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紫霞山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一十六章 紫霞山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心專注於心修突破,吸納周身真氣的葉昶對身外事並非一無所知。

雖然有凡突破之際,所謂七竅皆封而閉之,以毛孔吸納天地造化這一說,可對於葉昶這樣能邊鬥便突破之人來說,豈能以常理論之?

一夜風餐露宿,以葉昶為天上地下四方之中的真氣亮點霎那間被貪婪如饑似渴的葉昶一掃而光。

甚至葉昶身體都被真氣填充至臃腫膨脹了。

而後葉昶初致虛巔峰的境界猛然間拔高,宛如積壓許久的沉悶之氣陡然間找到泄之處,一湧而出。

一夜的厚積隻等待這片刻薄。

被葉昶特意壓抑住真氣中的妖魔氣激盪而開,隻有覆命境纔可外放的以氣化靈將葉昶方圓一丈之內染成了血紅色。

臨門一腳之下,葉昶臨虛跨境,步家門而入。

狼狽奔逃的紀銳誌此刻也正於葉昶身邊打坐,恢複昨夜被五龍圍攻之時的傷勢。

感受到了葉昶真氣湧動,紀銳誌睜開眼睛,皺著眉頭打量著葉昶。

“受了那把刀的影響,公子真氣資質上佳,即便是孟飛塵那一線扶搖的金氣興許都不能與公子這詭異真氣相提並論。

戰力提升並非一星半點,可龍昌江湖風氣一向抑製妖魔道,整個江湖可都不待見這等人。

當初王高歌那個有妖魔真氣之人被整個江湖追殺,何曾了了?

也不知公子有這真氣是好是壞...”

昨日紀銳誌捱了那五龍戲珠的招式,氣血雖有些動盪,但不至於如上次搶奪雪妖蓮一般重傷。

葉昶氣勢升如登山老人至山巔,而後滾滾長江東逝水,飛流直下三千尺之境地連滾帶爬一轟而下。

穩穩落在中致虛的地步。

那每次突破必然被葉昶不經意間露出的外放血色氣海也歸巢之蟻般退回了真正的氣海之內。

彷彿被吸納進體內的血色氤氳所感染,甫一睜開雙目的葉昶眸子之中有兩道血紅色一閃而過。

身處密林之中的葉昶一拂大袖而起,身旁幾顆初嫩芽綠意有三分盎然之機的大樹陡然間搖曳大作。

奇怪的紀銳誌隻聽到不問緣由因果的葉昶話語之中淩冽道:

“娘嘞,趁著老子突

破來尋釁?

老紀,你我二人一同殺向那不入流的紫霞山。”

腰間那把許久不曾酣暢淋漓飲上一次鮮血的赤血身隔刀鞘卻兀自嗡鳴。

似在與自己主人應聲相和。

入流不入流不是葉昶這主說的算,那是靠著人家手中傢夥什結實不結實來應答的。

不巧,紫霞山在肅州這一畝三分地還真有幾分薄麵,雖無半隻手摸著天的天玄高人,但其實力已然不差。

江湖上門派大多以時間長短論上實力高低,因此有‘百年修來一州名,千年修來江湖名’一說。

這種說法瑕疵雖不小,可倒是也有幾分道理。

缺了底蘊這玩意,頂了天隻是暴戶不是。

而地處肅州的紫霞山便是這修來了百年的勢力,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掛著一個肅州名門正派匾額生怕彆人不知一般的紫霞山正如其規模一般算不上雄偉,門人弟子不多,僅有兩三百名。

相比於山大名聲更大的道門二山的動則數千名弟子而言,不過是其十分之一罷了。

紫霞山老掌門幾年前不知何故溘然長辭,門內以大長老為的幾位長老便將年紀僅有十餘歲的老掌門之子扶上了掌門之位。

外人不出門道,大長老實則當起了紫霞山的太上皇。

大長老程燈是一位個子矮小身形更是瘦弱的鶴童顏老者,不僅修為是紫霞山當之無愧的大長老,煉丹之術更是眾所周知的一絕。

紫霞山這幾十年中能夠名揚至整個肅州境內,與大長老煉丹之術絕對脫不了乾係。

江湖武道修行之事,隻有一步一個腳印徐徐圖之,這是整個座天下所達成的共識。

可這位程燈長老卻會煉製硬生生提升人境界揠苗助長的絕妙靈丹。

否則資質僅在中下等,被上上一代掌門棄之如敝履的程燈如何能夠成為紫霞山第一?

