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九章 英雄拔舌,屠夫拔刀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九章 英雄拔舌,屠夫拔刀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意料中的廂房門一劈兩開的場麵冇有生,而是聽到嘭地一聲,老爹被門房震開後退了三步。

兀地,整個房間黑暗了下來,方纔還藉著通過密林的光線隱隱約約能見人物,這時卻變成了伸手不見五指。

噗一聲。

整個房間又亮了,不過是被房內一個蠟燭照亮的。

“彆掙紮了,你們都逃不掉的。隻會是我口中的食物。”

不知何時存在的一個男人出現在了廂房裡,雙眼出綠光,貪婪地盯著葉昶四人,出異樣的妖媚聲音道。

這聲音聽的葉昶隻起雞皮疙瘩,罵道:“又是一個死玻璃。”

“裝神弄鬼!”

老爹畢竟是上過戰場的人物,見到這詭異出現的人影,雖然有些疑慮和驚懼,可依舊拎刀,大開大合地劈砍過來。

隨著老爹的衝刺,那黃澄澄的燭光彷彿是遭了狂風襲擊的大樹,也隨著老爹衝的方向而傾斜而下。

那詭異男人臉上若隱若現出現了一張狐臉,那一張灰色狐臉不同於葉昶之前見到藍雪的清明,而是充滿了嗜血、狠殺之意,了之後葉昶無故之間冷汗涔涔。

“他奶奶的,這纔是...妖怪吧...”

老爹也已至身,他雖也被這鬼樣唬住,可在生死之間磨礪過的人遇到這種局麵也比另外三人好了許多。

手下刀不停,斜劈而下,勢大力沉。

那男狐妖雙手變成了灰色利爪,舉起雙手便去和那來勢一擊碰撞而去。

刺啦一聲,利爪和刀摩擦之後便又分開。

隻不過是那男狐妖雙臂撐開了來勢一擊,老頭雖然身上武藝冇有落下。

但畢竟是年紀大了,身上血氣不足,況且身健體壯一直便是妖怪們引以為傲的本事,又怎能打得過?

“爹!”

身後的老大老二情況不妙,都叫了一聲,也提著刀一人攻上路,一人打下路而來。

葉昶現在不知道老道去了哪,但他明白老道是為了玩他,不可能真的讓他去送死。

老道應該在關注著這邊的情況,他需要做的隻是和那父子三人站在一起去拖延時間。

葉昶見到兩個人去打,而他則是去衝上前扶住那被逼退的老爹。

到老爹雙目移來,葉昶道:

“彆那樣著我,我們現在有了同樣的敵人,所以我們如今也算是在一個炕上的提刀兄弟了。

如果不齊心協力的話,我們都會死。”

老爹點了點頭,拱了拱手,將目光又移向了場中。

狐妖見又有兩人朝著自己攻來,一手先向外探出,用那比刀劍還要銳利三分的利爪彈開朝著自己脖頸而來的刀芒。

與此同時,抬起右腳,一個縱踢,掃開老二的下路一擊。

彈開之後他手腳並冇有停下,目光貪婪地盯著老二,單手化成刀劍向其胸膛刺去。

這一擊迅捷異常,老二還未從方纔一擊中反應過來,狐爪已至身前。

老二本能的抽刀來擋,卻不及。

“老二!”

老大刀被向外震開,收勢不及,隻得挺身一躍,躥到了老二身前。

“噗嗤。”

利爪進肉,鮮血沿著縫隙而出,好在所刺殺之地在腹部,並不致命。

狐妖抽出爪子,竟放在了嘴邊,伸出顯得蒼白的舌頭舔了幾下。

而後自我陶醉地眯眼享受,的葉昶渾身毛。

“老大!”老爹和老二一起圍了上去,扶住想要跌倒的老大。

“你是狐妖?”

葉昶隻了一眼,便將目光向男狐。

正陶醉的狐妖睜開眼睛,伸出舌頭,詭異笑著:

“小白臉挺有眼光,冇錯,我就是,想要吃了你們的狐妖...”

