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徒弟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一十四章 徒弟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滅了那不知高手的輕狂對手的囂張氣焰,葉昶這位最喜跋扈的世家大少宛如地痞一般大搖大擺與不嫌事大也要出風頭的戚涵涵走到奄奄一息的秦紹身旁,俯下身子低頭瞧了瞧。

見秦紹這小子手指還有三分動靜,葉昶與方纔冇機會出手的戚涵涵一腳對著秦紹那張方纔被葉昶特彆關照了的麵部踩去。

唯恐落後的戚涵涵攔下葉昶大義凜然道:

“葉子,這貨交給我了,保管治的服服帖帖。”

跺了一腳似乎還不過癮的葉昶臨走之前不忘啐了一口唾沫。

嘟嘟噥噥道:“怎麼樣?老子手活可他孃的不差口活!~”

馬上剩下那些少俠高手們見到無賴葉昶僅用了一招便解決掉了在初致虛的秦紹,紛紛麵色大變。

照常理來說,中致虛可都見不得能夠一招將初致虛打地毫無反手之力。

況且,眼前這小子方纔那真氣波動僅是初致虛!

玩夠了就差一泡尿澆上去那可做夜壺腦殼的葉昶抬起頭,眯著眼睛打量眼前這不插手的三人。

他吊兒郎當撓了撓屁股道:

“你們仨是一起上,還是捆在一起上?

我勸你們還是一起上得了,省的浪費我功夫。

咱還要觀戰老紀那兩人對決呐!”

“這小子再厲害也不過是初致虛而已,我們仨一起上,這小子肯定不是我們對手!”

其中一位身著白衫之人與另外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道。

這五人手中傢夥什都是劍,想來那紫霞山也是一個劍派?

三人如停馬駐足時一般,一同左手微拍馬腹,腳踏馬蹬,滑至半空中。

而後葉昶能夠聽到齊刷刷若一人一劍的霍然拔劍之聲。

不過這三人於葉昶這位初致虛便能殺覆命境的高人而言,還真是小巫見大巫,不夠了。

三人使出的是合擊之術,顯然是經過經年累月的修行才達到這般‘同出一劍’的地步。

三人一高兩低的組成一個山字,頗有攜泰山而超北海的氣魄。

三把劍一往無前,彷彿能搬山填海的仙人之力。

葉昶極為果決地拔刀,與上次一招兩式滅殺秦紹不同,此次拔出三指後,葉昶僅僅是頓

了頓便又毫不猶豫地繼續拔出三指。

三指、三指、而後餘下刀身不停不歇地統統出鞘。

直到整把刀出鞘後,才見有刀芒從刀刃之上閃現而出。

不見山不見江河,唯見刀芒驚雷滾滾。

三山倒提的三人力拔山兮氣蓋世,與葉昶那驟然響起的驚雷刀罡砰然相撞。

不動安如山的葉昶在這流光溢彩之下依舊穩如泰山,由黑轉深紅的赤血刀被葉昶緊緊拎在手上。

半空之中的三人身體之中咯嚓作響,出如一大串黃豆炸裂的奇詭之音。

驚雷電弧劃過三人身軀,無名之火無源**,轉瞬間便將三人燒成灰燼。

一陣微風吹過,甚至還為人形的灰燼都現煙消雲散。

灰飛煙滅啊。

當初老道在山洞還是破敗廟宇之中曾坐而論道,與葉昶講了青城山那幾位徒弟招式之奧妙相生。

劉宗厚一拳奔雷,以全身真氣凝聚於四個拳骨之間,拳骨真氣相擦而出形似電弧之氣。

之前並未能成型的奔雷在葉昶經受了那次孟生大日雷霆鍛體之後便有所悟,按照當初老道孟飛塵所傳授的法子,一分分煉出了這雷霆滾滾。

極為識相的吳紮見周圍四名同伴一個個倒下,尋了一個破綻,飛掠至一匹馬背上,同時手中劍將那另外三匹馬劈成兩半,駕馬狂奔而去。

欲持劍追上去的紀銳誌被葉昶攔下,人家中致虛興許葉昶幾招之內能要了他的小命,可人家鐵了心想跑,那可真是攔不住。

“老紀,不用追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江湖上從未聽聞過的紫霞山能耐咱們何?

那小子可真他娘跑得快!”

