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進山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進山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見識了覆命巔峰實力的強者,葉昶才知曉這等高人與那依靠著丹藥堆積起來的程燈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虞浩然的巔峰覆命修為纔是實打實一步一個腳印靠著葬劍穀穀中的劍涯劍氣磨礪出來的。

程燈那個煉丹中的箇中高人,可遠非虞浩然的敵手。

以葉昶這眼力勁來,兩人相鬥,程燈斷然接不了那朵劍雲。

至於他這個方纔連鄭飛章都不是對手的人而言,結果可想而知。

臉上恭恭敬敬心裡不知真假的葉昶嘿嘿一笑,點頭哈腰對這位出手相助的大俠豎起大拇指讚道:

“大丈夫頂天立地才無愧大丈夫之名,少俠仗劍出手,救我等於水火之中,果然是英雄中的大英雄!”

瞧著葉昶那熱乎勁,就差抱著眼前這位爺的大腿,叫上一聲爺爺了。

初掌大權的戚涵涵一雙鬥雞眼互殺地翻了翻白眼,與葉昶那同出一師地抱向了虞浩然身邊天玄高手的賈古。

涵涵諂媚一笑狗腿子般拋出橄欖枝道:

“大爺,可有興趣來我紫霞山做做客?

我們紫霞山雖說不是葬劍穀那樣的什麼名門大派,可我們山內風景尚足以觀。

若是大爺上了我們紫霞山,來我們紫霞山當個客卿長老,那我們紫霞山唯大爺您馬是瞻啊!”

嘴上不會說話的紀銳誌見怪不怪地偷樂傻笑,而那些被葉昶與戚涵涵留下積威深重四字的紫霞山徒眾則是目瞪口呆地盯著兩人花式賣弄。

戚涵涵在山門中整日不苟言笑,刑罰最盛。

但凡有作奸犯科之人,早已被他命令那幾名最先見風使舵的狗腿子扔在了懸崖之下。

餘下這些不成氣候的鼠輩兢兢業業,懼戚涵涵如懼虎狼。

連葉昶都不知道不著調的戚涵涵也有這心狠手辣的一麵。

按照戚涵涵說法,在他家族中這些小手段隻是家常便飯、開胃小菜而已。若不是姓氏在那擺著,葉昶也知根知底,恐怕還以為戚涵涵是他孃的龍子皇孫呢。

若是說戚涵涵在紫霞山門內有心狠一說,那葉昶這位名副其實的掌門可就是真正的手辣了。

打大長老那一次紫霞徒眾曆曆在目,捫心

自問,對於葉昶那僅中致虛卻能殺了大長老這等天賦,他們可是心服口服。

不少人都要換手中的武器,換成了江湖上出了名難練但練成了卻可以一敵十的刀呐。

可如今的掌門卻在點頭哈腰,笑臉侍於人前。

心下受用不已麵上卻波瀾無驚不起伏的病秧子虞浩然伸指在空中微抖手腕,那把宛如人立遠處的白劍便霍然歸鞘。

最好行俠仗義的虞浩然拍了拍葉昶肩膀,模仿著不知從哪個旮旯地兒學來的半吊子高人風範笑道:

“少俠年紀輕輕便能執掌一派,也是一位豪傑之士,並不比虞某差。”

頓了頓,虞浩然再次開口問道:

“請恕在下唐突,少俠麵色為何這般...如大病初癒。

莫非是有何疾?”

葉昶猝然長歎拱手道:“虞少穀主不知,我自孃胎中而出時便患先天不足之疾,醫者言我命活不過二十...”

生出同病相憐之感的虞浩然猛然間想起了自己出生後自小便迎風倒的身體,頗受折磨。

常人習武練氣皆是修為愈高則壽命愈長,身體愈壯,而他自己修為一日千裡而行,可身體卻每況愈下,顛了個個兒。

同道中人呐。

天下英雄不識我,而少俠獨明我啊!

感同身受的虞浩然握住葉昶雙手,泫然欲泣,欲言又止。

善察言觀色的葉昶忍住被男人抓住雙手的不適感,出端詳極為貼心道:

“虞少穀主,你遠道而來,如何也要進我紫霞山坐坐,否則若是傳出去至江湖上,恐怕人人皆說我紫霞山不懂待客之道。

你我二人進山門促膝長談豈不快哉?

