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拖刀術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拖刀術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大神威的程燈單憑著真氣便將兩位長老打殘,隨著二長老與三長老一死一重傷結果出於水麵,底下那些上不得檯麵的抵抗也落入下風。

不消片刻,一麵倒姿態落敗的那些心中有一息尚存名門正派豪情弟子便被殺的殺,被俘的俘。

作為先鋒的主要戰力吳紮落在程燈身旁道:

“大長老,這些弟子如何處置?”

將兩位長老拿下也並非毫無消耗的程燈微喘著粗氣道:

“暫且關入地牢,稍後處置!”

蓄勢待的二長老與三長老也並非未對程燈造成傷害,不僅程燈氣息有些紊亂,程燈手下兩三名覆命境界的高手也一個不留地被屠戮。

紫霞山經曆此次大戰,覆命境所餘之人除卻這位大長老外,非死即傷。

心下急切突破可臨虛禦空而不知其所終的天玄,程燈轉身便入了他特意打造嚴防死守的丹房重地。

丹房內,被兩名弟子守的譚狼被捆綁在石柱上,渾身瘀傷未愈,臉上尚且青一塊紫一塊。

程燈將那鼎雕鳳鏤金的丹爐打開,隨後忙忙碌碌朝著裡麵增添藥材、水等物。

丹房外,禦刀飛行的葉昶一掠而至紫霞山地形開闊的道場上,詭異地懸停而置。

方纔結束的戰爭上,一眾弟子正收斂屍體,動用真氣念著訣清掃道場上的血跡。

甭管紫霞山如何是藏汙納垢之地,但初到此地的葉昶也不得不說此地確實不錯。

興許比不上青城這等八百年門派的氤氳如仙境,也比不上潢清東臨碣石紫氣東來的蔚然大觀。

可紫霞山以紫霞為名,自然也有二者陰陽交泰的無上玄妙之處。

葉昶至此寶地,踏器懸浮於空,紫霞山那些仰望瞧見他之人麵色紛紛驚變。

但一些眼尖之輩觀出其中毫無真氣波動的奧妙所在。

一般天玄境高手禦空而行,羽化而登仙,哪裡不需氣機真氣源源運轉?

那等大羅倒是無需在意這些細節,可眼前這位小子,總是少了那些許道韻啊!

“裝模做樣的小子,不知使了些什麼手段竟能禦空。

速速退去,否則定取你性命!”

倒是先前見過葉昶的吳紮認出

了禦空這位爺。

吳紮對先前那位末致虛奉命抓捕的領頭人道:

“楚師兄,當初正是這小子殺了秦紹四人!”

楚經輕咦一聲,臉色陰晴不定,正衡量是否與不知用何種手段禦空而立的葉昶衝突。

赤血無緣由卻入鞘,身子無立足之地的葉昶衣袂獵獵落於地麵,對方人多勢眾並未輕舉妄動的他緩聲道:

“你紫霞山日前不知何故抓了我的人,還請諸位將那兩個小孩一女人一少年放了。”

楚經聞言,便知此事斷然不能善了,大長老用那妖人所生之子煉製丹藥,如何會放?

他冷笑一聲不輸人也不肯輸陣仗道:

“我正派紫霞山所抓捕之人乃人妖之子,此是替天行道之事,如何能放?

倒是你,居然與妖人為伍,恐怕亦非善類!”

