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零一章 紀銳誌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零一章 紀銳誌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在竹林僅待了一天,便又走了。

江湖上的人與事,總是如此,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散了聚,聚了又散。

葉昶與趙開雲在雪蓮鎮相聚,隨後散了又在竹林相遇。

甫一遇到,還未久,便又兩地相分散。

同樣相散的還有與葉昶走了不近路程的朱晃以及其妻荀依翠。

朱晃離開野豬嶺太久了,如今重回至家,已跨入末致虛境的他又怎能便如此灰溜溜的走?

他想要與處族長之位的朱生相鬥,當上野豬嶺族長!

朱生雖說暫時在野豬嶺的族長之位上坐著,可作為當初被族長爺爺寄予厚望的朱晃,難道在野豬嶺便冇有一些支援者?

否則之前為何葉昶幾人闖進了野豬嶺,所見之妖卻僅僅不足五指之數?

兩派勢力在相互纏鬥啊!

初出江湖,前世今生飽聽江湖仁人義士的葉昶還有著新意,對闖蕩江湖有著一種好奇。

已入江湖,見慣了生死離彆見慣了刀光劍影的葉昶心境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出門時逗弄自家老爹的少年。

萬裡江湖,最是磨人。

磨人性命,老人心智。

對朱晃這個懶傢夥,所說葉昶牙癢癢,可那棍子戳他、他生死的朱晃不也是江湖上最有意思的一麵麼?

葉昶也知道,自己這條路還要走下去,或許走到天玄?

也或許走到大羅。

不僅僅是因為他活不過二十逼迫著他走,更多的是為了陪伴已作古的孟飛塵。

暮色中,葉昶躺在荒蕪院落,抬頭著滿天繁星,不知那一顆是老道?

有我陪你接著走這行程,不知途中你可還寂寞否?

“老紀,你混跡江湖數十年,有冇有這樣著他孃的圓圓月亮,想著更圓的小娘?”

紀銳誌出了葉昶出言雖是輕浮,可一雙眸子怔怔出神,近乎呆滯。

“公子,高人修心後修力,這也是大多數人有其天賦卻始終未踏入大羅那隻傳說中境界的。

趙開雲,不畏浮雲遮望眼,可他心中的那朵黑色烏雲陰霾又何曾真的開了?

他活了多大了?雖說冇有期頤之年,可至少比我大上不少。

生老病死與苦恨離彆誰又

能抗拒的了?

便如當初在雪蓮鎮,我冇有拿到那朵雪蓮,依在廊柱上將死,也心灰意冷。

可公子你呢,吊兒郎當,不似江湖,卻問上一句見見繁華江湖。

如今,江湖還未見,公子怎麼便將你教給我的道理棄之如敝履?”

將全身性命孤注一擲搶奪雪妖蓮結果卻不如人意的紀銳誌在心灰意冷下又心甘情願地再遊江湖,可不就是葉昶此人有趣至極,是個妙人?

江湖是什麼?

江湖是個王八蛋啊。

紀銳誌抿了抿嘴,眯著眼睛微睇葉昶一眼,又接著道:

“公子,你天賦卓絕,還未見識過真正江湖上的刀光血影呢。

當年我初入江湖,手中那把耗光了所有積蓄帶出來的劍在殺了幾個人想劫掠我的人後,也就出了慢慢出了豁口。

之後遇到了我身後這把長劍。

為了搶奪它,當初我與數十人廝殺,那場麵纔是有點味道。

起初我耍了一個小聰明,躲在了草叢裡,原本想著等那些人廝殺完,來上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可會刷小聰明的豈能隻有我一個?

很快草叢中便聚集了數人。

那一次我差點死,就和上次搶奪雪妖蓮一般。

不過當時年輕呐,氣血足。

最後拚著那口氣兒,硬生生耗死了最後一人。

幾十人打到最後誰還有餘力?

即便是那個耗到最後的人也不過是吊著一口氣而已。

在江湖上拚殺,實力是很重要的手段,可有時也不能單單實力。

還有那股不想死的氣兒。

我不想死,我還冇成名,咋就能死呢?

我與最後一個人相鬥,最後我們倆冇了力氣,隻是爬在一起胡亂揮拳頭了。

那傢夥其實情況比我強上不少,可最後卻被我耗死了。

你說這為啥?

我氣兒足唄!”

“你問我混跡江湖有冇有想過灰溜溜的回家,成家立業?

我當然想過,可那又能如何?

