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二十九章 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安排了紫霞山逐項事宜後,將被封為名義宗門執事的戚涵涵與新鮮出爐的大長老紀銳誌一文一武留在了那裡後,便帶著齊孤萍和李念一這小子跟著盛情相邀的少穀主虞浩然前往葬劍穀。

遊曆嘛,不多走走漲漲見識,豈不是虧了這次東行?

占了紫霞山有了家底的葉昶不差那幾匹馬兒,可他卻偏偏不騎。

葉昶老氣橫秋給不懂江湖規矩的戚涵涵一番長篇大論,說什麼行走江湖騎馬必須騎劣馬而不能騎高頭大馬,穿衣必須著市井衣物而不能著華服美裘。

若是被一些人盯上了那豈不是糟糕了透頂?

倒是惹來了戚涵涵一陣嗤笑,他孃的葉子一個覆命都能夠鬥上一鬥的小高手還怕有什麼實力可用弱不經風的無賴潑皮盯上?況且其他暫且不說,身邊有這一身布衣難掩雕琢身材與氣質的齊孤萍在,已便是大大的麻煩。

美色可比財物吸引人呐。

要知道道貌岸然的高手興許對唾手可得的財寶興味索然,可對可遇不可求的貌美小娘情有獨鐘。

戚涵涵哪裡知曉,有市井直綴,有劣馬,有邋遢老道,有落魄不堪至為了一碗飯菜斤斤計較,這,纔是葉昶心中的江湖。

傳統不是。

不過葉昶冇想到會在這荒郊野外之地,遇到了孫溪這一對令人羨慕的狗男女。

葉昶也不知為何柯綠韻偏偏喜歡上了孫溪這隻喜歡劍的無趣之人。

自己和孫溪比來,到底差了哪裡?

除了實力比他孫溪差了點,其他的?他葉大少可都不認!

痛心疾的葉昶也隻能說蘿蔔白菜各有所愛。

兩人四目深情對視那一幕也恰巧落在了臉皮極厚的葉昶眼中,甚至這位久混跡勾欄的大少不自覺嘟囔聲不害臊。

蠢蠢欲動手的虞浩然見與賈古相鬥的兩人完全處在下風,也漸漸索然無味,瞥了一眼方纔與自己一道禦刀而上,明明中致虛境界自己卻不出深淺的葉昶,笑道:

“葉兄,莫非你認識那一男一女?”

不同於劍士虞浩然禦劍不收劍,趨劍回而立於身前,葉昶收刀便屈指回刀入鞘。

人還講究見人穿個衣服,咱這

刀劍不穿衣服見人難免也有幾分羞澀。

並未打算說出自己跟腳的葉昶隻說其人回答道:

“那個少俠是青城山五徒末徒的孫溪,一把青鴻劍使的出神入化,倒是與虞兄你算是同道中人。

他救過我一命,我們一起遊曆過一段時間。

至於他身邊那位親親我我的俏小娘,名字叫柯綠韻。”

葉昶頓了頓,一臉曖昧賊笑著虞浩然道:

“他們倆姦情,眼見為實,便不需我為你贅述了吧?”

麵色蒼白的虞浩然笑咳了兩聲驚異道:

“孫溪?劍眉孫溪?

我可是神交已久,隻不過我們二人從未見過。

父親曾說,我這一代中劍術可以與我稱道之人便是青城的孫溪,不久前我曾前往一趟青城,可惜,冇見到這位劍眉。”

兩人同為年輕一代劍道天才,當然都對對方有所耳聞。

不隻是虞浩然要尋孫溪問問劍,孫溪此趟來葬劍穀,其中目的不也正是被虞星河稱為‘我百年之後可為劍扛鼎’的虞浩然。

當然,這個病秧子能不能黑人送走白人是另外一說。

葉昶與虞浩然兩人縱身一掠,便至成大安二身前。

虞浩然打量著一身青衣沾染不少鮮血顯得狼狽不堪的孫溪。

孫溪亦似有所感,抬其一雙劍眉不落聲勢地直逼向宛如宿敵一般地的虞浩然。

旁邊的葉昶瞅著這白衣對青衣的有趣場麵,嘿嘿一笑。

聽老道那傢夥說,江湖上素來有宿敵一說,想來眼前這一青一白兩人便是這般講究?

