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看走了眼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看走了眼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連夜值班的守門人趙任迷迷糊糊從似睡非睡的睡夢中醒來,耳朵邊聽聞到了山門下似乎有幾分動靜。

趙任打了個長長的哈欠,一雙因常年修煉劍術而佈滿老繭的大手揉了揉雙眼,站起身探出腦袋朝著山門外觀望。

風塵仆仆一路探尋問路至此的葉昶與紀銳誌二人一眼到在自家家門卻顯得鬼鬼祟祟的伸出頭的趙任。

“葉昶前來拜會紫霞山,不知這位兄台可否大開山門,請我二人入內一敘?”

被擾了清夢的趙任麵有不耐之色道:

“當我紫霞山是什麼地方了?豈是你等想入便入的?

去去去,莫要以為一人背了一把劍一人掛了一柄刀便是什麼豪俠名士了。

我紫霞山可是往來無白丁之地。

況且我們暫不收弟子。你二人且去。”

葉昶認真道:“若是我說你們紫霞山抓了我的人,我前來質問,又當如何?”

神智漸漸清晰的趙任想到了不久前吳紮那十幾人深夜趕回山時,便抓了兩個小孩一個貌美小娘來著。

久當守門人的趙任自然知曉自從程燈當了大長老尤其是這幾年時間,他們時常會抓一些山外人上山,而且常常是有進無出。

不與大長老同流合汙的長老弟子們也隱隱有幾分猜測,可忌憚於大長老勢力實力,因此這些人一直在隱忍。

趙任這種在宗門內僅是小人物之人頂了天隻不過是宛如方纔一般罵上一句,可不敢真正地挑釁。

趙任不起大長老那邊以丹藥精進的手段,因此未投入門下,與此同時,他對於門內那些不敢與大長老爭鋒相對,隻敢暗地裡做些偷偷摸摸把戲的傢夥也是極為不削的。

興許他成不了門內大人物,實力也差勁的緊,可心中自有一套是非。

趙任沉吟半響後才抱拳緩緩道:

“小兄弟,你所言我已知曉,但我還是不能為你開了這山門。

門內長老追究我之責還在其次,但憑你們一老一少二人恐怕奈何不得在我門內的大長老。

你你二人敢來我山門救人,也算是有情有義的份上,我便忠告你們二人一句:

速速離去吧。

指不定你再修行

十多年後,哪一天能夠來此報仇不是?”

不知紫霞山門內勢力錯綜複雜的葉昶對此人感官頗好,向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他道:

“兄台,理兒是這麼個理兒,可江湖這麼大,我等江湖人若是處處這般瞻前顧後,那還不如早些媳婦孩子熱炕頭。”

活了三十餘歲卻不知所終的趙任哈哈一笑道:

“小兄弟所言極是。

既然如此,你我們山門也僅有四五丈高而已。

我玉鼎百年前初修建時此處不過是一個幾名上不得檯麵的武人,因此纔有了這五丈高城牆。

不過踏入了我們修行中,便知這山門隻不過是防凡人不妨仙人的貨色罷了。

你若是有實力越過這致虛才能飛掠而過的山門,那說明你還不弱,我便不會阻攔於你。”

葉昶嘿嘿一笑,“兄台,那你可是小瞧了我。”

當初葉昶從青城一路而回時,那用的便是禦刀而行的神仙手段,這區區四五丈高城牆,即便不用駕馭赤血,在手底下也當真算不得什麼。

葉昶與紀銳誌交換了眼神,“老紀,咱哥倆走著?”

下一刻,趙任便見到特意顯露身手的葉昶腰間那把黑至亮的刀無聲無息而出。

兩人之中的那個年輕人也腳尖輕輕點地,身影穩穩落於那把刀身之上。

又見刀帶人緩緩而升,升至與自己齊平處,刀上人朝著自己似笑非笑地著。

其貌不揚甚至能說的上醜的老頭箭步向前狂奔數步,借力一躍而起,腳下立刻如蛛網密佈裂開,而他身子已到四丈山門之上。

老頭利落地一腳蹬牆,原本頓下的身子再次上揚,最終腰板挺直地穩穩矗立於自己身邊。

“這老頭手段乾脆些,可真正恐怖之人卻是那灑然青年立刀而行。

天...天玄高手?!”

境界修為不高眼界卻不窄的趙任驚呼一聲道。

葉昶並未再出言調侃這位震駭不已之人,再次拔高刀身高度,向這雞鳴之時雲蒸霞蔚的山門內眺望。

如一縷可見其影不可見其形的流光,駕馭著飛刀的葉昶一閃而逝,飛速前掠的紀銳誌緊隨其後,消失於趙任眼前。

“乖乖,這次大長老算是惹到了狠角色了吧?

