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零二章 懸空寺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零二章 懸空寺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無論葉昶昨日如何消沉如何著天上的月亮想著心中的小娘,可第二日他又與紀銳誌一同在江湖上往東而行。

上次葉昶來到可懸空寺,但心中一心一念都在如何叫上慧遠大和尚,一起去救前往青城的孟飛塵,哪有什麼心思去這臨空而建的懸空寺?

此次葉昶與紀銳誌於山下遠遠而觀這懸空寺。

上延霄客,下絕囂浮。

此八字絕非虛言。

懸空寺初建時以玄空為名,本意便是道門玄與佛門空兩字為要訣。

可隨著時間推移,佛門入東土後香客日盛,那還需與同行如仇讎的道門玄字相呼應?

於是兩三百年前,玄空寺便改名為懸空寺。

懸,意指該寺懸於半空。

在葉昶與紀銳誌身邊有一大一小兩人。

大的是一個相貌頗為俊俏的小娘,雖說不如紫竹那般雖穿粗布麻衣卻絕代風情,可也擔當起俊俏這二字了。

小的一個被紀銳誌托在了頭頂,年紀約在五六歲之間,紮了一個童髻,格外討人喜歡。

碰到這母子二人還需從兩天前說起。

中午時分,葉昶與紀銳誌兩人躺在一處草垛上修習,卻被這個名字叫做李念一的小子找上門。

原來這個小子想要問葉昶能能讓他摸摸腰間的赤血刀。

李念一眉飛鳳舞說著他最喜歡的江湖人士便是當年那位使刀的好漢,叫什麼孟飛塵來著。

葉昶聽這小有趣的小東西誇讚自家那不靠譜的師傅,心下也有覺得這小子有趣,有他這個老子當年三分風範。

於是便順水推舟地將刀帶著鞘讓李念一瞧瞧,但不讓他拔出來,怕這個被稱為魔刀的赤血傷到了他。

被起名為念一不知念哪個一的李念一口無遮攔地給葉昶講著他與母親從東海之濱一路往西北而來。

為了去找打算在懸空寺出家當和尚的父親。

說著說著,去買食物的李念一母親便出現在了葉昶麵前。

一來二去,葉昶兩人便多出了兩人,成了四人。

“葉叔叔,你,你,前麵就是懸空寺,好高啊!”

趴在紀銳誌這個不曾抱過小孩子的老頭頭上,李念一蹬著兩條腿,一隻手中拿

著一根葉昶買來的糖葫蘆道。

到了滿臉鬍渣年紀的葉昶遇到了這個歲數應有的問題,是叫叔叔還是他孃的叫哥哥?

葉昶瞥了瞥身邊俏生生站在那裡的叫齊孤萍的小娘。

丈夫破紅塵隻留下一封信便要出家,拋妻棄子而不顧,該是他孃的什麼混蛋,才能將這麼嬌滴滴的妻子扔在家裡?

葉昶從其穿戴上得出,齊孤萍或者說其丈夫家生活富裕。

這小娘還真不怕跑這麼遠在路上被一些歪門邪道的漢子給劫嘍?

葉昶咂咂嘴,那個姓李的到底是有多好運?能娶到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媳婦?

咱比他差哪了?為啥就是他孃的冇有小娘倒貼?

哎,如今小娘將我這樣的癡心漢丟在了一邊,隻顧得喜歡那些花花腸子的臭男人啊。

這位最是不專情的大少爺竟然說出了人心不古的屁話。

葉昶回過神來,擼了擼袖口,憤懣不平道:“齊姑娘,我上去替你教訓那個破紅塵的混蛋。”

“咱混跡江湖之人最不慣的便是這般...這般不顧妻兒之人...”

齊孤萍到葉昶那裝模作樣的樣子,撲哧一笑。

從開始便拿著葉昶腰間那把赤血刀的李念一將僅剩一隻的糖葫蘆吃在嘴裡。

隨後便一手拿刀柄,一手握刀鞘,將那把他饞涎一路的赤血刀霍然拔出。

一抹刀芒驟然而起。

早知早覺的葉昶緊扣食指中指,一指真氣從他指尖滑落而出。

那從老道那裡學來的道家法門彈一指,雖說比不上潢清那位以一指斷長生來的絕妙,可也已是不弱了。

葉昶那一指與淩厲刀芒相互碰撞,,一下子便將正欲襲向李念一的刀光擊得粉碎。

葉昶微勾食指,敲了一下被嚇壞了的李念一腦門,冇好氣道:

“你小子,說了不讓你拔刀,非要拔。”

驚魂未定的更是齊孤萍那個小娘,一下子從紀銳誌肩頭扯下不知輕重的李念一。

她高高揮起那隻在陽光下可出熠熠生輝的玉臂,卻輕輕落在了李念一屁股上。

連打了幾下,她才停下。

手中停下,可齊孤萍那雙攝人心魄的眸子中卻滴下了晶瑩淚珠。

“你父親出家當了和尚,若是你也死了,讓娘我怎麼辦?”

