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十二章 女人何必為難女人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十二章 女人何必為難女人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雪茵手中拎著葉昶,以一步數丈的妖怪手段囊括著妖風朝著東北方向無雨林深處竄去。

不時她還會停下腳步駐足片刻,朝著身後張望,纔再次起步北行。

葉昶經過了幾次掙紮無果後,認命也似地雙臂下垂。

刀輕鬆鬆地掛在腰間麻繩上,雪茵對於葉昶實力極為放心。

即便那把刀掛在他腰間,雪茵也並不擔心。

前幾次葉昶的試圖逃脫也證明瞭擔心是多餘的。

雪茵再次停下來駐足向後遠望,葉昶心機一動:

“雪兒妹妹,你每走十裡都會停下來駐足或長或短時間並且向後觀望,難道你是在等...等老道?

莫非你的目標是那老道?

我隻是一個誘餌?

你在前麵設了伏?”

前奔的雪茵展顏一笑道:“葉公子果然聰明,隻不過那老道實力強過我太多,我並冇有對那老道起什麼謀害之心。

隻不過想要請他幫我一個忙。”

不知走了多少裡後,天色已經極為昏暗了,正是夜間時分,到了一處前方有一座山丘的地方雪茵停了下來,似乎是在繼續說剛剛未完的話。

“公子知道我為妖,但要知道妖並不全是吃人嗜血的。

我在凝翠樓每日不厭其煩地吸取男子精氣,公子可知是為何?

並不是為了我提升實力,而是因為有人脅迫我這麼做,這纔不得已而為之。”

葉昶默然一笑,並冇有回答,隻是雙手不自覺地撫摸著腰間的四尺白刃。

他承認,這狐妖小娘確實挺好。

他雖然冇有踏跡江湖,但在豆大的雙陽城中與魏鄭兩家的公子少爺勾心鬥角、街頭巷戰也是不少,自認為也並不是一個什麼純情公子哥。

不是那話本中寧采臣似的臉不要命的窮酸生。

如今他已經站在了人家妖怪大門口了,這讓他如何相信對他冇有惡意?

雪茵出了葉昶眼眸中的質疑神色,也並冇有多做解釋。

“我不想要你的命,如果按照我說的做,你便能夠堅持到那老道來救下你的時候了。”

葉昶道:“你想要讓老道殺了那個脅迫你的人?”

雪茵此時她冇了笑容,從到那座在夜間

白色霧氣瀰漫蒸騰的霧丘之後。

雪茵便收起了自己充滿狐媚氣兒的笑容,變成了一臉凝重之色。

老道身影還未見蹤跡,雪茵並冇有踏入霧丘,隻是和葉昶在距離霧丘差不多一裡地外的地方靜靜等待。

葉昶見到雪茵張目遠眺,自己也閉上了眼睛,體會方纔那靈氣出丹田的一絲韻味,雖說自己在修行之路上還是一個菜鳥。

可有勝無,至少多了半分生存機率不是?

雪茵收回出淡藍色光芒的目光,了一眼葉昶,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嘀咕道:

“當初在凝翠樓老道是有機會殺我的,可是他感受到了我身上冇有妖氣,這才猶豫一下放了我離開。

當然,也多虧葉大公子那一聲刀下留人,小女子在這裡便謝過了。”

“也是從那時,我便盯上了你們,這幾天我一直在悄悄跟隨著你們。

便是為了尋找到機會引誘老道來這裡,殺了那個脅迫我的老妖婆。

今日見到那父子三人,我計上新來,纔來了這麼一出調虎離山、引蛇出洞。”

見到葉昶依舊冇有說話,雪茵也渾不在意,和盤膝而坐的葉昶對麵而立,雙臂環膝,將頭埋在了雙腿之間,柔柔弱弱道:

“從八年前,我和我娘被姥姥擄到了霧丘,姥姥見我姿色尚可,身上冇有因殺人而得來的妖氣,便將孃親囚禁起來要挾我替她做事。

去人類城鎮中練氣士現不了我,吸取男子精氣反饋於她...

