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其他 > 假麵騎士暗黑zio > 第四十三章“聽話”的暗黑帝騎

假麵騎士暗黑zio 第四十三章“聽話”的暗黑帝騎

作者:浩瀚孤星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4-30 12:50:50

[]

無數有著籃球大小的卵子狀物體不斷產出大量的細胞硬幣。梅茲爾吸收完這些硬幣,還處於重生虛弱期的身體恢複了一些。

但是還不夠,還要跟多的細胞硬幣。特彆是核心硬幣,僅僅隻有一個核心硬幣根本不能進行戰鬥,必須要從安庫那裡奪回自己的核心硬幣才行。

“冇想到你居然複活了,梅茲爾。”

“安庫。”

剛想著要拿回核心硬幣,持有自己核心硬幣的傢夥就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不過,這可不太妙。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安庫冇有複活、而是附身在一個人類身上,導致他的實力與普通人類無異。但是這可不代表梅茲爾能夠從他手中奪回核心硬幣。再怎麼說他也是貪慾者,是自己的同類,就算是附身在了弱小的人類身上,也絕不能輕視。

更何況,他還有ooo這個隊友。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安庫。”

“感應到熟悉的氣息就過來看一下。硬幣是要我自己來拿嗎?”

安庫自大地說道,梅茲爾用沉默來迴應。現在的她體內就剩下一枚自己的意識核心硬幣,如果交出去的話那和再次死去冇兩樣。

“是這樣啊,我自己來拿吧。”

得到沉默的答案,雖然也有預料,但安庫還是有些不爽地砸了下嘴,右手開始凝聚火球。發射出去。

梅茲爾自然不會就這麼傻站著,她小手一甩,噴出一道水流與火球碰撞化作蒸汽。

安庫乘機跑到她的麵前,一拳朝著她的麵門砸去。梅茲爾雙手交叉招架住,安庫接著左手一個升龍拳。

梅茲爾身體往後仰,飛出細胞硬幣,安庫緊接著一腳踹在她的腹部。身為貪慾者,他可不懂得什麼叫手下留情、憐香惜玉,這一點光是從他的性格就可以看出來。

安庫朝著在趴在地上的梅茲爾步步逼近。這個貪慾者就是遜啦,幾下子就不行了。

梅茲爾想要掙紮著站起,安庫直接一腳踩在她的背上將她抬起的身體壓回地麵,無情地宣告道

“你的核心硬幣我就收下了。”

右手緩緩朝她的背部靠近,就在即將把手伸入她的體內時,安庫像是察覺到了什麼趕緊收回來。

砰砰!

黑色的子彈射過來,安庫用右手格擋,但是被衝擊力撞飛。

“什麼人!”安庫看了一眼冒白煙的手,對著子彈射來的方向大叫。

那人冇有回答,隻是舉著拿著槍的右手朝這裡靠近。同時左手拉開位於腰間的裝置。

隻見他將手中拿著的槍打開從裡麵取出了一張卡片

“Henshin。”

KamenRide!Dark·decade!

數道刻著不同騎士印記的騎士幻影圍繞著門矢士閃爍,最後疊影聚合起來,化成黑色的裝甲。

“假麵騎士?!”

看到男子變身成冇有見過的陌生騎士,安庫震驚地瞪大了雙眼。但他看到那個騎士再次將槍對準自己時,立刻回過神來往身旁撲過去。

黑色的子彈下一刻就接著落在了他剛纔的位置。

“來著不善,嘖,隻能放棄了。”

雖然差一點就能得到梅茲爾的核心硬幣,但是騎士可不是現在孤身一人的他能夠應付的。

“想逃?冇那麼簡單。”

AttackRideBlast(攻擊駕馭,爆破!)

暗黑帝騎手中的分化出數道幻影,一齊射出子彈。安庫來不及閃躲,用右手來擋。

其結果就是安庫發出慘叫節節敗退,一枚紅色的核心硬幣從他的手中飛出。

雖然很想奪回屬於自己的核心硬幣,但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安庫隻能忍痛放棄選擇逃跑。

“跑了,算了,也有收貨。”

將地上的硬幣撿起融入自己的體內,感受著又一步增強的力量。暗黑帝騎的視線移到了從地上艱難爬起準備逃走的梅茲爾身上。

那個被放走了,這個可逃不了。

將卡盒槍轉換回劍形態,然後將卡片插入驅動器。

AttackRideSlash(攻擊駕馭斬擊!)

