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二十章 龍起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二十章 龍起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左手因及時收手,而僅出現兩道清淺血痕的程燈回了回拳,而後輕甩兩下,撣了撣身上似有若無的灰塵道:

“果然是個魔物,渾身溢滿妖魔真氣,即便不是妖,也是個魔教中人。

莫非你是玄煞之流的魔門弟子?”

葉昶一肩被戳中,鮮血自其中汩汩而出,不過他不以為意,聳了聳肩嘟嘟噥噥道:

“什麼狗屁魔物,老子可不信你們那名門正派的那一套,老子是正兒八經的正派出身!”

程燈微微一笑,對於他而言,什麼正邪兩派,什麼人妖兩族,不過是強者為尊,勝者為王罷了。

以往,他名為紫霞山師傅之大徒,可整個紫霞山何人不知他程燈是個廢物?名門正派弟子不也是難逃強者鄙弱者的行徑麼?

他飽受欺淩之時,可冇人說上一句名門正派,吼上一聲仗劍出手。

若不是程燈非要譚狼那小子煉製他突破天玄的丹藥,恐怕還能與眼前這位‘少俠’聊聊同道中人的奧妙。

見到自家大長老走出丹房,動手的弟子紛紛頓下手中長劍,束劍而立,再無出手意向。

大長老何等仙姿,其出手必然可將這兩人斬於手劍之下!

境界足以碾壓葉昶的程燈率先出手,他雙臂一扭,雙手不成方纔威猛的拳頭,轉而變為了掌。

掌心吞吐出體內自經脈中蔓延而出的真氣,左手如一輪紅日,右手似十六圓月。

霎那間,紅日圓月遭天狗侵蝕,兩股陰寒可怖的掌氣森然而出,一白一紅最後一縷希冀之光被吞冇,化為了周身俱黑。

雙掌掌勁如黑白無常厲鬼牛頭馬麵牽魂引渡,攜帶鐵鏈橫渡之音遙遙而來,直撲‘汝命儘,吾來索’的葉昶。

肉眼可見的掌風被程燈逼出了體外,呼嘯嗚咽,帶著使人毛骨悚然的氣機隔空至葉昶身前。

不會任何厲害招式的程燈除了修行境界之外,所依靠的便是靠鼎爐煉丹死人時的陰寒煞氣怨氣。

正是因吃了那人所成丹,連帶著程燈真氣中都有這股煞氣。

龍昌江湖上一些閒人曾將真氣品級劃分了三六九等,其所判彆方式自然是以顏色為主。

不過那些評頭論

足的江湖小人士哪有如此多的見識,也不過是淺顯地以眼色越深品級越高。

可實際上單以顏色論成敗尚且存在著許多不足之處,比如戰場上一些士卒在凝練出真氣之前上了戰場,見了不少死人,殺了不殺人,也多了幾分煞氣。

日後他所凝練出的真氣即便是淡白色,也會多上幾分氣機,厲害上幾分。

葉昶凜然不懼這突如其來的陰風掌印,抖了抖握刀的手腕。

葉昶居西麵東,朝霞對映至刀身,通體如墨的赤血射出一縷紫霞,透過那陰冷掌勁,照至雙眉白長的程燈眼簾。

程燈眼簾被那黑色一照,頓時雙眸之中有一股血色應出。

古人言人死之貌,皆有印堂黑或眉宇間死氣顯生氣不露,程燈目下雙眸之內出了血色,倒是不知是何講究?

程燈奪目一眨眼,葉昶帶刀一步邁下。

隨之卻不是借勢劈下,而是將刀自下朝上猛撩。

程燈掌風有煞氣,可那些煞氣在葉昶這血紅真氣麵前,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出袖的赤血平平撩出一刀。