咱打小長相不咋滴,又是家徒四壁的慘淡景象,若是不混出個名堂,咋會有小娘喜歡上咱?

晚上想,可第二天一還是拎著這把媳婦長劍繼續廝殺吊日子啊。

公子,你要知道,江湖上最不缺的便是命,便是生離死彆。

我不像你們,講究。

你怎麼說也是富裕之家出身罷?那個孫溪不也是青城那個大門派出來的?

即便是朱晃那隻豬妖也是幾百年前鼎鼎有名的野豬嶺出身。

我呢?咱隻是個窮小子。

要啥冇啥。

可我依舊不還是廝殺幾十年了麼?

可這咱不也過來了麼?”

“公子,不是我說你們這些講究人。

啥都好,就是有時候不開。

趙開雲是,孟飛塵是。

連你有時也是。”

紀銳誌嘟嘟噥噥著最後添了一句:

“雖說我有時候也是罷...”

葉昶不知何時又恢複那副吊兒郎當的闊家大少樣子,雙手枕在後腦勺。

“講究~”

......

關於紀銳誌這個角色,臨時起意。

葉昶隻是一個並未入過江湖之人,怎麼能玩得轉江湖這個大遊戲?

紀銳誌實力差,可也正是差,纔有他作為小人物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掙紮,他輸了,輸了雪妖蓮、險些輸了性命,也輸了很多東西。

他不像趙開雲見過江湖頂層的風采,他所見到的便是江湖上的蒼蠅苟利。

他是一個資質差勁之人,他做過店小二,不甘受人之下,便自己花光了積蓄買來了一柄劍,掛劍出江湖。

想著幾十年後能夠在江湖上一展雄風。

臨到老了,卻現,世界他並冇有記住他,他也並未拯救世界。

可好在,他並不像我,需要世界拯救。

他有著強者之心啊。

PS:

心緒來了,刹不住車。

可能因為點啥?有點喪。

我說江湖其實哪不是再說我?聚了散,散了聚。

我說小人物紀銳誌的掙紮,又怎麼不是在說自己?不過我可能少了紀銳誌的氣兒了吧。或者說之前有?

尼瑪,自己寫嗨了,把自己感動哭了?

挺娘哈~

寫紀銳誌有點亂,不過意思就是那意思...

將就罷。

即便是朱晃那隻豬妖也是幾百年前鼎鼎有名的野豬嶺出身。

我呢?咱隻是個窮小子。

要啥冇啥。

可我依舊不還是廝殺幾十年了麼?

可這咱不也過來了麼?”

“公子,不是我說你們這些講究人。

啥都好,就是有時候不開。

趙開雲是,孟飛塵是。

連你有時也是。”

紀銳誌嘟嘟噥噥著最後添了一句:

“雖說我有時候也是罷...”

葉昶不知何時又恢複那副吊兒郎當的闊家大少樣子,雙手枕在後腦勺。

“講究~”

......

關於紀銳誌這個角色,臨時起意。

葉昶隻是一個並未入過江湖之人,怎麼能玩得轉江湖這個大遊戲?

紀銳誌實力差,可也正是差,纔有他作為小人物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掙紮,他輸了,輸了雪妖蓮、險些輸了性命,也輸了很多東西。

他不像趙開雲見過江湖頂層的風采,他所見到的便是江湖上的蒼蠅苟利。

他是一個資質差勁之人,他做過店小二,不甘受人之下,便自己花光了積蓄買來了一柄劍,掛劍出江湖。

想著幾十年後能夠在江湖上一展雄風。

臨到老了,卻現,世界他並冇有記住他,他也並未拯救世界。

可好在,他並不像我,需要世界拯救。

他有著強者之心啊。

PS:

心緒來了,刹不住車。

可能因為點啥?有點喪。

我說江湖其實哪不是再說我?聚了散,散了聚。

我說小人物紀銳誌的掙紮,又怎麼不是在說自己?不過我可能少了紀銳誌的氣兒了吧。或者說之前有?

尼瑪,自己寫嗨了,把自己感動哭了?

挺娘哈~

寫紀銳誌有點亂,不過意思就是那意思...

將就罷。

即便是朱晃那隻豬妖也是幾百年前鼎鼎有名的野豬嶺出身。

我呢?咱隻是個窮小子。

要啥冇啥。

可我依舊不還是廝殺幾十年了麼?

可這咱不也過來了麼?”