況且如今天色已晚,下山也有一段路程要走,進山門我定設宴與少穀主暢飲一番!”

葉昶身後尖嘴猴腮的陸大鴻抬起頭打量了一下日正中央的天色,又注視著說謊話不打草稿的自家掌門,僅用聽聞的聲音嘟囔道:

“掌門說假話也著實不切實際了些。”

性子憨厚一些的吳紮瞪大兩顆眼珠如銅鈴般大小,詫異不已。

嘴角稍稍抽搐的賈古貼近虞浩然耳朵肅然道:

“公子,此人本性如何尚且不知,單這青天白日卻被他說成了臨近暮昏,可見此人...不懷好心。

依我之見,公子還是趁早下

山,以防不測啊。”

被葉昶天色已晚逗得哈哈大笑的虞浩然道:

“妙人,妙人呐。

這位少俠果然不是凡人俗物。

這天色已晚當浮人生一大白。

既然少俠熱情相邀,虞某如何能拒而不入?”

說罷,虞浩然便大踏步走進山門。

葉昶與戚涵涵擠眉弄眼傳了情一番。

進了老子的山,想要全身而退那可比登天還難。

久在四海的葉昶自然聽說當代葬劍穀穀主英姿如何,也明白葬劍穀實力勢力深不可測。

紫霞山在這肅州地界,與身為肅州第一天下也能排前十的勢力打上交道,有了幾分淵源。

以後自家弟子徒眾不開眼欺負了什麼惹不起的人物也好報上一句:我紫霞山掌門與葬劍穀少穀主相交莫逆,動我紫霞山便是與葬劍穀不兩立。

使得那些倒黴蛋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不是!

葉昶與戚涵涵這些小動作被曉得行走江湖最要小心謹慎道理的賈古儘收眼底。

不過葉昶也懶得理會,賈古這老頭又不是虞浩然枕邊人,吹不來那枕邊妖媚風。

再說,他紫霞山是比真金白銀還真地要邀請虞浩然這個救命恩人進門上山,那靠山一事隻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

葉昶坐得端行得正,怕個球?

葉昶邁開步子小跑追著虞浩然大公子上去,談笑風生與這位公子哥介紹介紹紫霞山山水。

“我們紫霞山是個小門派,山上僅有一峰,峰中最高處是主殿東望殿,繞其四周鱗次櫛比有百十房,門內弟子居住之地皆在此...”

被葉昶天色已晚逗得哈哈大笑的虞浩然道:

“妙人,妙人呐。

這位少俠果然不是凡人俗物。

這天色已晚當浮人生一大白。

既然少俠熱情相邀,虞某如何能拒而不入?”

說罷,虞浩然便大踏步走進山門。

葉昶與戚涵涵擠眉弄眼傳了情一番。

進了老子的山,想要全身而退那可比登天還難。

久在四海的葉昶自然聽說當代葬劍穀穀主英姿如何,也明白葬劍穀實力勢力深不可測。

紫霞山在這肅州地界,與身為肅州第一天下也能排前十的勢力打上交道,有了幾分淵源。

以後自家弟子徒眾不開眼欺負了什麼惹不起的人物也好報上一句:我紫霞山掌門與葬劍穀少穀主相交莫逆,動我紫霞山便是與葬劍穀不兩立。

使得那些倒黴蛋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不是!

葉昶與戚涵涵這些小動作被曉得行走江湖最要小心謹慎道理的賈古儘收眼底。

不過葉昶也懶得理會,賈古這老頭又不是虞浩然枕邊人,吹不來那枕邊妖媚風。

再說,他紫霞山是比真金白銀還真地要邀請虞浩然這個救命恩人進門上山,那靠山一事隻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

葉昶坐得端行得正,怕個球?

葉昶邁開步子小跑追著虞浩然大公子上去,談笑風生與這位公子哥介紹介紹紫霞山山水。

“我們紫霞山是個小門派,山上僅有一峰,峰中最高處是主殿東望殿,繞其四周鱗次櫛比有百十房,門內弟子居住之地皆在此...”

