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指又三指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指又三指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江湖人嘛,甭管背後靠山到底能不能用‘鐵板’二字相稱,隻要不算拿不出口,遇到一些江湖人士總要先報上這不響亮但能嚇唬人的名頭。

若是彼此相識,那可不就好說了幾分?多個朋友多條路不是!

紫霞山是本地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的一個勢力。

諾大的江湖,一些勢力在覆命甚至致虛境便敢於占山為王,上買官府,下交綠林名為名門正派,實則行那卑鄙醃臢手段的哪裡少了?

並不是江湖上所有的門派都如同天下聞名的那幾處門派一般,有源源不斷的香火錢,不做些‘行俠仗義’的事,莫不是喝西北風?

紫霞山在本地便是這麼一個山頭勢力。

吳紮聽聞葉昶自報家門是青城道士,但瞧見葉昶那一身市井衣物,妥妥是個無賴模樣,怎會相信了這男人鬼話?

他輕蔑一笑道:

“天下大門大派就那麼幾家,你說你是青城道士便是了?

江湖上這些冒名頂替的豪俠可不少,人家至少曉得穿上一件象陰陽八卦的仿製青城道士服。

你這個小子倒是直接,連那道袍都不見穿?

真當小爺是冇出過山門,見識短狹的閉門造車之輩?”

葉昶扯了扯嘴道:“難不成我非要你們信了?

幸好你們不信,若是信了我怎麼出手好好教訓你們這些不懂得尊老愛幼的名門大派的‘俠義之士’?”

俠義之士四字葉昶咬的極重,彷彿是在嘲諷。

紫霞山?那是什麼狗屁烏龜王八蛋的山?

天下名山,可冇有這號山呐。

陡然間再次劍拔弩張之中,手握三尺寒芒的吳紮並未搭理渾身氣勢全無,被認為隻有嘴上功夫卻無手上功夫的葉昶,而是側目移向了方纔短短一擊之下便知是個狠人物的老頭紀銳誌。

吳紮麵對著老當益壯的紀銳誌怡然不懼,頗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雄渾氣概。

兩人手中之物皆是如今為天下兵器之,為龍昌帝國文人俠士佩戴最為廣泛的庶人劍。

彆說吳紮中致虛是不是眼前這位老頭的對手,但憑著這一俠一乞的對比,恐怕那些最講究風範的懷春少女必然將吳紮當作實力

境界高上老頭不止一籌的夢中情郎。

晃神的葉昶似乎想到了當初孟飛塵老道穿著破衣爛衫隻身闖青城時,與那道貌岸然的掌門劉宗厚的對比。

葉昶咧嘴一笑,搖旗呐喊道:

“老紀,把這個穿著像個人樣的鱉孫打成他媽都不認識~”

老紀如出一轍地對著葉昶咧著老嘴笑,那神情格外猥瑣。

也難為老紀這糟老頭子非要與葉大少小白臉比一比俊俏了。

鬥不過葉昶那張嘴的吳紮雙眸之中閃過兩縷不亞手中寶劍的冷芒。

腳下一跺,吳紮身子如炮彈般已爆射而出。

宛如一抹白色長虹向遠處延伸。

還在笑著的紀銳誌雙眼如善於捕獵的老鷹銳利,雙手抱重量不一般的媳婦長劍,自下向上猛撩而去。

頓時,兩人戰作一團。

對老紀實力自信的葉昶走至被仍在地上摔得七葷八素的譚狼身前,將這個似僅有五六歲實則已有十歲的孩子扶起。

老紀這老頭子在這小子身上似乎到了曾經自己的影子,已對自己出口相救之言,怎麼著也要救了這個心有毅力的小子啊。

譚狼經曆方纔先後兩次與單方麵虐殺毫無區彆的廝殺後,早已傷痕累累。

原先被譚狼凶目以對,而在被扶起後凶目漸消而對的葉昶露出一個自以為和煦的笑容,溫柔的摸了摸這小子亂蓬蓬的腦袋道:

“你小子有什麼好瞪的,我這是前來救你,你不出來?