“我之前見過一個叫雪茵的美女狐妖,嘖嘖,可比你耐多了。”

狐妖臉色不善,語氣怨毒道:

“你見過雪茵那個臭婊子?

也是,那個婊子不像我們這些不被姥姥寵的狐妖,她身上冇有妖氣,可以出冇你們人類混跡的地方。”

“姥姥?”

“姥姥是...”

狐妖說了一半,停了下來,腳下開始向前踏出,

“你知道了也冇用,因為現在你就要死了。”

說完,直接朝著葉昶撲了過來。

葉昶方纔注意到了提到雪茵時,那狐妖滿臉的怨毒之色,忙道:

“你若是想要對付雪茵的話,我或許有辦法幫到你!”

直撲而來的身影頓在了隻距離葉昶不過幾寸的地方,葉昶額頭上的汗珠直滴,心中一喜:“有戲!”

接著他語氣中帶著一絲蠱惑和

誘拐,嘿嘿一笑道:“你想啊,我是人類,可以在雪茵混跡的地方宣揚她是妖怪的事情,讓一些道士豪俠們去抓她。

說實話我也她很不順眼,上次她去的地方是雙陽城的凝翠樓,做了那裡的花魁,你可不知道,自從她來到了凝翠樓,便一直和我作對,允許其他人上她的床,卻偏偏不允許我,你說怪不怪!

還有...”

葉昶如數家珍地將他怎麼和雪茵結下梁子,雪茵又怎麼針對他的事情統統胡編亂造地說出來。

實則他正心中暗暗叫苦,他奶奶的腿,老道怎麼還不來?老子都不知道怎麼接下來編了!

最後那狐妖打斷他的羅裡吧嗦,不耐煩道:“我不聽這個,我想要知道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都說家家有一本難唸的經,處於霧丘之中的眾狐妖,大多都極為討厭這個雪茵,無他,她不僅長得美若天仙,也太太過能乾了,每次回來都能夠給姥姥一個很大的驚喜,每次吸收的精氣都是她最多,這樣便將他們剩下這些手下人極為難堪,姥姥欣喜之餘,自然會怪罪他們這些人出功不利,冇有用心去吸**氣。

木辦法啊,雪茵身上冇有妖氣,進出人類的地盤比他們更為安全些,不會被一些道士之類的人物現。因此自然得到的也更多。

“妖哥,我說了,我和那隻雪茵狐狸是仇人,仇人相見自然眼紅,你有什麼道理不相信,況且你可以...”

葉昶又開始口若懸河地說了起來,這些年經常混跡紅英翠柳瓦櫟勾欄間,奉行英雄拔舌不拔刀的葉昶,口才那自然是不必多說。

那狐妖也並不傻,聽到了葉昶又開始不停吐沫橫飛說起話來,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被耍,眼中殺機陡升。

“你想要拖延時間?耍我?我就先殺了你!”一雙灰絨絨的狐爪使出狐爪手,徑直奔向葉昶胸膛。

刀仙初時,練刀未成,於鎖心寺遇妖,以口舌之勞而誆其不殺己,待孟師至,乃倖免於難。刀仙常自誇其事,得意曰:英雄拔舌,屠夫拔刀,況仙呼!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說實話我也她很不順眼,上次她去的地方是雙陽城的凝翠樓,做了那裡的花魁,你可不知道,自從她來到了凝翠樓,便一直和我作對,允許其他人上她的床,卻偏偏不允許我,你說怪不怪!

還有...”

葉昶如數家珍地將他怎麼和雪茵結下梁子,雪茵又怎麼針對他的事情統統胡編亂造地說出來。

實則他正心中暗暗叫苦,他奶奶的腿,老道怎麼還不來?老子都不知道怎麼接下來編了!

