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九十九章 朱晃還陽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九十九章 朱晃還陽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從雪蓮鎮相遇葉昶一行人後,趙開雲這個覆命巔峰的高手又在雪蓮鎮逗留一陣子才成功得到一朵妖豔又清寡的雪妖蓮。

趙開雲隱居此地竹林鮮有人知,不過他也並未完全與外隔絕,有時也會出門時俞數月地訪友。

畢竟活了這麼大年紀,一些江湖上老友還是不少的。

若是說紀銳誌這種為江湖上稱不上高手隻苦苦為追尋境界的底層人士,那他趙開雲可算是江湖上中流砥柱了。

與刀道孟飛塵問過刀,與劍雲虞星河問過劍,雖說如今這些人已是江湖上成名人物,可當年的輝煌之下也可窺知一二。

趙開雲當年也是多多少少算是個人物,隻是不知道為何這數十年無一寸進。

蔚府管家曲山雄曾言‘高人修心後修力’豈是亂言?

否則江湖上怎麼會有那些天賦上佳卻一生卡在某境巔峰未得寸進?

趙開雲雖說卡在覆命數十年,可眼力與見識卻不同非凡,否則也不會知道回生陣圖。

被葉昶催促著劃回生陣的趙開雲此刻正站在竹屋外,雙腿成馬步形狀,雙手勾勒成印。

變幻出不知何年何歲的手法。

隨後隻見他將雙手食指伸直,中指如盤虯小蛇繞於其上,成指槍狀。

氤氳而生的真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趙開雲食指指尖凝聚,如秋中露水珍珠,欲滴於青葉之尖。

隨後站在一旁眯著眼端詳抱著偷師學藝心態的葉昶便見到趙開雲老頭俯下身子。

單手食指指尖朝地,在地上開始潑墨揮毫。

葉昶撇撇嘴,這似高人風範十足的跛足老頭撅著屁股在地上玩泥巴,不還是這個風塵氣十足的樣子?

不,還不如老子來的英俊瀟灑些。

葉昶不由得想到,若是那些喜歡飛來飛去的天玄仙子如此這般躬下身子,撅起屁股又是何等光景?

嘖嘖,辣眼睛呐!恐怕讓那些可以追仙子幾百幾千裡的少俠見到的話,也會轉頭而走?

怪不得小娘若是俯下身子撿掉下的物件都喜歡彎那秀腿呐!

並不知葉昶心思的趙開雲馬步形狀的雙腿開始緩緩行走,繞著一個圈子不急不緩地劃圓。

凡被他劃過之

地,表層都多出了一道閃爍亮光,那是真氣如地龍浮動而已。

以氣化靈的手段對於趙開雲一個覆命境而言,自然是手到擒來,遠非葉昶這個門外漢可比。

不消片刻,趙開雲便在特意走出並不寬敞屋子的地麵上劃了一個徑長一丈二尺五寸的圓。

真氣圍成的圓甫一顯於地,便似有盤踞之白蟒陡然間翻滾一下碩大身軀。

完成劃了一個真氣所成之圓後的趙開雲手中並未停歇,而是繼續按照太極陰陽之形為其增光添彩。

如大蟒蜿蜒而行,在這圓中,趙開雲劃了最後一道貫穿圓壁圓心的半弧。

在雙手自左右迴歸至那如萬物之肇始的圓心後,畫圓之人彷彿竭儘了掏空了體內全部真氣。

額頭冷汗密珠而下。

最後如青葉頭尖處終於滴下淚珠,趙開雲回手式而起,收手收腿。

彷彿有尖銳巨蟒吐信嘶吼之聲在葉昶耳邊乍然響起。

方纔那翻滾身軀的大蟒睜開那一雙攝人雙眼。

隨後陰陽雙睛便彷彿活龍,眨了眨眼睛。

太極分兩儀啊。

將按陰陽而生的回生陣勾勒出後的趙開雲喘著粗氣,不過不容他停歇片刻,便又俯身於地,在太極之外再次凝聚真氣。

不過不再是隻在食指指尖,而是換成了雙手五指。

五指統統有淡白色真氣逸散氤氳而出,可至手尖時那霧氣便化成瞭如水的氣滴。

氣滴再次變化,化柔為剛,宛如新生指甲一般快速伸長。

真氣指一觸地麵,有詭異的嗤聲響起,好像趙開雲劃開的不是鬆軟的地麵而是鋼鐵一般。

龍飛鳳舞地在太極之外快速移動,速度比在太極之相上快了十數倍不止。

隱隱約約間,葉昶已能分辨出趙開雲所畫之物竟為四象!