目睹葉昶殺敵的李念一絲毫不怕凶狠血腥,興沖沖奔至葉昶身前,抱著葉昶一條腿不肯鬆開道:

“葉叔叔,葉叔叔,方纔你那幾招好威風啊,能不能教我耍刀啊?”

不同於李念一這小子,不曾見過殺人技的齊孤萍與老嫗見識了紀銳誌與葉昶這等實力,登時驚為天人。

招式他們不懂,可那光華大作的一刀刀一劍劍可做不得假。

險些跪在地上的老嫗被齊孤萍扶著,顫顫巍巍。

從小便僅在村子中長大,而後嫁了人隻在田地裡勞作,能活到這般歲數已是老天爺開了眼

哪裡見過這等江湖上的大場麵?

紀銳誌那年已六旬有些微駝的老頭走至譚狼身前,一雙老目和藹地盯著他,嗬嗬一笑。

隨即轉過身子對葉昶道:

“公子,我想收這小子當徒弟,將我這一身本領傳授予他,不知可否?”

葉昶一樂,一撫掌道:“老紀,這小子有此般毅力也算是個好苗子,不如你把他收作孫子得了。

兩全其美不是!

不過還要那小子願不願意當你徒弟孫子了。

咱們講究人,可不能強迫人家不是?”

紀銳誌一張皺紋遍佈的老臉笑開了花,“謝公子。”

紀銳誌葉昶二人明白,若是不帶上這人妖小子,恐怕那個紫霞山會再次派人前來,譚狼如何也逃不過虎口。

紀銳誌這個老江湖本不喜多插手多餘之事,也明白那簡單純粹至極的俠義心腸在江湖上是最為致命的。

況且眼前這位還是人妖不容的雜種。

這也是他為何征求葉昶的意見,若是收留了他,恐怕會惹來不少的麻煩。

於葉昶而言,這譚狼並算不得什麼,自家師孃不也是隻小蝴蝶?

若是老道孟飛塵與青蝶有個一兒半女的,葉昶指不定還有一個師弟呢!

葉昶可不在乎什麼妖精不妖精的。

隻片刻便被安排明明白白的譚狼年紀雖小,事理卻明白不少。

飽受人情冷暖的譚狼從紀銳誌雙眸之中出了慈愛之情。

那不同於村子中大多數人那樣的雙眸,使他想起了自己等了幾年的母親。

母親臨走前幾天說過,人類有好有壞,你遇到的壞人越多,那麼好人也就會如期而至。

他母親並未丟下他,而是想讓他好好活下去。

紀銳誌那年已六旬有些微駝的老頭走至譚狼身前,一雙老目和藹地盯著他,嗬嗬一笑。

隨即轉過身子對葉昶道:

“公子,我想收這小子當徒弟,將我這一身本領傳授予他,不知可否?”

葉昶一樂,一撫掌道:“老紀,這小子有此般毅力也算是個好苗子,不如你把他收作孫子得了。

兩全其美不是!

不過還要那小子願不願意當你徒弟孫子了。

咱們講究人,可不能強迫人家不是?”

紀銳誌一張皺紋遍佈的老臉笑開了花,“謝公子。”

紀銳誌葉昶二人明白,若是不帶上這人妖小子,恐怕那個紫霞山會再次派人前來,譚狼如何也逃不過虎口。

紀銳誌這個老江湖本不喜多插手多餘之事,也明白那簡單純粹至極的俠義心腸在江湖上是最為致命的。

況且眼前這位還是人妖不容的雜種。

這也是他為何征求葉昶的意見,若是收留了他,恐怕會惹來不少的麻煩。

於葉昶而言,這譚狼並算不得什麼,自家師孃不也是隻小蝴蝶?

若是老道孟飛塵與青蝶有個一兒半女的,葉昶指不定還有一個師弟呢!

葉昶可不在乎什麼妖精不妖精的。

隻片刻便被安排明明白白的譚狼年紀雖小,事理卻明白不少。

飽受人情冷暖的譚狼從紀銳誌雙眸之中出了慈愛之情。

那不同於村子中大多數人那樣的雙眸,使他想起了自己等了幾年的母親。

母親臨走前幾天說過,人類有好有壞,你遇到的壞人越多,那麼好人也就會如期而至。

他母親並未丟下他,而是想讓他好好活下去。

紀銳誌那年已六旬有些微駝的老頭走至譚狼身前,一雙老目和藹地盯著他,嗬嗬一笑。

隨即轉過身子對葉昶道:

“公子,我想收這小子當徒弟,將我這一身本領傳授予他,不知可否?”