剛至

五歲生辰,已曉微末人間事的李念一見到自家母親哭泣,顧不上自己方纔被打,身處肉乎乎的小手去擦齊孤萍如星辰閃爍的雙眸,輕聲道:

“娘,不哭。”

“念兒一定不敢了...”

生平最不喜什麼悲歡離合戲碼的葉昶搖搖頭,將兩人談話打斷,抱起李念一與那嫁了人依舊風韻猶存的小娘插科打諢。

葉昶著齊孤萍破泣為笑,將李念一放在脖頸處,悠悠道:

“上山!”

懸空寺依山而建,宛如空中樓閣。

有人說其修建以樓閣下碗口粗的木柱作為支撐,可實際上底下木柱質地較為柔軟,並不能撐起整座閣樓。

懸空寺所主要依靠在於鑲嵌在山體之中的橫梁來支撐,幾百年前修建者將橫梁三分之二長度嵌入山體,僅餘三分之一露之於外,而這三分之一正是支撐整座樓閣的核心。

饒是自認見多識廣的葉昶也不由得連連讚歎。

當初在雙陽作威作福時,那凝翠樓修建三樓探月頂層以水晶而蓋,於床榻之上可見日月星辰,那隻能稱得上奢華。

而懸空寺卻並不奢華,但其依山而建的雄偉氣勢卻足以攝人。

葉昶瞅著這個懸空寺,嘴中不斷嘟噥著講究,來一禪那個不正經和尚家底還是有點的?

若是一禪這小和尚把懸空寺當作嫁妝倒插門...嫁給我三姐,講究講究也勉勉強強吧。

隻是一禪這小子能當得上這半個佛門聖地的主持麼?

要實力冇實力,一個玄牝境,怎麼著也說的上是‘高手’了吧?可他孃的連一個‘低手’都打不過。

要樣冇樣,雖說長相清秀些,可還是比咱寒磣呐...

除了冇這兩樣外,還多了幾分不正經,淨想著找媳婦,這樣的不正經和尚當得上高僧主持?

也不知道涵涵那小...小子離開懸空寺冇,若是冇,他與一禪那混蛋狼狽為奸...

冇咱這隻頭狼,他倆...玩得轉?

“娘,不哭。”

“念兒一定不敢了...”

生平最不喜什麼悲歡離合戲碼的葉昶搖搖頭,將兩人談話打斷,抱起李念一與那嫁了人依舊風韻猶存的小娘插科打諢。

葉昶著齊孤萍破泣為笑,將李念一放在脖頸處,悠悠道:

“上山!”

懸空寺依山而建,宛如空中樓閣。

有人說其修建以樓閣下碗口粗的木柱作為支撐,可實際上底下木柱質地較為柔軟,並不能撐起整座閣樓。

懸空寺所主要依靠在於鑲嵌在山體之中的橫梁來支撐,幾百年前修建者將橫梁三分之二長度嵌入山體,僅餘三分之一露之於外,而這三分之一正是支撐整座樓閣的核心。

饒是自認見多識廣的葉昶也不由得連連讚歎。

當初在雙陽作威作福時,那凝翠樓修建三樓探月頂層以水晶而蓋,於床榻之上可見日月星辰,那隻能稱得上奢華。

而懸空寺卻並不奢華,但其依山而建的雄偉氣勢卻足以攝人。

葉昶瞅著這個懸空寺,嘴中不斷嘟噥著講究,來一禪那個不正經和尚家底還是有點的?

若是一禪這小和尚把懸空寺當作嫁妝倒插門...嫁給我三姐,講究講究也勉勉強強吧。

隻是一禪這小子能當得上這半個佛門聖地的主持麼?

要實力冇實力,一個玄牝境,怎麼著也說的上是‘高手’了吧?可他孃的連一個‘低手’都打不過。

要樣冇樣,雖說長相清秀些,可還是比咱寒磣呐...

除了冇這兩樣外,還多了幾分不正經,淨想著找媳婦,這樣的不正經和尚當得上高僧主持?

也不知道涵涵那小...小子離開懸空寺冇,若是冇,他與一禪那混蛋狼狽為奸...

冇咱這隻頭狼,他倆...玩得轉?

“娘,不哭。”

“念兒一定不敢了...”

生平最不喜什麼悲歡離合戲碼的葉昶搖搖頭,將兩人談話打斷,抱起李念一與那嫁了人依舊風韻猶存的小娘插科打諢。

葉昶著齊孤萍破泣為笑,將李念一放在脖頸處,悠悠道:

“上山!”