葉昶罕見的並未與這位進行口舌之爭,雙眸兩匹寒光閃過。

趁著他突破之際前來尋釁,葉昶早已憋了許久,況且初入中致虛,他也想躍躍欲試,與這些土雞瓦狗較量較量。

葉昶真氣中含妖魔氣,見血愈戰愈勇,殺人越殺越奮,這也是為何那些王魔刀當初能夠獨自一人對數位正派天玄高手而不落下風而後轉戰千裡不為遍佈龍昌的練氣士所擒的原因。

毫不拖泥帶水,拔刀出鞘,葉昶使出了關二爺的成名絕技偷襲拖刀術。

腳下雙腿狂奔,如離弦之間飛速前掠,腳下虛浮,不見蹤影。

以為葉昶會繼續拔舌不拔刀的楚經兀自措辭,等待著葉昶答話。

可他哪裡知道迎擊而來的不是耳聞人語,而是破開虛空的霍霍刀鳴。

葉昶一把赤血如風中黑蝴,被葉昶拎著緊跟其後。

飄至楚經身前的葉昶腳下猛然間一頓,腳下道場上的白玉石板霎那間出現一個足以容納葉昶腳後跟的小小坑口。

葉昶身子不進分毫,但赤血卻借勢向前,裹挾著血紅真氣呼嘯而來,從側身劃去,取向楚經那僵硬脖頸。

驚懼不已的楚經因吞服以命換境界的丹藥,本身實力並不差勁。

可那也架不住葉昶這配合著身法的拖刀術啊。

楚經本能地身子向後暴退,抽劍不及,隻顧得躲過葉昶這一可奪人性命的一刀。

凜冽赤血自其左向右飛速而

過,令楚經大喜過往之處,刀身距其脖頸差了一線之距。

可正欣喜之時,楚經卻見那在初晨時分紫氣東來照耀下似乎紅的詭異黑刀刀尖處如破殼之雞一般衝出一陣刀芒。

刀未至,芒卻至。

刀芒不亞於其身,楚經未經疼痛,向下微睇的雙眼便見到有血痕從自己脖頸處噴湧而出。

連退了三步遠到數丈開外出的葉昶收刀入鞘後,楚經才察覺到脖頸處傳來的陣痛。

大叫一聲,楚經便倒地不起,不省人事了。

一招滅敵!

因覆命境高手在方纔統統泯滅而一跨為眾弟子之的楚經還未嚐到這甘果,便陰陽兩隔了。

死前楚經僅僅低若蚊蠅地喃喃了一句:好快的刀。

殺死一位楚經麵色無悲無喜的葉昶束手而立道:

“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貨色想要招惹老子?”

見識過葉昶殺四人的吳紮一聲怒吼道:

“我等非此人之敵,大家一起上,他區區一箇中致虛,如何是我等對手!”

登時,近百名玄牝、致虛境的高手以及一位受傷後強撐著身體的初覆命高手將葉昶與隨後趕到的紀銳誌水泄不通地圍了起來。

明知紀銳誌經曆昨日大戰氣血尚未恢複的葉昶將赤血握在手中,以氣化靈之術噴湧出自己血色真氣。

轉瞬間,葉昶周遭虛空變為瞭如煉獄一般的血色。

驚駭不已的紫霞山弟子驚呼道:“這...這不是人!好重的妖氣!”

他們不是當初牛山那還未動手便被這妖魔氣嚇破了膽的黃牛,他們不是妖,對此等上乘殺得百萬乃為雄中雄的妖氣知之不詳。

凝神屏息的葉昶為了減緩紀銳誌壓力,雙腳蹬地,身形飛速掠出,徑直取向一名弟子胸脯而去。

可正欣喜之時,楚經卻見那在初晨時分紫氣東來照耀下似乎紅的詭異黑刀刀尖處如破殼之雞一般衝出一陣刀芒。

刀未至,芒卻至。

刀芒不亞於其身,楚經未經疼痛,向下微睇的雙眼便見到有血痕從自己脖頸處噴湧而出。

連退了三步遠到數丈開外出的葉昶收刀入鞘後,楚經才察覺到脖頸處傳來的陣痛。

大叫一聲,楚經便倒地不起,不省人事了。

一招滅敵!

因覆命境高手在方纔統統泯滅而一跨為眾弟子之的楚經還未嚐到這甘果,便陰陽兩隔了。

死前楚經僅僅低若蚊蠅地喃喃了一句:好快的刀。

殺死一位楚經麵色無悲無喜的葉昶束手而立道:

“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貨色想要招惹老子?”

見識過葉昶殺四人的吳紮一聲怒吼道:

“我等非此人之敵,大家一起上,他區區一箇中致虛,如何是我等對手!”

登時,近百名玄牝、致虛境的高手以及一位受傷後強撐著身體的初覆命高手將葉昶與隨後趕到的紀銳誌水泄不通地圍了起來。

明知紀銳誌經曆昨日大戰氣血尚未恢複的葉昶將赤血握在手中,以氣化靈之術噴湧出自己血色真氣。

轉瞬間,葉昶周遭虛空變為瞭如煉獄一般的血色。

驚駭不已的紫霞山弟子驚呼道:“這...這不是人!好重的妖氣!”

他們不是當初牛山那還未動手便被這妖魔氣嚇破了膽的黃牛,他們不是妖,對此等上乘殺得百萬乃為雄中雄的妖氣知之不詳。

凝神屏息的葉昶為了減緩紀銳誌壓力,雙腳蹬地,身形飛速掠出,徑直取向一名弟子胸脯而去。

可正欣喜之時,楚經卻見那在初晨時分紫氣東來照耀下似乎紅的詭異黑刀刀尖處如破殼之雞一般衝出一陣刀芒。

刀未至,芒卻至。

刀芒不亞於其身,楚經未經疼痛,向下微睇的雙眼便見到有血痕從自己脖頸處噴湧而出。

連退了三步遠到數丈開外出的葉昶收刀入鞘後,楚經才察覺到脖頸處傳來的陣痛。

大叫一聲,楚經便倒地不起,不省人事了。

一招滅敵!