葉昶砸砸嘴,彷彿到了數十年後,這惺惺相惜同為劍道第一的兩人生死一戰。

“孫溪(虞浩然),久仰大名。”

兩人出奇地同時拱手道。

葉昶雙眼肆無忌憚地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柯綠韻,似笑非笑。

總是覺得這青白兩色纔是絕配嘛。

察覺到小王八蛋不正經眼神的柯綠韻咬著虎牙,宛如一頭小母虎凶了一眼葉昶。

虞浩然興奮地收回目光,似乎對孫溪這個對手頗感滿意。

他躍躍欲試道:“你們二人,一起上吧!”

魁梧的成大低沉著嗓子道:

“憑你?對付你這種小子,我一個人便足夠了!”

成大左手伸往背後,抽出那把樣式奇

特的長劍。

成安羅毛四兄弟中其他三人實力高低興許尚有疑問,可成老大那實打實的蠻力劍術可毫無疑問的。

四兄弟當年僥倖在深山之中到了一個百餘年前坐化身亡的前輩高人的洞穴,獲得那前輩傳承劍術秘籍,因此四人所修習的功夫都是劍術。

雖說都是劍術,同處一師,可四兄弟切磋時常常是成大一人對安羅毛三人,由此可見一斑。

成大手中握著長劍,頓時周身氣勢凜然一變。

日前與一位天玄打了一場的虞浩然此刻也凝神,收起了方纔的傲然。

知曉人外人人天外有天的虞浩然並未輕敵,從小被自家親父親吊起來打訓斥不可小瞧天下英雄的他可真是不會犯糊塗毛病。

成大飛身而起,魁梧不凡的身子如鳥飛飄搖,轉瞬間便掠至虞浩然身前。

長劍自上而下,鋪天蓋地夾雜著天地巨勢而下。

彷彿成大使出來的不是劍,倒是成了一往無前的刀了。

虞浩然依舊手不沾刀,白衣不沾血,雙手結印變換。

那把白劍穿至虞浩然身前,陡然間長大,劍身形成了一個可隔絕霸道劍氣的屏障。

兩人相撞,大了數倍不止的飛劍一瞬間迴歸原樣,而成大亦頭朝地麵撞至數丈開外。

成大將手中劍朝地麵一插,身子在空中翻了一圈,穩穩落在地上。

虞浩然屈指一彈,白劍由豎變橫,而後他又一彈,白劍再次變大。

不過這次不再是防守,不再是劍身遇敵,而是銳利十足的劍尖。

虞浩然接連彈了五次。

憑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透明狀真氣凝成的白練,呼嘯如風刺向成大。

獨留下的葉昶歪著腦袋著剩下的安二笑道:

“我們倆不是他們那樣的粗人,何必打打殺殺的,墮了咱們高手的名頭,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回答葉昶的卻是奪命而來不留半分情麵的一劍。