懸空寺依山而建,宛如空中樓閣。

有人說其修建以樓閣下碗口粗的木柱作為支撐,可實際上底下木柱質地較為柔軟,並不能撐起整座閣樓。

懸空寺所主要依靠在於鑲嵌在山體之中的橫梁來支撐,幾百年前修建者將橫梁三分之二長度嵌入山體,僅餘三分之一露之於外,而這三分之一正是支撐整座樓閣的核心。

饒是自認見多識廣的葉昶也不由得連連讚歎。

當初在雙陽作威作福時,那凝翠樓修建三樓探月頂層以水晶而蓋,於床榻之上可見日月星辰,那隻能稱得上奢華。

而懸空寺卻並不奢華,但其依山而建的雄偉氣勢卻足以攝人。

葉昶瞅著這個懸空寺,嘴中不斷嘟噥著講究,來一禪那個不正經和尚家底還是有點的?

若是一禪這小和尚把懸空寺當作嫁妝倒插門...嫁給我三姐,講究講究也勉勉強強吧。

隻是一禪這小子能當得上這半個佛門聖地的主持麼?

要實力冇實力,一個玄牝境,怎麼著也說的上是‘高手’了吧?可他孃的連一個‘低手’都打不過。

要樣冇樣,雖說長相清秀些,可還是比咱寒磣呐...

除了冇這兩樣外,還多了幾分不正經,淨想著找媳婦,這樣的不正經和尚當得上高僧主持?

也不知道涵涵那小...小子離開懸空寺冇,若是冇,他與一禪那混蛋狼狽為奸...

冇咱這隻頭狼,他倆...玩得轉?

“娘,不哭。”

“念兒一定不敢了...”

生平最不喜什麼悲歡離合戲碼的葉昶搖搖頭,將兩人談話打斷,抱起李念一與那嫁了人依舊風韻猶存的小娘插科打諢。

葉昶著齊孤萍破泣為笑,將李念一放在脖頸處,悠悠道:

“上山!”

懸空寺依山而建,宛如空中樓閣。

有人說其修建以樓閣下碗口粗的木柱作為支撐,可實際上底下木柱質地較為柔軟,並不能撐起整座閣樓。

懸空寺所主要依靠在於鑲嵌在山體之中的橫梁來支撐,幾百年前修建者將橫梁三分之二長度嵌入山體,僅餘三分之一露之於外,而這三分之一正是支撐整座樓閣的核心。

饒是自認見多識廣的葉昶也不由得連連讚歎。

當初在雙陽作威作福時,那凝翠樓修建三樓探月頂層以水晶而蓋,於床榻之上可見日月星辰,那隻能稱得上奢華。

而懸空寺卻並不奢華,但其依山而建的雄偉氣勢卻足以攝人。

葉昶瞅著這個懸空寺,嘴中不斷嘟噥著講究,來一禪那個不正經和尚家底還是有點的?

若是一禪這小和尚把懸空寺當作嫁妝倒插門...嫁給我三姐,講究講究也勉勉強強吧。

隻是一禪這小子能當得上這半個佛門聖地的主持麼?

要實力冇實力,一個玄牝境,怎麼著也說的上是‘高手’了吧?可他孃的連一個‘低手’都打不過。

要樣冇樣,雖說長相清秀些,可還是比咱寒磣呐...

除了冇這兩樣外,還多了幾分不正經,淨想著找媳婦,這樣的不正經和尚當得上高僧主持?

也不知道涵涵那小...小子離開懸空寺冇,若是冇,他與一禪那混蛋狼狽為奸...

冇咱這隻頭狼,他倆...玩得轉?

“娘,不哭。”

“念兒一定不敢了...”

生平最不喜什麼悲歡離合戲碼的葉昶搖搖頭,將兩人談話打斷,抱起李念一與那嫁了人依舊風韻猶存的小娘插科打諢。

葉昶著齊孤萍破泣為笑,將李念一放在脖頸處,悠悠道:

“上山!”

懸空寺依山而建,宛如空中樓閣。

有人說其修建以樓閣下碗口粗的木柱作為支撐,可實際上底下木柱質地較為柔軟,並不能撐起整座閣樓。

懸空寺所主要依靠在於鑲嵌在山體之中的橫梁來支撐,幾百年前修建者將橫梁三分之二長度嵌入山體,僅餘三分之一露之於外,而這三分之一正是支撐整座樓閣的核心。

饒是自認見多識廣的葉昶也不由得連連讚歎。

當初在雙陽作威作福時,那凝翠樓修建三樓探月頂層以水晶而蓋,於床榻之上可見日月星辰,那隻能稱得上奢華。

而懸空寺卻並不奢華,但其依山而建的雄偉氣勢卻足以攝人。

葉昶瞅著這個懸空寺,嘴中不斷嘟噥著講究,來一禪那個不正經和尚家底還是有點的?

