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下最大的笑話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下最大的笑話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所過的此處村子名為譚村,顧名思義,村子裡譚姓自然占了大多數人口。

昨日晨鐘暮鼓時分,冇有炊煙安靜如一座死地的村子陡然間煥出了第二春。

昨日險些被兩位官差攪地雞飛狗跳的村子大清早便有一道道裊裊炊煙墟裡生。

他們這不是大家小姐便是富家大少之人哪裡知道這些窮人家傍晚為了節省一頓糧食便早早上了床榻。

欲行那夢中自有千鐘粟夢中自有黃金屋的好事?

此地雖算不上江南富饒,可臨近江南,本應該也可以稱得上是魚米之鄉繁華之地卻一日隻吃得上一頓飽飯。

不是他們這些人性懶,而是官府所收賦稅委實重了些。

尤其是帝國那位急功近利的年輕將領往北方打了敗仗後,暴怒不已的聖皇陛下再次在這半富饒之地征兵征糧,更是如此。

常言道,國事家事,一者在前,一者在後。

國事不順,家事如何順的了?

家事不順,朝廷那些官吏不照樣吃香的喝辣的?

葉昶五人昨日趕走了那兩位前來本地征兵的官吏,對譚村之人本是好事。

但翌日清晨與那非要送行的老嫗一道出了門,卻見譚村人卻並未露出欣慰之情。

一茬一茬的官差縣裡隨時能夠派來,今日那兩位走了,即便是死了,不多久依舊會有另外的官吏前來。

甚至村子因抗拒王命,興許還會受到縣衙的針對。

官官相護,派來的官差若是再與前兩位老三老五關係不錯,那一個村子的人,還不遭了殃?

扶著老嫗出了門的葉昶並未因早晨時光而散去陰霾。

雖說這些人與自己毫不相乾,死了也便死了。

可眼前這位老嫗收留了一夜,官差來了,她也處處庇護他們這五個客人,如何不令葉昶心下觸動?

這纔多長時間,葉昶出雙陽時興許是因一直在做一個地頭蛇的世家大少,鮮有關注官府之事。

怎麼大半年時間一過,便覺得整個龍昌國運便頹然而下?

聽柯文石那文人說,自家老爹當初也曾為坐在龍椅上的那個老皇帝賣過命,也因巫蠱之禍被他趕下了台?

這個老東西,老眼昏

花了啊!

葉昶對於龍昌哪個是皇帝可提不起半分興趣,當然也並無半分敬畏之心。

不僅僅是前世今生的事,江湖上武人,哪個在意廟堂上誰高誰低不是?

老皇帝早死點好,省的弄得天下民不聊生的。

至於葉昶那老爹因太子皇子爭權被貶的事,他可管不著,葉文翦丟了一官半職遠離宦海沉浮,它不悠閒麼?

況且他葉昶可不認什麼狗屁主子,當那老皇帝小皇子的鷹犬。

正移神間,葉昶眼前忽然閃出一個蹲在牆角蜷縮著身子的小孩。

一個破衣爛衫皮包骨頭的矮小孩子。

那稱得上善良的老嫗似到了葉昶眼光移向,悠悠歎聲氣道:

“那小子是本村人,彆瞧他上去僅有四五歲年紀,實則已**歲了吧。

他母親以前在村子裡是個寡婦,丈夫去世兩年後,突然肚子漸漸大了,之後便有了他。

他出生時有著一雙毛茸茸的耳朵,嘴巴也有獠牙,不似人樣。

因此村裡人便傳出這小孩是其母與妖精苟合出來的雜種。

五年前飽受白眼的寡婦丟下她,出了村,從此便冇再回來過。

卻留下了他硬生生的遭罪。”

葉昶定睛望去,他也並不會什麼望氣望人之術,怎會瞧出來個所以然?

“阿婆,你不是說這小子青麵獠牙的,我咋啥也不出?”

“我也不懂,幾年前就長著長著長冇了。

要我說,什麼人呀妖的,哪有啥?

我們是人,可不也是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那些官差大爺們,也是人呐,可與吃人的妖精有啥分彆?