我已經許多年冇見到孃親了。”

正說話間,一道白色身影從霧丘之中姍姍而來。

“雪兒姐姐,姥姥說你可能回來了,讓我來請你進去。”

一身白衣,雙眉如黛的一個狐妖從煙霧繚繞的霧丘裡走出,笑吟吟道。

雪茵到是和自己交好的白菁,吐了一口氣,和身邊的葉昶對視一眼,小心翼翼地問:

“白菁妹妹,姥姥還說了什麼?”

“姥姥說她聞到了你的氣息和一個男子精氣,肯定是你送來給她的,要你帶到洞中給她享用。”

白菁將目光向葉昶,捂嘴笑道:

“雪兒姐姐,這位小哥哥還蠻俊俏呢。”

葉昶手中摸刀,但又萎蔫了下來,方纔自己便不是雪茵一招之敵,更何況現在是兩隻妖呢

認命也似的被雪茵再次提著進了洞中。

葉昶甫一入洞,鋪麵而來的不是想象中的香氣,而是一股獨屬於狐狸的腥臊氣息。

雪茵和白菁到葉昶嫌棄欲吐的表情,紛紛莞爾。

可兩妖不敢說什麼,因為洞中氣味主要的散者便是位高權重,掌握著他們生死的姥姥...

天下挖洞者,無論是鼠、狐或者兔之屬,皆以彎、多見長。

其用不僅為增其廣、蓄其資,同時也是為了避敵而逃。所謂的狡兔三窟,不過如是。

葉昶被雪茵白菁二人帶著轉過一個個彎洞,終於來到了八洞二十四穴皆通的洞廳。

迎麵而來的可不是什麼懂得待客之道的文人雅客。

而是殺人、吃人不管骨頭的狐狸妖精,一雙雙充滿**的光眼睛緊緊盯著葉昶,使得他也不由得頭皮麻。

大概去,那些狐妖冇有個前八百,也至少有個百十號吧?

當然,這些狐妖達到玄牝化形之境的也不過十數隻而已。

其餘的都是一些不入流,隻能濫竽充數的狐狸,連妖都算不上。

高台上一個身著紅色低胸衣袍,極為狐媚的妖精一隻腿翹在另一隻腿上。

很是巾幗不讓鬚眉範的坐在那張黃色虎皮而鋪就的椅子上。

葉昶眯著眼睛,影影綽綽地向那唯一一隻雙眼猶如紅寶石一般散出紅光的狐妖,暗暗咂舌。

因為妖氣瀰漫的緣故,葉昶並不能夠到那張不知是傾城傾國還是能喝退千軍萬馬的臉蛋。

隻能到那火辣身材和威武巾幗的霸氣。

一道悅耳動聽的聲音飄到了葉昶耳中。

“雪兒,果然是個好俊俏的小哥。”

可話風突轉,方纔那悅耳鈴聲消失不見,又是一道極為怨毒的聲音直沖沖地鑽到了葉昶耳中。

“俊俏的男人,也往往冇有一個好東西!”

葉昶本來聽到誇讚自己的話,還想著自己能夠多堅持一段時間。

可又聽到了這無巢之怒風後,背後兀地開始冷颼颼起來。

手中握著即使有了也並不頂用,卻能增添自己三分膽氣的那柄刀。

隨著血姥雷鳴般的聲音,她身前那幾朵不知是妖氣,還是狐騷氣抑或是臭屁氣的青紅氣終於消散。

露出姥姥那張俏臉。

老是老了些,可那張狐媚瓜子臉蛋,卻風韻猶存呐。

相比於雪茵,那三分熟婦身姿是怎麼也掩蓋不住的。

無聊葉昶心中暗暗給這個老妖婆打出他心中頗為意滿中肯的點評。

雪茵隨手將葉昶扔到了地上,朝著姥姥不慌不忙地施了個萬福。

“姥姥,知道你許久不曾飲人血,因此特意拐來一個人類男人貢獻給姥姥。”

血姥嘿然一笑,“雪兒,姥姥自認為除了將你母親囚禁外,並無對不起你的地方,為何非要走上這條路?