被葉昶天色已晚逗得哈哈大笑的虞浩然道:

“妙人,妙人呐。

這位少俠果然不是凡人俗物。

這天色已晚當浮人生一大白。

既然少俠熱情相邀,虞某如何能拒而不入?”

說罷,虞浩然便大踏步走進山門。

葉昶與戚涵涵擠眉弄眼傳了情一番。

進了老子的山,想要全身而退那可比登天還難。

久在四海的葉昶自然聽說當代葬劍穀穀主英姿如何,也明白葬劍穀實力勢力深不可測。

紫霞山在這肅州地界,與身為肅州第一天下也能排前十的勢力打上交道,有了幾分淵源。

以後自家弟子徒眾不開眼欺負了什麼惹不起的人物也好報上一句:我紫霞山掌門與葬劍穀少穀主相交莫逆,動我紫霞山便是與葬劍穀不兩立。

使得那些倒黴蛋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不是!

葉昶與戚涵涵這些小動作被曉得行走江湖最要小心謹慎道理的賈古儘收眼底。

不過葉昶也懶得理會,賈古這老頭又不是虞浩然枕邊人,吹不來那枕邊妖媚風。

再說,他紫霞山是比真金白銀還真地要邀請虞浩然這個救命恩人進門上山,那靠山一事隻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

葉昶坐得端行得正,怕個球?

葉昶邁開步子小跑追著虞浩然大公子上去,談笑風生與這位公子哥介紹介紹紫霞山山水。

“我們紫霞山是個小門派,山上僅有一峰,峰中最高處是主殿東望殿,繞其四周鱗次櫛比有百十房,門內弟子居住之地皆在此...”

被葉昶天色已晚逗得哈哈大笑的虞浩然道:

“妙人,妙人呐。

這位少俠果然不是凡人俗物。

這天色已晚當浮人生一大白。

既然少俠熱情相邀,虞某如何能拒而不入?”

說罷,虞浩然便大踏步走進山門。

葉昶與戚涵涵擠眉弄眼傳了情一番。

進了老子的山,想要全身而退那可比登天還難。

久在四海的葉昶自然聽說當代葬劍穀穀主英姿如何,也明白葬劍穀實力勢力深不可測。

紫霞山在這肅州地界,與身為肅州第一天下也能排前十的勢力打上交道,有了幾分淵源。

以後自家弟子徒眾不開眼欺負了什麼惹不起的人物也好報上一句:我紫霞山掌門與葬劍穀少穀主相交莫逆,動我紫霞山便是與葬劍穀不兩立。

使得那些倒黴蛋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不是!

葉昶與戚涵涵這些小動作被曉得行走江湖最要小心謹慎道理的賈古儘收眼底。

不過葉昶也懶得理會,賈古這老頭又不是虞浩然枕邊人,吹不來那枕邊妖媚風。

再說,他紫霞山是比真金白銀還真地要邀請虞浩然這個救命恩人進門上山,那靠山一事隻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

葉昶坐得端行得正,怕個球?

葉昶邁開步子小跑追著虞浩然大公子上去,談笑風生與這位公子哥介紹介紹紫霞山山水。

“我們紫霞山是個小門派,山上僅有一峰,峰中最高處是主殿東望殿,繞其四周鱗次櫛比有百十房,門內弟子居住之地皆在此...”

被葉昶天色已晚逗得哈哈大笑的虞浩然道:

“妙人,妙人呐。

這位少俠果然不是凡人俗物。

這天色已晚當浮人生一大白。

既然少俠熱情相邀,虞某如何能拒而不入?”

說罷,虞浩然便大踏步走進山門。

葉昶與戚涵涵擠眉弄眼傳了情一番。

進了老子的山,想要全身而退那可比登天還難。

久在四海的葉昶自然聽說當代葬劍穀穀主英姿如何,也明白葬劍穀實力勢力深不可測。

紫霞山在這肅州地界,與身為肅州第一天下也能排前十的勢力打上交道,有了幾分淵源。

以後自家弟子徒眾不開眼欺負了什麼惹不起的人物也好報上一句:我紫霞山掌門與葬劍穀少穀主相交莫逆,動我紫霞山便是與葬劍穀不兩立。

使得那些倒黴蛋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不是!