不死也要脫層皮啊!”

......

無巧不成。

蓄謀已久的二長老與三長老藉著此次譚狼幾人為大長老所抓的由頭趁機難。

爭端驟起。

實力在中覆命境的二長老勸動了身處中立兩方不招惹的三長老,紫霞山三位頂尖實力的長老打鬥了起來。

大長老以一對二不落下風,甚至還遊刃有餘。

嗑藥後的大長老勢力占了門內弟子將近一半,這些人對上尋釁的二長老的人,簡直與單方麵的屠戮毫無差彆。

仙風道骨的程燈一身道袍飄飄,手下不停,口中更是不誤道:

“你們二人不自量力,我一向在我們是同門的份上不曾對你二人動手。

為何如此自找苦吃?”

不為外人所知是真嫉惡如仇還是棧戀紫霞山大長老之位的二長老道:

“師兄,你這等逆天行事,行魔教歪門邪道之事,有損我名門正派之名,人人得而誅之。

師兄我奉勸你一句,趁早收手罷。”

因資質底下自小便不被師傅山門重視的程燈嘿然一笑,冷嘲熱諷道:

“師弟,話彆說這麼好聽,當年我這位被你們欺負的資質平平的大師兄如今卻站在了你們頭頂,因此你有心不平,因此纔有此般事。”

二長老冷哼一聲,並未作答,“三師弟,你我二人一同清理門戶,將這位欺師滅祖之人斬於劍下!”

“冇錯,師傅他老人家確實是我出手所為。”

程燈臉上露出幾分猙獰之色,“他既然將我帶上了山,當初我癡迷丹道,又為何打斷了我這條腿!”

“你們這些被師傅眷顧的上佳根苗我並未出手為難,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既然如此,那便死罷。”

頓時,程燈周身那以人為鼎爐煉製出的丹藥為餌而提升的真氣劇烈動盪。

資質下乘中下乘的程燈要與這兩位被師傅寄予厚望的弟子一決雌雄。

告訴那位年紀已至耄耋卻有個十餘歲兒子的師傅一句,

你走了眼。

蓄謀已久的二長老與三長老藉著此次譚狼幾人為大長老所抓的由頭趁機難。

爭端驟起。

實力在中覆命境的二長老勸動了身處中立兩方不招惹的三長老,紫霞山三位頂尖實力的長老打鬥了起來。

大長老以一對二不落下風,甚至還遊刃有餘。

嗑藥後的大長老勢力占了門內弟子將近一半,這些人對上尋釁的二長老的人,簡直與單方麵的屠戮毫無差彆。

仙風道骨的程燈一身道袍飄飄,手下不停,口中更是不誤道:

“你們二人不自量力,我一向在我們是同門的份上不曾對你二人動手。

為何如此自找苦吃?”

不為外人所知是真嫉惡如仇還是棧戀紫霞山大長老之位的二長老道:

“師兄,你這等逆天行事,行魔教歪門邪道之事,有損我名門正派之名,人人得而誅之。

師兄我奉勸你一句,趁早收手罷。”

因資質底下自小便不被師傅山門重視的程燈嘿然一笑,冷嘲熱諷道:

“師弟,話彆說這麼好聽,當年我這位被你們欺負的資質平平的大師兄如今卻站在了你們頭頂,因此你有心不平,因此纔有此般事。”

二長老冷哼一聲,並未作答,“三師弟,你我二人一同清理門戶,將這位欺師滅祖之人斬於劍下!”

“冇錯,師傅他老人家確實是我出手所為。”

程燈臉上露出幾分猙獰之色,“他既然將我帶上了山,當初我癡迷丹道,又為何打斷了我這條腿!”

“你們這些被師傅眷顧的上佳根苗我並未出手為難,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既然如此,那便死罷。”

頓時,程燈周身那以人為鼎爐煉製出的丹藥為餌而提升的真氣劇烈動盪。

資質下乘中下乘的程燈要與這兩位被師傅寄予厚望的弟子一決雌雄。

告訴那位年紀已至耄耋卻有個十餘歲兒子的師傅一句,

你走了眼。

蓄謀已久的二長老與三長老藉著此次譚狼幾人為大長老所抓的由頭趁機難。

爭端驟起。

實力在中覆命境的二長老勸動了身處中立兩方不招惹的三長老,紫霞山三位頂尖實力的長老打鬥了起來。

大長老以一對二不落下風,甚至還遊刃有餘。

嗑藥後的大長老勢力占了門內弟子將近一半,這些人對上尋釁的二長老的人,簡直與單方麵的屠戮毫無差彆。

仙風道骨的程燈一身道袍飄飄,手下不停,口中更是不誤道:

“你們二人不自量力,我一向在我們是同門的份上不曾對你二人動手。

為何如此自找苦吃?”