也是個笨小子,方纔與那胖小子打架,打不過不會跑麼?”

盯著譚狼那雙堅毅倔強十足的眸子,葉昶無奈攤手道:

“又是一頭倔驢。”

不知葉昶實力深淺隻瞅見葉昶除了臉白似乎一無是處的譚狼如死水一般道:

“他們有五個人,你們隻有兩人,不是對手。

我不用你們出手。”

葉昶咂咂嘴,不削道:

“這些土雞瓦狗,老子我可不放在心上。”

駿馬上其餘四位白衣俠士見吳紮與那老頭相鬥不落下風,一個個也就自按劍以待中鬆懈下來,轉而移目向方纔口出狂言的葉昶。

與葉昶似年紀差不多少的秦紹年輕氣盛,一聲獰笑道:

“小子,來,小爺與你過過招,你嘴上功夫有冇有這手下功夫強些

正渡真氣為這譚狼這小子恢複傷勢的葉昶頓下手,抬起微垂的眼簾,擠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道:

“你要和我打?”

秦紹右腳一沉,輕點馬鞍,身子已從馬背上竄出,同時一隻手霍然拔劍出鞘。

那一聲抱劍輕吟猶如龍嘯,青芒一閃而出,頓時化作繁星點點,青色劍影呼嘯而來。

葉昶道了聲不講究。

咱們江湖人動手之前能拿到不自報家門,再臨空拔出劍嚇唬嚇唬對手?

葉昶從秦紹爆而出的真氣中感受到了此人實力僅僅是初致虛。

雖說自己也僅是初致虛,可這致虛與致虛相比,那可是差了個十萬八千裡呢!

葉昶大袖一揮,赤血出了古樸刀鞘三指。

三指之地可納高山。

從那三指刀身上霎那間便有宛如三山五嶽的真氣重巒疊嶂而來。

轟然一聲炸響,砸在了秦紹星星點點劍影之上,流光溢彩地炸地粉碎。

葉昶又第二次拔刀,赤血再次出了三指。

三指之地可容江河。

這三指刀身上又有連綿不斷,自西向東而去的大江大河以險峻湍急之勢而下。

可容江河湖泊百川到海的真氣驟然衝撞向麵色驚變的秦紹。

噗嗤一聲,如龍似虎的刀罡如久未見小孃的饑渴漢子一般,將秦紹淹冇在洶湧波濤之下。

一浪疊一浪地將秦紹拍打在地麵,渾身被刀氣縱橫所致的刀傷遍體。

還未第三次拔刀的葉昶見秦紹如此不經打,便入刀回鞘。

這可是葉昶在上青城後觀戰並與秋當玄對戰後悟出的招式。

秋當玄那連綿不絕又氣勢恢宏的掌勁,葉昶如今僅學來了一星半點。

但便是這一星半點的大山大河,相比於方纔秦紹氣勢,那可是強了不止一籌。

極有野心的葉昶可是想靠著這一招,殺向青城,再與秋當玄那老頭一教高下呢!

正渡真氣為這譚狼這小子恢複傷勢的葉昶頓下手,抬起微垂的眼簾,擠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道:

“你要和我打?”

秦紹右腳一沉,輕點馬鞍,身子已從馬背上竄出,同時一隻手霍然拔劍出鞘。

那一聲抱劍輕吟猶如龍嘯,青芒一閃而出,頓時化作繁星點點,青色劍影呼嘯而來。

葉昶道了聲不講究。

咱們江湖人動手之前能拿到不自報家門,再臨空拔出劍嚇唬嚇唬對手?

葉昶從秦紹爆而出的真氣中感受到了此人實力僅僅是初致虛。

雖說自己也僅是初致虛,可這致虛與致虛相比,那可是差了個十萬八千裡呢!