葉昶與戚涵涵這些小動作被曉得行走江湖最要小心謹慎道理的賈古儘收眼底。

不過葉昶也懶得理會,賈古這老頭又不是虞浩然枕邊人,吹不來那枕邊妖媚風。

再說,他紫霞山是比真金白銀還真地要邀請虞浩然這個救命恩人進門上山,那靠山一事隻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

葉昶坐得端行得正,怕個球?

葉昶邁開步子小跑追著虞浩然大公子上去,談笑風生與這位公子哥介紹介紹紫霞山山水。

“我們紫霞山是個小門派,山上僅有一峰,峰中最高處是主殿東望殿,繞其四周鱗次櫛比有百十房,門內弟子居住之地皆在此...”

被葉昶天色已晚逗得哈哈大笑的虞浩然道:

“妙人,妙人呐。

這位少俠果然不是凡人俗物。

這天色已晚當浮人生一大白。

既然少俠熱情相邀,虞某如何能拒而不入?”

說罷,虞浩然便大踏步走進山門。

葉昶與戚涵涵擠眉弄眼傳了情一番。

進了老子的山,想要全身而退那可比登天還難。

久在四海的葉昶自然聽說當代葬劍穀穀主英姿如何,也明白葬劍穀實力勢力深不可測。

紫霞山在這肅州地界,與身為肅州第一天下也能排前十的勢力打上交道,有了幾分淵源。

以後自家弟子徒眾不開眼欺負了什麼惹不起的人物也好報上一句:我紫霞山掌門與葬劍穀少穀主相交莫逆,動我紫霞山便是與葬劍穀不兩立。

使得那些倒黴蛋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不是!

葉昶與戚涵涵這些小動作被曉得行走江湖最要小心謹慎道理的賈古儘收眼底。

不過葉昶也懶得理會,賈古這老頭又不是虞浩然枕邊人,吹不來那枕邊妖媚風。

再說,他紫霞山是比真金白銀還真地要邀請虞浩然這個救命恩人進門上山,那靠山一事隻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

葉昶坐得端行得正,怕個球?

葉昶邁開步子小跑追著虞浩然大公子上去,談笑風生與這位公子哥介紹介紹紫霞山山水。

“我們紫霞山是個小門派,山上僅有一峰,峰中最高處是主殿東望殿,繞其四周鱗次櫛比有百十房,門內弟子居住之地皆在此...”

被葉昶天色已晚逗得哈哈大笑的虞浩然道:

“妙人,妙人呐。

這位少俠果然不是凡人俗物。

這天色已晚當浮人生一大白。

既然少俠熱情相邀,虞某如何能拒而不入?”

說罷,虞浩然便大踏步走進山門。

葉昶與戚涵涵擠眉弄眼傳了情一番。

進了老子的山,想要全身而退那可比登天還難。

久在四海的葉昶自然聽說當代葬劍穀穀主英姿如何,也明白葬劍穀實力勢力深不可測。

紫霞山在這肅州地界,與身為肅州第一天下也能排前十的勢力打上交道,有了幾分淵源。

以後自家弟子徒眾不開眼欺負了什麼惹不起的人物也好報上一句:我紫霞山掌門與葬劍穀少穀主相交莫逆,動我紫霞山便是與葬劍穀不兩立。

使得那些倒黴蛋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不是!

葉昶與戚涵涵這些小動作被曉得行走江湖最要小心謹慎道理的賈古儘收眼底。

不過葉昶也懶得理會,賈古這老頭又不是虞浩然枕邊人,吹不來那枕邊妖媚風。

再說,他紫霞山是比真金白銀還真地要邀請虞浩然這個救命恩人進門上山,那靠山一事隻不過是順手為之而已。

葉昶坐得端行得正,怕個球?

葉昶邁開步子小跑追著虞浩然大公子上去,談笑風生與這位公子哥介紹介紹紫霞山山水。

“我們紫霞山是個小門派,山上僅有一峰,峰中最高處是主殿東望殿,繞其四周鱗次櫛比有百十房,門內弟子居住之地皆在此...”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