葉昶幾人遇到的紫霞山那些年紀輕輕實力便極為強橫的弟子們正是同時服用了程燈長老所煉製的進階丹與增氣丸兩樣藥物纔有這般實力的。

當然,服用那些丹藥並非毫無代價,那便是服用之人皆活不過四十歲。

醉心丹藥之術的程燈這些時日欲研製出一昧可助他突破覆命至天玄的藥物。

不過以妖以人入藥他

都嘗試了一遍,兩者皆不可。

以妖入藥,所服用之人泯滅心智,甚至真氣暴漲,可撐破丹田。

以人入藥,雖並無妖魔氣沖人心智,但真氣血肉不夠啊!

突奇想的大長老於是便想到了以人妖所生之人為藥引。

但帝國境內人妖殊途是總所周知,如何會有所生的妖人?

打著滅妖旗號的程燈這兩年便一直在搜尋有無妖人。

不久前有門下弟子探尋到譚村有一妖人,因此便有了吳紮秦紹五人掠馬至譚村與葉昶相遇,而後被葉昶反殺四人的結果。

紫霞山山門前,帶著齊孤萍幾人的吳紮十七人飛馬而至,頗受大長老寵信的吳紮對著在山門前的弟子吼道:

“開門!”

站在山門上負責之人那裡會招惹這些個在門內一手遮天的大長老的人?

他並未猶豫,運轉真氣於山門門槽之內,伴隨著一陣急促不絕於耳的響聲,那道轟然洞開。

站在山門上因不削與走歪門邪道的大長老同流合汙而多年負責門的那位中年人馬後炮地朝著隻餘下飛塵滾滾的十七騎啐了一口道:

“真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們這群狗東西嗑藥?

若是冇那些丹藥,你們一個個又算個屁!

老子一隻手便捏死你們!”

此人一身灰色衣服,與那些宛如仙人一塵不染的弟子彷彿格格不入。

被大長老掌權的紫霞山並非是鐵板一塊。

畢竟紫霞山也是以名門正派自居,自然有諸如這位門人一般的門人弟子。

他們這些人雖身居紫霞山,卻並未與那位大長老為伍。

而殺人更殺妖的大長老也顧及同門之情,並未對他們如何。

以妖入藥,所服用之人泯滅心智,甚至真氣暴漲,可撐破丹田。

以人入藥,雖並無妖魔氣沖人心智,但真氣血肉不夠啊!

突奇想的大長老於是便想到了以人妖所生之人為藥引。

但帝國境內人妖殊途是總所周知,如何會有所生的妖人?

打著滅妖旗號的程燈這兩年便一直在搜尋有無妖人。

不久前有門下弟子探尋到譚村有一妖人,因此便有了吳紮秦紹五人掠馬至譚村與葉昶相遇,而後被葉昶反殺四人的結果。

紫霞山山門前,帶著齊孤萍幾人的吳紮十七人飛馬而至,頗受大長老寵信的吳紮對著在山門前的弟子吼道:

“開門!”

站在山門上負責之人那裡會招惹這些個在門內一手遮天的大長老的人?

他並未猶豫,運轉真氣於山門門槽之內,伴隨著一陣急促不絕於耳的響聲,那道轟然洞開。

站在山門上因不削與走歪門邪道的大長老同流合汙而多年負責門的那位中年人馬後炮地朝著隻餘下飛塵滾滾的十七騎啐了一口道:

“真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們這群狗東西嗑藥?

若是冇那些丹藥,你們一個個又算個屁!

老子一隻手便捏死你們!”

此人一身灰色衣服,與那些宛如仙人一塵不染的弟子彷彿格格不入。

被大長老掌權的紫霞山並非是鐵板一塊。

畢竟紫霞山也是以名門正派自居,自然有諸如這位門人一般的門人弟子。

他們這些人雖身居紫霞山,卻並未與那位大長老為伍。

而殺人更殺妖的大長老也顧及同門之情,並未對他們如何。

以妖入藥,所服用之人泯滅心智,甚至真氣暴漲,可撐破丹田。

以人入藥,雖並無妖魔氣沖人心智,但真氣血肉不夠啊!

