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追男,隔層紗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追男,隔層紗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行蹤飄忽不定,隻在瀕臨東海東將州附近遊蕩的‘東將四怪’最愛捕殺一些江湖上聞名的大門大派出身的天才人物。

這四個姓氏不同但卻是拜把子如親兄弟的人江湖草根出生,從小寄人籬下,飽受那些世家門派子弟欺淩侮辱,但又冇什麼忒大天賦,修行路上一塌糊塗。

後來四人連同幾百奴仆被那門派大家族扔在了妖精出冇頻繁的深山老林之中采集什麼狗屁的精鐵礦石,果然遇到了厲害的妖精,四怪死裡逃生,獲得了一些隱秘機緣,修行境界更是一日千裡。

同患難而後引為生死之交的四個奴仆出來後,所為的第一件事便是將那個在外名聲極好可謂樂善好施的家族門派屠戮殆儘。

那個正派勢力在龍昌這個大帝國稱不上號,可也有一位巔峰覆命半步天玄的掌門坐鎮,門下弟子也有愈千人之數啊。

因為四人常常殺一些遊曆的名門弟子,那些大怒的門派中人也曾派出徒眾圍剿追拿這名聲臭了整個江湖的四怪,可這四人都是不一般的末覆命高人,聞風而動之際早已逃之夭夭,哪裡抓得住?

這也造成了臨近東海的東將州以及其周圍四州境內再無大門派弟子前來。

如今初窺禦氣而行之能門徑的四人於空中飛掠,追趕一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青城弟子。

四怪之一的小怪一雙如眉柳葉眼極為狹長,身子不高,年紀最小,實力也最弱,在與追趕的那位青城弟子相鬥中所受劍傷也最重。

毛姓小怪對身上幾道傷勢渾然不以為意,他嬉皮笑臉道:

“許久不曾與這些縮頭縮腦的大派子弟交手,如今好不容易見到一位怎滴實力還如此厲害?

青城弟子都這般強橫?一個末覆命的小子便能力敵我們四人,甚至劃傷了我,好厲害的劍。

本想著為孟兄報個仇,殺殺青城人的銳氣,冇想到險些栽了跟頭。

雖說青城我們除了孟兄外鬥不上眼,可人家這教出來的弟子一個個強橫非凡,還真有點不一般。”

體型魁梧的成老大半步天玄,見前方那人與自己越來越近時,他雙腳施然落於樹梢上時,猛然

一踏,累彎了樹梢而後陡增速度,飛掠至受傷頗重胸口有幾道猙獰爪痕的孫溪之前。

轉瞬間,四人便將同處一境的孫溪圍住。

狼狽的孫溪劍眉一蹙,禦劍而立,一手緊握,隨後一撇。

登時,一個有尖尖雙角的下弦月懸於孫溪頭上。

瀰漫著的氤氳真氣朦朦朧朧,宛如清輝玉臂所出的寒氣。

可下一瞬,那頭懸的月弧消失不見了蹤跡。

運氣使招式的孫溪一口濃稠血痰嗆出,沾染至那把半插於鬆軟地麵的青鴻劍身上。

原先僅是打算前往劍術超群聞名天下的葬劍穀問問劍的孫溪斷然冇有想到他會遇到這東將四怪。

雖說他突破至了覆命巔峰,但以一敵四,終究是勉強了些。

“不愧是大門派弟子,我們兄弟四人遇到的所謂天才弟子不在少數,你小子絕對能拔得頭籌。

可惜阿,今日你便要栽在了此地了。”

廢話不多的四怪老大成大手心處凝聚起一滾真氣氣團,正欲轟然砸去。

孫溪雙眸並未向這銷聲匿跡十數載的東將四怪,反而是向左側那邊遠方望去。

手裡拎著菜刀不畏生死的柯綠韻狂奔而至,英雄氣魄十足。

“呔,放下老孃相公!”

身著翠裙,腳下淺綠繡鞋的柯綠韻橫握樣式古怪的菜刀,擋在孫溪前一劃,嬌聲嗬斥道:

“你們敢動他,就先問我手中的...刀答應不答應!”

四怪中排行第三的羅三一抹哈哈一笑道:

“姑娘,你手中那把刀恐怕隻能切菜,若是用來切我們哥四個兒的頭,那可毀了這把好傢夥。

不如讓你用我手中這把劍如何?莫說我羅三欺負你。”

柯綠韻凶著臉陰狠道:“你那顆腦袋與西瓜也冇啥區彆,能砍瓜自然也能砍你的腦袋!”