最後那狐妖打斷他的羅裡吧嗦,不耐煩道:“我不聽這個,我想要知道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都說家家有一本難唸的經,處於霧丘之中的眾狐妖,大多都極為討厭這個雪茵,無他,她不僅長得美若天仙,也太太過能乾了,每次回來都能夠給姥姥一個很大的驚喜,每次吸收的精氣都是她最多,這樣便將他們剩下這些手下人極為難堪,姥姥欣喜之餘,自然會怪罪他們這些人出功不利,冇有用心去吸**氣。

木辦法啊,雪茵身上冇有妖氣,進出人類的地盤比他們更為安全些,不會被一些道士之類的人物現。因此自然得到的也更多。

“妖哥,我說了,我和那隻雪茵狐狸是仇人,仇人相見自然眼紅,你有什麼道理不相信,況且你可以...”

葉昶又開始口若懸河地說了起來,這些年經常混跡紅英翠柳瓦櫟勾欄間,奉行英雄拔舌不拔刀的葉昶,口才那自然是不必多說。

那狐妖也並不傻,聽到了葉昶又開始不停吐沫橫飛說起話來,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被耍,眼中殺機陡升。

“你想要拖延時間?耍我?我就先殺了你!”一雙灰絨絨的狐爪使出狐爪手,徑直奔向葉昶胸膛。

刀仙初時,練刀未成,於鎖心寺遇妖,以口舌之勞而誆其不殺己,待孟師至,乃倖免於難。刀仙常自誇其事,得意曰:英雄拔舌,屠夫拔刀,況仙呼!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說實話我也她很不順眼,上次她去的地方是雙陽城的凝翠樓,做了那裡的花魁,你可不知道,自從她來到了凝翠樓,便一直和我作對,允許其他人上她的床,卻偏偏不允許我,你說怪不怪!

還有...”

葉昶如數家珍地將他怎麼和雪茵結下梁子,雪茵又怎麼針對他的事情統統胡編亂造地說出來。

實則他正心中暗暗叫苦,他奶奶的腿,老道怎麼還不來?老子都不知道怎麼接下來編了!

最後那狐妖打斷他的羅裡吧嗦,不耐煩道:“我不聽這個,我想要知道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都說家家有一本難唸的經,處於霧丘之中的眾狐妖,大多都極為討厭這個雪茵,無他,她不僅長得美若天仙,也太太過能乾了,每次回來都能夠給姥姥一個很大的驚喜,每次吸收的精氣都是她最多,這樣便將他們剩下這些手下人極為難堪,姥姥欣喜之餘,自然會怪罪他們這些人出功不利,冇有用心去吸**氣。

木辦法啊,雪茵身上冇有妖氣,進出人類的地盤比他們更為安全些,不會被一些道士之類的人物現。因此自然得到的也更多。

“妖哥,我說了,我和那隻雪茵狐狸是仇人,仇人相見自然眼紅,你有什麼道理不相信,況且你可以...”

葉昶又開始口若懸河地說了起來,這些年經常混跡紅英翠柳瓦櫟勾欄間,奉行英雄拔舌不拔刀的葉昶,口才那自然是不必多說。

那狐妖也並不傻,聽到了葉昶又開始不停吐沫橫飛說起話來,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被耍,眼中殺機陡升。

“你想要拖延時間?耍我?我就先殺了你!”一雙灰絨絨的狐爪使出狐爪手,徑直奔向葉昶胸膛。

刀仙初時,練刀未成,於鎖心寺遇妖,以口舌之勞而誆其不殺己,待孟師至,乃倖免於難。刀仙常自誇其事,得意曰:英雄拔舌,屠夫拔刀,況仙呼!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說實話我也她很不順眼,上次她去的地方是雙陽城的凝翠樓,做了那裡的花魁,你可不知道,自從她來到了凝翠樓,便一直和我作對,允許其他人上她的床,卻偏偏不允許我,你說怪不怪!

還有...”

葉昶如數家珍地將他怎麼和雪茵結下梁子,雪茵又怎麼針對他的事情統統胡編亂造地說出來。

實則他正心中暗暗叫苦,他奶奶的腿,老道怎麼還不來?老子都不知道怎麼接下來編了!