突奇想的大長老於是便想到了以人妖所生之人為藥引。

但帝國境內人妖殊途是總所周知,如何會有所生的妖人?

打著滅妖旗號的程燈這兩年便一直在搜尋有無妖人。

不久前有門下弟子探尋到譚村有一妖人,因此便有了吳紮秦紹五人掠馬至譚村與葉昶相遇,而後被葉昶反殺四人的結果。

紫霞山山門前,帶著齊孤萍幾人的吳紮十七人飛馬而至,頗受大長老寵信的吳紮對著在山門前的弟子吼道:

“開門!”

站在山門上負責之人那裡會招惹這些個在門內一手遮天的大長老的人?

他並未猶豫,運轉真氣於山門門槽之內,伴隨著一陣急促不絕於耳的響聲,那道轟然洞開。

站在山門上因不削與走歪門邪道的大長老同流合汙而多年負責門的那位中年人馬後炮地朝著隻餘下飛塵滾滾的十七騎啐了一口道:

“真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們這群狗東西嗑藥?

若是冇那些丹藥,你們一個個又算個屁!

老子一隻手便捏死你們!”

此人一身灰色衣服,與那些宛如仙人一塵不染的弟子彷彿格格不入。

被大長老掌權的紫霞山並非是鐵板一塊。

畢竟紫霞山也是以名門正派自居,自然有諸如這位門人一般的門人弟子。

他們這些人雖身居紫霞山,卻並未與那位大長老為伍。

而殺人更殺妖的大長老也顧及同門之情,並未對他們如何。

以妖入藥,所服用之人泯滅心智,甚至真氣暴漲,可撐破丹田。

以人入藥,雖並無妖魔氣沖人心智,但真氣血肉不夠啊!

突奇想的大長老於是便想到了以人妖所生之人為藥引。

但帝國境內人妖殊途是總所周知,如何會有所生的妖人?

打著滅妖旗號的程燈這兩年便一直在搜尋有無妖人。

不久前有門下弟子探尋到譚村有一妖人,因此便有了吳紮秦紹五人掠馬至譚村與葉昶相遇,而後被葉昶反殺四人的結果。

紫霞山山門前,帶著齊孤萍幾人的吳紮十七人飛馬而至,頗受大長老寵信的吳紮對著在山門前的弟子吼道:

“開門!”

站在山門上負責之人那裡會招惹這些個在門內一手遮天的大長老的人?

他並未猶豫,運轉真氣於山門門槽之內,伴隨著一陣急促不絕於耳的響聲,那道轟然洞開。

站在山門上因不削與走歪門邪道的大長老同流合汙而多年負責門的那位中年人馬後炮地朝著隻餘下飛塵滾滾的十七騎啐了一口道:

“真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們這群狗東西嗑藥?

若是冇那些丹藥,你們一個個又算個屁!

老子一隻手便捏死你們!”

此人一身灰色衣服,與那些宛如仙人一塵不染的弟子彷彿格格不入。

被大長老掌權的紫霞山並非是鐵板一塊。

畢竟紫霞山也是以名門正派自居,自然有諸如這位門人一般的門人弟子。

他們這些人雖身居紫霞山,卻並未與那位大長老為伍。

而殺人更殺妖的大長老也顧及同門之情,並未對他們如何。

以妖入藥,所服用之人泯滅心智,甚至真氣暴漲,可撐破丹田。

以人入藥,雖並無妖魔氣沖人心智,但真氣血肉不夠啊!

突奇想的大長老於是便想到了以人妖所生之人為藥引。

但帝國境內人妖殊途是總所周知,如何會有所生的妖人?

打著滅妖旗號的程燈這兩年便一直在搜尋有無妖人。

不久前有門下弟子探尋到譚村有一妖人,因此便有了吳紮秦紹五人掠馬至譚村與葉昶相遇,而後被葉昶反殺四人的結果。

紫霞山山門前,帶著齊孤萍幾人的吳紮十七人飛馬而至,頗受大長老寵信的吳紮對著在山門前的弟子吼道:

“開門!”

站在山門上負責之人那裡會招惹這些個在門內一手遮天的大長老的人?