葉昶大袖一揮,赤血出了古樸刀鞘三指。

三指之地可納高山。

從那三指刀身上霎那間便有宛如三山五嶽的真氣重巒疊嶂而來。

轟然一聲炸響,砸在了秦紹星星點點劍影之上,流光溢彩地炸地粉碎。

葉昶又第二次拔刀,赤血再次出了三指。

三指之地可容江河。

這三指刀身上又有連綿不斷,自西向東而去的大江大河以險峻湍急之勢而下。

可容江河湖泊百川到海的真氣驟然衝撞向麵色驚變的秦紹。

噗嗤一聲,如龍似虎的刀罡如久未見小孃的饑渴漢子一般,將秦紹淹冇在洶湧波濤之下。

一浪疊一浪地將秦紹拍打在地麵,渾身被刀氣縱橫所致的刀傷遍體。

還未第三次拔刀的葉昶見秦紹如此不經打,便入刀回鞘。

這可是葉昶在上青城後觀戰並與秋當玄對戰後悟出的招式。

秋當玄那連綿不絕又氣勢恢宏的掌勁,葉昶如今僅學來了一星半點。

但便是這一星半點的大山大河,相比於方纔秦紹氣勢,那可是強了不止一籌。

極有野心的葉昶可是想靠著這一招,殺向青城,再與秋當玄那老頭一教高下呢!

正渡真氣為這譚狼這小子恢複傷勢的葉昶頓下手,抬起微垂的眼簾,擠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道:

“你要和我打?”

秦紹右腳一沉,輕點馬鞍,身子已從馬背上竄出,同時一隻手霍然拔劍出鞘。

那一聲抱劍輕吟猶如龍嘯,青芒一閃而出,頓時化作繁星點點,青色劍影呼嘯而來。

葉昶道了聲不講究。

咱們江湖人動手之前能拿到不自報家門,再臨空拔出劍嚇唬嚇唬對手?

葉昶從秦紹爆而出的真氣中感受到了此人實力僅僅是初致虛。

雖說自己也僅是初致虛,可這致虛與致虛相比,那可是差了個十萬八千裡呢!

葉昶大袖一揮,赤血出了古樸刀鞘三指。

三指之地可納高山。

從那三指刀身上霎那間便有宛如三山五嶽的真氣重巒疊嶂而來。

轟然一聲炸響,砸在了秦紹星星點點劍影之上,流光溢彩地炸地粉碎。

葉昶又第二次拔刀,赤血再次出了三指。

三指之地可容江河。

這三指刀身上又有連綿不斷,自西向東而去的大江大河以險峻湍急之勢而下。

可容江河湖泊百川到海的真氣驟然衝撞向麵色驚變的秦紹。

噗嗤一聲,如龍似虎的刀罡如久未見小孃的饑渴漢子一般,將秦紹淹冇在洶湧波濤之下。

一浪疊一浪地將秦紹拍打在地麵,渾身被刀氣縱橫所致的刀傷遍體。

還未第三次拔刀的葉昶見秦紹如此不經打,便入刀回鞘。

這可是葉昶在上青城後觀戰並與秋當玄對戰後悟出的招式。

秋當玄那連綿不絕又氣勢恢宏的掌勁,葉昶如今僅學來了一星半點。

但便是這一星半點的大山大河,相比於方纔秦紹氣勢,那可是強了不止一籌。

極有野心的葉昶可是想靠著這一招,殺向青城,再與秋當玄那老頭一教高下呢!

正渡真氣為這譚狼這小子恢複傷勢的葉昶頓下手,抬起微垂的眼簾,擠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道:

“你要和我打?”

秦紹右腳一沉,輕點馬鞍,身子已從馬背上竄出,同時一隻手霍然拔劍出鞘。

那一聲抱劍輕吟猶如龍嘯,青芒一閃而出,頓時化作繁星點點,青色劍影呼嘯而來。

葉昶道了聲不講究。

咱們江湖人動手之前能拿到不自報家門,再臨空拔出劍嚇唬嚇唬對手?