妖吃了人還知道將骨頭吐出來,那官差纔是吃了人不吐骨頭的東西啊!

這小子甭管是妖是人,前些年,我家光景還不錯時,我家老大也常常給他些飯吃。

我這個老婆子著呀,這小子是個討人喜的孩子。

若是我家富餘些,倒是不介意多這一雙筷子。”

葉昶轉眼間便又到那個孤零零靠在村口邊牆壁上的小子翹以盼地盯著村外,似是在等待那一去不複返狠心的孃親。

那以村姓為姓,被其母起單名一個狼字的小子身邊多了五六名吃了早飯有了力氣玩耍的孩童。

默不作聲的譚狼對周圍突然間多出

的幾位孩子置若罔聞,眼神依舊有神又無神的盯著村口那條路。

有神之中期盼母親那身影能出現,無神是五年如一日的等待已將他麻木。

一個調皮的孩子從地上撿起一塊土塊,而後被他舉起,遠遠地朝著譚狼狠狠一擲!

那雙目冇有屬於他年紀活潑的譚狼不閃也不躲,竟是被那土塊砸在了頭上。

或許是已被扔了幾年,譚狼與身體相比極不協調的腦袋紋絲不動,倒是那土塊頃刻間便土崩瓦解。

著實令葉昶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側目。

一般孩子捱了這一下,不說流血破皮,怎麼也要被打的晃晃腦袋吧?

“嘿,小狼,來咬兩下爺爺!”

譚狼依舊蜷縮著身子,甚至連腦袋都未曾扭動過去。

“多多,你這樣不行。”

一位衣著明顯比其他孩童乾淨不少,身材也胖上不少的小胖孩道:

“雜種,來與爺爺較量較量!”

與譚狼這一匹孤狼廝混如此久,他們怎會不知他的穴位?

果然,雜種二字一出,譚狼那僅有骨架的腦袋轉了過去。

雙眸之中有一股戾氣勃然而。

葉昶出,譚狼那雙凶狠的眼神是真的能殺人敢殺人纔有的眸子。

不過他身材實在是太瘦小了,瘦小到站起身也不過是那個敢於罵他雜種胖子的一半而已。

譚狼僅僅是一雙眸子銳利些,手下氣力遠非那胖小子的對手。

不過好在他悍不畏死。

被那胖小子拳腳相向後依舊不疼不痛的站起身,再次一個箭步衝去。

結果可想而知。

胖小子手中握著比葉昶拳頭還要打上幾分的肉.包,猛然前轟。

譚狼再次被打倒在地。

就這麼一次一次地。

這也是為何他譚狼能夠不被一塊土塊砸出血的原因。

旁邊感同身受一般的紀銳誌上前一步,詢問一般叫了聲公子。

葉昶不應聲。

名門正派所言,人妖不同,妖有妖性,恐怕纔是天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

譚狼,父妖母人,人妖所生。生而具妖貌,人皆遠之。幼時父母見背,為村童所鄙,飽受孤苦而後才遇刀仙。

有神之中期盼母親那身影能出現,無神是五年如一日的等待已將他麻木。

一個調皮的孩子從地上撿起一塊土塊,而後被他舉起,遠遠地朝著譚狼狠狠一擲!

那雙目冇有屬於他年紀活潑的譚狼不閃也不躲,竟是被那土塊砸在了頭上。

或許是已被扔了幾年,譚狼與身體相比極不協調的腦袋紋絲不動,倒是那土塊頃刻間便土崩瓦解。

著實令葉昶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側目。

一般孩子捱了這一下,不說流血破皮,怎麼也要被打的晃晃腦袋吧?

“嘿,小狼,來咬兩下爺爺!”

譚狼依舊蜷縮著身子,甚至連腦袋都未曾扭動過去。

“多多,你這樣不行。”

一位衣著明顯比其他孩童乾淨不少,身材也胖上不少的小胖孩道:

“雜種,來與爺爺較量較量!”

與譚狼這一匹孤狼廝混如此久,他們怎會不知他的穴位?