因覆命境高手在方纔統統泯滅而一跨為眾弟子之的楚經還未嚐到這甘果,便陰陽兩隔了。

死前楚經僅僅低若蚊蠅地喃喃了一句:好快的刀。

殺死一位楚經麵色無悲無喜的葉昶束手而立道:

“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貨色想要招惹老子?”

見識過葉昶殺四人的吳紮一聲怒吼道:

“我等非此人之敵,大家一起上,他區區一箇中致虛,如何是我等對手!”

登時,近百名玄牝、致虛境的高手以及一位受傷後強撐著身體的初覆命高手將葉昶與隨後趕到的紀銳誌水泄不通地圍了起來。

明知紀銳誌經曆昨日大戰氣血尚未恢複的葉昶將赤血握在手中,以氣化靈之術噴湧出自己血色真氣。

轉瞬間,葉昶周遭虛空變為瞭如煉獄一般的血色。

驚駭不已的紫霞山弟子驚呼道:“這...這不是人!好重的妖氣!”

他們不是當初牛山那還未動手便被這妖魔氣嚇破了膽的黃牛,他們不是妖,對此等上乘殺得百萬乃為雄中雄的妖氣知之不詳。

凝神屏息的葉昶為了減緩紀銳誌壓力,雙腳蹬地,身形飛速掠出,徑直取向一名弟子胸脯而去。

可正欣喜之時,楚經卻見那在初晨時分紫氣東來照耀下似乎紅的詭異黑刀刀尖處如破殼之雞一般衝出一陣刀芒。

刀未至,芒卻至。

刀芒不亞於其身,楚經未經疼痛,向下微睇的雙眼便見到有血痕從自己脖頸處噴湧而出。

連退了三步遠到數丈開外出的葉昶收刀入鞘後,楚經才察覺到脖頸處傳來的陣痛。

大叫一聲,楚經便倒地不起,不省人事了。

一招滅敵!

因覆命境高手在方纔統統泯滅而一跨為眾弟子之的楚經還未嚐到這甘果,便陰陽兩隔了。

死前楚經僅僅低若蚊蠅地喃喃了一句:好快的刀。

殺死一位楚經麵色無悲無喜的葉昶束手而立道:

“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貨色想要招惹老子?”

見識過葉昶殺四人的吳紮一聲怒吼道:

“我等非此人之敵,大家一起上,他區區一箇中致虛,如何是我等對手!”

登時,近百名玄牝、致虛境的高手以及一位受傷後強撐著身體的初覆命高手將葉昶與隨後趕到的紀銳誌水泄不通地圍了起來。

明知紀銳誌經曆昨日大戰氣血尚未恢複的葉昶將赤血握在手中,以氣化靈之術噴湧出自己血色真氣。

轉瞬間,葉昶周遭虛空變為瞭如煉獄一般的血色。

驚駭不已的紫霞山弟子驚呼道:“這...這不是人!好重的妖氣!”

他們不是當初牛山那還未動手便被這妖魔氣嚇破了膽的黃牛,他們不是妖,對此等上乘殺得百萬乃為雄中雄的妖氣知之不詳。

凝神屏息的葉昶為了減緩紀銳誌壓力,雙腳蹬地,身形飛速掠出,徑直取向一名弟子胸脯而去。

可正欣喜之時,楚經卻見那在初晨時分紫氣東來照耀下似乎紅的詭異黑刀刀尖處如破殼之雞一般衝出一陣刀芒。

刀未至,芒卻至。

刀芒不亞於其身,楚經未經疼痛,向下微睇的雙眼便見到有血痕從自己脖頸處噴湧而出。

連退了三步遠到數丈開外出的葉昶收刀入鞘後,楚經才察覺到脖頸處傳來的陣痛。

大叫一聲,楚經便倒地不起,不省人事了。

一招滅敵!

因覆命境高手在方纔統統泯滅而一跨為眾弟子之的楚經還未嚐到這甘果,便陰陽兩隔了。

死前楚經僅僅低若蚊蠅地喃喃了一句:好快的刀。

殺死一位楚經麵色無悲無喜的葉昶束手而立道:

“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貨色想要招惹老子?”

見識過葉昶殺四人的吳紮一聲怒吼道:

“我等非此人之敵,大家一起上,他區區一箇中致虛,如何是我等對手!”