成安羅毛四兄弟中其他三人實力高低興許尚有疑問,可成老大那實打實的蠻力劍術可毫無疑問的。

四兄弟當年僥倖在深山之中到了一個百餘年前坐化身亡的前輩高人的洞穴,獲得那前輩傳承劍術秘籍,因此四人所修習的功夫都是劍術。

雖說都是劍術,同處一師,可四兄弟切磋時常常是成大一人對安羅毛三人,由此可見一斑。

成大手中握著長劍,頓時周身氣勢凜然一變。

日前與一位天玄打了一場的虞浩然此刻也凝神,收起了方纔的傲然。

知曉人外人人天外有天的虞浩然並未輕敵,從小被自家親父親吊起來打訓斥不可小瞧天下英雄的他可真是不會犯糊塗毛病。

成大飛身而起,魁梧不凡的身子如鳥飛飄搖,轉瞬間便掠至虞浩然身前。

長劍自上而下,鋪天蓋地夾雜著天地巨勢而下。

彷彿成大使出來的不是劍,倒是成了一往無前的刀了。

虞浩然依舊手不沾刀,白衣不沾血,雙手結印變換。

那把白劍穿至虞浩然身前,陡然間長大,劍身形成了一個可隔絕霸道劍氣的屏障。

兩人相撞,大了數倍不止的飛劍一瞬間迴歸原樣,而成大亦頭朝地麵撞至數丈開外。

成大將手中劍朝地麵一插,身子在空中翻了一圈,穩穩落在地上。

虞浩然屈指一彈,白劍由豎變橫,而後他又一彈,白劍再次變大。

不過這次不再是防守,不再是劍身遇敵,而是銳利十足的劍尖。

虞浩然接連彈了五次。

憑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透明狀真氣凝成的白練,呼嘯如風刺向成大。

獨留下的葉昶歪著腦袋著剩下的安二笑道:

“我們倆不是他們那樣的粗人,何必打打殺殺的,墮了咱們高手的名頭,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回答葉昶的卻是奪命而來不留半分情麵的一劍。

成安羅毛四兄弟中其他三人實力高低興許尚有疑問,可成老大那實打實的蠻力劍術可毫無疑問的。

四兄弟當年僥倖在深山之中到了一個百餘年前坐化身亡的前輩高人的洞穴,獲得那前輩傳承劍術秘籍,因此四人所修習的功夫都是劍術。

雖說都是劍術,同處一師,可四兄弟切磋時常常是成大一人對安羅毛三人,由此可見一斑。

成大手中握著長劍,頓時周身氣勢凜然一變。

日前與一位天玄打了一場的虞浩然此刻也凝神,收起了方纔的傲然。

知曉人外人人天外有天的虞浩然並未輕敵,從小被自家親父親吊起來打訓斥不可小瞧天下英雄的他可真是不會犯糊塗毛病。

成大飛身而起,魁梧不凡的身子如鳥飛飄搖,轉瞬間便掠至虞浩然身前。

長劍自上而下,鋪天蓋地夾雜著天地巨勢而下。

彷彿成大使出來的不是劍,倒是成了一往無前的刀了。

虞浩然依舊手不沾刀,白衣不沾血,雙手結印變換。

那把白劍穿至虞浩然身前,陡然間長大,劍身形成了一個可隔絕霸道劍氣的屏障。

兩人相撞,大了數倍不止的飛劍一瞬間迴歸原樣,而成大亦頭朝地麵撞至數丈開外。

成大將手中劍朝地麵一插,身子在空中翻了一圈,穩穩落在地上。

虞浩然屈指一彈,白劍由豎變橫,而後他又一彈,白劍再次變大。

不過這次不再是防守,不再是劍身遇敵,而是銳利十足的劍尖。

虞浩然接連彈了五次。

憑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透明狀真氣凝成的白練,呼嘯如風刺向成大。

獨留下的葉昶歪著腦袋著剩下的安二笑道:

“我們倆不是他們那樣的粗人,何必打打殺殺的,墮了咱們高手的名頭,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回答葉昶的卻是奪命而來不留半分情麵的一劍。

