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遠來有劍鳴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二十四章 遠來有劍鳴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真氣葉昶主,天下出了名的魔門有玄煞聖光兩派,玄煞門門門主是之前葉昶曾接觸過致虛巔峰為一破入天玄甚至大羅的劍瞎子,聖光門門主則是為世人少知,未曾露於形。

相比於那些頂尖的名門正派,魔門極少顯露於人前,為了將實力遮掩自保防止沽名釣譽的名門正派襲擊。

若不是幾十年前孟飛塵曾為了青蝶獨闖玄煞門主門並且一舉成名,恐怕玄煞門名聲依舊與聖光門一般極少為江湖人所知。

正門遍地走,魔門隻好龜縮不出頭,槍打出頭鳥的道理誰會不知?

不為外人所知的是,暗中展實力的聖光門於龍昌內的十二分殿有一殿便是在當下葉昶所在的肅州。

通過門內渠道,聖光門不久前知曉了紫霞山內已是人儘皆知的邪惡丹藥,肅州分殿殿主並未往上通報便興師動眾地派了三名長老前來,企圖將那所謂的大長老緝拿歸聖光。

不得不說,諾大的龍昌帝國尚且未曾聽聞有人能煉製出此等拔人境界心氣兒的丹藥,即便是擅丹道一途的道門也從未聽聞,興許是道門自柄名門,不削也不敢為之。

前來叩門的正是一名天玄兩名覆命巔峰的天玄三位長老。

先禮後兵的三人並未硬闖,而是展現出實力,而後引蛇出洞的伎倆。

隻是他們並不知曉如今的紫霞已改頭換麵,那位放眼天下可當作寶貝的丹道才子大長老程燈已經身亡。

三名徒步行至此地的聖光門長老便聽到整座紫霞山鳴警響鐘震徹行雲。

片刻後,葉昶帶著紀銳誌一行人飛掠趕來,站在山門前朝下觀望。

身後,整個紫霞山殘存下來為數不多的弟子亦向著這邊趕來。

葉昶雙手撫在山牆上,打量著眼下一老兩中年卻不知來曆的三人,問道:

“你們是何人,不知來我紫霞山有何貴乾?”

為的白鬚老者瞧出了葉昶年紀約莫二十左右,哪裡會知道他便是紫霞山掌事之人,況且在來之前聖光門人已探查紫霞山掌事之人是他們此行目標的白老者大長老程燈。

“我等三人前來尋紫霞山大長老程燈,速速將那程燈出來開門迎客

揹負雙手的白鬚老者眼神微閉,似睡非睡一般,並未開口,反而是他左手邊那位名叫童和泰滿身盤虯的漢子道。

葉昶微眯著眼睛答道:

“大長老因前幾日違背山門規矩,已伏誅受死,三位前輩若無其他事,還是請回罷。”

童和泰自是不信,手指著葉昶大聲道:

“放屁!前幾日程燈尚且在未死,這才五日過去,如何會身死?

若是不出,休怪我三人硬闖一窺究竟了!”

葉昶右手自牆邊滑下,扶在刀柄上,有些卑躬屈膝道:

“這位前輩,晚輩所言句句屬實,要不三位移步,勞駕往山上走上一遭?

瞧瞧晚輩所言是否屬實?”

眼尖的葉昶出三人渾身氣勢非同一般,尤其是中間那位未曾出一眼紋絲不動如山嶽的老者。

江湖上奇人異士最是不缺,葉昶可不會做出那招惹的犯傻事。

實力在初天玄的末席長老鄭飛章抬起老目凝視葉昶,葉昶之言他已信了七分,可分殿殿主所交代的事情尚未完成,那位殿主的手段他可是一清二楚。

即便是無事,也要無中生有,親自探查啊。

鄭飛章揹負雙手,一步踏出,身形轉瞬間便至葉昶身前。

一隻枯槁老掌探出,拿捏葉昶脖頸而去。

如臨大敵的葉昶如炸毛老貓,朝後暴退,食指中指合一,橫前一抹。

隻不過赤血這個黑媳婦並未出閣樓,僅出鞘一寸便被先知先覺的鄭飛章使出的真氣妙法逼進了刀鞘。

從所未聞呐。

偏偏不信邪的葉昶爆體內真氣,血氣妖魔氣傾巢而出,壓抑住了來自鄭飛章的真氣壓製。

鄭飛章輕聲一咦,逼回了葉昶流露出來的真氣化靈,一隻手握在了葉昶脖子上,提起了他。

鄭飛章伸手對著葉昶腹部屈指一彈,頓時,葉昶腹部泛起一陣漣漪。

探查無果的鄭飛章又移目向葉昶手中的赤血刀,忽然間想起了什麼,陡然間渾濁雙目銳利四射起來。

“你便是那個闖了青城有妖魔氣的孟飛塵弟子?”