你以為剛剛姥姥我冇聽到你說的話?

你距離霧丘太近了!真是自作聰明的貨色!”

雪茵臉色大變,飛身順手再次抓住葉昶,“走!”

“哈哈,想走?你走的了麼?”

姥姥坐在高台上,卻並冇有任何動作。

底下八隻化形女狐妖與五隻男狐妖早已攔在了雪茵身前。

雪茵望向那十三隻狐妖和舉棋不定與自己一向交好的白菁,緩緩放下葉昶,憂歎一聲,輕聲道:

“葉公子,可能我們等不到你師傅老道了,是小女子連累了你。”

雪茵又向站在那裡猶豫不決的白菁,笑道:“白妹妹,即便你出手我也不會怪罪你的。”

猶豫的白菁聽完這話,此刻依舊呆若木雞般地站在那裡,兩不相幫。

孤零零身處妖穴的葉昶與雪茵相互對視一眼,一人握緊了手中的刀,一人狐臉若隱若現,利爪格外猙獰。

到想要反抗的雪茵,血姥桀桀一聲道:

“既然你想要揭破臉皮,那姥姥我也不妨告訴你,你的孃親,在當年便已經被我殺了!我騙了你八年!”

雪茵一雙狐媚眸子藍色光芒大盛,怒氣陡升,近乎歇斯底裡般地吼了一聲這麼多年來她一直潛藏在心中的話。

“老妖婆,我要你死!”

雪茵頓足而立,凶煞回眸,左腳後跟繞地旋轉半周,同時右腳換做左踏出,弓下身子,雙膝彎曲,猶如離弦之箭朝著血姥直撲而去。

兀的一道白色身影從旁邊掠至半空,從藍雪左側撲來。

一擊將雪茵改變軌道,狠狠砸向了數丈外洞廳土牆之上。

踉踉蹌蹌站起身子的雪茵抹了一把嘴角溢位的鮮血,咬牙切齒道:

“丘狐!”

丘狐為姥姥座下實力最為高強並且對姥姥最為忠心的狐狸。

幾十年前,被十七名人類練氣士用劍陣圍殺的姥姥狼狽地奔逃至無雨林,滿身鮮血的她遇到了同樣血流不止的丘狐。

便隨手嫁接幾絲靈氣渡過,也算是挽回了丘狐半條賤命。

從那以後,丘狐便一直唯姥姥馬是瞻。

並且自改其名,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不渝。

丘狐,丘狐,守丘之狐。

無家可歸的丘狐與血姥便在這霧丘建了家。

要說整個霧丘之中姿色最為出眾是哪個?

那隻有雪茵和這個名字怪異的丘狐能夠一較高下,奪得冠了。

或許是漂亮女妖的相互妒恨,兩妖從第一次見麵便相兩厭,動如仇讎。

隻不過兩人實力是在姥姥之下最為強橫的兩妖,一個對姥姥忠心耿耿,一個是姥姥攝取精氣得力大將,身份地位也算不上能分的高下。

丘狐雙爪放在能托物的胸前,嗜殺地著雪茵舔了舔,極儘媚態。

驀地兩狐毛乍起,出一聲冷冽的嘶吼狐吟,手腳並用地運轉體內真氣,移形換影一般直衝而去。

兩狐都是致虛境的妖精,速度也非比尋常。

咚!兩狐妖在半空中第一次相撞後,便迅速落之於地。

嗒,嗒,又是一頓急促的腳步聲踏起,兩妖絲毫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甫一落地,便又徑直奔向對方。

著拳腳相加的兩隻狐狸,葉昶歎了聲氣兒,感覺頗為有趣,想著,漂亮女人何必為難漂亮女人!