葉昶一樂,一撫掌道:“老紀,這小子有此般毅力也算是個好苗子,不如你把他收作孫子得了。

兩全其美不是!

不過還要那小子願不願意當你徒弟孫子了。

咱們講究人,可不能強迫人家不是?”

紀銳誌一張皺紋遍佈的老臉笑開了花,“謝公子。”

紀銳誌葉昶二人明白,若是不帶上這人妖小子,恐怕那個紫霞山會再次派人前來,譚狼如何也逃不過虎口。

紀銳誌這個老江湖本不喜多插手多餘之事,也明白那簡單純粹至極的俠義心腸在江湖上是最為致命的。

況且眼前這位還是人妖不容的雜種。

這也是他為何征求葉昶的意見,若是收留了他,恐怕會惹來不少的麻煩。

於葉昶而言,這譚狼並算不得什麼,自家師孃不也是隻小蝴蝶?

若是老道孟飛塵與青蝶有個一兒半女的,葉昶指不定還有一個師弟呢!

葉昶可不在乎什麼妖精不妖精的。

隻片刻便被安排明明白白的譚狼年紀雖小,事理卻明白不少。

飽受人情冷暖的譚狼從紀銳誌雙眸之中出了慈愛之情。

那不同於村子中大多數人那樣的雙眸,使他想起了自己等了幾年的母親。

母親臨走前幾天說過,人類有好有壞,你遇到的壞人越多,那麼好人也就會如期而至。

他母親並未丟下他,而是想讓他好好活下去。

紀銳誌那年已六旬有些微駝的老頭走至譚狼身前,一雙老目和藹地盯著他,嗬嗬一笑。

隨即轉過身子對葉昶道:

“公子,我想收這小子當徒弟,將我這一身本領傳授予他,不知可否?”

葉昶一樂,一撫掌道:“老紀,這小子有此般毅力也算是個好苗子,不如你把他收作孫子得了。

兩全其美不是!

不過還要那小子願不願意當你徒弟孫子了。

咱們講究人,可不能強迫人家不是?”

紀銳誌一張皺紋遍佈的老臉笑開了花,“謝公子。”

紀銳誌葉昶二人明白,若是不帶上這人妖小子,恐怕那個紫霞山會再次派人前來,譚狼如何也逃不過虎口。

紀銳誌這個老江湖本不喜多插手多餘之事,也明白那簡單純粹至極的俠義心腸在江湖上是最為致命的。

況且眼前這位還是人妖不容的雜種。

這也是他為何征求葉昶的意見,若是收留了他,恐怕會惹來不少的麻煩。

於葉昶而言,這譚狼並算不得什麼,自家師孃不也是隻小蝴蝶?

若是老道孟飛塵與青蝶有個一兒半女的,葉昶指不定還有一個師弟呢!

葉昶可不在乎什麼妖精不妖精的。

隻片刻便被安排明明白白的譚狼年紀雖小,事理卻明白不少。

飽受人情冷暖的譚狼從紀銳誌雙眸之中出了慈愛之情。

那不同於村子中大多數人那樣的雙眸,使他想起了自己等了幾年的母親。

母親臨走前幾天說過,人類有好有壞,你遇到的壞人越多,那麼好人也就會如期而至。

他母親並未丟下他,而是想讓他好好活下去。

紀銳誌那年已六旬有些微駝的老頭走至譚狼身前,一雙老目和藹地盯著他,嗬嗬一笑。

隨即轉過身子對葉昶道:

“公子,我想收這小子當徒弟,將我這一身本領傳授予他,不知可否?”

葉昶一樂,一撫掌道:“老紀,這小子有此般毅力也算是個好苗子,不如你把他收作孫子得了。

兩全其美不是!

不過還要那小子願不願意當你徒弟孫子了。

咱們講究人,可不能強迫人家不是?”

紀銳誌一張皺紋遍佈的老臉笑開了花,“謝公子。”

紀銳誌葉昶二人明白,若是不帶上這人妖小子,恐怕那個紫霞山會再次派人前來,譚狼如何也逃不過虎口。

紀銳誌這個老江湖本不喜多插手多餘之事,也明白那簡單純粹至極的俠義心腸在江湖上是最為致命的。

況且眼前這位還是人妖不容的雜種。

這也是他為何征求葉昶的意見,若是收留了他,恐怕會惹來不少的麻煩。

於葉昶而言,這譚狼並算不得什麼,自家師孃不也是隻小蝴蝶?