不等葉昶答話,鄭飛章鬆弛老臉如逢第二春一般開了花道:

“有點意思,這小子手中的刀可是魔刀,冇了程燈那老東西,換成了你,想來殿主不敢問罪於

我。”

手握赤血刀的葉昶欲伸手襲擊劈砍,可卻被天玄拿捏地死死地,一動不能動。

將要兩大境界之差,可不是輕鬆便可以越過的。

“莫要掙紮了,不過是徒勞罷了。”

鄭飛章腳下再次一邁,兩人已至十數丈的山門之下。

天玄境界已可禦空而行禦刀劍而立的地步了。

鄭飛章忽然感覺到從葉昶手中奪過來的那把黑刀猛然顫抖,一聲聲刀鳴嗚咽響起。

與黑刀似有同心的葉昶此刻也有所感一般地劇烈震盪真氣。

一股刀罡悶響炸裂而開。

鄭飛章那隻被不知何來電弧劃過的右手微鬆,葉昶脫開了鄭飛章束縛。

隻是飛速掠向後數丈的葉昶腳尖著地,自咽喉處嗆出一口腥甜血液。

丟了獵物的鄭飛章再次訝然,“不愧是孟飛塵弟子,據說孟飛塵當年巔峰致虛便可與一般的天玄百招而不敗。

不知你這隻小狼有冇有那般天賦。”

將渾身氣魄逼出才勉強掙紮而出的葉昶麵色冷淡,喃喃道:

“這便是天玄境界麼,果然不是我這中致虛能夠撼動的。”

集合完畢的紫霞山眾人在戚涵涵與紀銳誌這一文一武的帶領下開了山門,聚集在葉昶身後。

被告知眼前這位是個天玄高手的鬥雞眼盯著三人,比方纔葉昶還要卑躬屈膝地扶手諂笑道:

“三位大俠,咱紫霞山是小地方,若是你們要占領便占了去,可否放我們一條生路?”

鄭飛章哪裡理會這在他眼前比螻蟻還卑賤的戚涵涵,他一拂大袖,身子飄搖而起,再次抓向可將功贖罪的葉昶。

尚未歸心的紫霞山弟子雙腳如鉛灌一般絲毫不動。

而殺人成性的漢子童和泰哈哈一笑道:

“蟄伏蟄伏,老子可是因這兩字許久未曾動手了。

今日老子可要好好活動活動筋骨!”

童和泰雙手化為兩道鐵錘,緊跟鄭飛章身後。

鄭飛章取向葉昶,而他目標則是受無妄之災的紫霞山部眾。

千鈞一之際,卻忽然有幾聲淩厲劍鳴自遠方破空而來。

手握赤血刀的葉昶欲伸手襲擊劈砍,可卻被天玄拿捏地死死地,一動不能動。

將要兩大境界之差,可不是輕鬆便可以越過的。

“莫要掙紮了,不過是徒勞罷了。”

鄭飛章腳下再次一邁,兩人已至十數丈的山門之下。

天玄境界已可禦空而行禦刀劍而立的地步了。

鄭飛章忽然感覺到從葉昶手中奪過來的那把黑刀猛然顫抖,一聲聲刀鳴嗚咽響起。

與黑刀似有同心的葉昶此刻也有所感一般地劇烈震盪真氣。

一股刀罡悶響炸裂而開。

鄭飛章那隻被不知何來電弧劃過的右手微鬆,葉昶脫開了鄭飛章束縛。

隻是飛速掠向後數丈的葉昶腳尖著地,自咽喉處嗆出一口腥甜血液。

丟了獵物的鄭飛章再次訝然,“不愧是孟飛塵弟子,據說孟飛塵當年巔峰致虛便可與一般的天玄百招而不敗。

不知你這隻小狼有冇有那般天賦。”

將渾身氣魄逼出才勉強掙紮而出的葉昶麵色冷淡,喃喃道:

“這便是天玄境界麼,果然不是我這中致虛能夠撼動的。”

集合完畢的紫霞山眾人在戚涵涵與紀銳誌這一文一武的帶領下開了山門,聚集在葉昶身後。

被告知眼前這位是個天玄高手的鬥雞眼盯著三人,比方纔葉昶還要卑躬屈膝地扶手諂笑道:

“三位大俠,咱紫霞山是小地方,若是你們要占領便占了去,可否放我們一條生路?”

