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章 趙開雲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章 趙開雲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荀依翠與豬妖朱晃一人一妖甫一越過自荀依翠那張俏臉上剝離而出的陰陽生死門後,朱晃腹部那個極為瘮人的碩大血洞便消失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朱晃那原先如妊娠小娘一般的血肉之軀。

而荀依翠越過生死門,則並無大礙,所缺少地不過是臉上陰陽而已。

荀依翠過門,便是一斷了與這個陰陽門的那張線。

成了無主之物的回生麵便會出現在下一個出生的女幼童。

江湖有新陳代謝,去舊除新,生於輪迴不知所終的回生麵更是如此。

站在遠處觀望的葉昶瞅見了冇了陰陽臉如卸了老虎妝容的荀依翠,扯了扯嘴角微睇閉目打坐的朱晃。

心中歎著老朱好命,自己這個又俊又闊氣的大少卻偏偏少了這一斤半兩的俏小娘。

而豬妖朱晃踏出了陰陽門,身體恢複至巔峰,全身氣勢也陡然間一頓。

一股淩厲氣息沖天而起,初致虛的朱晃真氣節節攀升。

在其身後似有一隻全身密佈剛毛的野豬虛影騰空而顯,張牙舞爪,暴喝嘶吼。

洶湧騰躍,中致虛的瓶頸壁毫無阻攔,便被那剛勁野豬一頂而開。

一瀉千裡。

入了中致虛的朱晃頭頂野豬虛影像是碩大了三分,全身剛毛也更加粗壯挺拔。

隨後中至末致虛的屏障也如決堤一般被不可一世的真氣衝破。

朱晃人麵變為了豬麵,仰天長嘯,那經脈四處遊走的真氣才彷彿碰到了對手,紛紛緊縮入了丹田之內。

直到此刻,朱晃才恢複了人麵,自打坐中起身。

葉昶笑眯眯地打量了陰陽後連升兩小境界的朱晃半響,便舉目向半空中端坐於陣法之上的跛足老頭趙開雲。

隻見趙開雲大袖一揮,與初始大陣時如出一轍。

那在一人一妖踏出後便顯得暗淡的四象八卦之陣便如風捲殘雲一般消散。

冇了陣法托起,趙開雲也隨之緩緩落下。

致虛境雖說做不到天玄境界高手禦空而行與禦刀劍而行的地步,但初入門徑的他們已經可以在空中停留片刻而不落。

更何況是對趙開雲這樣停留於覆命巔峰幾十年的老牌高手?

安安穩穩落於地上

的趙開雲雙手負在身後,喘著粗氣,顯然此次畫陣禦陣對他也是不小的消耗。

他瞥見葉昶坐在自家竹椅上那一副主人模樣,一高一低地朝著葉昶走來,吹鬍子瞪眼冇好氣兒道:

“你小子,客客氣氣待你,你還真把自己當主人了?速速將那隻野雉擇乾淨。

老頭子我歇會,老嘍老嘍,不如你們小子能折騰了。”

趙開雲又轉過身對著年紀似與他一般的紀銳誌道:

“你小子去再抓幾隻吃食回來。”

紀銳誌自知雖說眼前這位爺外貌與自己相差無幾,可年紀卻比自己打上不少,恐怕當自己爹爹都綽綽有餘吧?

攆走了葉昶的趙開雲毫不客氣地坐在了那張竹椅上,猛吐一口濁氣。

轉頭到葉昶那無賴正打散敘舊**的荀依翠與朱晃二人,將擇雞這活計交給了剛甦醒過來的朱晃。

踏入了末致虛的朱晃似有了底氣一般,正欲凶厲拒絕,卻被識大體有英氣的荀依翠扯住耳朵,一下子萎蔫下來。

而葉昶自己則是嘻嘻哈哈滿不正經地又回到了竹椅上,躺在了那張長長的竹椅上。

“你小子真是孟飛塵之徒?”

脾氣極好的趙開雲從稱呼葉昶小友到小子僅僅不過是在葉昶這個不著調的後生橫躺前後而已。

“如假包換!”

“孟飛塵當年那是何等英姿,眼睛雖小,長相也僅僅是說得過去,但那一身儒雅英雄氣兒令人折服。

你這長相倒是不差,可蓬頭垢麵,衣著破爛,哪有半分刀道儒雅風采?”

聽聞此言的葉昶翻翻白眼,那你恐怕是不知老道與我一起時摳臭腳時的模樣。

說來也怪,興許是老道十年間心境生了變化,葉昶總是聽聞老道當年儒雅之氣如何,可與老道相處這些時日,所見之處偏偏是老道那破爛樣。

葉昶想著,不過若是老道滿身儒雅氣兒,如何又能有與我這紈絝千裡的有趣遊曆?

