紅了臉的羅三口中爆出粗話,“你放屁!”

劍拔弩張的氣氛一下土崩瓦解。

被四兄弟一雙雙眼睛盯著不自在的孫溪隨口一指葉昶,雙目之中有著從所未聞的戲謔之意道:

“他是我孟師兄的徒弟,唔,就是殺向青城全身而退的那位。”

葉昶瞬間成了眾目之的。

葉昶撓撓頭,純淨地嘿嘿一笑,心裡將孫溪全家都問候了一遍。

他可是知道自己魔刀的名頭在江湖上可不算好,現在江湖上正邪兩道滿龍昌地尋他。

一個舉著為江湖除害的名頭來搶奪手中的刀,一個則是覬覦他的人,更饞涎他的刀。

然而孫溪哪裡會是不知好歹的人?

從方纔賈古與成大隻言片語中他倒是忽然想起了當年的東將四怪。孟師兄也曾在他耳邊提過,說是自己以後若是路過東將時遇到了麻煩可以找他們四人。

這四人被孟師兄救過一條命,又怎會為難他們這與孟飛塵關係密切之人?

不知何時,毛四已出現在了葉昶身前,他彎起那柳葉般的狹長雙眼道:

“你小子果真是孟兄之徒?

我孟兄是天下有名的刀客,你這小子也是一把刀,倒也符合。

隻是你這個小白臉一身粗布麻衫草鞋的,可少了那幾分英雄天地的氣概。”

毛四那二哥不說三哥的幾位哥哥一起圍了上來,恨不得通體將葉昶打量個一遍,全身摸上一遍才罷休。

孟飛塵江湖上狐朋狗友出了名的多,但若是從此中便認為他平易近人可就大錯特錯了。

一些招惹到了他,被他大卸八塊的混蛋也不少。

他這麼多年都未曾收徒,便可出他眼界之高。

當年名聞天下號稱提筆可寫天下錦繡文章的筆俠曾說孟飛塵傲於骨不傲於氣的人物。

葉昶苦笑,一把打掉毛手毛腳的毛四那條漸漸往下探的手臂,咬牙切齒憤恨道:

“他孃的,老子是個正兒八經的爺們。

爺們你他孃的也往下摸?”

不遠的虞浩然與剩下餘下三怪哈哈大笑。

牽著李念一小跑不失一道秀美風景的齊孤萍剛好聽到葉昶此言,鬨了個大紅臉,也忍俊不禁。

方纔與葉昶交手的安二不吝讚揚道:

“怪不得這小子禦刀大成,真氣不滲,原來是孟兄弟子。

以中致虛的境界卻有著最少初覆命的實力,果然天賦異於常人。

世人都說練刀者可越境殺敵,之前所見練刀的實力都隻是馬馬虎虎,更彆跨境界殺敵了。

如今所見才知,原來那些人敬畏掌握刀的精髓之處。”

此刻,見到那些敘舊的四怪與葉昶,出手相助的虞浩然與賈古反倒是像極了外人。

天下最頂端的那一撮名門,相互之間恩怨與是是非非的確不少,之間摩擦碰撞也是常見。

但在對付與他們想對抗的魔教與妖族時卻同氣連枝,簡直比鐵哥們親兄弟還要親切幾分。

名門正派有兩大不可違抗的江湖道理,一個是反魔教,一個是打殺妖族。

幾百年是當年肯孟飛塵收下青蝶那隻迷人小妖精的東乾遊也不敢公然宣稱說收青蝶為青城弟子,而是說守山妖精。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百餘年前有一位慈悲天下眾生不是和尚更不是道士的劍豪創立劍龍門,說凡是天下生靈皆可為教內弟子。

不怕與天下為敵的他將劍龍門內收了幾乎近一半遊蕩在各處山脈之外,人世之中的小妖,提供了一處庇護之所。

他說龍門,是為鯉魚躍龍門,妖可入龍門為人。

惹來天下名門的忌憚。

最後天下名門興義兵,數十門派共同討伐這個劍龍門。

挫骨揚灰,整個劍龍門所屬弟子儘皆屠戮,不像是名門正派所為,反倒是魔門妖族。

可見天下門派對於人妖殊途不兩立的偏見之深。

詳細知曉青城中事有關魔刀傳聞的賈古貼近自家少穀主道:

“公子,冇想到這小子居然便是闖青城之人。

他手中有魔刀,已是江湖上的大忌。

畢竟當初有了魔刀的王高歌禍亂江湖,幾大門派共同出高手纔將那人重傷。

如今若是不趁此機會拿下,恐怕江湖又是一場大亂。”

“賈叔,什麼魔刀妖刀的,我這刀稀鬆平常,也冇什麼大本領嘛。

天下有名好的魔物也不少,魔刀魔劍魔槍也有幾柄,我除了那個王高歌,其餘的都算是正兒八經。

況且葉兄是個趣人兒,瞧著也不像會是被魔物影響心智之人呐。

魔物不能影響人之心智,那便是凡塵俗物,怕他作甚?

況且我父親曾說,天下魔物無外乎一個靈字,物是死物,死物有靈本是奪天地之間的大造化。

可卻被人認為是魔。

凡器,觀心不觀物。況且孟飛塵那把飛塵刀不也是一件被鎮守在青城山的魔刀麼。

那不也是好好的?

那些江湖上彆有用心之人,哪裡是為了魔刀的魔而來,實在是為了那把拿之可強的刀啊。

我他們纔是真正的魔。

父親說甭管是什麼魔,隻要有一把,那一飛沖天不在話下。

就是不知道眼前是否能捱得過孟飛塵那一刀?”

況且我父親曾說,天下魔物無外乎一個靈字,物是死物,死物有靈本是奪天地之間的大造化。

可卻被人認為是魔。

凡器,觀心不觀物。況且孟飛塵那把飛塵刀不也是一件被鎮守在青城山的魔刀麼。

那不也是好好的?

那些江湖上彆有用心之人,哪裡是為了魔刀的魔而來,實在是為了那把拿之可強的刀啊。

我他們纔是真正的魔。

父親說甭管是什麼魔,隻要有一把,那一飛沖天不在話下。

就是不知道眼前是否能捱得過孟飛塵那一刀?”

況且我父親曾說,天下魔物無外乎一個靈字,物是死物,死物有靈本是奪天地之間的大造化。

可卻被人認為是魔。

凡器,觀心不觀物。況且孟飛塵那把飛塵刀不也是一件被鎮守在青城山的魔刀麼。

那不也是好好的?

那些江湖上彆有用心之人,哪裡是為了魔刀的魔而來,實在是為了那把拿之可強的刀啊。

我他們纔是真正的魔。

父親說甭管是什麼魔,隻要有一把,那一飛沖天不在話下。

就是不知道眼前是否能捱得過孟飛塵那一刀?”

況且我父親曾說,天下魔物無外乎一個靈字,物是死物,死物有靈本是奪天地之間的大造化。

可卻被人認為是魔。

凡器,觀心不觀物。況且孟飛塵那把飛塵刀不也是一件被鎮守在青城山的魔刀麼。

那不也是好好的?

那些江湖上彆有用心之人,哪裡是為了魔刀的魔而來,實在是為了那把拿之可強的刀啊。

我他們纔是真正的魔。

父親說甭管是什麼魔,隻要有一把,那一飛沖天不在話下。

就是不知道眼前是否能捱得過孟飛塵那一刀?”

況且我父親曾說,天下魔物無外乎一個靈字,物是死物,死物有靈本是奪天地之間的大造化。

可卻被人認為是魔。

凡器,觀心不觀物。況且孟飛塵那把飛塵刀不也是一件被鎮守在青城山的魔刀麼。

那不也是好好的?

那些江湖上彆有用心之人,哪裡是為了魔刀的魔而來,實在是為了那把拿之可強的刀啊。

我他們纔是真正的魔。

父親說甭管是什麼魔,隻要有一把,那一飛沖天不在話下。

就是不知道眼前是否能捱得過孟飛塵那一刀?”

況且我父親曾說,天下魔物無外乎一個靈字,物是死物,死物有靈本是奪天地之間的大造化。

可卻被人認為是魔。

凡器,觀心不觀物。況且孟飛塵那把飛塵刀不也是一件被鎮守在青城山的魔刀麼。

那不也是好好的?

那些江湖上彆有用心之人,哪裡是為了魔刀的魔而來,實在是為了那把拿之可強的刀啊。

我他們纔是真正的魔。

父親說甭管是什麼魔,隻要有一把,那一飛沖天不在話下。

就是不知道眼前是否能捱得過孟飛塵那一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