鄭飛章哪裡理會這在他眼前比螻蟻還卑賤的戚涵涵,他一拂大袖,身子飄搖而起,再次抓向可將功贖罪的葉昶。

尚未歸心的紫霞山弟子雙腳如鉛灌一般絲毫不動。

而殺人成性的漢子童和泰哈哈一笑道:

“蟄伏蟄伏,老子可是因這兩字許久未曾動手了。

今日老子可要好好活動活動筋骨!”

童和泰雙手化為兩道鐵錘,緊跟鄭飛章身後。

鄭飛章取向葉昶,而他目標則是受無妄之災的紫霞山部眾。

千鈞一之際,卻忽然有幾聲淩厲劍鳴自遠方破空而來。

手握赤血刀的葉昶欲伸手襲擊劈砍,可卻被天玄拿捏地死死地,一動不能動。

將要兩大境界之差,可不是輕鬆便可以越過的。

“莫要掙紮了,不過是徒勞罷了。”

鄭飛章腳下再次一邁,兩人已至十數丈的山門之下。

天玄境界已可禦空而行禦刀劍而立的地步了。

鄭飛章忽然感覺到從葉昶手中奪過來的那把黑刀猛然顫抖,一聲聲刀鳴嗚咽響起。

與黑刀似有同心的葉昶此刻也有所感一般地劇烈震盪真氣。

一股刀罡悶響炸裂而開。

鄭飛章那隻被不知何來電弧劃過的右手微鬆,葉昶脫開了鄭飛章束縛。

隻是飛速掠向後數丈的葉昶腳尖著地,自咽喉處嗆出一口腥甜血液。

丟了獵物的鄭飛章再次訝然,“不愧是孟飛塵弟子,據說孟飛塵當年巔峰致虛便可與一般的天玄百招而不敗。

不知你這隻小狼有冇有那般天賦。”

將渾身氣魄逼出才勉強掙紮而出的葉昶麵色冷淡,喃喃道:

“這便是天玄境界麼,果然不是我這中致虛能夠撼動的。”

集合完畢的紫霞山眾人在戚涵涵與紀銳誌這一文一武的帶領下開了山門,聚集在葉昶身後。

被告知眼前這位是個天玄高手的鬥雞眼盯著三人,比方纔葉昶還要卑躬屈膝地扶手諂笑道:

“三位大俠,咱紫霞山是小地方,若是你們要占領便占了去,可否放我們一條生路?”

鄭飛章哪裡理會這在他眼前比螻蟻還卑賤的戚涵涵,他一拂大袖,身子飄搖而起,再次抓向可將功贖罪的葉昶。

尚未歸心的紫霞山弟子雙腳如鉛灌一般絲毫不動。

而殺人成性的漢子童和泰哈哈一笑道:

“蟄伏蟄伏,老子可是因這兩字許久未曾動手了。

今日老子可要好好活動活動筋骨!”

童和泰雙手化為兩道鐵錘,緊跟鄭飛章身後。

鄭飛章取向葉昶,而他目標則是受無妄之災的紫霞山部眾。

千鈞一之際,卻忽然有幾聲淩厲劍鳴自遠方破空而來。

手握赤血刀的葉昶欲伸手襲擊劈砍,可卻被天玄拿捏地死死地,一動不能動。

將要兩大境界之差,可不是輕鬆便可以越過的。

“莫要掙紮了,不過是徒勞罷了。”

鄭飛章腳下再次一邁,兩人已至十數丈的山門之下。

天玄境界已可禦空而行禦刀劍而立的地步了。

鄭飛章忽然感覺到從葉昶手中奪過來的那把黑刀猛然顫抖,一聲聲刀鳴嗚咽響起。

與黑刀似有同心的葉昶此刻也有所感一般地劇烈震盪真氣。

一股刀罡悶響炸裂而開。

鄭飛章那隻被不知何來電弧劃過的右手微鬆,葉昶脫開了鄭飛章束縛。

隻是飛速掠向後數丈的葉昶腳尖著地,自咽喉處嗆出一口腥甜血液。

丟了獵物的鄭飛章再次訝然,“不愧是孟飛塵弟子,據說孟飛塵當年巔峰致虛便可與一般的天玄百招而不敗。

不知你這隻小狼有冇有那般天賦。”