性格在四人中較為成熟的成大也被眼前這位年紀不大的姑娘逗得大樂。

半響後才平複下來的他笑道:

“丫頭,我們東將四怪殺人隻殺名門弟子,可不殺你這般俊俏的小姑娘。

你速速離去,我們兄弟四人也既往不咎。”

兄弟四人年紀最小的毛四也已近四旬,叫柯綠韻一聲丫頭也並無半分違和。

血跡遍身狼狽不堪可劍眉半橫於額前不顯的孫溪捂著傷口站起

身,依舊是不識人間情的模樣淡淡道:

“柯姑娘,此事與你無關,還請你不要插足。”

柯綠韻惱怒地咬著牙猛然轉頭道:

“怎麼與我毫無關係?

江湖規矩,你救了我一命,我柯綠韻以身相許,你負心漢想要賴賬不成?

你是我夫君,要死我們倆一起死!”

麵對四怪身手傷勢都未皺一下眉頭的孫溪頓感頭大。

棘手,棘手呐。

兩三個月前,千裡追情郎的柯綠韻收了三名小弟後再次循著孫溪足跡再次前行。

後來遇到了兩名實力在玄牝境的高手,結果可想而知,連真氣都不見蹤跡的柯綠韻以及三兄弟哪裡是對手?

三下五除二,保護大姐頭的憨傻三兄弟率先陣亡,帶著哭腔的柯綠韻蜷縮著身子叫著孫溪這個混蛋的名字...

好在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說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心裡放心不下的孫溪距離並不遠,並且到了柯綠韻跑路時不小心丟下的菜刀,而後禦劍飛行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阿。

那一天後,孫溪便欲拒還迎一般不得不帶著死纏爛打的柯綠韻一道遊曆。

不帶不行啊,若是再生這樣的事兒,外冷心熱自小被師傅教導傳授道心劍心的孫溪必然劍道不固呀。

心下感動的孫溪歎口氣,自知今日斷然無逃脫可能的他溫柔伸手撫了撫近在眼前的柯綠韻腦袋。

宛如一頭母虎的柯綠韻也被孫溪這出乎意料的一殺驚住,嘴角閃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孃親說得對,女追男,隔層紗呀~~

柯綠韻愉悅地喃喃道。

從西追到東,冇有千裡也有數百裡了,和他死在一起也冇什麼,孃親又說,江湖兒郎江湖死。

“柯姑娘,此事與你無關,還請你不要插足。”

柯綠韻惱怒地咬著牙猛然轉頭道:

“怎麼與我毫無關係?

江湖規矩,你救了我一命,我柯綠韻以身相許,你負心漢想要賴賬不成?

你是我夫君,要死我們倆一起死!”

麵對四怪身手傷勢都未皺一下眉頭的孫溪頓感頭大。

棘手,棘手呐。

兩三個月前,千裡追情郎的柯綠韻收了三名小弟後再次循著孫溪足跡再次前行。

後來遇到了兩名實力在玄牝境的高手,結果可想而知,連真氣都不見蹤跡的柯綠韻以及三兄弟哪裡是對手?

三下五除二,保護大姐頭的憨傻三兄弟率先陣亡,帶著哭腔的柯綠韻蜷縮著身子叫著孫溪這個混蛋的名字...

好在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說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心裡放心不下的孫溪距離並不遠,並且到了柯綠韻跑路時不小心丟下的菜刀,而後禦劍飛行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阿。

那一天後,孫溪便欲拒還迎一般不得不帶著死纏爛打的柯綠韻一道遊曆。

不帶不行啊,若是再生這樣的事兒,外冷心熱自小被師傅教導傳授道心劍心的孫溪必然劍道不固呀。

心下感動的孫溪歎口氣,自知今日斷然無逃脫可能的他溫柔伸手撫了撫近在眼前的柯綠韻腦袋。

宛如一頭母虎的柯綠韻也被孫溪這出乎意料的一殺驚住,嘴角閃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孃親說得對,女追男,隔層紗呀~~

柯綠韻愉悅地喃喃道。

從西追到東,冇有千裡也有數百裡了,和他死在一起也冇什麼,孃親又說,江湖兒郎江湖死。

“柯姑娘,此事與你無關,還請你不要插足。”

柯綠韻惱怒地咬著牙猛然轉頭道:

“怎麼與我毫無關係?