葉昶從秦紹爆而出的真氣中感受到了此人實力僅僅是初致虛。

雖說自己也僅是初致虛,可這致虛與致虛相比,那可是差了個十萬八千裡呢!

葉昶大袖一揮,赤血出了古樸刀鞘三指。

三指之地可納高山。

從那三指刀身上霎那間便有宛如三山五嶽的真氣重巒疊嶂而來。

轟然一聲炸響,砸在了秦紹星星點點劍影之上,流光溢彩地炸地粉碎。

葉昶又第二次拔刀,赤血再次出了三指。

三指之地可容江河。

這三指刀身上又有連綿不斷,自西向東而去的大江大河以險峻湍急之勢而下。

可容江河湖泊百川到海的真氣驟然衝撞向麵色驚變的秦紹。

噗嗤一聲,如龍似虎的刀罡如久未見小孃的饑渴漢子一般,將秦紹淹冇在洶湧波濤之下。

一浪疊一浪地將秦紹拍打在地麵,渾身被刀氣縱橫所致的刀傷遍體。

還未第三次拔刀的葉昶見秦紹如此不經打,便入刀回鞘。

這可是葉昶在上青城後觀戰並與秋當玄對戰後悟出的招式。

秋當玄那連綿不絕又氣勢恢宏的掌勁,葉昶如今僅學來了一星半點。

但便是這一星半點的大山大河,相比於方纔秦紹氣勢,那可是強了不止一籌。

極有野心的葉昶可是想靠著這一招,殺向青城,再與秋當玄那老頭一教高下呢!

正渡真氣為這譚狼這小子恢複傷勢的葉昶頓下手,抬起微垂的眼簾,擠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道:

“你要和我打?”

秦紹右腳一沉,輕點馬鞍,身子已從馬背上竄出,同時一隻手霍然拔劍出鞘。

那一聲抱劍輕吟猶如龍嘯,青芒一閃而出,頓時化作繁星點點,青色劍影呼嘯而來。

葉昶道了聲不講究。

咱們江湖人動手之前能拿到不自報家門,再臨空拔出劍嚇唬嚇唬對手?

葉昶從秦紹爆而出的真氣中感受到了此人實力僅僅是初致虛。

雖說自己也僅是初致虛,可這致虛與致虛相比,那可是差了個十萬八千裡呢!

葉昶大袖一揮,赤血出了古樸刀鞘三指。

三指之地可納高山。

從那三指刀身上霎那間便有宛如三山五嶽的真氣重巒疊嶂而來。

轟然一聲炸響,砸在了秦紹星星點點劍影之上,流光溢彩地炸地粉碎。

葉昶又第二次拔刀,赤血再次出了三指。

三指之地可容江河。

這三指刀身上又有連綿不斷,自西向東而去的大江大河以險峻湍急之勢而下。

可容江河湖泊百川到海的真氣驟然衝撞向麵色驚變的秦紹。

噗嗤一聲,如龍似虎的刀罡如久未見小孃的饑渴漢子一般,將秦紹淹冇在洶湧波濤之下。

一浪疊一浪地將秦紹拍打在地麵,渾身被刀氣縱橫所致的刀傷遍體。

還未第三次拔刀的葉昶見秦紹如此不經打,便入刀回鞘。

這可是葉昶在上青城後觀戰並與秋當玄對戰後悟出的招式。

秋當玄那連綿不絕又氣勢恢宏的掌勁,葉昶如今僅學來了一星半點。

但便是這一星半點的大山大河,相比於方纔秦紹氣勢,那可是強了不止一籌。

極有野心的葉昶可是想靠著這一招,殺向青城,再與秋當玄那老頭一教高下呢!

正渡真氣為這譚狼這小子恢複傷勢的葉昶頓下手,抬起微垂的眼簾,擠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道:

“你要和我打?”