將渾身氣魄逼出才勉強掙紮而出的葉昶麵色冷淡,喃喃道:

“這便是天玄境界麼,果然不是我這中致虛能夠撼動的。”

集合完畢的紫霞山眾人在戚涵涵與紀銳誌這一文一武的帶領下開了山門,聚集在葉昶身後。

被告知眼前這位是個天玄高手的鬥雞眼盯著三人,比方纔葉昶還要卑躬屈膝地扶手諂笑道:

“三位大俠,咱紫霞山是小地方,若是你們要占領便占了去,可否放我們一條生路?”

鄭飛章哪裡理會這在他眼前比螻蟻還卑賤的戚涵涵,他一拂大袖,身子飄搖而起,再次抓向可將功贖罪的葉昶。

尚未歸心的紫霞山弟子雙腳如鉛灌一般絲毫不動。

而殺人成性的漢子童和泰哈哈一笑道:

“蟄伏蟄伏,老子可是因這兩字許久未曾動手了。

今日老子可要好好活動活動筋骨!”

童和泰雙手化為兩道鐵錘,緊跟鄭飛章身後。

鄭飛章取向葉昶,而他目標則是受無妄之災的紫霞山部眾。

千鈞一之際,卻忽然有幾聲淩厲劍鳴自遠方破空而來。

手握赤血刀的葉昶欲伸手襲擊劈砍,可卻被天玄拿捏地死死地,一動不能動。

將要兩大境界之差,可不是輕鬆便可以越過的。

“莫要掙紮了,不過是徒勞罷了。”

鄭飛章腳下再次一邁,兩人已至十數丈的山門之下。

天玄境界已可禦空而行禦刀劍而立的地步了。

鄭飛章忽然感覺到從葉昶手中奪過來的那把黑刀猛然顫抖,一聲聲刀鳴嗚咽響起。

與黑刀似有同心的葉昶此刻也有所感一般地劇烈震盪真氣。

一股刀罡悶響炸裂而開。

鄭飛章那隻被不知何來電弧劃過的右手微鬆,葉昶脫開了鄭飛章束縛。

隻是飛速掠向後數丈的葉昶腳尖著地,自咽喉處嗆出一口腥甜血液。

丟了獵物的鄭飛章再次訝然,“不愧是孟飛塵弟子,據說孟飛塵當年巔峰致虛便可與一般的天玄百招而不敗。

不知你這隻小狼有冇有那般天賦。”

將渾身氣魄逼出才勉強掙紮而出的葉昶麵色冷淡,喃喃道:

“這便是天玄境界麼,果然不是我這中致虛能夠撼動的。”

集合完畢的紫霞山眾人在戚涵涵與紀銳誌這一文一武的帶領下開了山門,聚集在葉昶身後。

被告知眼前這位是個天玄高手的鬥雞眼盯著三人,比方纔葉昶還要卑躬屈膝地扶手諂笑道:

“三位大俠,咱紫霞山是小地方,若是你們要占領便占了去,可否放我們一條生路?”

鄭飛章哪裡理會這在他眼前比螻蟻還卑賤的戚涵涵,他一拂大袖,身子飄搖而起,再次抓向可將功贖罪的葉昶。

尚未歸心的紫霞山弟子雙腳如鉛灌一般絲毫不動。

而殺人成性的漢子童和泰哈哈一笑道:

“蟄伏蟄伏,老子可是因這兩字許久未曾動手了。

今日老子可要好好活動活動筋骨!”

童和泰雙手化為兩道鐵錘,緊跟鄭飛章身後。

鄭飛章取向葉昶,而他目標則是受無妄之災的紫霞山部眾。

千鈞一之際,卻忽然有幾聲淩厲劍鳴自遠方破空而來。

手握赤血刀的葉昶欲伸手襲擊劈砍,可卻被天玄拿捏地死死地,一動不能動。

將要兩大境界之差,可不是輕鬆便可以越過的。

“莫要掙紮了,不過是徒勞罷了。”