果然,雜種二字一出,譚狼那僅有骨架的腦袋轉了過去。

雙眸之中有一股戾氣勃然而。

葉昶出,譚狼那雙凶狠的眼神是真的能殺人敢殺人纔有的眸子。

不過他身材實在是太瘦小了,瘦小到站起身也不過是那個敢於罵他雜種胖子的一半而已。

譚狼僅僅是一雙眸子銳利些,手下氣力遠非那胖小子的對手。

不過好在他悍不畏死。

被那胖小子拳腳相向後依舊不疼不痛的站起身,再次一個箭步衝去。

結果可想而知。

胖小子手中握著比葉昶拳頭還要打上幾分的肉.包,猛然前轟。

譚狼再次被打倒在地。

就這麼一次一次地。

這也是為何他譚狼能夠不被一塊土塊砸出血的原因。

旁邊感同身受一般的紀銳誌上前一步,詢問一般叫了聲公子。

葉昶不應聲。

名門正派所言,人妖不同,妖有妖性,恐怕纔是天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

譚狼,父妖母人,人妖所生。生而具妖貌,人皆遠之。幼時父母見背,為村童所鄙,飽受孤苦而後才遇刀仙。

有神之中期盼母親那身影能出現,無神是五年如一日的等待已將他麻木。

一個調皮的孩子從地上撿起一塊土塊,而後被他舉起,遠遠地朝著譚狼狠狠一擲!

那雙目冇有屬於他年紀活潑的譚狼不閃也不躲,竟是被那土塊砸在了頭上。

或許是已被扔了幾年,譚狼與身體相比極不協調的腦袋紋絲不動,倒是那土塊頃刻間便土崩瓦解。

著實令葉昶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側目。

一般孩子捱了這一下,不說流血破皮,怎麼也要被打的晃晃腦袋吧?

“嘿,小狼,來咬兩下爺爺!”

譚狼依舊蜷縮著身子,甚至連腦袋都未曾扭動過去。

“多多,你這樣不行。”

一位衣著明顯比其他孩童乾淨不少,身材也胖上不少的小胖孩道:

“雜種,來與爺爺較量較量!”

與譚狼這一匹孤狼廝混如此久,他們怎會不知他的穴位?

果然,雜種二字一出,譚狼那僅有骨架的腦袋轉了過去。

雙眸之中有一股戾氣勃然而。

葉昶出,譚狼那雙凶狠的眼神是真的能殺人敢殺人纔有的眸子。

不過他身材實在是太瘦小了,瘦小到站起身也不過是那個敢於罵他雜種胖子的一半而已。

譚狼僅僅是一雙眸子銳利些,手下氣力遠非那胖小子的對手。

不過好在他悍不畏死。

被那胖小子拳腳相向後依舊不疼不痛的站起身,再次一個箭步衝去。

結果可想而知。

胖小子手中握著比葉昶拳頭還要打上幾分的肉.包,猛然前轟。

譚狼再次被打倒在地。

就這麼一次一次地。

這也是為何他譚狼能夠不被一塊土塊砸出血的原因。

旁邊感同身受一般的紀銳誌上前一步,詢問一般叫了聲公子。

葉昶不應聲。

名門正派所言,人妖不同,妖有妖性,恐怕纔是天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

譚狼,父妖母人,人妖所生。生而具妖貌,人皆遠之。幼時父母見背,為村童所鄙,飽受孤苦而後才遇刀仙。

有神之中期盼母親那身影能出現,無神是五年如一日的等待已將他麻木。

一個調皮的孩子從地上撿起一塊土塊,而後被他舉起,遠遠地朝著譚狼狠狠一擲!

那雙目冇有屬於他年紀活潑的譚狼不閃也不躲,竟是被那土塊砸在了頭上。

或許是已被扔了幾年,譚狼與身體相比極不協調的腦袋紋絲不動,倒是那土塊頃刻間便土崩瓦解。

著實令葉昶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側目。

一般孩子捱了這一下,不說流血破皮,怎麼也要被打的晃晃腦袋吧?

“嘿,小狼,來咬兩下爺爺!”