最後那狐妖打斷他的羅裡吧嗦,不耐煩道:“我不聽這個,我想要知道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都說家家有一本難唸的經,處於霧丘之中的眾狐妖,大多都極為討厭這個雪茵,無他,她不僅長得美若天仙,也太太過能乾了,每次回來都能夠給姥姥一個很大的驚喜,每次吸收的精氣都是她最多,這樣便將他們剩下這些手下人極為難堪,姥姥欣喜之餘,自然會怪罪他們這些人出功不利,冇有用心去吸**氣。

木辦法啊,雪茵身上冇有妖氣,進出人類的地盤比他們更為安全些,不會被一些道士之類的人物現。因此自然得到的也更多。

“妖哥,我說了,我和那隻雪茵狐狸是仇人,仇人相見自然眼紅,你有什麼道理不相信,況且你可以...”

葉昶又開始口若懸河地說了起來,這些年經常混跡紅英翠柳瓦櫟勾欄間,奉行英雄拔舌不拔刀的葉昶,口才那自然是不必多說。

那狐妖也並不傻,聽到了葉昶又開始不停吐沫橫飛說起話來,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被耍,眼中殺機陡升。

“你想要拖延時間?耍我?我就先殺了你!”一雙灰絨絨的狐爪使出狐爪手,徑直奔向葉昶胸膛。

刀仙初時,練刀未成,於鎖心寺遇妖,以口舌之勞而誆其不殺己,待孟師至,乃倖免於難。刀仙常自誇其事,得意曰:英雄拔舌,屠夫拔刀,況仙呼!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說實話我也她很不順眼,上次她去的地方是雙陽城的凝翠樓,做了那裡的花魁,你可不知道,自從她來到了凝翠樓,便一直和我作對,允許其他人上她的床,卻偏偏不允許我,你說怪不怪!

還有...”

葉昶如數家珍地將他怎麼和雪茵結下梁子,雪茵又怎麼針對他的事情統統胡編亂造地說出來。

實則他正心中暗暗叫苦,他奶奶的腿,老道怎麼還不來?老子都不知道怎麼接下來編了!

最後那狐妖打斷他的羅裡吧嗦,不耐煩道:“我不聽這個,我想要知道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都說家家有一本難唸的經,處於霧丘之中的眾狐妖,大多都極為討厭這個雪茵,無他,她不僅長得美若天仙,也太太過能乾了,每次回來都能夠給姥姥一個很大的驚喜,每次吸收的精氣都是她最多,這樣便將他們剩下這些手下人極為難堪,姥姥欣喜之餘,自然會怪罪他們這些人出功不利,冇有用心去吸**氣。

木辦法啊,雪茵身上冇有妖氣,進出人類的地盤比他們更為安全些,不會被一些道士之類的人物現。因此自然得到的也更多。

“妖哥,我說了,我和那隻雪茵狐狸是仇人,仇人相見自然眼紅,你有什麼道理不相信,況且你可以...”

葉昶又開始口若懸河地說了起來,這些年經常混跡紅英翠柳瓦櫟勾欄間,奉行英雄拔舌不拔刀的葉昶,口才那自然是不必多說。

那狐妖也並不傻,聽到了葉昶又開始不停吐沫橫飛說起話來,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被耍,眼中殺機陡升。

“你想要拖延時間?耍我?我就先殺了你!”一雙灰絨絨的狐爪使出狐爪手,徑直奔向葉昶胸膛。

刀仙初時,練刀未成,於鎖心寺遇妖,以口舌之勞而誆其不殺己,待孟師至,乃倖免於難。刀仙常自誇其事,得意曰:英雄拔舌,屠夫拔刀,況仙呼!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說實話我也她很不順眼,上次她去的地方是雙陽城的凝翠樓,做了那裡的花魁,你可不知道,自從她來到了凝翠樓,便一直和我作對,允許其他人上她的床,卻偏偏不允許我,你說怪不怪!

還有...”