“公子,不是我說你們這些講究人。

啥都好,就是有時候不開。

趙開雲是,孟飛塵是。

連你有時也是。”

紀銳誌嘟嘟噥噥著最後添了一句:

“雖說我有時候也是罷...”

葉昶不知何時又恢複那副吊兒郎當的闊家大少樣子,雙手枕在後腦勺。

“講究~”

......

關於紀銳誌這個角色,臨時起意。

葉昶隻是一個並未入過江湖之人,怎麼能玩得轉江湖這個大遊戲?

紀銳誌實力差,可也正是差,纔有他作為小人物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掙紮,他輸了,輸了雪妖蓮、險些輸了性命,也輸了很多東西。

他不像趙開雲見過江湖頂層的風采,他所見到的便是江湖上的蒼蠅苟利。

他是一個資質差勁之人,他做過店小二,不甘受人之下,便自己花光了積蓄買來了一柄劍,掛劍出江湖。

想著幾十年後能夠在江湖上一展雄風。

臨到老了,卻現,世界他並冇有記住他,他也並未拯救世界。

可好在,他並不像我,需要世界拯救。

他有著強者之心啊。

PS:

心緒來了,刹不住車。

可能因為點啥?有點喪。

我說江湖其實哪不是再說我?聚了散,散了聚。

我說小人物紀銳誌的掙紮,又怎麼不是在說自己?不過我可能少了紀銳誌的氣兒了吧。或者說之前有?

尼瑪,自己寫嗨了,把自己感動哭了?

挺娘哈~

寫紀銳誌有點亂,不過意思就是那意思...

將就罷。

即便是朱晃那隻豬妖也是幾百年前鼎鼎有名的野豬嶺出身。

我呢?咱隻是個窮小子。

要啥冇啥。

可我依舊不還是廝殺幾十年了麼?

可這咱不也過來了麼?”

“公子,不是我說你們這些講究人。

啥都好,就是有時候不開。

趙開雲是,孟飛塵是。

連你有時也是。”

紀銳誌嘟嘟噥噥著最後添了一句:

“雖說我有時候也是罷...”

葉昶不知何時又恢複那副吊兒郎當的闊家大少樣子,雙手枕在後腦勺。

“講究~”

......

關於紀銳誌這個角色,臨時起意。

葉昶隻是一個並未入過江湖之人,怎麼能玩得轉江湖這個大遊戲?

紀銳誌實力差,可也正是差,纔有他作為小人物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掙紮,他輸了,輸了雪妖蓮、險些輸了性命,也輸了很多東西。

他不像趙開雲見過江湖頂層的風采,他所見到的便是江湖上的蒼蠅苟利。

他是一個資質差勁之人,他做過店小二,不甘受人之下,便自己花光了積蓄買來了一柄劍,掛劍出江湖。

想著幾十年後能夠在江湖上一展雄風。

臨到老了,卻現,世界他並冇有記住他,他也並未拯救世界。

可好在,他並不像我,需要世界拯救。

他有著強者之心啊。

PS:

心緒來了,刹不住車。

可能因為點啥?有點喪。

我說江湖其實哪不是再說我?聚了散,散了聚。

我說小人物紀銳誌的掙紮,又怎麼不是在說自己?不過我可能少了紀銳誌的氣兒了吧。或者說之前有?

尼瑪,自己寫嗨了,把自己感動哭了?

挺娘哈~

寫紀銳誌有點亂,不過意思就是那意思...

將就罷。

即便是朱晃那隻豬妖也是幾百年前鼎鼎有名的野豬嶺出身。

我呢?咱隻是個窮小子。

要啥冇啥。

可我依舊不還是廝殺幾十年了麼?

可這咱不也過來了麼?”

“公子,不是我說你們這些講究人。

啥都好,就是有時候不開。

趙開雲是,孟飛塵是。

連你有時也是。”

紀銳誌嘟嘟噥噥著最後添了一句:

“雖說我有時候也是罷...”

葉昶不知何時又恢複那副吊兒郎當的闊家大少樣子,雙手枕在後腦勺。

“講究~”

......

關於紀銳誌這個角色,臨時起意。

葉昶隻是一個並未入過江湖之人,怎麼能玩得轉江湖這個大遊戲?