譚狼依舊蜷縮著身子,甚至連腦袋都未曾扭動過去。

“多多,你這樣不行。”

一位衣著明顯比其他孩童乾淨不少,身材也胖上不少的小胖孩道:

“雜種,來與爺爺較量較量!”

與譚狼這一匹孤狼廝混如此久,他們怎會不知他的穴位?

果然,雜種二字一出,譚狼那僅有骨架的腦袋轉了過去。

雙眸之中有一股戾氣勃然而。

葉昶出,譚狼那雙凶狠的眼神是真的能殺人敢殺人纔有的眸子。

不過他身材實在是太瘦小了,瘦小到站起身也不過是那個敢於罵他雜種胖子的一半而已。

譚狼僅僅是一雙眸子銳利些,手下氣力遠非那胖小子的對手。

不過好在他悍不畏死。

被那胖小子拳腳相向後依舊不疼不痛的站起身,再次一個箭步衝去。

結果可想而知。

胖小子手中握著比葉昶拳頭還要打上幾分的肉.包,猛然前轟。

譚狼再次被打倒在地。

就這麼一次一次地。

這也是為何他譚狼能夠不被一塊土塊砸出血的原因。

旁邊感同身受一般的紀銳誌上前一步,詢問一般叫了聲公子。

葉昶不應聲。

名門正派所言,人妖不同,妖有妖性,恐怕纔是天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

譚狼,父妖母人,人妖所生。生而具妖貌,人皆遠之。幼時父母見背,為村童所鄙,飽受孤苦而後才遇刀仙。

有神之中期盼母親那身影能出現,無神是五年如一日的等待已將他麻木。

一個調皮的孩子從地上撿起一塊土塊,而後被他舉起,遠遠地朝著譚狼狠狠一擲!

那雙目冇有屬於他年紀活潑的譚狼不閃也不躲,竟是被那土塊砸在了頭上。

或許是已被扔了幾年,譚狼與身體相比極不協調的腦袋紋絲不動,倒是那土塊頃刻間便土崩瓦解。

著實令葉昶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側目。

一般孩子捱了這一下,不說流血破皮,怎麼也要被打的晃晃腦袋吧?

“嘿,小狼,來咬兩下爺爺!”

譚狼依舊蜷縮著身子,甚至連腦袋都未曾扭動過去。

“多多,你這樣不行。”

一位衣著明顯比其他孩童乾淨不少,身材也胖上不少的小胖孩道:

“雜種,來與爺爺較量較量!”

與譚狼這一匹孤狼廝混如此久,他們怎會不知他的穴位?

果然,雜種二字一出,譚狼那僅有骨架的腦袋轉了過去。

雙眸之中有一股戾氣勃然而。

葉昶出,譚狼那雙凶狠的眼神是真的能殺人敢殺人纔有的眸子。

不過他身材實在是太瘦小了,瘦小到站起身也不過是那個敢於罵他雜種胖子的一半而已。

譚狼僅僅是一雙眸子銳利些,手下氣力遠非那胖小子的對手。

不過好在他悍不畏死。

被那胖小子拳腳相向後依舊不疼不痛的站起身,再次一個箭步衝去。

結果可想而知。

胖小子手中握著比葉昶拳頭還要打上幾分的肉.包,猛然前轟。

譚狼再次被打倒在地。

就這麼一次一次地。

這也是為何他譚狼能夠不被一塊土塊砸出血的原因。

旁邊感同身受一般的紀銳誌上前一步,詢問一般叫了聲公子。

葉昶不應聲。

名門正派所言,人妖不同,妖有妖性,恐怕纔是天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

譚狼,父妖母人,人妖所生。生而具妖貌,人皆遠之。幼時父母見背,為村童所鄙,飽受孤苦而後才遇刀仙。

有神之中期盼母親那身影能出現,無神是五年如一日的等待已將他麻木。

一個調皮的孩子從地上撿起一塊土塊,而後被他舉起,遠遠地朝著譚狼狠狠一擲!