登時,近百名玄牝、致虛境的高手以及一位受傷後強撐著身體的初覆命高手將葉昶與隨後趕到的紀銳誌水泄不通地圍了起來。

明知紀銳誌經曆昨日大戰氣血尚未恢複的葉昶將赤血握在手中,以氣化靈之術噴湧出自己血色真氣。

轉瞬間,葉昶周遭虛空變為瞭如煉獄一般的血色。

驚駭不已的紫霞山弟子驚呼道:“這...這不是人!好重的妖氣!”

他們不是當初牛山那還未動手便被這妖魔氣嚇破了膽的黃牛,他們不是妖,對此等上乘殺得百萬乃為雄中雄的妖氣知之不詳。

凝神屏息的葉昶為了減緩紀銳誌壓力,雙腳蹬地,身形飛速掠出,徑直取向一名弟子胸脯而去。

可正欣喜之時,楚經卻見那在初晨時分紫氣東來照耀下似乎紅的詭異黑刀刀尖處如破殼之雞一般衝出一陣刀芒。

刀未至,芒卻至。

刀芒不亞於其身,楚經未經疼痛,向下微睇的雙眼便見到有血痕從自己脖頸處噴湧而出。

連退了三步遠到數丈開外出的葉昶收刀入鞘後,楚經才察覺到脖頸處傳來的陣痛。

大叫一聲,楚經便倒地不起,不省人事了。

一招滅敵!

因覆命境高手在方纔統統泯滅而一跨為眾弟子之的楚經還未嚐到這甘果,便陰陽兩隔了。

死前楚經僅僅低若蚊蠅地喃喃了一句:好快的刀。

殺死一位楚經麵色無悲無喜的葉昶束手而立道:

“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貨色想要招惹老子?”

見識過葉昶殺四人的吳紮一聲怒吼道:

“我等非此人之敵,大家一起上,他區區一箇中致虛,如何是我等對手!”

登時,近百名玄牝、致虛境的高手以及一位受傷後強撐著身體的初覆命高手將葉昶與隨後趕到的紀銳誌水泄不通地圍了起來。

明知紀銳誌經曆昨日大戰氣血尚未恢複的葉昶將赤血握在手中,以氣化靈之術噴湧出自己血色真氣。

轉瞬間,葉昶周遭虛空變為瞭如煉獄一般的血色。

驚駭不已的紫霞山弟子驚呼道:“這...這不是人!好重的妖氣!”

他們不是當初牛山那還未動手便被這妖魔氣嚇破了膽的黃牛,他們不是妖,對此等上乘殺得百萬乃為雄中雄的妖氣知之不詳。

凝神屏息的葉昶為了減緩紀銳誌壓力,雙腳蹬地,身形飛速掠出,徑直取向一名弟子胸脯而去。

可正欣喜之時,楚經卻見那在初晨時分紫氣東來照耀下似乎紅的詭異黑刀刀尖處如破殼之雞一般衝出一陣刀芒。

刀未至,芒卻至。

刀芒不亞於其身,楚經未經疼痛,向下微睇的雙眼便見到有血痕從自己脖頸處噴湧而出。

連退了三步遠到數丈開外出的葉昶收刀入鞘後,楚經才察覺到脖頸處傳來的陣痛。

大叫一聲,楚經便倒地不起,不省人事了。

一招滅敵!

因覆命境高手在方纔統統泯滅而一跨為眾弟子之的楚經還未嚐到這甘果,便陰陽兩隔了。

死前楚經僅僅低若蚊蠅地喃喃了一句:好快的刀。

殺死一位楚經麵色無悲無喜的葉昶束手而立道:

“還有哪個不開眼的貨色想要招惹老子?”

見識過葉昶殺四人的吳紮一聲怒吼道:

“我等非此人之敵,大家一起上,他區區一箇中致虛,如何是我等對手!”

登時,近百名玄牝、致虛境的高手以及一位受傷後強撐著身體的初覆命高手將葉昶與隨後趕到的紀銳誌水泄不通地圍了起來。

明知紀銳誌經曆昨日大戰氣血尚未恢複的葉昶將赤血握在手中,以氣化靈之術噴湧出自己血色真氣。

轉瞬間,葉昶周遭虛空變為瞭如煉獄一般的血色。

驚駭不已的紫霞山弟子驚呼道:“這...這不是人!好重的妖氣!”

他們不是當初牛山那還未動手便被這妖魔氣嚇破了膽的黃牛,他們不是妖,對此等上乘殺得百萬乃為雄中雄的妖氣知之不詳。

凝神屏息的葉昶為了減緩紀銳誌壓力,雙腳蹬地,身形飛速掠出,徑直取向一名弟子胸脯而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