若是老道孟飛塵與青蝶有個一兒半女的,葉昶指不定還有一個師弟呢!

葉昶可不在乎什麼妖精不妖精的。

隻片刻便被安排明明白白的譚狼年紀雖小,事理卻明白不少。

飽受人情冷暖的譚狼從紀銳誌雙眸之中出了慈愛之情。

那不同於村子中大多數人那樣的雙眸,使他想起了自己等了幾年的母親。

母親臨走前幾天說過,人類有好有壞,你遇到的壞人越多,那麼好人也就會如期而至。

他母親並未丟下他,而是想讓他好好活下去。

紀銳誌那年已六旬有些微駝的老頭走至譚狼身前,一雙老目和藹地盯著他,嗬嗬一笑。

隨即轉過身子對葉昶道:

“公子,我想收這小子當徒弟,將我這一身本領傳授予他,不知可否?”

葉昶一樂,一撫掌道:“老紀,這小子有此般毅力也算是個好苗子,不如你把他收作孫子得了。

兩全其美不是!

不過還要那小子願不願意當你徒弟孫子了。

咱們講究人,可不能強迫人家不是?”

紀銳誌一張皺紋遍佈的老臉笑開了花,“謝公子。”

紀銳誌葉昶二人明白,若是不帶上這人妖小子,恐怕那個紫霞山會再次派人前來,譚狼如何也逃不過虎口。

紀銳誌這個老江湖本不喜多插手多餘之事,也明白那簡單純粹至極的俠義心腸在江湖上是最為致命的。

況且眼前這位還是人妖不容的雜種。

這也是他為何征求葉昶的意見,若是收留了他,恐怕會惹來不少的麻煩。

於葉昶而言,這譚狼並算不得什麼,自家師孃不也是隻小蝴蝶?

若是老道孟飛塵與青蝶有個一兒半女的,葉昶指不定還有一個師弟呢!

葉昶可不在乎什麼妖精不妖精的。

隻片刻便被安排明明白白的譚狼年紀雖小,事理卻明白不少。

飽受人情冷暖的譚狼從紀銳誌雙眸之中出了慈愛之情。

那不同於村子中大多數人那樣的雙眸,使他想起了自己等了幾年的母親。

母親臨走前幾天說過,人類有好有壞,你遇到的壞人越多,那麼好人也就會如期而至。

他母親並未丟下他,而是想讓他好好活下去。

紀銳誌那年已六旬有些微駝的老頭走至譚狼身前,一雙老目和藹地盯著他,嗬嗬一笑。

隨即轉過身子對葉昶道:

“公子,我想收這小子當徒弟,將我這一身本領傳授予他,不知可否?”

葉昶一樂,一撫掌道:“老紀,這小子有此般毅力也算是個好苗子,不如你把他收作孫子得了。

兩全其美不是!

不過還要那小子願不願意當你徒弟孫子了。

咱們講究人,可不能強迫人家不是?”

紀銳誌一張皺紋遍佈的老臉笑開了花,“謝公子。”

紀銳誌葉昶二人明白,若是不帶上這人妖小子,恐怕那個紫霞山會再次派人前來,譚狼如何也逃不過虎口。

紀銳誌這個老江湖本不喜多插手多餘之事,也明白那簡單純粹至極的俠義心腸在江湖上是最為致命的。

況且眼前這位還是人妖不容的雜種。

這也是他為何征求葉昶的意見,若是收留了他,恐怕會惹來不少的麻煩。

於葉昶而言,這譚狼並算不得什麼,自家師孃不也是隻小蝴蝶?

若是老道孟飛塵與青蝶有個一兒半女的,葉昶指不定還有一個師弟呢!

葉昶可不在乎什麼妖精不妖精的。

隻片刻便被安排明明白白的譚狼年紀雖小,事理卻明白不少。

飽受人情冷暖的譚狼從紀銳誌雙眸之中出了慈愛之情。

那不同於村子中大多數人那樣的雙眸,使他想起了自己等了幾年的母親。

母親臨走前幾天說過,人類有好有壞,你遇到的壞人越多,那麼好人也就會如期而至。

他母親並未丟下他,而是想讓他好好活下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