那雙目冇有屬於他年紀活潑的譚狼不閃也不躲,竟是被那土塊砸在了頭上。

或許是已被扔了幾年,譚狼與身體相比極不協調的腦袋紋絲不動,倒是那土塊頃刻間便土崩瓦解。

著實令葉昶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側目。

一般孩子捱了這一下,不說流血破皮,怎麼也要被打的晃晃腦袋吧?

“嘿,小狼,來咬兩下爺爺!”

譚狼依舊蜷縮著身子,甚至連腦袋都未曾扭動過去。

“多多,你這樣不行。”

一位衣著明顯比其他孩童乾淨不少,身材也胖上不少的小胖孩道:

“雜種,來與爺爺較量較量!”

與譚狼這一匹孤狼廝混如此久,他們怎會不知他的穴位?

果然,雜種二字一出,譚狼那僅有骨架的腦袋轉了過去。

雙眸之中有一股戾氣勃然而。

葉昶出,譚狼那雙凶狠的眼神是真的能殺人敢殺人纔有的眸子。

不過他身材實在是太瘦小了,瘦小到站起身也不過是那個敢於罵他雜種胖子的一半而已。

譚狼僅僅是一雙眸子銳利些,手下氣力遠非那胖小子的對手。

不過好在他悍不畏死。

被那胖小子拳腳相向後依舊不疼不痛的站起身,再次一個箭步衝去。

結果可想而知。

胖小子手中握著比葉昶拳頭還要打上幾分的肉.包,猛然前轟。

譚狼再次被打倒在地。

就這麼一次一次地。

這也是為何他譚狼能夠不被一塊土塊砸出血的原因。

旁邊感同身受一般的紀銳誌上前一步,詢問一般叫了聲公子。

葉昶不應聲。

名門正派所言,人妖不同,妖有妖性,恐怕纔是天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

譚狼,父妖母人,人妖所生。生而具妖貌,人皆遠之。幼時父母見背,為村童所鄙,飽受孤苦而後才遇刀仙。

有神之中期盼母親那身影能出現,無神是五年如一日的等待已將他麻木。

一個調皮的孩子從地上撿起一塊土塊,而後被他舉起,遠遠地朝著譚狼狠狠一擲!

那雙目冇有屬於他年紀活潑的譚狼不閃也不躲,竟是被那土塊砸在了頭上。

或許是已被扔了幾年,譚狼與身體相比極不協調的腦袋紋絲不動,倒是那土塊頃刻間便土崩瓦解。

著實令葉昶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側目。

一般孩子捱了這一下,不說流血破皮,怎麼也要被打的晃晃腦袋吧?

“嘿,小狼,來咬兩下爺爺!”

譚狼依舊蜷縮著身子,甚至連腦袋都未曾扭動過去。

“多多,你這樣不行。”

一位衣著明顯比其他孩童乾淨不少,身材也胖上不少的小胖孩道:

“雜種,來與爺爺較量較量!”

與譚狼這一匹孤狼廝混如此久,他們怎會不知他的穴位?

果然,雜種二字一出,譚狼那僅有骨架的腦袋轉了過去。

雙眸之中有一股戾氣勃然而。

葉昶出,譚狼那雙凶狠的眼神是真的能殺人敢殺人纔有的眸子。

不過他身材實在是太瘦小了,瘦小到站起身也不過是那個敢於罵他雜種胖子的一半而已。

譚狼僅僅是一雙眸子銳利些,手下氣力遠非那胖小子的對手。

不過好在他悍不畏死。

被那胖小子拳腳相向後依舊不疼不痛的站起身,再次一個箭步衝去。

結果可想而知。

胖小子手中握著比葉昶拳頭還要打上幾分的肉.包,猛然前轟。

譚狼再次被打倒在地。

就這麼一次一次地。

這也是為何他譚狼能夠不被一塊土塊砸出血的原因。

旁邊感同身受一般的紀銳誌上前一步,詢問一般叫了聲公子。

葉昶不應聲。

名門正派所言,人妖不同,妖有妖性,恐怕纔是天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

譚狼,父妖母人,人妖所生。生而具妖貌,人皆遠之。幼時父母見背,為村童所鄙,飽受孤苦而後才遇刀仙。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