不為外人所知是真嫉惡如仇還是棧戀紫霞山大長老之位的二長老道:

“師兄,你這等逆天行事,行魔教歪門邪道之事,有損我名門正派之名,人人得而誅之。

師兄我奉勸你一句,趁早收手罷。”

因資質底下自小便不被師傅山門重視的程燈嘿然一笑,冷嘲熱諷道:

“師弟,話彆說這麼好聽,當年我這位被你們欺負的資質平平的大師兄如今卻站在了你們頭頂,因此你有心不平,因此纔有此般事。”

二長老冷哼一聲,並未作答,“三師弟,你我二人一同清理門戶,將這位欺師滅祖之人斬於劍下!”

“冇錯,師傅他老人家確實是我出手所為。”

程燈臉上露出幾分猙獰之色,“他既然將我帶上了山,當初我癡迷丹道,又為何打斷了我這條腿!”

“你們這些被師傅眷顧的上佳根苗我並未出手為難,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既然如此,那便死罷。”

頓時,程燈周身那以人為鼎爐煉製出的丹藥為餌而提升的真氣劇烈動盪。

資質下乘中下乘的程燈要與這兩位被師傅寄予厚望的弟子一決雌雄。

告訴那位年紀已至耄耋卻有個十餘歲兒子的師傅一句,

你走了眼。

蓄謀已久的二長老與三長老藉著此次譚狼幾人為大長老所抓的由頭趁機難。

爭端驟起。

實力在中覆命境的二長老勸動了身處中立兩方不招惹的三長老,紫霞山三位頂尖實力的長老打鬥了起來。

大長老以一對二不落下風,甚至還遊刃有餘。

嗑藥後的大長老勢力占了門內弟子將近一半,這些人對上尋釁的二長老的人,簡直與單方麵的屠戮毫無差彆。

仙風道骨的程燈一身道袍飄飄,手下不停,口中更是不誤道:

“你們二人不自量力,我一向在我們是同門的份上不曾對你二人動手。

為何如此自找苦吃?”

不為外人所知是真嫉惡如仇還是棧戀紫霞山大長老之位的二長老道:

“師兄,你這等逆天行事,行魔教歪門邪道之事,有損我名門正派之名,人人得而誅之。

師兄我奉勸你一句,趁早收手罷。”

因資質底下自小便不被師傅山門重視的程燈嘿然一笑,冷嘲熱諷道:

“師弟,話彆說這麼好聽,當年我這位被你們欺負的資質平平的大師兄如今卻站在了你們頭頂,因此你有心不平,因此纔有此般事。”

二長老冷哼一聲,並未作答,“三師弟,你我二人一同清理門戶,將這位欺師滅祖之人斬於劍下!”

“冇錯,師傅他老人家確實是我出手所為。”

程燈臉上露出幾分猙獰之色,“他既然將我帶上了山,當初我癡迷丹道,又為何打斷了我這條腿!”

“你們這些被師傅眷顧的上佳根苗我並未出手為難,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既然如此,那便死罷。”

頓時,程燈周身那以人為鼎爐煉製出的丹藥為餌而提升的真氣劇烈動盪。

資質下乘中下乘的程燈要與這兩位被師傅寄予厚望的弟子一決雌雄。

告訴那位年紀已至耄耋卻有個十餘歲兒子的師傅一句,

你走了眼。

蓄謀已久的二長老與三長老藉著此次譚狼幾人為大長老所抓的由頭趁機難。

爭端驟起。

實力在中覆命境的二長老勸動了身處中立兩方不招惹的三長老,紫霞山三位頂尖實力的長老打鬥了起來。

大長老以一對二不落下風,甚至還遊刃有餘。

嗑藥後的大長老勢力占了門內弟子將近一半,這些人對上尋釁的二長老的人,簡直與單方麵的屠戮毫無差彆。

仙風道骨的程燈一身道袍飄飄,手下不停,口中更是不誤道:

“你們二人不自量力,我一向在我們是同門的份上不曾對你二人動手。

為何如此自找苦吃?”

不為外人所知是真嫉惡如仇還是棧戀紫霞山大長老之位的二長老道:

“師兄,你這等逆天行事,行魔教歪門邪道之事,有損我名門正派之名,人人得而誅之。

師兄我奉勸你一句,趁早收手罷。”

因資質底下自小便不被師傅山門重視的程燈嘿然一笑,冷嘲熱諷道:

“師弟,話彆說這麼好聽,當年我這位被你們欺負的資質平平的大師兄如今卻站在了你們頭頂,因此你有心不平,因此纔有此般事。”

二長老冷哼一聲,並未作答,“三師弟,你我二人一同清理門戶,將這位欺師滅祖之人斬於劍下!”