兩儀生四象?

恐怕將四象畫完之後便是八卦了?

講究!

葉昶單手摸索著鬍子忽然開口問道:“老趙啊,我你都累了,要不咱幫你畫畫?”

原本隻是戲言,可趙開雲卻一吹鬍子道:“你小子,來,幫老頭子畫八卦。

至於這四象,就由我來完成。”

葉昶撇撇嘴道:“這就是回生陣圖?不就是四象八卦圖麼,有什麼講究?”

趙開雲一心兩用,輕咦一聲道:“你

知道四象八卦圖?那就好辦了。”

葉昶所言無錯,可龍昌帝國境內這張八百年前青城祖師所創的四象八卦圖會之者卻寥寥可數。

以武犯禁的龍昌內所有天下門派何其之多?

劍有劍法,刀有刀技,槍有槍式,又怎會獨崇道門?

況且道門並非僅此一家。

即便是當初天下人願識的孟飛塵,江湖上也隻不過是歎服的隻是其為刀之術,越境殺敵之能,而不是他的道士身份。

趙開雲並不怕葉昶會壞了他這茬子,即便是葉昶畫的極為慘不忍睹,也可以毀去。

隻要將陣內與葉昶所畫的八卦之圖用真氣相離,使之未能陰陽交泰即可。

半響後,初上手便極為熟稔的葉昶與人老腰更老的趙開雲便將這個可控生死陰陽的太極八卦陣完成。

趙開雲腳尖點地,掠至半空中,將全身丹田處僅剩的真氣一揮而出。

如晶瑩雨露,澆灌久旱逢甘露的陣圖。

陣圖光芒大盛,托起掠身至上的趙開雲,使其無風無氣而自懸浮於空不落於地。

趙開雲一甩大袖道:“將徐晃與荀依翠放入陣圖中,一者在陰,一者在陽,一者在死,一者在生。”

葉昶與紀銳誌按照打坐於陣上空趙開雲所言,將徐晃放置於陣圖陰陽生黑白顯的太極陰麵。

未曾見過此等場麵的荀依翠則是有些戰戰兢兢地站在了陽極。

兩人甫一入陣,那陰陽四象八卦便開始轟隆而動。

畫在地麵之上的四象宛如活物,一個個自地麵爬出,朝著荀依翠與朱晃嘶吼鳴叫。

而身處其中的一人一妖,頭頂之上有黑白兩股勢力分庭抗禮。

可隨著陣圖不斷出嗡鳴之聲,那一黑一白漸漸雜然相融。

而其中所之媒介便是荀依翠那張俏臉。

陰陽似在剝離,與荀依翠骨肉之中脫離而出。

疼的荀依翠幾欲昏死過去。

噗嗤一聲。

陰陽門與荀依翠相離,緩緩變大,橫亙在昏迷的荀依翠與將死的朱晃兩人之間,插足於陰陽太極之間。

陰陽有門,死者可生,生者可死。

荀依翠與朱晃兩人在瀰漫的真氣拱著越過陰陽生死門。

朱晃還陽。

葉昶所言無錯,可龍昌帝國境內這張八百年前青城祖師所創的四象八卦圖會之者卻寥寥可數。

以武犯禁的龍昌內所有天下門派何其之多?

劍有劍法,刀有刀技,槍有槍式,又怎會獨崇道門?

況且道門並非僅此一家。

即便是當初天下人願識的孟飛塵,江湖上也隻不過是歎服的隻是其為刀之術,越境殺敵之能,而不是他的道士身份。

趙開雲並不怕葉昶會壞了他這茬子,即便是葉昶畫的極為慘不忍睹,也可以毀去。

隻要將陣內與葉昶所畫的八卦之圖用真氣相離,使之未能陰陽交泰即可。

半響後,初上手便極為熟稔的葉昶與人老腰更老的趙開雲便將這個可控生死陰陽的太極八卦陣完成。

趙開雲腳尖點地,掠至半空中,將全身丹田處僅剩的真氣一揮而出。

如晶瑩雨露,澆灌久旱逢甘露的陣圖。

陣圖光芒大盛,托起掠身至上的趙開雲,使其無風無氣而自懸浮於空不落於地。

趙開雲一甩大袖道:“將徐晃與荀依翠放入陣圖中,一者在陰,一者在陽,一者在死,一者在生。”