那一刀刀芒轉瞬間便一化二,二化四,變為了豎著的四行刀光。

葉昶極有自信地朝前再次竄出,似乎那刀砍下五指已是板上釘釘的穩妥事兒。

實際上也卻是如此,那四道由一變出來的刀罡兩對一,劈向五指間四槽中的兩槽。

登時,那厲鬼無常便雙雙殞命,刀光亦不見蹤跡。

竄出的葉昶橫七豎八地連連出刀,仔細數去,一共八道。

八道刀芒轉瞬間成了一個精雕細琢的八卦形狀。

葉昶舌尖微吐,綻出一箭真氣,轟然點睛般地撲倒在那八卦之心。

隨後,葉昶一把赤血刀迅疾地點在了那口可吞天地日月星的玄黃氣上。

一口真氣於八卦之內分八股血氣朝著八角蔓延。

此刻,詭異停滯空中的八卦似被戳中命門,被葉昶赤血刀刀尖指著轟向程燈。

方纔被一抹刀光閃到而閉上的雙眼再次睜開,程燈便見到了手握刀、刀指八卦而來的葉昶。

一心煉丹的程燈此刻便顯露出了他的對敵不足的弱點,有些驚慌的他將雙手拂袖。

在身前不斷前拂,一道道與方纔相比絲毫不弱的陰寒掌風拍在了八卦之上。

那似被赤血頂住命脈的八卦在前幾掌之下依舊如山嶽般紋絲不動。

可在暴雨梨花般的陰掌之下,那自心至邊的八卦卻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握刀的衝過來的葉昶自然也感受到了手心傳來的震盪。

一個大境界再加上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可跨越啊。

又進了兩尺之地,善防的八卦陣圖終究是不堪重負,平地驚雷倒塌樓地化為齏粉。

葉昶捕捉到了程燈眼眸中的驚慌,他臨時變動,右手以真氣懸空拿刀柄,左手運氣對刀柄末梢噗然猛拍。

霎那間,赤血旋轉如箭射出。

緩過神來的程燈不再驚慌,雙手掌風也少了匆忙之間的紊亂,多了兩分寫意。

他一手彎成了勾,如鷹爪一般握住刀身,有了之前教訓,他謹慎地將這把詭異至極的魔刀擲向遠處。

回過頭來,卻不見了葉昶。

這刀隻是葉昶疑兵之計,而他本人卻兔起鵠落間已至程燈身側。

隻見葉昶雙臂倒勾如倒牛角,淩空一閃而下。

仙龍拳第三式比陸中牛力所生的二牛奔襲。

赤血扔出的程燈大意之下,葉昶已至他身邊不足一尺之地。

程燈倉促之下,鯨吞一般自體內體外吸納真氣至手心。

而後五指清脆握成了拳頭,與葉昶雙拳悍然相撞。

死氣沉沉的煞氣與殺機畢露的妖氣相互侵蝕,倒是血紅更勝一籌。

一觸即分。

葉昶占據著突優勢卻並未占到多少便宜。

程燈那被氣勁震盪開的滿頭銀白色長狂亂飛散,似乎除此之外再無異樣,不過從其嘴角滲出的一溜血液能出並非如此。

使出不如刀趁手招式仙龍拳的葉昶則是自口中嗆出一口鮮血。

“老東西,還真他孃的耐打!”

葉昶惡狠狠罵了一聲,因為紫霞山這些以多欺少的弟子們已經尋上了傷勢未愈的老頭紀銳誌。

葉昶右手對著空中一舉,不知丟往了何地的赤血刀鏗鏘一聲刺在了葉昶麵前地板之上。

赤血如一人而立。

一串真氣自刀柄連於葉昶手中。

藕斷絲連。

葉昶雙手做出托起狀,一聲平地起驚雷嗬道:

“龍起!”

可在暴雨梨花般的陰掌之下,那自心至邊的八卦卻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握刀的衝過來的葉昶自然也感受到了手心傳來的震盪。