編草鞋、偷雞摸狗的勾當,可不是儒雅能做出的。

“老趙啊,不是我懶,你瞅瞅朱晃與荀依翠那小娘一起在溪邊收拾那隻野雉場景,可不就是有一家人樣子?

咱這是在幫他們~”

溫潤有君子之風卻因葉昶而破養氣功夫的趙開雲無言以對,氣極反

笑道:

“你小子!都是你的道理。”

葉昶嘿嘿一笑道:“老趙,你見過老道?”

趙開雲緬懷之色漸濃,“當初孟飛塵還在十幾歲少年時便已在江湖上有碩大名頭。

因為他曾經在青城與潢清‘論道’時,以致虛境敗了當時一個同樣驚才豔豔的弟子。

你知道,對於這些天下有名門派,連帶著一些弟子都極為出名,當然隻是指那些出眾之姿的人。

孟飛塵因為那一刀便被認為足以抗末覆命而不如下風。

當時我已年近三十,入了初覆命境,甚至斬殺過一些實力差勁的中覆命高手,因此年輕氣盛的我便去青城問道。

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我雖然敗在了他手上,卻對他心悅誠服。”

“冇想到默默無聞的老趙你當年還挺輝煌,三十歲入覆命在江湖上也算上佳資質了。

不過老趙你為啥一直卡在覆命巔峰,幾十年不進一步?”

趙開雲灑然一笑,故作玄虛道:“那你說我為何隱居於此?”

葉昶沉吟半響後道:“故人皆已去,獨留我一人?”

趙開雲哈哈一笑:“你這個小友小子有點墨水不成?

你那句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唱黃雞著實不錯。”

頓了頓,他歎息似強調道:“你要知道這世上的事,凡有所得也必有所失。

著天上高人仙人氣倒是風光,可下一句高處不勝寒誰又知了?”

“正如你所言,故人皆去,獨留我一人,生何必生?

我不像青城孟飛塵等人自小長大於大門大派,環顧周身皆為修行中人,壽命也是較普通人高上一些。

我是在村子中長大,能有如今這般境界,那是因我有些天賦罷了。

可村子中人逐漸亡去,那些打小的玩伴兄弟一一死去...”

“等你到了這般年紀,或許你便會明白一些。”

...

心態不好,今個結束吧。

“你小子!都是你的道理。”

葉昶嘿嘿一笑道:“老趙,你見過老道?”

趙開雲緬懷之色漸濃,“當初孟飛塵還在十幾歲少年時便已在江湖上有碩大名頭。

因為他曾經在青城與潢清‘論道’時,以致虛境敗了當時一個同樣驚才豔豔的弟子。

你知道,對於這些天下有名門派,連帶著一些弟子都極為出名,當然隻是指那些出眾之姿的人。

孟飛塵因為那一刀便被認為足以抗末覆命而不如下風。

當時我已年近三十,入了初覆命境,甚至斬殺過一些實力差勁的中覆命高手,因此年輕氣盛的我便去青城問道。

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我雖然敗在了他手上,卻對他心悅誠服。”

“冇想到默默無聞的老趙你當年還挺輝煌,三十歲入覆命在江湖上也算上佳資質了。

不過老趙你為啥一直卡在覆命巔峰,幾十年不進一步?”

趙開雲灑然一笑,故作玄虛道:“那你說我為何隱居於此?”

葉昶沉吟半響後道:“故人皆已去,獨留我一人?”

趙開雲哈哈一笑:“你這個小友小子有點墨水不成?

你那句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唱黃雞著實不錯。”

頓了頓,他歎息似強調道:“你要知道這世上的事,凡有所得也必有所失。

著天上高人仙人氣倒是風光,可下一句高處不勝寒誰又知了?”

“正如你所言,故人皆去,獨留我一人,生何必生?

我不像青城孟飛塵等人自小長大於大門大派,環顧周身皆為修行中人,壽命也是較普通人高上一些。

我是在村子中長大,能有如今這般境界,那是因我有些天賦罷了。

可村子中人逐漸亡去,那些打小的玩伴兄弟一一死去...”

“等你到了這般年紀,或許你便會明白一些。”

...

心態不好,今個結束吧。

“你小子!都是你的道理。”

葉昶嘿嘿一笑道:“老趙,你見過老道?”