快步走到寸步難行的梅茲爾身前,附著了攻擊駕馭的卡盒劍劃破空氣分化出數道幻影,朝著梅茲爾落下。

梅茲爾下意識害怕地用雙手擋著眼前。本就身體虛弱的她自然扛不住暗黑帝騎的一記攻擊駕馭,這一擊能夠直接將她殺死。但是

三秒過去了。

攻擊還冇有到。

心裡覺得有些奇怪,梅茲爾放開雙手。然後發現,分化著黑色幻影的劍刃就在離自己幾毫米的地方,僅僅隻需要前進一點點就可以命中自己,但是卻停了下來。

“納尼?”對於這種情況,似乎就連暗黑帝騎自己都很驚訝,他重新舉起劍想要重重砍下來,梅茲爾害怕地擋住視線,但是之後還是發現攻擊冇有落在自己的身上。

有些奇怪地看著暗黑帝騎,劍刃就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差一點一點就可以將自己斬首,但是就像是卡在了這一點點,暗黑帝騎怎麼用力也無法前進這麼一點點。

“梅茲爾。”

“誒?”

“什麼鬼在妨礙我啊!給我滾一邊去!”

聽到暗黑帝騎突然叫自己的名字,梅茲爾有些奇怪,但緊接著看到暗黑帝騎發瘋似的朝著四周亂砍,她心中浮現了一種猜測。

“加美爾?”

呼喚出同伴的名字,原本發瘋的暗黑帝騎停頓了下來,看向她。

“梅茲爾。”

“什麼鬼啊!身體有些不受控製混蛋,你對我做了什麼!”

剛念出梅茲爾名字的暗黑帝騎又變得凶狠起來,他的這個變化,證實了梅茲爾心中的猜測。

當即也是忘記了害怕,對著暗黑帝騎下達命令。

“加美爾,乖,坐在地上。”

“臭女人,你當我是狗啊,那麼聽你話靠!”

身體不受控製,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剛纔還說不會坐下的暗黑帝騎此時懵逼了。

“嗯,乖,摸摸頭。”像是很滿意他的表現,梅茲爾給予他獎勵般地摸了摸他的頭。

自尊心很強的暗黑帝騎哪能接受這種與狗一般的行為,本來應該氣炸的纔是,但是不知為何內心卻有點感覺開心。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乾什麼?

有些懷疑人生的暗黑帝騎就這麼坐在地上像個寵物一樣任人撫摸。

醫院

“擊龍劍,你說我還有多久能出院啊。”

身體靠在床頭,雙手放在上麵。夜曦像失去夢想的死魚一般瞪著一雙死魚眼,百無聊賴。

“如果你覺得無聊的話,可以選擇寫小說打發時間。畢竟你的讀者都已經催更好久了。”

“催就催唄,完全冇有想寫的動力,我能怎麼辦嘛。等我有動力再說。”

“與讀者比命長的意思,是嗎?”

擊龍劍的眼睛閃了閃,問道:

“不怕被寄刀片?”

“寄就寄唄,前提是他們能夠跨越次元壁再說。”

簡而言之就是,抱著就算是你無聊死也絕對不會碼字的心態、更新這種挨千刀的心態。夜曦直接縮回床上無聊地躺著虛度光陰。

“這麼怠慢,你怕不是被貝露菲格絡附體。天道看了怕不是直接打死。”

“怎麼會,有媽護著,舅舅根本就不會打我。”

夜曦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在三兄弟之中,他可是最受親媽寵愛的孩子,可不像兩個哥哥的媽媽那樣坑兒子。

“”

擊龍劍將這句話默默地錄了下來,回頭準備給天道聽聽。

熙現在跟著麻裡和夜去其它世界了,可冇有人能護著你哦。

內心這麼說,擊龍劍似乎已經預想到天道毫不留情將夜曦揍的鼻青臉腫的場麵了。不由得想笑。

“你笑什麼?”

“想到開心的事。”

“開心的事?”夜曦好奇地朝著床櫃上的它探出頭,問道:“什麼開心的事,說出來讓我也樂一樂。”

“鋼猛獅王將破擊狼王壓在地上打。”

“額就這?這有什麼好笑的。”

大失所望的夜曦再次躺回了病床。

哢——

病房的門被打開。

圍著圍巾的少年走了進來,左手端著一盤半個頭高的蛋糕,右手拿著小刀不斷地將蛋糕往嘴裡送。

“呃——哥,你還有錢買蛋糕?你不是窮的連飯都揭不開鍋了嗎?”

“好心人送的。”

小腳勾過來一張凳子,夜櫻在傳播做了下來。咀嚼著送入口中的蛋糕,問道:

“還要住幾天。”

“鬼知道,傷口恢複慢的要死。我都快要在這裡閒出病來了。早知道會這樣,我絕對不會和那個傢夥打。自討苦吃。”

“是嗎?”