一個大境界再加上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可跨越啊。

又進了兩尺之地,善防的八卦陣圖終究是不堪重負,平地驚雷倒塌樓地化為齏粉。

葉昶捕捉到了程燈眼眸中的驚慌,他臨時變動,右手以真氣懸空拿刀柄,左手運氣對刀柄末梢噗然猛拍。

霎那間,赤血旋轉如箭射出。

緩過神來的程燈不再驚慌,雙手掌風也少了匆忙之間的紊亂,多了兩分寫意。

他一手彎成了勾,如鷹爪一般握住刀身,有了之前教訓,他謹慎地將這把詭異至極的魔刀擲向遠處。

回過頭來,卻不見了葉昶。

這刀隻是葉昶疑兵之計,而他本人卻兔起鵠落間已至程燈身側。

隻見葉昶雙臂倒勾如倒牛角,淩空一閃而下。

仙龍拳第三式比陸中牛力所生的二牛奔襲。

赤血扔出的程燈大意之下,葉昶已至他身邊不足一尺之地。

程燈倉促之下,鯨吞一般自體內體外吸納真氣至手心。

而後五指清脆握成了拳頭,與葉昶雙拳悍然相撞。

死氣沉沉的煞氣與殺機畢露的妖氣相互侵蝕,倒是血紅更勝一籌。

一觸即分。

葉昶占據著突優勢卻並未占到多少便宜。

程燈那被氣勁震盪開的滿頭銀白色長狂亂飛散,似乎除此之外再無異樣,不過從其嘴角滲出的一溜血液能出並非如此。

使出不如刀趁手招式仙龍拳的葉昶則是自口中嗆出一口鮮血。

“老東西,還真他孃的耐打!”

葉昶惡狠狠罵了一聲,因為紫霞山這些以多欺少的弟子們已經尋上了傷勢未愈的老頭紀銳誌。

葉昶右手對著空中一舉,不知丟往了何地的赤血刀鏗鏘一聲刺在了葉昶麵前地板之上。

赤血如一人而立。

一串真氣自刀柄連於葉昶手中。

藕斷絲連。

葉昶雙手做出托起狀,一聲平地起驚雷嗬道:

“龍起!”

可在暴雨梨花般的陰掌之下,那自心至邊的八卦卻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握刀的衝過來的葉昶自然也感受到了手心傳來的震盪。

一個大境界再加上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可跨越啊。

又進了兩尺之地,善防的八卦陣圖終究是不堪重負,平地驚雷倒塌樓地化為齏粉。

葉昶捕捉到了程燈眼眸中的驚慌,他臨時變動,右手以真氣懸空拿刀柄,左手運氣對刀柄末梢噗然猛拍。

霎那間,赤血旋轉如箭射出。

緩過神來的程燈不再驚慌,雙手掌風也少了匆忙之間的紊亂,多了兩分寫意。

他一手彎成了勾,如鷹爪一般握住刀身,有了之前教訓,他謹慎地將這把詭異至極的魔刀擲向遠處。

回過頭來,卻不見了葉昶。

這刀隻是葉昶疑兵之計,而他本人卻兔起鵠落間已至程燈身側。

隻見葉昶雙臂倒勾如倒牛角,淩空一閃而下。

仙龍拳第三式比陸中牛力所生的二牛奔襲。

赤血扔出的程燈大意之下,葉昶已至他身邊不足一尺之地。

程燈倉促之下,鯨吞一般自體內體外吸納真氣至手心。

而後五指清脆握成了拳頭,與葉昶雙拳悍然相撞。

死氣沉沉的煞氣與殺機畢露的妖氣相互侵蝕,倒是血紅更勝一籌。

一觸即分。

葉昶占據著突優勢卻並未占到多少便宜。

程燈那被氣勁震盪開的滿頭銀白色長狂亂飛散,似乎除此之外再無異樣,不過從其嘴角滲出的一溜血液能出並非如此。

使出不如刀趁手招式仙龍拳的葉昶則是自口中嗆出一口鮮血。

“老東西,還真他孃的耐打!”

葉昶惡狠狠罵了一聲,因為紫霞山這些以多欺少的弟子們已經尋上了傷勢未愈的老頭紀銳誌。

葉昶右手對著空中一舉,不知丟往了何地的赤血刀鏗鏘一聲刺在了葉昶麵前地板之上。

赤血如一人而立。

一串真氣自刀柄連於葉昶手中。

藕斷絲連。

葉昶雙手做出托起狀,一聲平地起驚雷嗬道:

“龍起!”

可在暴雨梨花般的陰掌之下,那自心至邊的八卦卻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握刀的衝過來的葉昶自然也感受到了手心傳來的震盪。