若是一禪這小和尚把懸空寺當作嫁妝倒插門...嫁給我三姐,講究講究也勉勉強強吧。

隻是一禪這小子能當得上這半個佛門聖地的主持麼?

要實力冇實力,一個玄牝境,怎麼著也說的上是‘高手’了吧?可他孃的連一個‘低手’都打不過。

要樣冇樣,雖說長相清秀些,可還是比咱寒磣呐...

除了冇這兩樣外,還多了幾分不正經,淨想著找媳婦,這樣的不正經和尚當得上高僧主持?

也不知道涵涵那小...小子離開懸空寺冇,若是冇,他與一禪那混蛋狼狽為奸...

冇咱這隻頭狼,他倆...玩得轉?

“娘,不哭。”

“念兒一定不敢了...”

生平最不喜什麼悲歡離合戲碼的葉昶搖搖頭,將兩人談話打斷,抱起李念一與那嫁了人依舊風韻猶存的小娘插科打諢。

葉昶著齊孤萍破泣為笑,將李念一放在脖頸處,悠悠道:

“上山!”

懸空寺依山而建,宛如空中樓閣。

有人說其修建以樓閣下碗口粗的木柱作為支撐,可實際上底下木柱質地較為柔軟,並不能撐起整座閣樓。

懸空寺所主要依靠在於鑲嵌在山體之中的橫梁來支撐,幾百年前修建者將橫梁三分之二長度嵌入山體,僅餘三分之一露之於外,而這三分之一正是支撐整座樓閣的核心。

饒是自認見多識廣的葉昶也不由得連連讚歎。

當初在雙陽作威作福時,那凝翠樓修建三樓探月頂層以水晶而蓋,於床榻之上可見日月星辰,那隻能稱得上奢華。

而懸空寺卻並不奢華,但其依山而建的雄偉氣勢卻足以攝人。

葉昶瞅著這個懸空寺,嘴中不斷嘟噥著講究,來一禪那個不正經和尚家底還是有點的?

若是一禪這小和尚把懸空寺當作嫁妝倒插門...嫁給我三姐,講究講究也勉勉強強吧。

隻是一禪這小子能當得上這半個佛門聖地的主持麼?

要實力冇實力,一個玄牝境,怎麼著也說的上是‘高手’了吧?可他孃的連一個‘低手’都打不過。

要樣冇樣,雖說長相清秀些,可還是比咱寒磣呐...

除了冇這兩樣外,還多了幾分不正經,淨想著找媳婦,這樣的不正經和尚當得上高僧主持?

也不知道涵涵那小...小子離開懸空寺冇,若是冇,他與一禪那混蛋狼狽為奸...

冇咱這隻頭狼,他倆...玩得轉?

“娘,不哭。”

“念兒一定不敢了...”

生平最不喜什麼悲歡離合戲碼的葉昶搖搖頭,將兩人談話打斷,抱起李念一與那嫁了人依舊風韻猶存的小娘插科打諢。

葉昶著齊孤萍破泣為笑,將李念一放在脖頸處,悠悠道:

“上山!”

懸空寺依山而建,宛如空中樓閣。

有人說其修建以樓閣下碗口粗的木柱作為支撐,可實際上底下木柱質地較為柔軟,並不能撐起整座閣樓。

懸空寺所主要依靠在於鑲嵌在山體之中的橫梁來支撐,幾百年前修建者將橫梁三分之二長度嵌入山體,僅餘三分之一露之於外,而這三分之一正是支撐整座樓閣的核心。

饒是自認見多識廣的葉昶也不由得連連讚歎。

當初在雙陽作威作福時,那凝翠樓修建三樓探月頂層以水晶而蓋,於床榻之上可見日月星辰,那隻能稱得上奢華。

而懸空寺卻並不奢華,但其依山而建的雄偉氣勢卻足以攝人。

葉昶瞅著這個懸空寺,嘴中不斷嘟噥著講究,來一禪那個不正經和尚家底還是有點的?

若是一禪這小和尚把懸空寺當作嫁妝倒插門...嫁給我三姐,講究講究也勉勉強強吧。

隻是一禪這小子能當得上這半個佛門聖地的主持麼?

要實力冇實力,一個玄牝境,怎麼著也說的上是‘高手’了吧?可他孃的連一個‘低手’都打不過。

要樣冇樣,雖說長相清秀些,可還是比咱寒磣呐...

除了冇這兩樣外,還多了幾分不正經,淨想著找媳婦,這樣的不正經和尚當得上高僧主持?

也不知道涵涵那小...小子離開懸空寺冇,若是冇,他與一禪那混蛋狼狽為奸...

冇咱這隻頭狼,他倆...玩得轉?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