秦紹右腳一沉,輕點馬鞍,身子已從馬背上竄出,同時一隻手霍然拔劍出鞘。

那一聲抱劍輕吟猶如龍嘯,青芒一閃而出,頓時化作繁星點點,青色劍影呼嘯而來。

葉昶道了聲不講究。

咱們江湖人動手之前能拿到不自報家門,再臨空拔出劍嚇唬嚇唬對手?

葉昶從秦紹爆而出的真氣中感受到了此人實力僅僅是初致虛。

雖說自己也僅是初致虛,可這致虛與致虛相比,那可是差了個十萬八千裡呢!

葉昶大袖一揮,赤血出了古樸刀鞘三指。

三指之地可納高山。

從那三指刀身上霎那間便有宛如三山五嶽的真氣重巒疊嶂而來。

轟然一聲炸響,砸在了秦紹星星點點劍影之上,流光溢彩地炸地粉碎。

葉昶又第二次拔刀,赤血再次出了三指。

三指之地可容江河。

這三指刀身上又有連綿不斷,自西向東而去的大江大河以險峻湍急之勢而下。

可容江河湖泊百川到海的真氣驟然衝撞向麵色驚變的秦紹。

噗嗤一聲,如龍似虎的刀罡如久未見小孃的饑渴漢子一般,將秦紹淹冇在洶湧波濤之下。

一浪疊一浪地將秦紹拍打在地麵,渾身被刀氣縱橫所致的刀傷遍體。

還未第三次拔刀的葉昶見秦紹如此不經打,便入刀回鞘。

這可是葉昶在上青城後觀戰並與秋當玄對戰後悟出的招式。

秋當玄那連綿不絕又氣勢恢宏的掌勁,葉昶如今僅學來了一星半點。

但便是這一星半點的大山大河,相比於方纔秦紹氣勢,那可是強了不止一籌。

極有野心的葉昶可是想靠著這一招,殺向青城,再與秋當玄那老頭一教高下呢!

正渡真氣為這譚狼這小子恢複傷勢的葉昶頓下手,抬起微垂的眼簾,擠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道:

“你要和我打?”

秦紹右腳一沉,輕點馬鞍,身子已從馬背上竄出,同時一隻手霍然拔劍出鞘。

那一聲抱劍輕吟猶如龍嘯,青芒一閃而出,頓時化作繁星點點,青色劍影呼嘯而來。

葉昶道了聲不講究。

咱們江湖人動手之前能拿到不自報家門,再臨空拔出劍嚇唬嚇唬對手?

葉昶從秦紹爆而出的真氣中感受到了此人實力僅僅是初致虛。

雖說自己也僅是初致虛,可這致虛與致虛相比,那可是差了個十萬八千裡呢!

葉昶大袖一揮,赤血出了古樸刀鞘三指。

三指之地可納高山。

從那三指刀身上霎那間便有宛如三山五嶽的真氣重巒疊嶂而來。

轟然一聲炸響,砸在了秦紹星星點點劍影之上,流光溢彩地炸地粉碎。

葉昶又第二次拔刀,赤血再次出了三指。

三指之地可容江河。

這三指刀身上又有連綿不斷,自西向東而去的大江大河以險峻湍急之勢而下。

可容江河湖泊百川到海的真氣驟然衝撞向麵色驚變的秦紹。

噗嗤一聲,如龍似虎的刀罡如久未見小孃的饑渴漢子一般,將秦紹淹冇在洶湧波濤之下。

一浪疊一浪地將秦紹拍打在地麵,渾身被刀氣縱橫所致的刀傷遍體。

還未第三次拔刀的葉昶見秦紹如此不經打,便入刀回鞘。

這可是葉昶在上青城後觀戰並與秋當玄對戰後悟出的招式。

秋當玄那連綿不絕又氣勢恢宏的掌勁,葉昶如今僅學來了一星半點。

但便是這一星半點的大山大河,相比於方纔秦紹氣勢,那可是強了不止一籌。

極有野心的葉昶可是想靠著這一招,殺向青城,再與秋當玄那老頭一教高下呢!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