一個大境界再加上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可跨越啊。

又進了兩尺之地,善防的八卦陣圖終究是不堪重負,平地驚雷倒塌樓地化為齏粉。

葉昶捕捉到了程燈眼眸中的驚慌,他臨時變動,右手以真氣懸空拿刀柄,左手運氣對刀柄末梢噗然猛拍。

霎那間,赤血旋轉如箭射出。

緩過神來的程燈不再驚慌,雙手掌風也少了匆忙之間的紊亂,多了兩分寫意。

他一手彎成了勾,如鷹爪一般握住刀身,有了之前教訓,他謹慎地將這把詭異至極的魔刀擲向遠處。

回過頭來,卻不見了葉昶。

這刀隻是葉昶疑兵之計,而他本人卻兔起鵠落間已至程燈身側。

隻見葉昶雙臂倒勾如倒牛角,淩空一閃而下。

仙龍拳第三式比陸中牛力所生的二牛奔襲。

赤血扔出的程燈大意之下,葉昶已至他身邊不足一尺之地。

程燈倉促之下,鯨吞一般自體內體外吸納真氣至手心。

而後五指清脆握成了拳頭,與葉昶雙拳悍然相撞。

死氣沉沉的煞氣與殺機畢露的妖氣相互侵蝕,倒是血紅更勝一籌。

一觸即分。

葉昶占據著突優勢卻並未占到多少便宜。

程燈那被氣勁震盪開的滿頭銀白色長狂亂飛散,似乎除此之外再無異樣,不過從其嘴角滲出的一溜血液能出並非如此。

使出不如刀趁手招式仙龍拳的葉昶則是自口中嗆出一口鮮血。

“老東西,還真他孃的耐打!”

葉昶惡狠狠罵了一聲,因為紫霞山這些以多欺少的弟子們已經尋上了傷勢未愈的老頭紀銳誌。

葉昶右手對著空中一舉,不知丟往了何地的赤血刀鏗鏘一聲刺在了葉昶麵前地板之上。

赤血如一人而立。

一串真氣自刀柄連於葉昶手中。

藕斷絲連。

葉昶雙手做出托起狀,一聲平地起驚雷嗬道:

“龍起!”

可在暴雨梨花般的陰掌之下,那自心至邊的八卦卻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握刀的衝過來的葉昶自然也感受到了手心傳來的震盪。

一個大境界再加上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可跨越啊。

又進了兩尺之地,善防的八卦陣圖終究是不堪重負,平地驚雷倒塌樓地化為齏粉。

葉昶捕捉到了程燈眼眸中的驚慌,他臨時變動,右手以真氣懸空拿刀柄,左手運氣對刀柄末梢噗然猛拍。

霎那間,赤血旋轉如箭射出。

緩過神來的程燈不再驚慌,雙手掌風也少了匆忙之間的紊亂,多了兩分寫意。

他一手彎成了勾,如鷹爪一般握住刀身,有了之前教訓,他謹慎地將這把詭異至極的魔刀擲向遠處。

回過頭來,卻不見了葉昶。

這刀隻是葉昶疑兵之計,而他本人卻兔起鵠落間已至程燈身側。

隻見葉昶雙臂倒勾如倒牛角,淩空一閃而下。

仙龍拳第三式比陸中牛力所生的二牛奔襲。

赤血扔出的程燈大意之下,葉昶已至他身邊不足一尺之地。

程燈倉促之下,鯨吞一般自體內體外吸納真氣至手心。

而後五指清脆握成了拳頭,與葉昶雙拳悍然相撞。

死氣沉沉的煞氣與殺機畢露的妖氣相互侵蝕,倒是血紅更勝一籌。

一觸即分。

葉昶占據著突優勢卻並未占到多少便宜。

程燈那被氣勁震盪開的滿頭銀白色長狂亂飛散,似乎除此之外再無異樣,不過從其嘴角滲出的一溜血液能出並非如此。

使出不如刀趁手招式仙龍拳的葉昶則是自口中嗆出一口鮮血。

“老東西,還真他孃的耐打!”

葉昶惡狠狠罵了一聲,因為紫霞山這些以多欺少的弟子們已經尋上了傷勢未愈的老頭紀銳誌。

葉昶右手對著空中一舉,不知丟往了何地的赤血刀鏗鏘一聲刺在了葉昶麵前地板之上。

赤血如一人而立。

一串真氣自刀柄連於葉昶手中。

藕斷絲連。

葉昶雙手做出托起狀,一聲平地起驚雷嗬道:

“龍起!”