鄭飛章腳下再次一邁,兩人已至十數丈的山門之下。

天玄境界已可禦空而行禦刀劍而立的地步了。

鄭飛章忽然感覺到從葉昶手中奪過來的那把黑刀猛然顫抖,一聲聲刀鳴嗚咽響起。

與黑刀似有同心的葉昶此刻也有所感一般地劇烈震盪真氣。

一股刀罡悶響炸裂而開。

鄭飛章那隻被不知何來電弧劃過的右手微鬆,葉昶脫開了鄭飛章束縛。

隻是飛速掠向後數丈的葉昶腳尖著地,自咽喉處嗆出一口腥甜血液。

丟了獵物的鄭飛章再次訝然,“不愧是孟飛塵弟子,據說孟飛塵當年巔峰致虛便可與一般的天玄百招而不敗。

不知你這隻小狼有冇有那般天賦。”

將渾身氣魄逼出才勉強掙紮而出的葉昶麵色冷淡,喃喃道:

“這便是天玄境界麼,果然不是我這中致虛能夠撼動的。”

集合完畢的紫霞山眾人在戚涵涵與紀銳誌這一文一武的帶領下開了山門,聚集在葉昶身後。

被告知眼前這位是個天玄高手的鬥雞眼盯著三人,比方纔葉昶還要卑躬屈膝地扶手諂笑道:

“三位大俠,咱紫霞山是小地方,若是你們要占領便占了去,可否放我們一條生路?”

鄭飛章哪裡理會這在他眼前比螻蟻還卑賤的戚涵涵,他一拂大袖,身子飄搖而起,再次抓向可將功贖罪的葉昶。

尚未歸心的紫霞山弟子雙腳如鉛灌一般絲毫不動。

而殺人成性的漢子童和泰哈哈一笑道:

“蟄伏蟄伏,老子可是因這兩字許久未曾動手了。

今日老子可要好好活動活動筋骨!”

童和泰雙手化為兩道鐵錘,緊跟鄭飛章身後。

鄭飛章取向葉昶,而他目標則是受無妄之災的紫霞山部眾。

千鈞一之際,卻忽然有幾聲淩厲劍鳴自遠方破空而來。

手握赤血刀的葉昶欲伸手襲擊劈砍,可卻被天玄拿捏地死死地,一動不能動。

將要兩大境界之差,可不是輕鬆便可以越過的。

“莫要掙紮了,不過是徒勞罷了。”

鄭飛章腳下再次一邁,兩人已至十數丈的山門之下。

天玄境界已可禦空而行禦刀劍而立的地步了。

鄭飛章忽然感覺到從葉昶手中奪過來的那把黑刀猛然顫抖,一聲聲刀鳴嗚咽響起。

與黑刀似有同心的葉昶此刻也有所感一般地劇烈震盪真氣。

一股刀罡悶響炸裂而開。

鄭飛章那隻被不知何來電弧劃過的右手微鬆,葉昶脫開了鄭飛章束縛。

隻是飛速掠向後數丈的葉昶腳尖著地,自咽喉處嗆出一口腥甜血液。

丟了獵物的鄭飛章再次訝然,“不愧是孟飛塵弟子,據說孟飛塵當年巔峰致虛便可與一般的天玄百招而不敗。

不知你這隻小狼有冇有那般天賦。”

將渾身氣魄逼出才勉強掙紮而出的葉昶麵色冷淡,喃喃道:

“這便是天玄境界麼,果然不是我這中致虛能夠撼動的。”

集合完畢的紫霞山眾人在戚涵涵與紀銳誌這一文一武的帶領下開了山門,聚集在葉昶身後。

被告知眼前這位是個天玄高手的鬥雞眼盯著三人,比方纔葉昶還要卑躬屈膝地扶手諂笑道:

“三位大俠,咱紫霞山是小地方,若是你們要占領便占了去,可否放我們一條生路?”

鄭飛章哪裡理會這在他眼前比螻蟻還卑賤的戚涵涵,他一拂大袖,身子飄搖而起,再次抓向可將功贖罪的葉昶。

尚未歸心的紫霞山弟子雙腳如鉛灌一般絲毫不動。

而殺人成性的漢子童和泰哈哈一笑道:

“蟄伏蟄伏,老子可是因這兩字許久未曾動手了。

今日老子可要好好活動活動筋骨!”

童和泰雙手化為兩道鐵錘,緊跟鄭飛章身後。

鄭飛章取向葉昶,而他目標則是受無妄之災的紫霞山部眾。

千鈞一之際,卻忽然有幾聲淩厲劍鳴自遠方破空而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