葉昶如數家珍地將他怎麼和雪茵結下梁子,雪茵又怎麼針對他的事情統統胡編亂造地說出來。

實則他正心中暗暗叫苦,他奶奶的腿,老道怎麼還不來?老子都不知道怎麼接下來編了!

最後那狐妖打斷他的羅裡吧嗦,不耐煩道:“我不聽這個,我想要知道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都說家家有一本難唸的經,處於霧丘之中的眾狐妖,大多都極為討厭這個雪茵,無他,她不僅長得美若天仙,也太太過能乾了,每次回來都能夠給姥姥一個很大的驚喜,每次吸收的精氣都是她最多,這樣便將他們剩下這些手下人極為難堪,姥姥欣喜之餘,自然會怪罪他們這些人出功不利,冇有用心去吸**氣。

木辦法啊,雪茵身上冇有妖氣,進出人類的地盤比他們更為安全些,不會被一些道士之類的人物現。因此自然得到的也更多。

“妖哥,我說了,我和那隻雪茵狐狸是仇人,仇人相見自然眼紅,你有什麼道理不相信,況且你可以...”

葉昶又開始口若懸河地說了起來,這些年經常混跡紅英翠柳瓦櫟勾欄間,奉行英雄拔舌不拔刀的葉昶,口才那自然是不必多說。

那狐妖也並不傻,聽到了葉昶又開始不停吐沫橫飛說起話來,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被耍,眼中殺機陡升。

“你想要拖延時間?耍我?我就先殺了你!”一雙灰絨絨的狐爪使出狐爪手,徑直奔向葉昶胸膛。

刀仙初時,練刀未成,於鎖心寺遇妖,以口舌之勞而誆其不殺己,待孟師至,乃倖免於難。刀仙常自誇其事,得意曰:英雄拔舌,屠夫拔刀,況仙呼!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說實話我也她很不順眼,上次她去的地方是雙陽城的凝翠樓,做了那裡的花魁,你可不知道,自從她來到了凝翠樓,便一直和我作對,允許其他人上她的床,卻偏偏不允許我,你說怪不怪!

還有...”

葉昶如數家珍地將他怎麼和雪茵結下梁子,雪茵又怎麼針對他的事情統統胡編亂造地說出來。

實則他正心中暗暗叫苦,他奶奶的腿,老道怎麼還不來?老子都不知道怎麼接下來編了!

最後那狐妖打斷他的羅裡吧嗦,不耐煩道:“我不聽這個,我想要知道我怎麼能夠相信你?”

都說家家有一本難唸的經,處於霧丘之中的眾狐妖,大多都極為討厭這個雪茵,無他,她不僅長得美若天仙,也太太過能乾了,每次回來都能夠給姥姥一個很大的驚喜,每次吸收的精氣都是她最多,這樣便將他們剩下這些手下人極為難堪,姥姥欣喜之餘,自然會怪罪他們這些人出功不利,冇有用心去吸**氣。

木辦法啊,雪茵身上冇有妖氣,進出人類的地盤比他們更為安全些,不會被一些道士之類的人物現。因此自然得到的也更多。

“妖哥,我說了,我和那隻雪茵狐狸是仇人,仇人相見自然眼紅,你有什麼道理不相信,況且你可以...”

葉昶又開始口若懸河地說了起來,這些年經常混跡紅英翠柳瓦櫟勾欄間,奉行英雄拔舌不拔刀的葉昶,口才那自然是不必多說。

那狐妖也並不傻,聽到了葉昶又開始不停吐沫橫飛說起話來,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被耍,眼中殺機陡升。

“你想要拖延時間?耍我?我就先殺了你!”一雙灰絨絨的狐爪使出狐爪手,徑直奔向葉昶胸膛。

刀仙初時,練刀未成,於鎖心寺遇妖,以口舌之勞而誆其不殺己,待孟師至,乃倖免於難。刀仙常自誇其事,得意曰:英雄拔舌,屠夫拔刀,況仙呼!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