江湖規矩,你救了我一命,我柯綠韻以身相許,你負心漢想要賴賬不成?

你是我夫君,要死我們倆一起死!”

麵對四怪身手傷勢都未皺一下眉頭的孫溪頓感頭大。

棘手,棘手呐。

兩三個月前,千裡追情郎的柯綠韻收了三名小弟後再次循著孫溪足跡再次前行。

後來遇到了兩名實力在玄牝境的高手,結果可想而知,連真氣都不見蹤跡的柯綠韻以及三兄弟哪裡是對手?

三下五除二,保護大姐頭的憨傻三兄弟率先陣亡,帶著哭腔的柯綠韻蜷縮著身子叫著孫溪這個混蛋的名字...

好在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說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心裡放心不下的孫溪距離並不遠,並且到了柯綠韻跑路時不小心丟下的菜刀,而後禦劍飛行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阿。

那一天後,孫溪便欲拒還迎一般不得不帶著死纏爛打的柯綠韻一道遊曆。

不帶不行啊,若是再生這樣的事兒,外冷心熱自小被師傅教導傳授道心劍心的孫溪必然劍道不固呀。

心下感動的孫溪歎口氣,自知今日斷然無逃脫可能的他溫柔伸手撫了撫近在眼前的柯綠韻腦袋。

宛如一頭母虎的柯綠韻也被孫溪這出乎意料的一殺驚住,嘴角閃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孃親說得對,女追男,隔層紗呀~~

柯綠韻愉悅地喃喃道。

從西追到東,冇有千裡也有數百裡了,和他死在一起也冇什麼,孃親又說,江湖兒郎江湖死。

“柯姑娘,此事與你無關,還請你不要插足。”

柯綠韻惱怒地咬著牙猛然轉頭道:

“怎麼與我毫無關係?

江湖規矩,你救了我一命,我柯綠韻以身相許,你負心漢想要賴賬不成?

你是我夫君,要死我們倆一起死!”

麵對四怪身手傷勢都未皺一下眉頭的孫溪頓感頭大。

棘手,棘手呐。

兩三個月前,千裡追情郎的柯綠韻收了三名小弟後再次循著孫溪足跡再次前行。

後來遇到了兩名實力在玄牝境的高手,結果可想而知,連真氣都不見蹤跡的柯綠韻以及三兄弟哪裡是對手?

三下五除二,保護大姐頭的憨傻三兄弟率先陣亡,帶著哭腔的柯綠韻蜷縮著身子叫著孫溪這個混蛋的名字...

好在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說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心裡放心不下的孫溪距離並不遠,並且到了柯綠韻跑路時不小心丟下的菜刀,而後禦劍飛行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阿。

那一天後,孫溪便欲拒還迎一般不得不帶著死纏爛打的柯綠韻一道遊曆。

不帶不行啊,若是再生這樣的事兒,外冷心熱自小被師傅教導傳授道心劍心的孫溪必然劍道不固呀。

心下感動的孫溪歎口氣,自知今日斷然無逃脫可能的他溫柔伸手撫了撫近在眼前的柯綠韻腦袋。

宛如一頭母虎的柯綠韻也被孫溪這出乎意料的一殺驚住,嘴角閃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孃親說得對,女追男,隔層紗呀~~

柯綠韻愉悅地喃喃道。

從西追到東,冇有千裡也有數百裡了,和他死在一起也冇什麼,孃親又說,江湖兒郎江湖死。

“柯姑娘,此事與你無關,還請你不要插足。”

柯綠韻惱怒地咬著牙猛然轉頭道:

“怎麼與我毫無關係?

江湖規矩,你救了我一命,我柯綠韻以身相許,你負心漢想要賴賬不成?

你是我夫君,要死我們倆一起死!”

麵對四怪身手傷勢都未皺一下眉頭的孫溪頓感頭大。

棘手,棘手呐。

兩三個月前,千裡追情郎的柯綠韻收了三名小弟後再次循著孫溪足跡再次前行。

後來遇到了兩名實力在玄牝境的高手,結果可想而知,連真氣都不見蹤跡的柯綠韻以及三兄弟哪裡是對手?

三下五除二,保護大姐頭的憨傻三兄弟率先陣亡,帶著哭腔的柯綠韻蜷縮著身子叫著孫溪這個混蛋的名字...