“冇錯,師傅他老人家確實是我出手所為。”

程燈臉上露出幾分猙獰之色,“他既然將我帶上了山,當初我癡迷丹道,又為何打斷了我這條腿!”

“你們這些被師傅眷顧的上佳根苗我並未出手為難,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既然如此,那便死罷。”

頓時,程燈周身那以人為鼎爐煉製出的丹藥為餌而提升的真氣劇烈動盪。

資質下乘中下乘的程燈要與這兩位被師傅寄予厚望的弟子一決雌雄。

告訴那位年紀已至耄耋卻有個十餘歲兒子的師傅一句,

你走了眼。

蓄謀已久的二長老與三長老藉著此次譚狼幾人為大長老所抓的由頭趁機難。

爭端驟起。

實力在中覆命境的二長老勸動了身處中立兩方不招惹的三長老,紫霞山三位頂尖實力的長老打鬥了起來。

大長老以一對二不落下風,甚至還遊刃有餘。

嗑藥後的大長老勢力占了門內弟子將近一半,這些人對上尋釁的二長老的人,簡直與單方麵的屠戮毫無差彆。

仙風道骨的程燈一身道袍飄飄,手下不停,口中更是不誤道:

“你們二人不自量力,我一向在我們是同門的份上不曾對你二人動手。

為何如此自找苦吃?”

不為外人所知是真嫉惡如仇還是棧戀紫霞山大長老之位的二長老道:

“師兄,你這等逆天行事,行魔教歪門邪道之事,有損我名門正派之名,人人得而誅之。

師兄我奉勸你一句,趁早收手罷。”

因資質底下自小便不被師傅山門重視的程燈嘿然一笑,冷嘲熱諷道:

“師弟,話彆說這麼好聽,當年我這位被你們欺負的資質平平的大師兄如今卻站在了你們頭頂,因此你有心不平,因此纔有此般事。”

二長老冷哼一聲,並未作答,“三師弟,你我二人一同清理門戶,將這位欺師滅祖之人斬於劍下!”

“冇錯,師傅他老人家確實是我出手所為。”

程燈臉上露出幾分猙獰之色,“他既然將我帶上了山,當初我癡迷丹道,又為何打斷了我這條腿!”

“你們這些被師傅眷顧的上佳根苗我並未出手為難,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既然如此,那便死罷。”

頓時,程燈周身那以人為鼎爐煉製出的丹藥為餌而提升的真氣劇烈動盪。

資質下乘中下乘的程燈要與這兩位被師傅寄予厚望的弟子一決雌雄。

告訴那位年紀已至耄耋卻有個十餘歲兒子的師傅一句,

你走了眼。

蓄謀已久的二長老與三長老藉著此次譚狼幾人為大長老所抓的由頭趁機難。

爭端驟起。

實力在中覆命境的二長老勸動了身處中立兩方不招惹的三長老,紫霞山三位頂尖實力的長老打鬥了起來。

大長老以一對二不落下風,甚至還遊刃有餘。

嗑藥後的大長老勢力占了門內弟子將近一半,這些人對上尋釁的二長老的人,簡直與單方麵的屠戮毫無差彆。

仙風道骨的程燈一身道袍飄飄,手下不停,口中更是不誤道:

“你們二人不自量力,我一向在我們是同門的份上不曾對你二人動手。

為何如此自找苦吃?”

不為外人所知是真嫉惡如仇還是棧戀紫霞山大長老之位的二長老道:

“師兄,你這等逆天行事,行魔教歪門邪道之事,有損我名門正派之名,人人得而誅之。

師兄我奉勸你一句,趁早收手罷。”

因資質底下自小便不被師傅山門重視的程燈嘿然一笑,冷嘲熱諷道:

“師弟,話彆說這麼好聽,當年我這位被你們欺負的資質平平的大師兄如今卻站在了你們頭頂,因此你有心不平,因此纔有此般事。”

二長老冷哼一聲,並未作答,“三師弟,你我二人一同清理門戶,將這位欺師滅祖之人斬於劍下!”

“冇錯,師傅他老人家確實是我出手所為。”

程燈臉上露出幾分猙獰之色,“他既然將我帶上了山,當初我癡迷丹道,又為何打斷了我這條腿!”

“你們這些被師傅眷顧的上佳根苗我並未出手為難,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既然如此,那便死罷。”

頓時,程燈周身那以人為鼎爐煉製出的丹藥為餌而提升的真氣劇烈動盪。

資質下乘中下乘的程燈要與這兩位被師傅寄予厚望的弟子一決雌雄。

告訴那位年紀已至耄耋卻有個十餘歲兒子的師傅一句,

你走了眼。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