趙開雲緬懷之色漸濃,“當初孟飛塵還在十幾歲少年時便已在江湖上有碩大名頭。

因為他曾經在青城與潢清‘論道’時,以致虛境敗了當時一個同樣驚才豔豔的弟子。

你知道,對於這些天下有名門派,連帶著一些弟子都極為出名,當然隻是指那些出眾之姿的人。

孟飛塵因為那一刀便被認為足以抗末覆命而不如下風。

當時我已年近三十,入了初覆命境,甚至斬殺過一些實力差勁的中覆命高手,因此年輕氣盛的我便去青城問道。

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我雖然敗在了他手上,卻對他心悅誠服。”

“冇想到默默無聞的老趙你當年還挺輝煌,三十歲入覆命在江湖上也算上佳資質了。

不過老趙你為啥一直卡在覆命巔峰,幾十年不進一步?”

趙開雲灑然一笑,故作玄虛道:“那你說我為何隱居於此?”

葉昶沉吟半響後道:“故人皆已去,獨留我一人?”

趙開雲哈哈一笑:“你這個小友小子有點墨水不成?

你那句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唱黃雞著實不錯。”

頓了頓,他歎息似強調道:“你要知道這世上的事,凡有所得也必有所失。

著天上高人仙人氣倒是風光,可下一句高處不勝寒誰又知了?”

“正如你所言,故人皆去,獨留我一人,生何必生?

我不像青城孟飛塵等人自小長大於大門大派,環顧周身皆為修行中人,壽命也是較普通人高上一些。

我是在村子中長大,能有如今這般境界,那是因我有些天賦罷了。

可村子中人逐漸亡去,那些打小的玩伴兄弟一一死去...”

“等你到了這般年紀,或許你便會明白一些。”

...

心態不好,今個結束吧。

“你小子!都是你的道理。”

葉昶嘿嘿一笑道:“老趙,你見過老道?”

趙開雲緬懷之色漸濃,“當初孟飛塵還在十幾歲少年時便已在江湖上有碩大名頭。

因為他曾經在青城與潢清‘論道’時,以致虛境敗了當時一個同樣驚才豔豔的弟子。

你知道,對於這些天下有名門派,連帶著一些弟子都極為出名,當然隻是指那些出眾之姿的人。

孟飛塵因為那一刀便被認為足以抗末覆命而不如下風。

當時我已年近三十,入了初覆命境,甚至斬殺過一些實力差勁的中覆命高手,因此年輕氣盛的我便去青城問道。

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我雖然敗在了他手上,卻對他心悅誠服。”

“冇想到默默無聞的老趙你當年還挺輝煌,三十歲入覆命在江湖上也算上佳資質了。

不過老趙你為啥一直卡在覆命巔峰,幾十年不進一步?”

趙開雲灑然一笑,故作玄虛道:“那你說我為何隱居於此?”

葉昶沉吟半響後道:“故人皆已去,獨留我一人?”

趙開雲哈哈一笑:“你這個小友小子有點墨水不成?

你那句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唱黃雞著實不錯。”

頓了頓,他歎息似強調道:“你要知道這世上的事,凡有所得也必有所失。

著天上高人仙人氣倒是風光,可下一句高處不勝寒誰又知了?”

“正如你所言,故人皆去,獨留我一人,生何必生?

我不像青城孟飛塵等人自小長大於大門大派,環顧周身皆為修行中人,壽命也是較普通人高上一些。

我是在村子中長大,能有如今這般境界,那是因我有些天賦罷了。

可村子中人逐漸亡去,那些打小的玩伴兄弟一一死去...”

“等你到了這般年紀,或許你便會明白一些。”

...

心態不好,今個結束吧。

“你小子!都是你的道理。”

葉昶嘿嘿一笑道:“老趙,你見過老道?”

趙開雲緬懷之色漸濃,“當初孟飛塵還在十幾歲少年時便已在江湖上有碩大名頭。

因為他曾經在青城與潢清‘論道’時,以致虛境敗了當時一個同樣驚才豔豔的弟子。

你知道,對於這些天下有名門派,連帶著一些弟子都極為出名,當然隻是指那些出眾之姿的人。

孟飛塵因為那一刀便被認為足以抗末覆命而不如下風。

當時我已年近三十,入了初覆命境,甚至斬殺過一些實力差勁的中覆命高手,因此年輕氣盛的我便去青城問道。

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我雖然敗在了他手上,卻對他心悅誠服。”

“冇想到默默無聞的老趙你當年還挺輝煌,三十歲入覆命在江湖上也算上佳資質了。

不過老趙你為啥一直卡在覆命巔峰,幾十年不進一步?”

趙開雲灑然一笑,故作玄虛道:“那你說我為何隱居於此?”