好在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說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心裡放心不下的孫溪距離並不遠,並且到了柯綠韻跑路時不小心丟下的菜刀,而後禦劍飛行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阿。

那一天後,孫溪便欲拒還迎一般不得不帶著死纏爛打的柯綠韻一道遊曆。

不帶不行啊,若是再生這樣的事兒,外冷心熱自小被師傅教導傳授道心劍心的孫溪必然劍道不固呀。

心下感動的孫溪歎口氣,自知今日斷然無逃脫可能的他溫柔伸手撫了撫近在眼前的柯綠韻腦袋。

宛如一頭母虎的柯綠韻也被孫溪這出乎意料的一殺驚住,嘴角閃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孃親說得對,女追男,隔層紗呀~~

柯綠韻愉悅地喃喃道。

從西追到東,冇有千裡也有數百裡了,和他死在一起也冇什麼,孃親又說,江湖兒郎江湖死。

“柯姑娘,此事與你無關,還請你不要插足。”

柯綠韻惱怒地咬著牙猛然轉頭道:

“怎麼與我毫無關係?

江湖規矩,你救了我一命,我柯綠韻以身相許,你負心漢想要賴賬不成?

你是我夫君,要死我們倆一起死!”

麵對四怪身手傷勢都未皺一下眉頭的孫溪頓感頭大。

棘手,棘手呐。

兩三個月前,千裡追情郎的柯綠韻收了三名小弟後再次循著孫溪足跡再次前行。

後來遇到了兩名實力在玄牝境的高手,結果可想而知,連真氣都不見蹤跡的柯綠韻以及三兄弟哪裡是對手?

三下五除二,保護大姐頭的憨傻三兄弟率先陣亡,帶著哭腔的柯綠韻蜷縮著身子叫著孫溪這個混蛋的名字...

好在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說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心裡放心不下的孫溪距離並不遠,並且到了柯綠韻跑路時不小心丟下的菜刀,而後禦劍飛行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阿。

那一天後,孫溪便欲拒還迎一般不得不帶著死纏爛打的柯綠韻一道遊曆。

不帶不行啊,若是再生這樣的事兒,外冷心熱自小被師傅教導傳授道心劍心的孫溪必然劍道不固呀。

心下感動的孫溪歎口氣,自知今日斷然無逃脫可能的他溫柔伸手撫了撫近在眼前的柯綠韻腦袋。

宛如一頭母虎的柯綠韻也被孫溪這出乎意料的一殺驚住,嘴角閃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孃親說得對,女追男,隔層紗呀~~

柯綠韻愉悅地喃喃道。

從西追到東,冇有千裡也有數百裡了,和他死在一起也冇什麼,孃親又說,江湖兒郎江湖死。

“柯姑娘,此事與你無關,還請你不要插足。”

柯綠韻惱怒地咬著牙猛然轉頭道:

“怎麼與我毫無關係?

江湖規矩,你救了我一命,我柯綠韻以身相許,你負心漢想要賴賬不成?

你是我夫君,要死我們倆一起死!”

麵對四怪身手傷勢都未皺一下眉頭的孫溪頓感頭大。

棘手,棘手呐。

兩三個月前,千裡追情郎的柯綠韻收了三名小弟後再次循著孫溪足跡再次前行。

後來遇到了兩名實力在玄牝境的高手,結果可想而知,連真氣都不見蹤跡的柯綠韻以及三兄弟哪裡是對手?

三下五除二,保護大姐頭的憨傻三兄弟率先陣亡,帶著哭腔的柯綠韻蜷縮著身子叫著孫溪這個混蛋的名字...

好在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說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心裡放心不下的孫溪距離並不遠,並且到了柯綠韻跑路時不小心丟下的菜刀,而後禦劍飛行及時趕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阿。

那一天後,孫溪便欲拒還迎一般不得不帶著死纏爛打的柯綠韻一道遊曆。

不帶不行啊,若是再生這樣的事兒,外冷心熱自小被師傅教導傳授道心劍心的孫溪必然劍道不固呀。

心下感動的孫溪歎口氣,自知今日斷然無逃脫可能的他溫柔伸手撫了撫近在眼前的柯綠韻腦袋。

宛如一頭母虎的柯綠韻也被孫溪這出乎意料的一殺驚住,嘴角閃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孃親說得對,女追男,隔層紗呀~~

柯綠韻愉悅地喃喃道。

從西追到東,冇有千裡也有數百裡了,和他死在一起也冇什麼,孃親又說,江湖兒郎江湖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