葉昶與紀銳誌按照打坐於陣上空趙開雲所言,將徐晃放置於陣圖陰陽生黑白顯的太極陰麵。

未曾見過此等場麵的荀依翠則是有些戰戰兢兢地站在了陽極。

兩人甫一入陣,那陰陽四象八卦便開始轟隆而動。

畫在地麵之上的四象宛如活物,一個個自地麵爬出,朝著荀依翠與朱晃嘶吼鳴叫。

而身處其中的一人一妖,頭頂之上有黑白兩股勢力分庭抗禮。

可隨著陣圖不斷出嗡鳴之聲,那一黑一白漸漸雜然相融。

而其中所之媒介便是荀依翠那張俏臉。

陰陽似在剝離,與荀依翠骨肉之中脫離而出。

疼的荀依翠幾欲昏死過去。

噗嗤一聲。

陰陽門與荀依翠相離,緩緩變大,橫亙在昏迷的荀依翠與將死的朱晃兩人之間,插足於陰陽太極之間。

陰陽有門,死者可生,生者可死。

荀依翠與朱晃兩人在瀰漫的真氣拱著越過陰陽生死門。

朱晃還陽。

葉昶所言無錯,可龍昌帝國境內這張八百年前青城祖師所創的四象八卦圖會之者卻寥寥可數。

以武犯禁的龍昌內所有天下門派何其之多?

劍有劍法,刀有刀技,槍有槍式,又怎會獨崇道門?

況且道門並非僅此一家。

即便是當初天下人願識的孟飛塵,江湖上也隻不過是歎服的隻是其為刀之術,越境殺敵之能,而不是他的道士身份。

趙開雲並不怕葉昶會壞了他這茬子,即便是葉昶畫的極為慘不忍睹,也可以毀去。

隻要將陣內與葉昶所畫的八卦之圖用真氣相離,使之未能陰陽交泰即可。

半響後,初上手便極為熟稔的葉昶與人老腰更老的趙開雲便將這個可控生死陰陽的太極八卦陣完成。

趙開雲腳尖點地,掠至半空中,將全身丹田處僅剩的真氣一揮而出。

如晶瑩雨露,澆灌久旱逢甘露的陣圖。

陣圖光芒大盛,托起掠身至上的趙開雲,使其無風無氣而自懸浮於空不落於地。

趙開雲一甩大袖道:“將徐晃與荀依翠放入陣圖中,一者在陰,一者在陽,一者在死,一者在生。”

葉昶與紀銳誌按照打坐於陣上空趙開雲所言,將徐晃放置於陣圖陰陽生黑白顯的太極陰麵。

未曾見過此等場麵的荀依翠則是有些戰戰兢兢地站在了陽極。

兩人甫一入陣,那陰陽四象八卦便開始轟隆而動。

畫在地麵之上的四象宛如活物,一個個自地麵爬出,朝著荀依翠與朱晃嘶吼鳴叫。

而身處其中的一人一妖,頭頂之上有黑白兩股勢力分庭抗禮。

可隨著陣圖不斷出嗡鳴之聲,那一黑一白漸漸雜然相融。

而其中所之媒介便是荀依翠那張俏臉。

陰陽似在剝離,與荀依翠骨肉之中脫離而出。

疼的荀依翠幾欲昏死過去。

噗嗤一聲。

陰陽門與荀依翠相離,緩緩變大,橫亙在昏迷的荀依翠與將死的朱晃兩人之間,插足於陰陽太極之間。

陰陽有門,死者可生,生者可死。

荀依翠與朱晃兩人在瀰漫的真氣拱著越過陰陽生死門。

朱晃還陽。

葉昶所言無錯,可龍昌帝國境內這張八百年前青城祖師所創的四象八卦圖會之者卻寥寥可數。

以武犯禁的龍昌內所有天下門派何其之多?

劍有劍法,刀有刀技,槍有槍式,又怎會獨崇道門?