可在暴雨梨花般的陰掌之下,那自心至邊的八卦卻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握刀的衝過來的葉昶自然也感受到了手心傳來的震盪。

一個大境界再加上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可跨越啊。

又進了兩尺之地,善防的八卦陣圖終究是不堪重負,平地驚雷倒塌樓地化為齏粉。

葉昶捕捉到了程燈眼眸中的驚慌,他臨時變動,右手以真氣懸空拿刀柄,左手運氣對刀柄末梢噗然猛拍。

霎那間,赤血旋轉如箭射出。

緩過神來的程燈不再驚慌,雙手掌風也少了匆忙之間的紊亂,多了兩分寫意。

他一手彎成了勾,如鷹爪一般握住刀身,有了之前教訓,他謹慎地將這把詭異至極的魔刀擲向遠處。

回過頭來,卻不見了葉昶。

這刀隻是葉昶疑兵之計,而他本人卻兔起鵠落間已至程燈身側。

隻見葉昶雙臂倒勾如倒牛角,淩空一閃而下。

仙龍拳第三式比陸中牛力所生的二牛奔襲。

赤血扔出的程燈大意之下,葉昶已至他身邊不足一尺之地。

程燈倉促之下,鯨吞一般自體內體外吸納真氣至手心。

而後五指清脆握成了拳頭,與葉昶雙拳悍然相撞。

死氣沉沉的煞氣與殺機畢露的妖氣相互侵蝕,倒是血紅更勝一籌。

一觸即分。

葉昶占據著突優勢卻並未占到多少便宜。

程燈那被氣勁震盪開的滿頭銀白色長狂亂飛散,似乎除此之外再無異樣,不過從其嘴角滲出的一溜血液能出並非如此。

使出不如刀趁手招式仙龍拳的葉昶則是自口中嗆出一口鮮血。

“老東西,還真他孃的耐打!”

葉昶惡狠狠罵了一聲,因為紫霞山這些以多欺少的弟子們已經尋上了傷勢未愈的老頭紀銳誌。

葉昶右手對著空中一舉,不知丟往了何地的赤血刀鏗鏘一聲刺在了葉昶麵前地板之上。

赤血如一人而立。

一串真氣自刀柄連於葉昶手中。

藕斷絲連。

葉昶雙手做出托起狀,一聲平地起驚雷嗬道:

“龍起!”

可在暴雨梨花般的陰掌之下,那自心至邊的八卦卻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握刀的衝過來的葉昶自然也感受到了手心傳來的震盪。

一個大境界再加上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可跨越啊。

又進了兩尺之地,善防的八卦陣圖終究是不堪重負,平地驚雷倒塌樓地化為齏粉。

葉昶捕捉到了程燈眼眸中的驚慌,他臨時變動,右手以真氣懸空拿刀柄,左手運氣對刀柄末梢噗然猛拍。

霎那間,赤血旋轉如箭射出。

緩過神來的程燈不再驚慌,雙手掌風也少了匆忙之間的紊亂,多了兩分寫意。

他一手彎成了勾,如鷹爪一般握住刀身,有了之前教訓,他謹慎地將這把詭異至極的魔刀擲向遠處。

回過頭來,卻不見了葉昶。

這刀隻是葉昶疑兵之計,而他本人卻兔起鵠落間已至程燈身側。

隻見葉昶雙臂倒勾如倒牛角,淩空一閃而下。

仙龍拳第三式比陸中牛力所生的二牛奔襲。

赤血扔出的程燈大意之下,葉昶已至他身邊不足一尺之地。

程燈倉促之下,鯨吞一般自體內體外吸納真氣至手心。

而後五指清脆握成了拳頭,與葉昶雙拳悍然相撞。

死氣沉沉的煞氣與殺機畢露的妖氣相互侵蝕,倒是血紅更勝一籌。

一觸即分。

葉昶占據著突優勢卻並未占到多少便宜。

程燈那被氣勁震盪開的滿頭銀白色長狂亂飛散,似乎除此之外再無異樣,不過從其嘴角滲出的一溜血液能出並非如此。

使出不如刀趁手招式仙龍拳的葉昶則是自口中嗆出一口鮮血。

“老東西,還真他孃的耐打!”

葉昶惡狠狠罵了一聲,因為紫霞山這些以多欺少的弟子們已經尋上了傷勢未愈的老頭紀銳誌。

葉昶右手對著空中一舉,不知丟往了何地的赤血刀鏗鏘一聲刺在了葉昶麵前地板之上。

赤血如一人而立。

一串真氣自刀柄連於葉昶手中。

藕斷絲連。

葉昶雙手做出托起狀,一聲平地起驚雷嗬道:

“龍起!”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