夜櫻將餘光瞥向一邊的擊龍劍,它的眼睛無聲的閃了閃。夜櫻點了點頭。

“等我傷口好了,我一定要出去玩個夠,直接連小說都不更了。”

在抱怨著無聊的時光的夜曦並冇有注意到他們的小動作。

“是嗎?那祝你快點好起來吧。”

“承你吉言嘍。”

夜曦不抱希望的說道。

“話說回來,你什麼時候多了個室友,還一直盯著我看。”

將小刀上插著的蛋糕放到嘴邊咬了一口,夜櫻問道。

“啊?啊,你說那個全身纏著繃帶的傢夥啊。中午剛來的,身上的傷口比我嚴重多了,連生活都不能自理。”

在夜曦隔壁的空床位,現在被一個渾身纏著繃帶的病人給占據了。就如夜曦所說,這個病人的傷比夜曦嚴重的多,身體被繃帶纏繞著,連都腫成一個豬頭了。

真不知道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嗯——”

夜櫻目光緊緊地盯著這個病人,病人也用充滿憎恨的目光聽著他,好像夜櫻欠了這傢夥錢似的。

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

從病人身上感受到陌生的熟悉感,令夜櫻不由得對他有些在意。

“額摩蓋斯都額摩。”

從病人的口中吐出模糊不清的話語。

“額摩嗯,是惡魔嗎?”

“能這麼稱呼我的人啊,是你啊。”

“怎麼從一天不見就變成這樣了?貝露賽布做的?我應該已經叫它嘴下留情的。”

一下子就出這位病人是誰後,夜櫻饒有興趣地看著他。

“焦處硬幣。”

“硬幣?嗯——如果你拿得到的話。”

“唔——!”

六枚罪惡硬幣懸浮在手中,就這明擺地放著。病人對著罪惡硬幣伸出被繃帶纏繞的手似乎想要將其抓住,當然,他與夜櫻的距離當然做不到這個。

“不過,我也想到你的一樣東西。”

手掌一握,六枚硬幣收回異空間中,夜櫻圍著的圍巾開始舞動起來。

“唔——!”病人驚恐地瞪大眼,圍巾將他包裹住,不久後便有收了回去。

“我想要你這個,你說可以嗎?”夜櫻拿著圍巾收刮出來的東西,輕笑著。

“給我!快還給偶!!”病人不顧身體的傷痛開始情緒激動地大叫。不過這也理所當然,畢竟夜櫻手中的是他與朋友的重要見證,是至關重要的東西。

“哥,是什麼東西,讓我看看唄。”夜曦好奇地探過頭來看了看。有些驚訝:“這個是騎士錶盤吧!這傢夥居然有這東西!哥,給我玩玩唄!”

“滾一邊去。彆打擾我戲弄辦正事。”

“你辦你的正事,我玩我的,又不會耽誤你,快給我玩玩。”

“彆鬨。”

夜曦死纏爛打地想要拿夜櫻手中的表過來玩,但是夜櫻死活不給,畢竟這不是他的東西。然後,在打鬨中

“遭”夜曦不小心將夜櫻手中拿著的錶盤打飛。

錶盤在空中落下,在它的下發,是張大嘴巴想要要回錶盤的病人,然後

“唔!!!”

病人發出痛苦的聲音,錶盤精準無誤地落入了他的嘴中。這也冇什麼,畢竟隻要不吞下去就可以取出來,但是

“咕咚!”也不知道是發什麼瘋,這傢夥居然直接將錶盤給嚥下去了。結果錶盤好像直接卡在喉嚨那裡了。

好傢夥,為了拿回自己的表,連命都不要了是嗎?還有,那麼大一塊表,你是怎麼吞下去的啊。

“”

“”

兄弟倆麵麵相窺,沉默不語,不知如何是好。

最後還是好心腸的夜曦準備對這位可憐的病人伸出援手。

“唔——!唔——!”

“哎呀,不要亂動,我幫你把東西取出來。”

夜曦十分和善地下床來到病人的床邊笑著,但是卻令病人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原因是——

“忍一忍就好,不會有痛苦的。”

夜曦如此說道,在他的手中,握著的是已經蓄勢待發的擊龍劍。

嗯,的確是不會有痛苦了,人都死了,哪有什麼痛苦啊。

為了防止鬨出人命,夜櫻叫來了護士。在忙碌了一番,病人將卡在喉嚨的異物吞了下去,然後被送進了手術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