況且道門並非僅此一家。

即便是當初天下人願識的孟飛塵,江湖上也隻不過是歎服的隻是其為刀之術,越境殺敵之能,而不是他的道士身份。

趙開雲並不怕葉昶會壞了他這茬子,即便是葉昶畫的極為慘不忍睹,也可以毀去。

隻要將陣內與葉昶所畫的八卦之圖用真氣相離,使之未能陰陽交泰即可。

半響後,初上手便極為熟稔的葉昶與人老腰更老的趙開雲便將這個可控生死陰陽的太極八卦陣完成。

趙開雲腳尖點地,掠至半空中,將全身丹田處僅剩的真氣一揮而出。

如晶瑩雨露,澆灌久旱逢甘露的陣圖。

陣圖光芒大盛,托起掠身至上的趙開雲,使其無風無氣而自懸浮於空不落於地。

趙開雲一甩大袖道:“將徐晃與荀依翠放入陣圖中,一者在陰,一者在陽,一者在死,一者在生。”

葉昶與紀銳誌按照打坐於陣上空趙開雲所言,將徐晃放置於陣圖陰陽生黑白顯的太極陰麵。

未曾見過此等場麵的荀依翠則是有些戰戰兢兢地站在了陽極。

兩人甫一入陣,那陰陽四象八卦便開始轟隆而動。

畫在地麵之上的四象宛如活物,一個個自地麵爬出,朝著荀依翠與朱晃嘶吼鳴叫。

而身處其中的一人一妖,頭頂之上有黑白兩股勢力分庭抗禮。

可隨著陣圖不斷出嗡鳴之聲,那一黑一白漸漸雜然相融。

而其中所之媒介便是荀依翠那張俏臉。

陰陽似在剝離,與荀依翠骨肉之中脫離而出。

疼的荀依翠幾欲昏死過去。

噗嗤一聲。

陰陽門與荀依翠相離,緩緩變大,橫亙在昏迷的荀依翠與將死的朱晃兩人之間,插足於陰陽太極之間。

陰陽有門,死者可生,生者可死。

荀依翠與朱晃兩人在瀰漫的真氣拱著越過陰陽生死門。

朱晃還陽。

葉昶所言無錯,可龍昌帝國境內這張八百年前青城祖師所創的四象八卦圖會之者卻寥寥可數。

以武犯禁的龍昌內所有天下門派何其之多?

劍有劍法,刀有刀技,槍有槍式,又怎會獨崇道門?

況且道門並非僅此一家。

即便是當初天下人願識的孟飛塵,江湖上也隻不過是歎服的隻是其為刀之術,越境殺敵之能,而不是他的道士身份。

趙開雲並不怕葉昶會壞了他這茬子,即便是葉昶畫的極為慘不忍睹,也可以毀去。

隻要將陣內與葉昶所畫的八卦之圖用真氣相離,使之未能陰陽交泰即可。

半響後,初上手便極為熟稔的葉昶與人老腰更老的趙開雲便將這個可控生死陰陽的太極八卦陣完成。

趙開雲腳尖點地,掠至半空中,將全身丹田處僅剩的真氣一揮而出。

如晶瑩雨露,澆灌久旱逢甘露的陣圖。

陣圖光芒大盛,托起掠身至上的趙開雲,使其無風無氣而自懸浮於空不落於地。

趙開雲一甩大袖道:“將徐晃與荀依翠放入陣圖中,一者在陰,一者在陽,一者在死,一者在生。”

葉昶與紀銳誌按照打坐於陣上空趙開雲所言,將徐晃放置於陣圖陰陽生黑白顯的太極陰麵。

未曾見過此等場麵的荀依翠則是有些戰戰兢兢地站在了陽極。

兩人甫一入陣,那陰陽四象八卦便開始轟隆而動。

畫在地麵之上的四象宛如活物,一個個自地麵爬出,朝著荀依翠與朱晃嘶吼鳴叫。

而身處其中的一人一妖,頭頂之上有黑白兩股勢力分庭抗禮。

可隨著陣圖不斷出嗡鳴之聲,那一黑一白漸漸雜然相融。

而其中所之媒介便是荀依翠那張俏臉。

陰陽似在剝離,與荀依翠骨肉之中脫離而出。

疼的荀依翠幾欲昏死過去。

噗嗤一聲。

陰陽門與荀依翠相離,緩緩變大,橫亙在昏迷的荀依翠與將死的朱晃兩人之間,插足於陰陽太極之間。

陰陽有門,死者可生,生者可死。

荀依翠與朱晃兩人在瀰漫的真氣拱著越過陰陽生死門。

朱晃還陽。

葉昶所言無錯,可龍昌帝國境內這張八百年前青城祖師所創的四象八卦圖會之者卻寥寥可數。

以武犯禁的龍昌內所有天下門派何其之多?

劍有劍法,刀有刀技,槍有槍式,又怎會獨崇道門?