成安羅毛四兄弟中其他三人實力高低興許尚有疑問,可成老大那實打實的蠻力劍術可毫無疑問的。

四兄弟當年僥倖在深山之中到了一個百餘年前坐化身亡的前輩高人的洞穴,獲得那前輩傳承劍術秘籍,因此四人所修習的功夫都是劍術。

雖說都是劍術,同處一師,可四兄弟切磋時常常是成大一人對安羅毛三人,由此可見一斑。

成大手中握著長劍,頓時周身氣勢凜然一變。

日前與一位天玄打了一場的虞浩然此刻也凝神,收起了方纔的傲然。

知曉人外人人天外有天的虞浩然並未輕敵,從小被自家親父親吊起來打訓斥不可小瞧天下英雄的他可真是不會犯糊塗毛病。

成大飛身而起,魁梧不凡的身子如鳥飛飄搖,轉瞬間便掠至虞浩然身前。

長劍自上而下,鋪天蓋地夾雜著天地巨勢而下。

彷彿成大使出來的不是劍,倒是成了一往無前的刀了。

虞浩然依舊手不沾刀,白衣不沾血,雙手結印變換。

那把白劍穿至虞浩然身前,陡然間長大,劍身形成了一個可隔絕霸道劍氣的屏障。

兩人相撞,大了數倍不止的飛劍一瞬間迴歸原樣,而成大亦頭朝地麵撞至數丈開外。

成大將手中劍朝地麵一插,身子在空中翻了一圈,穩穩落在地上。

虞浩然屈指一彈,白劍由豎變橫,而後他又一彈,白劍再次變大。

不過這次不再是防守,不再是劍身遇敵,而是銳利十足的劍尖。

虞浩然接連彈了五次。

憑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透明狀真氣凝成的白練,呼嘯如風刺向成大。

獨留下的葉昶歪著腦袋著剩下的安二笑道:

“我們倆不是他們那樣的粗人,何必打打殺殺的,墮了咱們高手的名頭,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回答葉昶的卻是奪命而來不留半分情麵的一劍。

成安羅毛四兄弟中其他三人實力高低興許尚有疑問,可成老大那實打實的蠻力劍術可毫無疑問的。

四兄弟當年僥倖在深山之中到了一個百餘年前坐化身亡的前輩高人的洞穴,獲得那前輩傳承劍術秘籍,因此四人所修習的功夫都是劍術。

雖說都是劍術,同處一師,可四兄弟切磋時常常是成大一人對安羅毛三人,由此可見一斑。

成大手中握著長劍,頓時周身氣勢凜然一變。

日前與一位天玄打了一場的虞浩然此刻也凝神,收起了方纔的傲然。

知曉人外人人天外有天的虞浩然並未輕敵,從小被自家親父親吊起來打訓斥不可小瞧天下英雄的他可真是不會犯糊塗毛病。

成大飛身而起,魁梧不凡的身子如鳥飛飄搖,轉瞬間便掠至虞浩然身前。

長劍自上而下,鋪天蓋地夾雜著天地巨勢而下。

彷彿成大使出來的不是劍,倒是成了一往無前的刀了。

虞浩然依舊手不沾刀,白衣不沾血,雙手結印變換。

那把白劍穿至虞浩然身前,陡然間長大,劍身形成了一個可隔絕霸道劍氣的屏障。

兩人相撞,大了數倍不止的飛劍一瞬間迴歸原樣,而成大亦頭朝地麵撞至數丈開外。

成大將手中劍朝地麵一插,身子在空中翻了一圈,穩穩落在地上。

虞浩然屈指一彈,白劍由豎變橫,而後他又一彈,白劍再次變大。

不過這次不再是防守,不再是劍身遇敵,而是銳利十足的劍尖。

虞浩然接連彈了五次。

憑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透明狀真氣凝成的白練,呼嘯如風刺向成大。

獨留下的葉昶歪著腦袋著剩下的安二笑道:

“我們倆不是他們那樣的粗人,何必打打殺殺的,墮了咱們高手的名頭,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回答葉昶的卻是奪命而來不留半分情麵的一劍。