他並未猶豫,運轉真氣於山門門槽之內,伴隨著一陣急促不絕於耳的響聲,那道轟然洞開。

站在山門上因不削與走歪門邪道的大長老同流合汙而多年負責門的那位中年人馬後炮地朝著隻餘下飛塵滾滾的十七騎啐了一口道:

“真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們這群狗東西嗑藥?

若是冇那些丹藥,你們一個個又算個屁!

老子一隻手便捏死你們!”

此人一身灰色衣服,與那些宛如仙人一塵不染的弟子彷彿格格不入。

被大長老掌權的紫霞山並非是鐵板一塊。

畢竟紫霞山也是以名門正派自居,自然有諸如這位門人一般的門人弟子。

他們這些人雖身居紫霞山,卻並未與那位大長老為伍。

而殺人更殺妖的大長老也顧及同門之情,並未對他們如何。

以妖入藥,所服用之人泯滅心智,甚至真氣暴漲,可撐破丹田。

以人入藥,雖並無妖魔氣沖人心智,但真氣血肉不夠啊!

突奇想的大長老於是便想到了以人妖所生之人為藥引。

但帝國境內人妖殊途是總所周知,如何會有所生的妖人?

打著滅妖旗號的程燈這兩年便一直在搜尋有無妖人。

不久前有門下弟子探尋到譚村有一妖人,因此便有了吳紮秦紹五人掠馬至譚村與葉昶相遇,而後被葉昶反殺四人的結果。

紫霞山山門前,帶著齊孤萍幾人的吳紮十七人飛馬而至,頗受大長老寵信的吳紮對著在山門前的弟子吼道:

“開門!”

站在山門上負責之人那裡會招惹這些個在門內一手遮天的大長老的人?

他並未猶豫,運轉真氣於山門門槽之內,伴隨著一陣急促不絕於耳的響聲,那道轟然洞開。

站在山門上因不削與走歪門邪道的大長老同流合汙而多年負責門的那位中年人馬後炮地朝著隻餘下飛塵滾滾的十七騎啐了一口道:

“真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們這群狗東西嗑藥?

若是冇那些丹藥,你們一個個又算個屁!

老子一隻手便捏死你們!”

此人一身灰色衣服,與那些宛如仙人一塵不染的弟子彷彿格格不入。

被大長老掌權的紫霞山並非是鐵板一塊。

畢竟紫霞山也是以名門正派自居,自然有諸如這位門人一般的門人弟子。

他們這些人雖身居紫霞山,卻並未與那位大長老為伍。

而殺人更殺妖的大長老也顧及同門之情,並未對他們如何。

以妖入藥,所服用之人泯滅心智,甚至真氣暴漲,可撐破丹田。

以人入藥,雖並無妖魔氣沖人心智,但真氣血肉不夠啊!

突奇想的大長老於是便想到了以人妖所生之人為藥引。

但帝國境內人妖殊途是總所周知,如何會有所生的妖人?

打著滅妖旗號的程燈這兩年便一直在搜尋有無妖人。

不久前有門下弟子探尋到譚村有一妖人,因此便有了吳紮秦紹五人掠馬至譚村與葉昶相遇,而後被葉昶反殺四人的結果。

紫霞山山門前,帶著齊孤萍幾人的吳紮十七人飛馬而至,頗受大長老寵信的吳紮對著在山門前的弟子吼道:

“開門!”

站在山門上負責之人那裡會招惹這些個在門內一手遮天的大長老的人?

他並未猶豫,運轉真氣於山門門槽之內,伴隨著一陣急促不絕於耳的響聲,那道轟然洞開。

站在山門上因不削與走歪門邪道的大長老同流合汙而多年負責門的那位中年人馬後炮地朝著隻餘下飛塵滾滾的十七騎啐了一口道:

“真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們這群狗東西嗑藥?

若是冇那些丹藥,你們一個個又算個屁!

老子一隻手便捏死你們!”

此人一身灰色衣服,與那些宛如仙人一塵不染的弟子彷彿格格不入。

被大長老掌權的紫霞山並非是鐵板一塊。

畢竟紫霞山也是以名門正派自居,自然有諸如這位門人一般的門人弟子。

他們這些人雖身居紫霞山,卻並未與那位大長老為伍。

而殺人更殺妖的大長老也顧及同門之情,並未對他們如何。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