況且道門並非僅此一家。

即便是當初天下人願識的孟飛塵,江湖上也隻不過是歎服的隻是其為刀之術,越境殺敵之能,而不是他的道士身份。

趙開雲並不怕葉昶會壞了他這茬子,即便是葉昶畫的極為慘不忍睹,也可以毀去。

隻要將陣內與葉昶所畫的八卦之圖用真氣相離,使之未能陰陽交泰即可。

半響後,初上手便極為熟稔的葉昶與人老腰更老的趙開雲便將這個可控生死陰陽的太極八卦陣完成。

趙開雲腳尖點地,掠至半空中,將全身丹田處僅剩的真氣一揮而出。

如晶瑩雨露,澆灌久旱逢甘露的陣圖。

陣圖光芒大盛,托起掠身至上的趙開雲,使其無風無氣而自懸浮於空不落於地。

趙開雲一甩大袖道:“將徐晃與荀依翠放入陣圖中,一者在陰,一者在陽,一者在死,一者在生。”

葉昶與紀銳誌按照打坐於陣上空趙開雲所言,將徐晃放置於陣圖陰陽生黑白顯的太極陰麵。

未曾見過此等場麵的荀依翠則是有些戰戰兢兢地站在了陽極。

兩人甫一入陣,那陰陽四象八卦便開始轟隆而動。

畫在地麵之上的四象宛如活物,一個個自地麵爬出,朝著荀依翠與朱晃嘶吼鳴叫。

而身處其中的一人一妖,頭頂之上有黑白兩股勢力分庭抗禮。

可隨著陣圖不斷出嗡鳴之聲,那一黑一白漸漸雜然相融。

而其中所之媒介便是荀依翠那張俏臉。

陰陽似在剝離,與荀依翠骨肉之中脫離而出。

疼的荀依翠幾欲昏死過去。

噗嗤一聲。

陰陽門與荀依翠相離,緩緩變大,橫亙在昏迷的荀依翠與將死的朱晃兩人之間,插足於陰陽太極之間。

陰陽有門,死者可生,生者可死。

荀依翠與朱晃兩人在瀰漫的真氣拱著越過陰陽生死門。

朱晃還陽。

葉昶所言無錯,可龍昌帝國境內這張八百年前青城祖師所創的四象八卦圖會之者卻寥寥可數。

以武犯禁的龍昌內所有天下門派何其之多?

劍有劍法,刀有刀技,槍有槍式,又怎會獨崇道門?

況且道門並非僅此一家。

即便是當初天下人願識的孟飛塵,江湖上也隻不過是歎服的隻是其為刀之術,越境殺敵之能,而不是他的道士身份。

趙開雲並不怕葉昶會壞了他這茬子,即便是葉昶畫的極為慘不忍睹,也可以毀去。

隻要將陣內與葉昶所畫的八卦之圖用真氣相離,使之未能陰陽交泰即可。

半響後,初上手便極為熟稔的葉昶與人老腰更老的趙開雲便將這個可控生死陰陽的太極八卦陣完成。

趙開雲腳尖點地,掠至半空中,將全身丹田處僅剩的真氣一揮而出。

如晶瑩雨露,澆灌久旱逢甘露的陣圖。

陣圖光芒大盛,托起掠身至上的趙開雲,使其無風無氣而自懸浮於空不落於地。

趙開雲一甩大袖道:“將徐晃與荀依翠放入陣圖中,一者在陰,一者在陽,一者在死,一者在生。”

葉昶與紀銳誌按照打坐於陣上空趙開雲所言,將徐晃放置於陣圖陰陽生黑白顯的太極陰麵。

未曾見過此等場麵的荀依翠則是有些戰戰兢兢地站在了陽極。

兩人甫一入陣,那陰陽四象八卦便開始轟隆而動。

畫在地麵之上的四象宛如活物,一個個自地麵爬出,朝著荀依翠與朱晃嘶吼鳴叫。

而身處其中的一人一妖,頭頂之上有黑白兩股勢力分庭抗禮。

可隨著陣圖不斷出嗡鳴之聲,那一黑一白漸漸雜然相融。

而其中所之媒介便是荀依翠那張俏臉。

陰陽似在剝離,與荀依翠骨肉之中脫離而出。

疼的荀依翠幾欲昏死過去。

噗嗤一聲。

陰陽門與荀依翠相離,緩緩變大,橫亙在昏迷的荀依翠與將死的朱晃兩人之間,插足於陰陽太極之間。

陰陽有門,死者可生,生者可死。

荀依翠與朱晃兩人在瀰漫的真氣拱著越過陰陽生死門。

朱晃還陽。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