成安羅毛四兄弟中其他三人實力高低興許尚有疑問,可成老大那實打實的蠻力劍術可毫無疑問的。

四兄弟當年僥倖在深山之中到了一個百餘年前坐化身亡的前輩高人的洞穴,獲得那前輩傳承劍術秘籍,因此四人所修習的功夫都是劍術。

雖說都是劍術,同處一師,可四兄弟切磋時常常是成大一人對安羅毛三人,由此可見一斑。

成大手中握著長劍,頓時周身氣勢凜然一變。

日前與一位天玄打了一場的虞浩然此刻也凝神,收起了方纔的傲然。

知曉人外人人天外有天的虞浩然並未輕敵,從小被自家親父親吊起來打訓斥不可小瞧天下英雄的他可真是不會犯糊塗毛病。

成大飛身而起,魁梧不凡的身子如鳥飛飄搖,轉瞬間便掠至虞浩然身前。

長劍自上而下,鋪天蓋地夾雜著天地巨勢而下。

彷彿成大使出來的不是劍,倒是成了一往無前的刀了。

虞浩然依舊手不沾刀,白衣不沾血,雙手結印變換。

那把白劍穿至虞浩然身前,陡然間長大,劍身形成了一個可隔絕霸道劍氣的屏障。

兩人相撞,大了數倍不止的飛劍一瞬間迴歸原樣,而成大亦頭朝地麵撞至數丈開外。

成大將手中劍朝地麵一插,身子在空中翻了一圈,穩穩落在地上。

虞浩然屈指一彈,白劍由豎變橫,而後他又一彈,白劍再次變大。

不過這次不再是防守,不再是劍身遇敵,而是銳利十足的劍尖。

虞浩然接連彈了五次。

憑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透明狀真氣凝成的白練,呼嘯如風刺向成大。

獨留下的葉昶歪著腦袋著剩下的安二笑道:

“我們倆不是他們那樣的粗人,何必打打殺殺的,墮了咱們高手的名頭,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回答葉昶的卻是奪命而來不留半分情麵的一劍。

成安羅毛四兄弟中其他三人實力高低興許尚有疑問,可成老大那實打實的蠻力劍術可毫無疑問的。

四兄弟當年僥倖在深山之中到了一個百餘年前坐化身亡的前輩高人的洞穴,獲得那前輩傳承劍術秘籍,因此四人所修習的功夫都是劍術。

雖說都是劍術,同處一師,可四兄弟切磋時常常是成大一人對安羅毛三人,由此可見一斑。

成大手中握著長劍,頓時周身氣勢凜然一變。

日前與一位天玄打了一場的虞浩然此刻也凝神,收起了方纔的傲然。

知曉人外人人天外有天的虞浩然並未輕敵,從小被自家親父親吊起來打訓斥不可小瞧天下英雄的他可真是不會犯糊塗毛病。

成大飛身而起,魁梧不凡的身子如鳥飛飄搖,轉瞬間便掠至虞浩然身前。

長劍自上而下,鋪天蓋地夾雜著天地巨勢而下。

彷彿成大使出來的不是劍,倒是成了一往無前的刀了。

虞浩然依舊手不沾刀,白衣不沾血,雙手結印變換。

那把白劍穿至虞浩然身前,陡然間長大,劍身形成了一個可隔絕霸道劍氣的屏障。

兩人相撞,大了數倍不止的飛劍一瞬間迴歸原樣,而成大亦頭朝地麵撞至數丈開外。

成大將手中劍朝地麵一插,身子在空中翻了一圈,穩穩落在地上。

虞浩然屈指一彈,白劍由豎變橫,而後他又一彈,白劍再次變大。

不過這次不再是防守,不再是劍身遇敵,而是銳利十足的劍尖。

虞浩然接連彈了五次。

憑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透明狀真氣凝成的白練,呼嘯如風刺向成大。

獨留下的葉昶歪著腦袋著剩下的安二笑道:

“我們倆不是他們那樣的粗人,何必打打殺殺的,墮了咱們高手的名頭,咱們以文會友如何?”

回答葉昶的卻是奪命而來不留半分情麵的一劍。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