丘狐,血姥座下席狐妖,初致虛境;二十年前因貌甚寢為父母所棄,瀕死,借血姥真氣而得存,遂奉血姥為主為母。

後隨血姥定居霧丘,自改名為丘狐,言,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

——天下妖誌.卷九.劍州妖誌第十八

幾十年前,被十七名人類練氣士用劍陣圍殺的姥姥狼狽地奔逃至無雨林,滿身鮮血的她遇到了同樣血流不止的丘狐。

便隨手嫁接幾絲靈氣渡過,也算是挽回了丘狐半條賤命。

從那以後,丘狐便一直唯姥姥馬是瞻。

並且自改其名,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不渝。

丘狐,丘狐,守丘之狐。

無家可歸的丘狐與血姥便在這霧丘建了家。

要說整個霧丘之中姿色最為出眾是哪個?

那隻有雪茵和這個名字怪異的丘狐能夠一較高下,奪得冠了。

或許是漂亮女妖的相互妒恨,兩妖從第一次見麵便相兩厭,動如仇讎。

隻不過兩人實力是在姥姥之下最為強橫的兩妖,一個對姥姥忠心耿耿,一個是姥姥攝取精氣得力大將,身份地位也算不上能分的高下。

丘狐雙爪放在能托物的胸前,嗜殺地著雪茵舔了舔,極儘媚態。

驀地兩狐毛乍起,出一聲冷冽的嘶吼狐吟,手腳並用地運轉體內真氣,移形換影一般直衝而去。

兩狐都是致虛境的妖精,速度也非比尋常。

咚!兩狐妖在半空中第一次相撞後,便迅速落之於地。

嗒,嗒,又是一頓急促的腳步聲踏起,兩妖絲毫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甫一落地,便又徑直奔向對方。

著拳腳相加的兩隻狐狸,葉昶歎了聲氣兒,感覺頗為有趣,想著,漂亮女人何必為難漂亮女人!

丘狐,血姥座下席狐妖,初致虛境;二十年前因貌甚寢為父母所棄,瀕死,借血姥真氣而得存,遂奉血姥為主為母。

後隨血姥定居霧丘,自改名為丘狐,言,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

——天下妖誌.卷九.劍州妖誌第十八

幾十年前,被十七名人類練氣士用劍陣圍殺的姥姥狼狽地奔逃至無雨林,滿身鮮血的她遇到了同樣血流不止的丘狐。

便隨手嫁接幾絲靈氣渡過,也算是挽回了丘狐半條賤命。

從那以後,丘狐便一直唯姥姥馬是瞻。

並且自改其名,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不渝。

丘狐,丘狐,守丘之狐。

無家可歸的丘狐與血姥便在這霧丘建了家。

要說整個霧丘之中姿色最為出眾是哪個?

那隻有雪茵和這個名字怪異的丘狐能夠一較高下,奪得冠了。

或許是漂亮女妖的相互妒恨,兩妖從第一次見麵便相兩厭,動如仇讎。

隻不過兩人實力是在姥姥之下最為強橫的兩妖,一個對姥姥忠心耿耿,一個是姥姥攝取精氣得力大將,身份地位也算不上能分的高下。

丘狐雙爪放在能托物的胸前,嗜殺地著雪茵舔了舔,極儘媚態。

驀地兩狐毛乍起,出一聲冷冽的嘶吼狐吟,手腳並用地運轉體內真氣,移形換影一般直衝而去。

兩狐都是致虛境的妖精,速度也非比尋常。

咚!兩狐妖在半空中第一次相撞後,便迅速落之於地。

嗒,嗒,又是一頓急促的腳步聲踏起,兩妖絲毫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甫一落地,便又徑直奔向對方。

著拳腳相加的兩隻狐狸,葉昶歎了聲氣兒,感覺頗為有趣,想著,漂亮女人何必為難漂亮女人!