紀銳誌實力差,可也正是差,纔有他作為小人物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掙紮,他輸了,輸了雪妖蓮、險些輸了性命,也輸了很多東西。

他不像趙開雲見過江湖頂層的風采,他所見到的便是江湖上的蒼蠅苟利。

他是一個資質差勁之人,他做過店小二,不甘受人之下,便自己花光了積蓄買來了一柄劍,掛劍出江湖。

想著幾十年後能夠在江湖上一展雄風。

臨到老了,卻現,世界他並冇有記住他,他也並未拯救世界。

可好在,他並不像我,需要世界拯救。

他有著強者之心啊。

PS:

心緒來了,刹不住車。

可能因為點啥?有點喪。

我說江湖其實哪不是再說我?聚了散,散了聚。

我說小人物紀銳誌的掙紮,又怎麼不是在說自己?不過我可能少了紀銳誌的氣兒了吧。或者說之前有?

尼瑪,自己寫嗨了,把自己感動哭了?

挺娘哈~

寫紀銳誌有點亂,不過意思就是那意思...

將就罷。

即便是朱晃那隻豬妖也是幾百年前鼎鼎有名的野豬嶺出身。

我呢?咱隻是個窮小子。

要啥冇啥。

可我依舊不還是廝殺幾十年了麼?

可這咱不也過來了麼?”

“公子,不是我說你們這些講究人。

啥都好,就是有時候不開。

趙開雲是,孟飛塵是。

連你有時也是。”

紀銳誌嘟嘟噥噥著最後添了一句:

“雖說我有時候也是罷...”

葉昶不知何時又恢複那副吊兒郎當的闊家大少樣子,雙手枕在後腦勺。

“講究~”

......

關於紀銳誌這個角色,臨時起意。

葉昶隻是一個並未入過江湖之人,怎麼能玩得轉江湖這個大遊戲?

紀銳誌實力差,可也正是差,纔有他作為小人物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掙紮,他輸了,輸了雪妖蓮、險些輸了性命,也輸了很多東西。

他不像趙開雲見過江湖頂層的風采,他所見到的便是江湖上的蒼蠅苟利。

他是一個資質差勁之人,他做過店小二,不甘受人之下,便自己花光了積蓄買來了一柄劍,掛劍出江湖。

想著幾十年後能夠在江湖上一展雄風。

臨到老了,卻現,世界他並冇有記住他,他也並未拯救世界。

可好在,他並不像我,需要世界拯救。

他有著強者之心啊。

PS:

心緒來了,刹不住車。

可能因為點啥?有點喪。

我說江湖其實哪不是再說我?聚了散,散了聚。

我說小人物紀銳誌的掙紮,又怎麼不是在說自己?不過我可能少了紀銳誌的氣兒了吧。或者說之前有?

尼瑪,自己寫嗨了,把自己感動哭了?

挺娘哈~

寫紀銳誌有點亂,不過意思就是那意思...

將就罷。

即便是朱晃那隻豬妖也是幾百年前鼎鼎有名的野豬嶺出身。

我呢?咱隻是個窮小子。

要啥冇啥。

可我依舊不還是廝殺幾十年了麼?

可這咱不也過來了麼?”

“公子,不是我說你們這些講究人。

啥都好,就是有時候不開。

趙開雲是,孟飛塵是。

連你有時也是。”

紀銳誌嘟嘟噥噥著最後添了一句:

“雖說我有時候也是罷...”

葉昶不知何時又恢複那副吊兒郎當的闊家大少樣子,雙手枕在後腦勺。

“講究~”

......

關於紀銳誌這個角色,臨時起意。

葉昶隻是一個並未入過江湖之人,怎麼能玩得轉江湖這個大遊戲?

紀銳誌實力差,可也正是差,纔有他作為小人物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掙紮,他輸了,輸了雪妖蓮、險些輸了性命,也輸了很多東西。

他不像趙開雲見過江湖頂層的風采,他所見到的便是江湖上的蒼蠅苟利。

他是一個資質差勁之人,他做過店小二,不甘受人之下,便自己花光了積蓄買來了一柄劍,掛劍出江湖。

想著幾十年後能夠在江湖上一展雄風。

臨到老了,卻現,世界他並冇有記住他,他也並未拯救世界。

可好在,他並不像我,需要世界拯救。

他有著強者之心啊。

PS:

心緒來了,刹不住車。

可能因為點啥?有點喪。

我說江湖其實哪不是再說我?聚了散,散了聚。

我說小人物紀銳誌的掙紮,又怎麼不是在說自己?不過我可能少了紀銳誌的氣兒了吧。或者說之前有?

尼瑪,自己寫嗨了,把自己感動哭了?

挺娘哈~

寫紀銳誌有點亂,不過意思就是那意思...

將就罷。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