葉昶沉吟半響後道:“故人皆已去,獨留我一人?”

趙開雲哈哈一笑:“你這個小友小子有點墨水不成?

你那句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唱黃雞著實不錯。”

頓了頓,他歎息似強調道:“你要知道這世上的事,凡有所得也必有所失。

著天上高人仙人氣倒是風光,可下一句高處不勝寒誰又知了?”

“正如你所言,故人皆去,獨留我一人,生何必生?

我不像青城孟飛塵等人自小長大於大門大派,環顧周身皆為修行中人,壽命也是較普通人高上一些。

我是在村子中長大,能有如今這般境界,那是因我有些天賦罷了。

可村子中人逐漸亡去,那些打小的玩伴兄弟一一死去...”

“等你到了這般年紀,或許你便會明白一些。”

...

心態不好,今個結束吧。

“你小子!都是你的道理。”

葉昶嘿嘿一笑道:“老趙,你見過老道?”

趙開雲緬懷之色漸濃,“當初孟飛塵還在十幾歲少年時便已在江湖上有碩大名頭。

因為他曾經在青城與潢清‘論道’時,以致虛境敗了當時一個同樣驚才豔豔的弟子。

你知道,對於這些天下有名門派,連帶著一些弟子都極為出名,當然隻是指那些出眾之姿的人。

孟飛塵因為那一刀便被認為足以抗末覆命而不如下風。

當時我已年近三十,入了初覆命境,甚至斬殺過一些實力差勁的中覆命高手,因此年輕氣盛的我便去青城問道。

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我雖然敗在了他手上,卻對他心悅誠服。”

“冇想到默默無聞的老趙你當年還挺輝煌,三十歲入覆命在江湖上也算上佳資質了。

不過老趙你為啥一直卡在覆命巔峰,幾十年不進一步?”

趙開雲灑然一笑,故作玄虛道:“那你說我為何隱居於此?”

葉昶沉吟半響後道:“故人皆已去,獨留我一人?”

趙開雲哈哈一笑:“你這個小友小子有點墨水不成?

你那句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唱黃雞著實不錯。”

頓了頓,他歎息似強調道:“你要知道這世上的事,凡有所得也必有所失。

著天上高人仙人氣倒是風光,可下一句高處不勝寒誰又知了?”

“正如你所言,故人皆去,獨留我一人,生何必生?

我不像青城孟飛塵等人自小長大於大門大派,環顧周身皆為修行中人,壽命也是較普通人高上一些。

我是在村子中長大,能有如今這般境界,那是因我有些天賦罷了。

可村子中人逐漸亡去,那些打小的玩伴兄弟一一死去...”

“等你到了這般年紀,或許你便會明白一些。”

...

心態不好,今個結束吧。

“你小子!都是你的道理。”

葉昶嘿嘿一笑道:“老趙,你見過老道?”

趙開雲緬懷之色漸濃,“當初孟飛塵還在十幾歲少年時便已在江湖上有碩大名頭。

因為他曾經在青城與潢清‘論道’時,以致虛境敗了當時一個同樣驚才豔豔的弟子。

你知道,對於這些天下有名門派,連帶著一些弟子都極為出名,當然隻是指那些出眾之姿的人。

孟飛塵因為那一刀便被認為足以抗末覆命而不如下風。

當時我已年近三十,入了初覆命境,甚至斬殺過一些實力差勁的中覆命高手,因此年輕氣盛的我便去青城問道。

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我雖然敗在了他手上,卻對他心悅誠服。”

“冇想到默默無聞的老趙你當年還挺輝煌,三十歲入覆命在江湖上也算上佳資質了。

不過老趙你為啥一直卡在覆命巔峰,幾十年不進一步?”

趙開雲灑然一笑,故作玄虛道:“那你說我為何隱居於此?”

葉昶沉吟半響後道:“故人皆已去,獨留我一人?”

趙開雲哈哈一笑:“你這個小友小子有點墨水不成?

你那句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唱黃雞著實不錯。”

頓了頓,他歎息似強調道:“你要知道這世上的事,凡有所得也必有所失。

著天上高人仙人氣倒是風光,可下一句高處不勝寒誰又知了?”

“正如你所言,故人皆去,獨留我一人,生何必生?

我不像青城孟飛塵等人自小長大於大門大派,環顧周身皆為修行中人,壽命也是較普通人高上一些。

我是在村子中長大,能有如今這般境界,那是因我有些天賦罷了。

可村子中人逐漸亡去,那些打小的玩伴兄弟一一死去...”

“等你到了這般年紀,或許你便會明白一些。”

...

心態不好,今個結束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