丘狐,血姥座下席狐妖,初致虛境;二十年前因貌甚寢為父母所棄,瀕死,借血姥真氣而得存,遂奉血姥為主為母。

後隨血姥定居霧丘,自改名為丘狐,言,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

——天下妖誌.卷九.劍州妖誌第十八

幾十年前,被十七名人類練氣士用劍陣圍殺的姥姥狼狽地奔逃至無雨林,滿身鮮血的她遇到了同樣血流不止的丘狐。

便隨手嫁接幾絲靈氣渡過,也算是挽回了丘狐半條賤命。

從那以後,丘狐便一直唯姥姥馬是瞻。

並且自改其名,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不渝。

丘狐,丘狐,守丘之狐。

無家可歸的丘狐與血姥便在這霧丘建了家。

要說整個霧丘之中姿色最為出眾是哪個?

那隻有雪茵和這個名字怪異的丘狐能夠一較高下,奪得冠了。

或許是漂亮女妖的相互妒恨,兩妖從第一次見麵便相兩厭,動如仇讎。

隻不過兩人實力是在姥姥之下最為強橫的兩妖,一個對姥姥忠心耿耿,一個是姥姥攝取精氣得力大將,身份地位也算不上能分的高下。

丘狐雙爪放在能托物的胸前,嗜殺地著雪茵舔了舔,極儘媚態。

驀地兩狐毛乍起,出一聲冷冽的嘶吼狐吟,手腳並用地運轉體內真氣,移形換影一般直衝而去。

兩狐都是致虛境的妖精,速度也非比尋常。

咚!兩狐妖在半空中第一次相撞後,便迅速落之於地。

嗒,嗒,又是一頓急促的腳步聲踏起,兩妖絲毫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甫一落地,便又徑直奔向對方。

著拳腳相加的兩隻狐狸,葉昶歎了聲氣兒,感覺頗為有趣,想著,漂亮女人何必為難漂亮女人!

丘狐,血姥座下席狐妖,初致虛境;二十年前因貌甚寢為父母所棄,瀕死,借血姥真氣而得存,遂奉血姥為主為母。

後隨血姥定居霧丘,自改名為丘狐,言,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

——天下妖誌.卷九.劍州妖誌第十八

幾十年前,被十七名人類練氣士用劍陣圍殺的姥姥狼狽地奔逃至無雨林,滿身鮮血的她遇到了同樣血流不止的丘狐。

便隨手嫁接幾絲靈氣渡過,也算是挽回了丘狐半條賤命。

從那以後,丘狐便一直唯姥姥馬是瞻。

並且自改其名,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不渝。

丘狐,丘狐,守丘之狐。

無家可歸的丘狐與血姥便在這霧丘建了家。

要說整個霧丘之中姿色最為出眾是哪個?

那隻有雪茵和這個名字怪異的丘狐能夠一較高下,奪得冠了。

或許是漂亮女妖的相互妒恨,兩妖從第一次見麵便相兩厭,動如仇讎。

隻不過兩人實力是在姥姥之下最為強橫的兩妖,一個對姥姥忠心耿耿,一個是姥姥攝取精氣得力大將,身份地位也算不上能分的高下。

丘狐雙爪放在能托物的胸前,嗜殺地著雪茵舔了舔,極儘媚態。

驀地兩狐毛乍起,出一聲冷冽的嘶吼狐吟,手腳並用地運轉體內真氣,移形換影一般直衝而去。

兩狐都是致虛境的妖精,速度也非比尋常。

咚!兩狐妖在半空中第一次相撞後,便迅速落之於地。

嗒,嗒,又是一頓急促的腳步聲踏起,兩妖絲毫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甫一落地,便又徑直奔向對方。

著拳腳相加的兩隻狐狸,葉昶歎了聲氣兒,感覺頗為有趣,想著,漂亮女人何必為難漂亮女人!

丘狐,血姥座下席狐妖,初致虛境;二十年前因貌甚寢為父母所棄,瀕死,借血姥真氣而得存,遂奉血姥為主為母。

後隨血姥定居霧丘,自改名為丘狐,言,守丘之狐,願為姥姥守丘至死。

——天下妖誌.卷九.劍州妖誌第十八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